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万界仙王 > 第二十章 你敢捅我

第二十章 你敢捅我


  叶枫,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吴刚面前,那冷莫的眼神扫向下面,像看着一只爬虫。
  “叶,叶枫!”
  吴刚怕了。
  这一刻,他仿佛觉得叶枫比六年之前还要可怕,那双淡金色的眼眸,简直不像是人,而像是……神?
  只有无情而冷莫的神明,才会这有这种令人灵魂都感到畏惧的眼神!
  “叶,叶枫,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天云宗,你不能乱来……”
  啪!
  叶枫没有说话,抬起脚背,狠狠的抽在了吴刚的脸上。
  瞬间,鼻梁爆裂,牙齿乱飞,吴刚的脸上好像开了一个水陆道场,红色白的各种液体喷了一地,整个人更是后仰着倒栽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一切正如叶枫所说那般,只怕吴刚醒来之后,再借给他一百个胆子以后也不敢再在叶枫面前出现了。
  一脚踢昏吴刚之后,叶枫的目光便看向场中唯一还清醒的王猛,后者顿时好像被老猫盯住的耗子一般,吓得浑身发抖,根本顾不上臂骨碎裂的剧痛,连忙跪下向叶枫求饶。
  “叶哥,我错了叶哥!我知道错了,你放过我这一回,我以后发誓绝不敢再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枫,缓缓的走着,没有半点心软。
  错了?
  你们早就错了!
  现在认错,太晚了!
  “不,不要!!”王猛发出了惊恐的叫喊。
  ……
  就在叶枫在平台上一人碾压三人的时候,在破落宫殿群中,一座半人来高的矮墙后面,一道不知何时潜伏过来的身影缓缓的露出了冷笑。
  荆雄,大秦黑道高手中都颇有名气的杀手,缓缓的拔出了腰间的一柄短刀。
  此刀名为‘鸩血’,造型奇诡,刃长一臂,上面泛着暗绿色的光芒,一看便是喂了封喉的毒药,荆雄本身已经已经六脉玄境的强者,只差一步便可开辟灵海,迈入通灵之境。过去数年之间,死在这柄‘鸩血’刀下的强者已经不下百人之数,其中甚至不乏一些初入了灵海境界的高手,足见此人不仅暗杀手段令人防不胜防,更是有着独门的隐匿与逃生之术,否则也无法在天云山中来去自如,悄无声息的潜伏在了落云峰上。
  此刻,荆雄看着叶枫霸气无双的将吴刚三人镇压,一对细小的眼珠子里闪动着冷厉的寒光,心中冷然道:
  “这小子真他妈的够狠啊,要是放在我们黑道将来也是一名好手,可惜了,纪家用千两黄金买你的命……叶枫,要怪就怪你惹了不该惹的人吧!”
  荆雄是昨天晚上到的落云峰,以他的手段,在半山偏僻处蹲了一个晚上,顺便踩了踩地形,结果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听到了峰顶的动静,上来一看就碰到了一个这么好的下手机会。
  以他的实力,落云峰上根本就没有人被他看在眼中,眼下这个叶枫已经落单,自己轻松就可以要了对方的小命,最后说不定还能把帐算到对面那三个天云弟子的身上,一切,简直完美!!
  不远处,叶枫已经走到了王猛的身前,根本没有注意到荆雄的存在,他们之间的距离不到三百米,对荆雄来说只需一息就可以用鸩血刺穿叶枫的心房。
  那还等什么?
  荆雄反手将鸩血握紧,好像一头全身已经绷紧的猎豹,双脚发力,正准备冲出矮墙,可突然,他的旁边却是传来了一阵轻轻的喘息声。
  恩?
  荆雄一扭头。
  旁边一只金毛大狗正伸着舌头,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
  卧槽!
  荆雄吓得差点蹦起来。
  这什么狗?
  什么时候过来的?
  作为一名叱咤黑道的老牌杀手,被一只狗悄无声息的近身了,这简直是天大的耻辱。
  “死!”
  没有任何犹豫,荆雄直接刺出了鸩血,身为一名六脉玄境的强者,这一刀刺出顿时带出了凛冽的破风声,泛着绿芒的刀锋好似化成了一条斑斓的毒蛇,闪电般的奔着大狗的脖子就咬了过去。
  可是,就在荆雄出手的一瞬,他后悔了。
  因为这一刻他竟然在对面大狗的脸上看到了一抹笑容。
  是的。
  这狗在笑,而且还是那种不屑一顾,充满了鄙视的冷笑。
  紧接着,一只无情的狗爪抽了过来,速度远远超过了荆雄手里的刀,后发先至的呼在了荆雄的脸上。
  尼玛个X!
  荆雄完全来不及反应就被抽飞了。
  只听到轰隆一声响,他所隐身的矮墙直接被抽碎,整个人打着转儿的就飞了出来,狼狈至极的滚翻在了地上。
  什么情况?
  平台上,叶枫跟王猛都是一愣。
  怎么那边突然又冒出一位来,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个高手?
