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苏厨 > 第九十四章 去势

第九十四章 去势


  第九十四章去势
  城里的客人回去肯定是来不及了,送走一应人等,八公便领着大家回来准备休息。
  看着一敞坝的鸡鸭,八公就感慨:“不容易,以往哪有这么大的礼……”
  苏油说道:“丢这里怕是不行,山里的野物搞不好会来。还是都移到院子里去吧。”
  好在鱼已经养起来了,祠堂前水池的进水沟渠那里,张胜指挥人用石块稀泥扎起了一道堰坎,又立起篱笆,关了一段渠道,现在里边有上百条鲤鱼草鱼。
  将家禽都移入外院,娃子们包括八公八娘,每人拿出牙刷牙线小帕子,刷牙剔牙洗脸洗脚。
  只有二苏没有这些,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怎么到最后我们成了土包子?不行给我们也来两套!
  第二天人人都起来得早,没办法,前院的鸡一个挨一个的打鸣,想睡也睡不成。
  苏油从被窝里直起身来,恨恨道:“生气了,只留一个最健壮的公鸡,其他的全都处理掉!”
  八公一巴掌拍他头上:“你吃得了那么多?!这不是糟践东西吗?!”
  石薇便在一边吃吃笑。
  等到三人从内院出来,八公一间新屋院子满地的鸡鸭粪便,不由得也是头疼:“是得想想法子才行……”
  苏油摸着下巴:“法子倒是有,不过得浪费一瓶好酒……”
  吃过早饭,苏油便送八娘二十七娘他们上船,临了还包了一包酥肉丸子糖油果子之类,外加几只肥鸡鸭,算是个惠而不费的意思。
  不过所有人最喜欢的,还是昨天尝到的茭白,苏油只得带着娃子们上山将沼泽地里能吃的茭白全部搜刮干净,才将他们打发。
  苏轼恋恋不舍地拉着苏油:“明润,还有俩猪……啥时候那个?”
  苏油手扶脑门:“祭祖的时候吧,还有小三个月呢。只好麻烦你再等等……”
  送走吃货,苏油牵着石薇的手回来,到村口叫她去喊小屠子来学手艺,自己先回家准备。
  准备工作也不复杂,家里还藏着半年前阉猪用的两把小手术刀。
  凶器有了,现代给公鸡去势的手术还需要镊子,扩口钳,小挖子,探针。
  镊子和探针是现成的,小挖子和扩口钳没有。
  不过难不倒苏油,当年村里老劁猪匠,一根竹弓就能代替扩口钳,一根棕丝便能代替小挖子。
  取来一瓶永春露,往里面加入生石灰粉,然后重新盖起来。
  生石灰粉会与水发生反应生成氢氧化钙,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去掉酒精中的水分,从而能够得到纯酒精。
  然后烧起水来,通过冷凝器得到蒸馏水。
  之后三份纯酒精一份蒸馏水,便得到了酒精浓度百分之七十五的医用酒精。
  然后便是作控鸡器,其实就是一根细竹竿,用火烤弯成U字型。
  取过一根竹片,同样烤成弧形,两边系上绳子,绳子头上绑上两个小竹棍烤成的竹钩。
  要保证两个竹钩钩到一起的时候,竹片弓能将线绷紧,但是弹力又不能太大。
  还要用一根细竹管,捅干净内孔,用细麻线在竹管一头绑上一根棕丝,然后再将棕丝剩下的长丝部分弯回来穿入竹管中,从另一头伸出一段来,成为一个棕丝套。
  诸事搞定,剩下的便是打磨刀具,磨尖铁针,在针头上边一点位置用柴刀砍两下,产生两个小倒刺。
  最后洗净所有东西,将它们放入水中煮着消毒。
  没一会石薇蹦蹦跳跳地领着屠子来了,两个,一大一小。
  屠子见着苏油便笑道:“小屠子手生,怕是学不明白,油娃你先教我,先教我。”
  苏油笑道:“你来当然更好了,这不是还怕你们大人不相信我嘛。”
  屠子大手直挥:“到现在谁还不相信油娃,那就是憨包棒槌!家里几棵橘子树都活得好好的,我还等着明年吃甜橘哩!”
