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四百零七章 三打九

第四百零七章 三打九

    第四百零七章三打九
  
      两人退回林子,王文郁有些丧气:“多娃,撤!下头是陷阱,九个人等着打咱哥仨牙祭呢!”
  
      龙多听两人讲完形势,连连摆手:“别呀……他们虽然人多,可不知道已经被我们看破,这笔生意我觉得可以做啊!”
  
      王文郁本来也舍不得几天的辛苦,一听顿时大喜,抽出匕首在地上画了个粗略的地图,又摆了几块石头表示炊烟和埋伏的人,对龙多招手:“说来听听!”
  
      龙多接过匕首,对着伏击圈最外围的两个石子:“一会儿王大哥你就骑马摸过去,摸到他们伏击圈的外围,干掉这最外面的两个。”
  
      “你是两石八斗的强弓,加上我们的箭好,只有我们射他们,没有他们射我们的份是吧?”
  
      “接下来他们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徒步冲锋,一条是回去取马,然后回来追击王大哥。”
  
      “要是徒步冲锋那就是送死,王大哥可以放他们的风筝。因此多半还是要回去取马,那样的话王大哥你可以追上去,争取再干掉一两个。”
  
      “注意保持距离,等他们开始追击,你便将他们往松林这边引。”
  
      “这里,一会儿你在山上看着,我和祈老哥摸下去拉几条拦马的藤索。”
  
      “你回来的时候,在这里记得跑之字避开绳子,等到追兵被绊倒,我们三人一起发动,先做掉还在马上的,剩下的就好收拾了。”
  
      王文郁觉得这法子完全可行:“老祈,干不干?”
  
      祈大胜拍了龙多脑袋一巴掌:“这他娘就是个猴精!绳子没带够,走,去林子深处割藤子去!”
  
      王文郁在松林边上用望远镜监视下方动静,祈大胜和龙多割好了藤,又砍了些树枝做钉子,摸去山腰设置绊马索去了。
  
      前前后后弄了一个多时辰,日头已经偏西。
  
      估摸着下边快要失去耐心了,王文郁才挑了最好一匹马,备了两囊长箭,出了松林,慢慢朝山下行去。
  
      一步三停,故意骑得非常谨慎,但是还是渐渐挨近了伏击圈。
  
      走到伏击圈外八十步的位置,王文郁勒马停下,取下同州硬弓,抽出长箭搭上,故作迟疑地检查周围。
  
      突然,王文郁轻舒猿臂,满引长弓,撒手释弦,长箭入电光一般没入前方一处草丛。
  
      接着又是连珠三箭,两处草丛中几乎同时发出惨呼之声。
  
      动作太快了,因为王文郁的箭囊,是经过苏油改装的制式箭囊。
  
      箭囊体积很小,箭头插入并不深,只是靠多层皮革的挤压力量,可以将箭牢牢夹住在箭囊里,即使骑马狂奔都非常稳当,而且取箭只需要拔出小小一段距离。
  
      别小看这节约出来的短短几十厘米的长度,这就涉及到大动作和小动作的问题,速度快了不止一倍。
  
      这是后世蒙古人纵横天下的装备挤压式箭囊。
  
      伏击圈里的人完全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由得大吃一惊,计谋被识破,当然要做出反应,其中两人站起来胡乱射击企图阻击王文郁,剩下五人转身狂奔,准备去水边取马。
  
      王文郁骑在马上居高临下,西夏人的弓力弱,这么远只能进行抛射,完全没什么准头,基本构不成威胁。
  
      等到五个西夏人带着马一起杀回来的时候,他们那两位同伴的马已经用不上了。
  
      一个胸口中箭,一个脖子被射了个对穿。
  
      转眼西夏人追近到一百五十步,王文郁拨马就朝山坡上跑去。
  
      九个人伏击一个人,转眼损失了小一半,西夏人当然狂怒,嘴里发出古怪的呐喊声,散开成扇形,对王文郁狂追不舍。
  
      快到坡顶松林的时候,王文郁折出两个之字,转眼就又被西夏人追近到百步之内。
  
      两支羽箭从王文郁身边飞过,一支钉到了前边的松树上,一支没入了松林。
  
      然而这已经是西夏人最后的攻击了,他们还没有来得及狂喜,接着就一头扎进了陷阱,王文郁接着就听见身后战马的嘶鸣声,追兵惊惶的呼叫声,重物狠狠的撞击声,惨呼声,混乱地交织成一片。
  