  呃……只是这高手的出场方式未免有些特别。
  与此同时,就听到嗷呜一声响,一道金色的流光从墙另一边跃起,一只金毛大狗嘴里叼着一柄短刃,牙齿咬着短刃的把手位置,噌的一下就扑倒了地上那狼狈的高手身上,两只前爪死死的按住了荆雄的肩膀,冷笑着看着后者。
  骨头?
  叶枫眼睛一眯,顿时心里了然。
  这定然是老道不放心自己,让骨头跟在了后面加以保护,而从目前的情况看来,幸好骨头跟在了后面,要不然这个神秘的带刀高手指不定还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麻烦。
  师叔祖,倒是一个粗中有细的人啊。
  叶枫心中泛起淡淡的暖意,身上的杀气便减弱了不少,但旁边的荆雄就刚好相反,浑身上下都被骨头瞪得发凉。
  他仰躺在地上,双肩上就好像压了两座大山,完全动弹不得。
  这到底是什么狗?
  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我可是六脉玄境的强者啊,怎么就如此轻易的被一只狗镇压了?
  骨头冷冷的看着荆雄,衔着短刀的嘴里滴滴答答的已经留下了口水,那冷酷的表情似乎在说:
  “愚蠢的人类,竟然想捅本汪,本汪很生气。”
  “你,你要干什么?”荆雄从未见过这样的变态的大狗,他从那双会说话的眼睛里读出了不祥的味道:“你这畜牲,给我起开!”
  说着,他双腿运力,竟是从鞋尖的位置弹出了一柄匕首,上面同样喂了剧毒,直直的刺向了骨头的小腿。
  可惜,还是慢了一步。
  噗嗤一声。
  骨头已经用鸩血在荆雄脖子上一划,随后整个身子直接后仰起来一个空翻,潇洒的落地,连一滴血都没有沾在身上。
  人血,多脏啊……相比较,还是老头儿的口水好接受一些。
  而旁边,不管是叶枫还是王猛,看到骨头如此冷酷凶残的一面,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惊呆了。
  ……
  小院里面,范云台已经急的满头大汗,心里快要着火。
  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啊?
  收拾一个小小的聂风而已,怎么又是惨叫,又是巨响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难道吴刚他们三个还能被叶枫反打了不成?
  不行,我必须要去看看啊!
  啪!
  结果,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一个清脆的‘头栗子’已经敲在了他的脑门上。
  “小子!发什么呆呢,老子让你找个东西怎么这么墨迹!”孟沧行在旁边翻着白眼怒道:“妈蛋,以后就不能让你们这些新娃子来送东西,以前那小子就从来不会闹这种幺蛾子!”
  “是,弟子知错了!”范云台急啊,哪有心思再跟孟沧行在这儿扯皮,他连忙躬身道:“弟子这就回去清查一下,如果漏了首座您的酒,我立马就再给您送来……”
  “等等……”孟沧行突然一拍脑袋:“哦,对了,老子想起来了,上次好像是我跟他们说女儿红喝腻了,让改送竹叶青来着,我看看,哈哈哈,这不,竹叶青在这儿呢!”
  你大爷啊!
  范云台气得浑身一抖。
  “既如此,那弟子就先行告辞了。”
  “别着急走啊,小子,忙活半天了,要不要留下来喝两杯?”孟沧行说话间已经拎起了一瓶竹叶青,对着范云台晃了晃,笑的很‘真诚’。
  喝你妹啊!
  “弟子还有要事在身,就此告辞。”
  “哎……哎哎,真不喝了?”
  嗖。
  范云台转身就窜了,剩下孟沧行在后面看着对方那仓皇的背影,直接咬开了酒瓶塞子,大大的灌了一口,坏坏的笑了。
  ……
  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
  范云台一路狂奔,发型都跑乱了。
  按理说,吴刚一人就足以碾压一脉玄境的叶枫,但偏偏刚才的动静太大,大的让他心慌。
  难道那个叶枫真的能够顶住吴刚他们?
  哼,那也无妨,只要自己一到,就算是叶枫有三头六臂,也只有死路一条……
  我去!
  这什么情况?
  几分钟后,当范云台来到后山平台之时,眼前的情况却是让他下巴碎在了地上。
  原本计划中应该已经被虐的躺在地上的叶枫这会儿好整以暇的站着,在他的脚下,吴刚与谢亮已经像死狗一般的躺着,而唯一剩下的王猛正拖着一条胳膊在向叶枫磕头求饶,画面不要太美。
  旁边,还有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正在原地抽搐,嘴里冒着白色的泡泡,一双手无力的在半空中挥舞,一看就是中了剧毒,只剩了半条命的模样,而那只方才在院子里面啃腊肉的金色大狗就蹲在旁边,眼神却是看着天空,一副萧索无聊的表情,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句话——无敌,是多么寂寞。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范云台觉得自己的脑细胞已经完全不够用了。
  …………
  谢谢琉璃妹子,还有宁辰的打赏,骨头,来,给小哥哥小姐姐卖个萌……
  骨头白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