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下砖头雨

第四百二十七章 下砖头雨

赵高,刚刚飞到联合大军的阵前没有Щщш..lā
  
  看着远方的天云山,他脑子想得却只有日后威震浩天大陆的辉煌景象。
  
  赵高是一个将时局看得很清楚的人。
  
  能够在一代雄主李天渊身旁侍奉百年,还能够差点阴死自己的老大并且不被发觉,这份心机本身就颇为不易。
  
  李天渊一死,赵高便是妥妥的大秦第一高手,本来他的想法是先统一了大秦帝国,再征战浩天,一统大陆;但当虫族萨鲁法皇子降临之后,观看了那一场恢弘的天云自卫反击战,赵高便悲催的发现——
  
  属于自己的时代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
  
  这狠狠打击了赵高的野心,但对于这个做了一辈子狗的阉人来说,想通了之后无非就是换一个主人罢了。
  
  虫族就算繁衍能力再强,总不可能将整个浩天大陆的人族杀光,统治人族总是需要人类的协助,而他赵高就可以成为那个虫族之下,万万之上的傀儡王。
  
  这想想也不错。
  
  毕竟,将来自己淫威震慑的可是整个浩天大陆啊!
  
  “桀桀~~”
  
  想到这里,赵高阴森森的笑了。
  
  他走到了军阵之前,面向战意隆重的天云山,大声叫道:
  
  “天云宗,事到如今,难道还需要本帝请你们出来投降不成?”
  
  尖细的声音远远的刺入了天云山,令得众人纷纷皱眉。
  
  老孟噌棱一声拔出了自己的血色长剑,附近的天云众人早已经各司其职的进入了战斗岗位,就等对面发动攻击,展开今天的血战。
  
  “喂!老萧啊!”孟沧行斜眼看着旁边的萧平昌:“看样子,你们隐流的援军就是没戏了呗。”
  
  “呃……”
  
  萧平昌一脸汗。
  
  这都啥时候了,还不忘了恶心自己呢。
  
  不过这次尊主大人还真的是不靠谱啊,说好的援军呢?啥时候才来啊!
  
  外面,赵高的声音再次响起:
  
  “桀桀,天云宗啊天云宗,看来你们真的是一帮不知好歹的小兔崽子啊!本帝想仁慈放你们一条生路,都不知道珍惜啊,简直是作死!”
  
  “呸!老子受不了了!”孟沧行在地上重重啐了一口:“师兄,让我先去砍了这个阉人吧,实在听不得这种娘娘腔在那儿乱叫。”
  
  李守拙没有理他。
  
  大伙都清楚,以今天的局势,天云宗能够守住对方的攻击就算不错了,又哪有什么能力出去砍人。
  
  但老李同志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夹带着愤恨的促狭:
  
  “出去砍人就算了,催动大阵,好好回应一下这位大秦皇帝吧!”
  
  是!
  
  旁边喊韩不易应声领命。
  
  ……
  
  外面。
  
  赵高没有着急的发动攻击的原因是在等一个人。
  
  一个必须陪着他观看这盖世工业的人。
  
  而就在这等候的时候,忽然,就在天云前方的天空中,轰隆隆得隆起了一片黑云,里面隐隐发出了巨响,震得赵高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啥情况?
  
  打雷下雨收衣服了吗?
  
  而就在赵高稍稍觉得有些不对劲的时候,旁边,墨无痕狼狈的被拖了出来,扔在了赵高脚下。
  
  赵高心思一下子就飘了,看着墨无痕淫笑了起来:
  
  “一群没轻重的小崽子,怎么能这般粗鲁对我的小师弟。”
  
  他笑骂着将那几名侍卫踢开,一脸笑意的看着地上虚弱无比的墨无痕,将对方扶了起来,顺便还在对方的胸膛上摸了几把。
  
  “别碰我!”墨无痕想要挣脱。
  
  “哎呦,啧啧啧,怎么还害羞了呢!师兄不是说过,会一辈子对你好的么。”赵高手上运力,重伤之下的墨无痕又哪里能有反抗的力气。
  
  “你……滚开!”
  
  啪!
  
  赵高突然变脸,反手一记耳光就把墨无痕抽到了地上。
  
  “你这个没良心的小畜生,怎么就不明白师兄对你的好呢!哦~~我知道了,你是不是心里面还在惦记着那个天云宗的小崽子,叫什么来着,叶枫!对了,是不是那个叶枫!”
  
  “呸,你让我恶心!”墨无痕冷冷的看着赵高,忽然他的眼神飘了一下,看向了赵高身后的天云山。
  
  “你看什么?”
  
  赵高也回了回头,愣了。
  
  下一瞬,一股可怕的玄气威压轰然从赵高体内暴起,直接将墨无痕吹得滚落一边,这位趾高气扬的大秦皇帝被眼前的一幕气的额头上的青筋像小蚯蚓一样得爬了出来。
  
  “天云宗!你们找死!”
  
  只见远处的天云山上,一尊巨大的昆虫灵像悬在半空,正是当初吸引虫族皇子萨鲁法留在天云的虚灵虫皇,但这次不同的是,在这虫皇的下面还跪了一个人,一个穿着黑色龙袍的人影,正在一口一口的吃着虫皇屁股下面排泄出来的黑色异物,这人说的分明就是赵高,身为人族皇帝,却是讽刺他在吃虫族的屎!
  
