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妙手回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妙手回春

哗啦щww..lā
  
  小楼的门被夏冲推开,这老货一看也是这里的常客,丝毫也不见外的就大步的走了进来,看到诊室里面的叶枫,眉毛一扬:
  
  “恩?你师父呢?”
  
  “师父他去给郡守夫人瞧病去了……”叶枫脸上没有半点慌张,还在继续的擦拭银针。
  
  “哦?说了多久回来吗?”夏冲竟是一屁股在大厅里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似乎要等宋青平回来。
  
  你大爷啊!
  
  叶枫索性连看都不看夏冲了:
  
  “不知道,可能会要一些时间吧……师父每次去给夫人瞧病,都还要喝些茶水,聊上一会儿。”
  
  “哦,这样啊,好吧,看来今天不凑巧了。”夏冲站起了身子。
  
  老天保佑。
  
  叶枫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
  
  可他没想到夏冲起身后竟是没有走向外面,而是朝着自己的方向走来,一边走,一边尼玛就开始脱衣服了:
  
  “那就只能让你小子来给本将军扎针了,上次你师父在旁边看着你扎得就不错,这次也不要紧张,就按上回的路数来就是了。”
  
  我尼玛哦!
  
  叶枫啪嗒一下掰断了手里的一根银针。
  
  “恩?怎么了?”
  
  夏冲的眼神一下子就锐利了起来。
  
  “没什么。”叶枫一后脑勺的冷汗,面上却没有半点惊惶:“这针用时间长了……既如此,那就请您过来趴下吧。”
  
  “嘿嘿,好嘞!”
  
  夏冲眼中暗暗闪过一丝狐疑,却是悠悠的过来,趴在了诊室里的小床上,露出了一身老而精装的腱子肉。
  
  怎么办……
  
  该怎么办?
  
  叶枫看着夏冲的后背,又看了看手中的银针,眉头死死的锁在了一起。
  
  “怎么?王通,还等啥呢?”夏冲没有抬头,但是声音中却是隐隐多了几分戾气。
  
  这老狐狸!
  
  叶枫知道夏冲绝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五大三粗,一个小小的细节很有可能就已经引起了他的疑心。
  
  “没什么,这就来了。”
  
  他咬着牙走到了夏冲身旁,手中已经提起了第一根银针。
  
  面对这种一肚子坏水的货色,你根本不能有一点迟疑,但现在问题是叶枫根本不知道上一次王通是如何给夏冲施针的,这要是一针下去弄错了位置,整个天云宗在郡守府的布置可就前功尽弃了。
  
  特奶奶的。
  
  老天爷你这是要玩死我么?
  
  那位救命的宋师叔祖,您老倒是快回来啊!
  
  叶枫心里面急得快要爆炸,额头上已经浮现了一抹细密的冷汗,但他的针却是已经不得不发,只能硬着头皮先朝夏冲腰上【命门穴】的位置扎了一针下去。
  
  反正这货刚才说自己腰不舒服,命门乃是腰腹气血汇聚之第一大穴,针这里总是没错的。
  
  而随着那小小的银针刺入了夏冲的体内,叶枫只感觉一滴冷汗已经顺着鼻尖滑落,他轻轻的用手逝去,手指开始缓慢的旋转银针。
  
  可就在这时,夏冲却是忽然冷冷的开口:
  
  “王通,你上次扎的,好像不是这命门穴啊!”
  
  完蛋了!
  
  叶枫瞳孔猛地一缩。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的一秒,他忽然感觉到那银针进入夏冲体内之后,自己竟是感觉到了一股十分熟悉的力量。
  
  这是……
  
  金色玄气?
  
  夏冲的体内怎么会残余着自己的金色玄气?
  
  刷的一下。
  
  叶枫的脑海里仿佛劈过了一道闪电,一下子想起了自己上次穿越时暴打百年前的夏冲时的场景。
  
  难道说……
  
  我的老天,这剧本也太扯了吧!
  
  夏冲此时脸色已经布满了寒霜,他等了一秒,发现身后竟然没有回答,体内的玄气已经悄悄的调动起来,可就在这时,那个‘王通’不冷不热的开口了:
  
  “夏将军,您的病我师父已经想出了一套去根儿的法子,上次给您施针之后便教给了我,今儿正好给您试试,顺序不同,但效果您自个儿体会就是了!”
  
  “去根儿的法子?”夏冲目光森寒,显然没那么好忽悠:“这事儿我怎么从来没听宋老提过?”
  
  叶枫也不直接回答,只是淡淡道:“师父他诊病向来细致,非到有十足把握才肯出方断诊,他说,您这腰痛之症乃是多年之前与人交战之时留下的旧疾,对手的玄气侵入骨髓,难以祛除,方遗祸至此……”
  
  卧槽!
  
  这回轮到夏冲身子猛地一震。
  
  这事儿他可从来没有跟人提起过啊,那都是多少年前的破事,当年那个神秘的揍了自己一顿的天云弟子,不是早应该死在天云血夜了么?..
  