  苏油说道:“那好,狗剩哥,你去我房间拿图纸,然后领小妹她们去搭建鸡棚,鸡笼。我先教屠子阉鸡。”
  乡亲们都不傻,送来当礼品的都是公鸡多,母鸡要留着自家下蛋呢。
  而且鸡也不是很大,苏油估摸了一下,搞不好都是程文应送来那批鸡娃长起来的。
  都还穷,乡亲们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的礼来。
  不过动手术正合适,抓来一只用U字竹竿卡住翅膀,u字弯头别着脑袋,然后两腿理直用绳子绑在弯拢的竹竿之间,小公鸡就一动不能动了。
  苏油说道:“这一步关键在于腿不能拉得太直,这样肌肉才比较舒展,肚子里压力才小,肠子就不会从伤口里边挤出来。”
  就这一点小窍门,屠子要是学会,劁鸡的手艺就能独步大宋。
  这是苏油上一世用两瓶好酒跟村里老劁猪匠换来的,一般的手艺人将鸡脚拉得太紧,常常会发生事故,只有老劁猪匠不会,苏油觉得非常好奇,便缠着劁猪匠问原因。
  要是稍微有用些的手艺,人家肯定不会说的,不过后世已经没有什么劁鸡的机会了,良种鸡不劁都能长近十斤,劁了一只鸡十六七斤,卖谁去?!
  公鸡被架好,苏油开始演示手术。
  首先找位置,苏油拿手指按着公鸡背上一个地方:“鸡的最后一个肋间,距背中线一个尾指宽度处,便是下刀位置。你来摸一下。”
  等到屠子对位置非常清楚了,苏油才拔去那部位周围羽毛,然后用水浇湿周围:“浇湿羽毛,往周围抹顺,伤口才露得出来。”
  然后开始用酒精消毒:“这是消毒酒,度数太高不能喝的,这东西现在很贵,但是要保险就必须这样做。”
  “如果不要保险的话,吐口唾沫,手术做完抹点草灰也行,不过成活率就不好保证了。”
  顺肋间方向开了个一厘米的小口,取过竹弓将小竹钩挂在切口两边,竹弓便将切口自然张开,之后用小刀扩一点口子,划开内膜,再用棕丝套导入腹腔,用棕丝将**系膜与背部的联结处套住,扎紧拉断,用铁针扎住**取出即可。
  取出一个再取另一个,苏油对屠子说道:“如果公鸡较大,那就先取上边,再取下边,这样方便。”
  “要是公鸡较小,那就要先取下边,再取上边,这样才不会被出血遮挡无法操作。”
  说完将竹弓取开,用酒精再次涂抹了一下伤口:“好了。剩下的你来操作,我在一边指导。”
  整个过程非常轻捷行云流水,苏油将小公鸡从竹弓上取下来,放入竹笼之中:“去势后的小公鸡需要放在清洁、干燥而安静的地方,仔细护理三四天,伤口便长好了。”
  接下来就是屠子动手了,苏油在旁边指挥,一边提醒注意事项。
  比如切口部位必须准确。若切口过前,会伤及肺脏,造成死亡。
  比如切口偏了,可能会伤到大腿肌肉,影响行走。
  比如动作要稳、准、轻,以免引起大出血致死。
  比如伤口愈合前还要勤加检查,如发现皮下有鼓气现象,要用针刺破放气。
  如果伤口化脓,要用盐水清洗,喂药……
  屠子手法不错,学得也快,很快十几只小公鸡就被处理干净了。
  屠子拿着小刀还左右踅摸:“那边好像还有几只……”
  苏油说道:“呃……那几只长得壮实,我准备留着做种的,慢慢搞出良种来。”
  屠子又指着一堆鸭子:“那里还有好些公鸭!”
  苏油终于翻起了白眼:“还上瘾了是吧?公鸭又不打架!手艺学完了,这套家伙也送你,记得每次手术前开水煮一阵消毒,棕丝要是你能找到马尾,用马尾丝代替更好。”
  屠子又开始左右看:“我记得你骑驴子回来的……”
  苏油起身:“别闹!那是子瞻的心肝宝贝,好吃好喝伺候着,一周后要还回去的……算了祠堂后边还拴着俩骡子,你去挑几根吧,小心别被踢着就行……”
  屠子连连道谢,笑得见眉不见眼,直道回家把自家鸡也阉了,养得肥肥的,过年时送来当做谢师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