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五百五十九章 粗鄙之地

第五百五十九章 粗鄙之地

人族的这座太吾殿,才真正称得上是精雕细琢,极尽WWw..lā
  
  比起兽族王宫,那一梁一柱,一亭一台,无不别具匠心,光是那九十九座悬空法阵便消耗了不知道多少天地灵材,将巨大如山岳巨城般的宫殿托在空中,不见半点晃动,就如天生长在半空一般,雄浑隆重,令人称奇。
  
  此刻,太吾殿前方的广场上,一队华服人马齐整站立,人数约有千余,尊卑有序得拱卫着最前方一名面容儒雅的老者。
  
  老者身上穿着一件简单的白色长衫,一头银发瀑布般的披在脑后,脸上虽有一些岁月的沧桑痕迹却并不显得老态龙钟,反而是弥漫着一股别样的沉稳阴沉,让人看一眼便难以忘怀。
  
  若是对堕灵星域稍有了解的人,便不会不知道这位老人。
  
  人皇,谢天渊。
  
  这是一位亲身见证了人族在大陆上几经沉浮的存在,两万年前,人族势微,其情形比起现在的兽族还要艰难,在那位扭转乾坤的叶帅到来之前,便是谢天渊以一己之力周旋在兽族与魔族之前,维系着人族最后的尊严与生存,倒是与如今啸天战的状况有几分相似。
  
  谢天渊不是什么好人,好人也绝对无法带领人族在乱世之中苟存,当年为了人族能够生存下去,他甚至不惜向魔君屈膝称臣,以寻求对方的留情庇护,可在后来叶知秋率领人族崛起之后,又果断发动了人魔之战,大肆收回当初献给魔族的领土,灭杀百万魔族生灵。如此一位杀伐果断的枭雄着实难以用一句话去评断,但对于目前的兽族来说,这位至强者的到来无论怎么说都算不上是一件好事。
  
  此刻。
  
  谢天渊凭栏远眺,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却是不知在想些什么。
  
  与此同时,不远处那巨大的天魔莫塔已经挥动翅膀靠了过来,在距离太吾殿大约千米的时候变幻了身形,缩到了只有两米多高,身后便降下了一队同样有千来人的魔族大军。
  
  魔军一现,原本被太吾殿银光遮蔽的天空便呈现了另一种颜色,滚滚的血红杀意如在空中铺开了一片血海,那一道道红色的身影就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修罗魔将,气焰滔天,震慑乾坤,尤其是当先一魔,最为魁伟夺目。
  
  他身形将近两米,裸露着上半身强壮的胸膛,上面密密麻麻得全是狰狞的伤疤,看起来就像是一块被千万柄刀子雕刻过的血色玉石,历经百炼千锤,终究万法不伤。
  
  魔君——杀千殇。
  
  一个无论在任何时代都令人颤抖的名字。
  
  哪怕如今人族有人皇谢天渊心思统御天机,兽族有啸天战兽吼震慑天下,但依然没有人敢否认魔君杀千殇依然是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存在,甚至,没有之一。
  
  若是拼死一战,只怕无论啸天战还是谢天渊都不是这位吞噬了万千魔族生灵强化己身的魔君大人的对手。
  
  此刻,他高高的悬在空中,就是一轮血色的太阳,照耀天下,镇压天下,便是不远处的谢天渊也不过只是让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似乎没有将对方放在眼中。
  
  而这时,谢天渊却是笑着向空中的魔君杀千殇拱了拱手,朗声招呼:“魔君一路辛苦,不如来本皇的太吾殿前休息片刻吧……”
  
  杀千殇闻言,脸上声色不动,身形已经向谢天渊的方向降了下去。
  
  作为两位交战了数万年的老对手,他们彼此都太过了解对方,今次的局面并不是人魔两族了结恩怨的战场,兽族才是他们共同要打压的对象。
  
  当初提出堕灵武会便是谢天渊这老狐狸的主意,杀千殇此番过去便是要看看对方那一肚子坏水又酝酿出了什么新的泡泡。
  
  太吾殿宽广如山,巨大的广场站上两千人就像洒了一堆石子,谢天渊静候魔族一方降落之后,笑得春风灿烂:
  
  “魔君陛下许久不见,还是这般英明神武,让我们这些老人好生羡慕啊!”
  
  一番话温如春泉,但却被杀千殇冰冷的挡了回来:“废话不要说了,这次的事情,你究竟还有何打算……仅仅靠几个小娃子来杀杀那新生兽王的威风就够了吗?”
  
  “不然魔君以为呢?”谢天渊笑得浮起了几道皱纹:“莫不是你以为老朽还敢在那位啸天战王的老窝里造次不成?”
  
  “哼!这天底下还有你这老狐狸不敢做的事情么?”杀千殇眼中寒光闪烁:“要是不想搞事,你又干嘛催动这太吾殿前来,那大殿之中怕是能藏下数十万人族精兵吧!”
  
  “呵呵。魔君殿下真是多虑了……”谢天渊完全不动声色:“这次咱们真的是衷心前来祝贺,那啸天一族的云王不过只是一小小的年轻后辈,又何须你我冒这般巨大的风险在兽族王城搅动风云呢?”
  