      两棵大松树背后,羽箭飞出,两个侥幸躲过绊马索,尚自惊魂未定的西夏人,正好迎上了好整以暇射过来的两箭。
  
      两个完美的靶子跌落马下后,局面到此完全翻转,王文郁勒转码头,向摔得七荤八素的剩下三人迎了上去。
  
      一个被压在马下无法还没来得及从马蹬中脱出脚来,便被王文郁一箭结果了性命,剩下一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不是摔断了脊椎折了脖子,就是被摔得昏迷了过去。
  
      剩下一人依旧悍勇,知道自己无法幸免,仍然拔出长刀,狂呼着向王文郁发起冲击。
  
      王文郁懒得与他纠缠,抬手就是一箭,和松林里再次射出的两箭一起飞向了那人。
  
      最后一名西夏汉子终于倒下了,大腿,胸口,左眼同时中箭,一支弹飞,两支箭羽继续微微颤动。
  
      林子里的两人跑了出来,龙多一边跑一边喊:“你们俩怎么回事儿?这时候该抓活的呀!”
  
      王文郁和祈大胜不由得面面相觑,靠,三打九这么紧张,最后完全忘了留手这茬了!
  
      祈大胜上手在龙多后脑勺上就来了一巴掌:“狗日的眉山脑子就是转得快!”
  
      龙多嚷嚷:“我是二林的,不是眉山的!说了多少次你们总是记不住!”
  
      这把收获颇丰,三个人干掉九个西夏斥候。
  
      和王文郁三人组一样,西夏人也将补给藏在了一处隐秘所在,那里肯定还有九匹马,不少物资。
  
      最后一个倒下的西夏人估计是什长之类,祈大胜的一箭被崩飞,是这人衣服里边套着一件板甲。
  
      板甲下方有个握手一样的瘊子,祈大胜对王文郁说道:“大郎,这就是瘊子甲了吧?”
  
      王文郁敲了敲板甲,丢给龙多:“穿上。”
  
      龙多丢给祈大胜:“我们二林部有冲压的,我嫌累赘,再说遇到王大哥这样的弓手,一样没用。”
  
      王文郁眼睛都瞪大了:“你小子不早说?!回去穿上,然后给我和老祈一人弄一副!你还是童子鸡,命最要紧!”
  
      龙多又在那什长身上翻出来一个香囊,是汉人的绣法:“呸!不知道祸害了哪家姑娘!”
  
      王文郁摇头:“不是,你看他的内衣,这汉子有个汉人婆娘。”
  
      将香囊塞进汉子内衣,拍了拍龙多的肩膀:“将军器收拢一下,这东西就算了,有了这个,死得也有个念想。”
  
      三人将尸体拖入松林之中,割下耳朵,又沿着小溪上行了一段,找到另外九匹马,重新摆开警戒队形,向渭州方向行去。
  
      快到下午,一支马队迎面过来,为首之人正是田守忠:“哈?!王大郎?!这把可算是发了啊!前头情况咋样?”
  
      王文郁拱手:“参见将军,前方三十里,都被我们料理干净了,五十里外方有些小蚂蚱。我还要回去缴令,不耽误将军行军了。”
  
      田守忠笑道:“你可悠着点,别回家后新妇不让你上床,活活憋死。”
  
      王文郁反骂道:“俺家娘子温柔贤淑,不似你们夷人婆娘那么跋扈泼辣!”
  
      田守忠哈哈大笑:“好!有种,这话我记下,改天禀告在藜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