  普天之下,除了那医术精湛的宋老,谁还能窥破自己心中不堪回首的秘密?
  
  “这……都是你师父说的?”夏冲的语气已经从冰冷变成了惊讶。
  
  “自然是的。”叶枫也暗暗的出了一口气,继续道:“师父还说,您这旧伤分别在【命门】,【环跳】,【曲池】……”
  
  叶枫一连说了八个穴位,每说一个,他都能感觉到夏冲的身子颤抖一下,八个说完,夏冲已经完全服了。
  
  “正是,正是啊!宋老不愧是神医,老子这病疼了几十年了,从来没有人能够找着病根儿!”
  
  废话。
  
  叶枫在后面冷笑。
  
  哥哥亲自打的地方,能找不着么?
  
  这事儿真是巧得可以写书了,谁能想到百年之前自己一痛发泄般的胖揍,竟然成了百年之后骗过夏冲的惊天手段,想来就连叶枫自己都忍不住的要感叹一句——
  
  命运,真特么的吊诡啊!
  
  “夏将军,你不要动,接下来的针法可能会有些生僻,但对您的病只有好处。”
  
  “好嘞好嘞,王通你随便招呼,哈哈哈,人家都说名师出高徒,果然一点不假啊,哈哈!”
  
  老东西!
  
  叶枫在后面冷冷咬牙。
  
  要不是事关重大,加上自己也真没把握能够一击弄死夏冲,要不然现在他果断就是一针直扎死穴了,谁跟你哈哈哈的。
  
  尽管心里恨得要死,但叶枫现在却还是不得不帮夏冲解决问题。
  
  对他来说,把面前这老货整舒服了还不是跟玩似得,哪里需要什么针灸,只需要暗中的将那些残留在对方体内的金色玄气吸回去就成了,只要稍微小心注意一些,绝对神不知鬼不觉。
  
  于是一场跨越了百年的奇异针灸便在宋青平的诊室中悄无声息的展开了。
  
  ……
  
  时间,不知不觉的过去。
  
  宋青平,大步流星的奔走在郡守府的的步道上面。
  
  “宋先生,您好!”
  
  一路上,一些郡守府的统领侍卫向他打招呼,老宋也没有心情搭理,只是低着头向自己的小楼飞奔,恨不得飞起来。
  
  该死!
  
  该死!
  
  那夏冲怎么会深夜去自己的小楼!
  
  他得到了消息,急的五内俱焚,屋子里面只有一个初来乍到的愣头青,对医术一窍不通,面对那狡猾阴险般的夏冲还不是分分钟就要露馅?
  
  这简直就是乱搞,李师兄为何偏偏要派这个叫叶枫的家伙前来误事,这下好了,自己怕是得准备跑路了,可那灵器工坊怎么办?
  
  天云宗的安危怎么办?
  
  唉!
  
  真是愁死老夫了!!
  
  啪啪啪。
  
  宋青平的脚步越来越快,眼看着自己的小楼已经在望,他悄悄的运转起了体内的玄气,已经做好了进去以后跟夏冲开干救人的打算。
  
  随着离小楼越来越近,他的额头上更是布满了冷汗,多年的心血有可能要毁于一旦,换了谁都要紧张到吐血。
  
  可就在这时,哗啦一声,小楼的木门从里面推开,夏冲满面红光的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脸色如常的叶枫。
  
  “哈哈哈!王通啊,你这针法真的是绝了……哟,宋老您回来了!佩服佩服啊,俺老夏真的是佩服极了,宋老不愧是咱们凤翔第一神医,回头我一定请您好好喝两杯!”
  
  宋青平整个人是懵逼的。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这里不应该已经快要打起来了吗,怎么夏冲一副爽的快要升天的表情?
  
  但宋青平何许人也,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沉稳的连胡子都没有抖一下,只是淡淡道:“夏将军您言重了,若是没什么事就回去休息吧。”
  
  “哈哈哈,好好好!宋老您也早些休息,王通啊,明儿我还来找你啊,哈哈哈!”
  
  夏冲大笑着走远了,剩下宋青平再看向叶枫的时候,眼神完全都变了。
  
  “随我进来。”
  
  “是,师父!”
  
  哗啦一声,把门关上。
  
  宋青平直接布下了一道微小的玄气壁障:
  
  “你到底做了什么?”
  
  “秉师父,弟子不过是给夏冲扎了几针,祛除了一部分他体内残留的怪异玄气罢了。”
  
  “什么??”
  
  老宋这几十年了没有如此吃惊过:“你会针灸!!”
  
  “略懂。”
  
  “你能诊出夏冲体内的异种玄气?”
  
  “凑巧吧。”
  
  “你还能将它们祛除?”
  
  “一点点。”
  
  靠!
  
  老子拜你做师父好不好!!
  
  宋青平当场就想给叶枫跪了。
  
  他当然能够诊断出夏冲体内的毛病,可诊断是一回事,找到精准的病根又是另一回事,找到病根倒也罢了,能够祛除那诡异的异种玄气可是连他宋青平都做不到的奇迹啊。
  
  这个叶枫……
  
  到底特么的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