  这简直混账!
  
  就算这是真的,赵高也决不允许自己身为秦皇的威严被这般践踏。
  
  他生气了,后果自以为严重至极。
  
  站在点将台上,赵高直接大吼向天:
  
  “所有人听令,给我进攻!!”
  
  是!陛下!
  
  秦军领命,杀声震天。
  
  是!秦皇陛下!!
  
  百万人族汉奸大军同样爆起了杀意,掀动了恢弘军阵。
  
  冲啊!
  
  人潮开始动了。
  
  百万大军,冲锋开始的时候就好像在整齐的黑色方块上拉出了一柄圆弧型的弯刀,铺天盖地,斩向了天云。
  
  可这柄弯刀斩出来不到千米,就听到空中哗啦啦一声,一道足有百米宽的金色闪电狠狠的砸落到了地上,硬是在大军前方百米处的位置砸出了一个巨大乌黑的深坑,虽然没劈到人,但黑乎的所有人都是菊花一紧。
  
  这啥情况?
  
  大伙抬头看天。
  
  谁没见过打雷,但谁也没见过这么吓人的闪电啊!
  
  闹笑呢吗?
  
  所有人齐齐愣了两秒,后面督军的高手又吼起来了。
  
  “都愣着干什么!这雷又没劈到人,给我冲啊!”
  
  哗啦啦。
  
  话音刚落,就又是一道雷光劈了下来,直接就轰在了这名督军的身上,这次雷光倒是不粗,但那玩意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扛得住的,当场这货就被烤成了焦炭,浑身冒着白烟栽在了地上。
  
  卧槽!
  
  这不是劈到人了么!
  
  大伙脸色都白了。
  
  这雷好像有点邪乎啊……
  
  几百万凶神恶煞的队伍,被空中的黑云加两声炸雷硬是劈得楞在了原地,再也没人敢叫唤着什么继续冲锋,大伙眼看着空中的黑云越来越大,金光越来越浓,隐隐好像觉得今儿这事儿有点不对劲了。
  
  山里。
  
  老李,老孟等人的眼睛都亮了。
  
  “喂。”老孟碰了碰旁边的萧平昌:“老萧,你们宗主这么牛逼吗,这出场,帅呆了啊!”
  
  “啊?”萧平昌眨了眨眼:“哈哈,哈哈……啊,那必须的……”
  
  其实他心里也在嘀咕。
  
  宗主他老人家也不可能搞出这么大动静吧,可这天雷摆明不大正常啊,又是谁搞得鬼?
  
  ……
  
  赵高,本来正把墨无痕从地上扶起来揩油,结果手还没摸两下呢,自己也被这天雷劈得眯起了眼睛。
  
  这到底是什么雷?
  
  有点凶啊~
  
  而且咋还专门劈自己这边的人呢?..
  
  正琢磨呢,黑云已经覆盖到了自己的头顶上方,完后突然有一块黑色的东西嗖的一下直直的砸了下来。
  
  什么玩意儿!
  
  赵高凝神一凛,连忙鼓动起玄气壁障,一下子就把那黑色东西震碎,那零零散散的碎块撒在地上一看,赵高更加看不懂了。
  
  这特么是……砖头么?
  
  他赶紧蹲下身子细细一看。
  
  这可不就是那种标准的城墙砖么?
  
  可这玩意儿怎么从黑云里掉下来的,云里难道还有房子不成?
  
  哗啦啦。
  
  思绪还没完,那黑云之下就开始下雨了,砖头雨。
  
  密密麻麻的黑色城砖,夹带着地上铺的青石砖块,以及各种泥沙灰尘纷纷扬扬的砸落下来,真的就像是一场倾盆大雨,昏天黑地的朝着汉奸大军就去了。
  
  这到底是啥云啊!
  
  所有人都看不懂,大伙见过下水,下冰雹,甚至水龙卷之后下鱼的,下砖头石块的真是第一次见。
  
  人间奇闻!
  
  嗡。
  
  一瞬间恢弘的军阵就被这砖头雨笼罩了起来,好在大伙都是实力不弱的高级武者,区区一些石头砖块根本砸不坏他们的护身玄气,也就是在一片乌烟瘴气中咳嗽一下罢了,但骂上两句是少不了的。
  
  “咳咳……呸呸!这特么到底什么见鬼的玩意儿?”
  
  “这是天云宗的鬼把戏么?呵呵,真是搞笑了,一点儿破石头能砸倒老子么!”
  
  可这时候有人正好抬头看着天空,瞬间脸色就白了:
  
  “那,那特么,不,不是一点儿破,破石头啊……”
  
  什么!!
  
  什么!!!
  
  什么!!!!
  
  但凡抬头看天的人,这一刻全傻逼了。
  
  赵高,更是惊得一把捏碎了点将台上栏杆,快把自己的眼睛都从眼眶里揉了出来。
  
  半空中,黑云里,一道方圆数万里的巨大黑影缓缓的从云层里降落了出来,随后就以肉眼可见的加速度轰然向地面砸落了下来。
  
  这尼玛是……
  
  是一座城砸下来了?
  
  …………
  
  晚上还有一更,时间可能会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