  “哼!!”杀千殇冷哼一声,目光之中只闪烁着四个字——
  
  信你才怪。
  
  而就在两位王者在空中刚刚开始交谈的时候,从啸天王城下方已经腾起了一道金光,数道强大的身影护卫着中间一只金毛小汪已经向着太吾殿直飞了过来。
  
  空中,响起了一声嘹亮呼喝:
  
  “兽族,啸天云,携众位兽王恭迎人皇、魔君大驾光临。”
  
  两位王者听到通告,彼此对视了一眼。
  
  这就要来了吗?
  
  两人齐齐调转视线,只见那数道身影已经降落在了眼前,当先的兽族几位老对手以啸天战为首,而在啸天战身后,大金鹏王与雄猪王护卫之下的那道身影正是本次盛会的主角,啸天云。
  
  这就是那未来的兽族之王么?
  
  谢天渊与杀千殇一齐盯住了那只被保护的严严实实的金毛小汪,双方的眼中第一时间闪过的神色是——不过如此。
  
  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这位啸天云却是在悄悄的听着那雄猪王的秘密传音:
  
  “叶枫啊,左边这位就是人皇谢天渊,右边那个大个子就是杀千殇了。”
  
  叶枫。
  
  是的,这次以啸天云身份出现的人正是叶枫。
  
  他这次以云王的身份出现,当然有他的目的,在听完猪十八的介绍后他微微点头,迈步就走了出去。
  
  “人皇与魔君大驾光临,小王有失远迎,还请恕罪。”
  
  朗朗的声音传扬开去,让对面两位大佬纷纷扬了扬眉。
  
  气度倒是不弱,可惜这修为未免也太差了些。
  
  这样的兽王莫说是与他们两位至尊抗衡,便是连叶天灏这样的年青一代只怕都不是对手吧。
  
  心里冷冷一笑,那边叶枫的目光却是在人群里寻找着什么。
  
  那是傲笑风晴!
  
  他一眼就看到了曾经的伙伴。
  
  还有站在傲笑风晴前面的一道人影,玉树临风,潇洒倜傥。应该就是那人族的天骄叶天灏了。
  
  而最关键的那人,假冒的叶知秋,竟是没有出现!
  
  他人呢?
  
  叶枫心里微微诧异。
  
  今天他冒着巨大的风险,以啸天云的身份出现在这里,就是想来看看那个假冒叶知秋的宋月明有没有本事发现自己的存在,可一上来人家压根就没出现,这倒是让叶枫心里略微有些失望。
  
  毕竟那宋月明才是他脑海中唯一的对手,至于眼前的什么人皇魔君之类的存在说实话在全副准备好的叶枫面前还真带不来什么压力。
  
  所以,这一瞬,叶枫整个人都有点垮。
  
  提不起来兴致的那种垮。
  
  而对面,无论是人皇还是魔君看到面前这只金毛汪陡然黯淡下去的眼神,心里就更瞧不上了。
  
  这孩子怕是用力撑了几息,还是在自己这些人的气势面前胆怯了啊!
  
  可就在她们刚刚升起这种鄙夷心思的时候,对面儿冷不防的就来了一句:
  
  “二位吃了吗?没吃下面饭已经备好了,凑合对付点儿吧。”
  
  咵。
  
  全场一个趔趄。
  
  人魔两族这边蒙了,甚至就连啸天战等人都一脸震惊。
  
  战王疑惑的扭头看了回来,浑然不知云王怎么突然来这么一句。
  
  这也太不拿对面两位王者当回事儿了吧。
  
  而叶枫就像是没有看到全场所有惊讶的目光一般,意兴阑珊地打了个哈欠:
  
  “怎么啦?两位是累的不想说话了吗?要不下去歇着也成房间都打扫干净了,咱就别磨叽了。”
  
  这
  
  无论是人皇还是魔君真真儿的没想到那未来的兽王竟然是这么一副德行,一时间都有点不会了。
  
  这咋感觉像碰到了一个小流氓呢?这时候要说还是人皇谢天渊老辣,老头儿忽然感觉这未来兽王可能是在给他们施下马威,当下微微捋了捋胡须,向后递了个眼神。
  
  立刻!站在傲笑风晴前面的那俊俏青年便微笑着缓步走了出来。
  
  人族,叶天灏。
  
  以晚辈的身份出来回答啸天云的话,这本身代表着就是一种蔑视。
  
  你啸天云只配与我人皇的晚辈交谈。
  
  而叶天昊灏在这种压力山大的场合的表现当真不凡。只见他微微颔首,气度从容,对着叶枫拱手回了一句:
  
  “回禀云王殿下。人皇陛下他只怕住不惯兽族这粗鄙之地,还是在我太吾殿中安歇好了。”
  
  “小子,你说什么!”
  
  兽族这边大金鹏王当场喝了出来。
  
  说谁粗鄙呢!
  
  而且你什么身份,谁让你出来插话了!
  
  现场的气氛,一瞬间就严肃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