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直播之无敌西游 > 第一百一十六 自作孽

第一百一十六 自作孽

    “不可以,不可以,你们绝对不能够这样,你们绝对不可以这样,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我是朱紫国的国王,我是朱紫国的国王”
  
      朱紫国的国王声嘶力竭的嘶吼着,根本就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原本大权在握的他此刻几乎都有一些的濒临绝望,脸上带着无限的惶恐神色。
  
      忽然
  
      大王子和二王子对看一眼,而后缓缓地向着朱紫国的国王走去。
  
      二王子和大王子两人同时抽出了身上的宝剑,对看一眼开口说道
  
      “我们两人同手,否则到时候要是一前一后,闹出一个弑君之罪,那可就没有任何的意思了”
  
      “没问题”
  
      刹那之间。
  
      大王子和二王子两人手中的两把利剑如同寒光一般疾驰而出,嗖的一声深深刺入到朱紫国国王的胸口。
  
      面露惊愕之色的朱紫国国王嘴巴张的大大的,根本无法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他缓缓地低下了头,看着刺入胸口的两把利剑,抬眸,看着眼前自己所熟悉,但是此刻却露出面容狰狞的大王子和二王子竟然有一些的陌生。
  
      他无法明白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不是朱紫国的国王吗?
  
      不是应该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吗?
  
      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不都是应该听命于自己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的要求不高,仅仅只是希望可以长生啊,
  
      伴随着两把宝剑缓缓的抽出,朱紫国国王口吐鲜血的倒在了地上,脸上露出绝望的神色,脸色大变道
  
      “不可能,不可能,我是绝对不会死的,我是绝对不可能就这样死掉的”
  
      “我是朱紫国的国王,我是朱紫国的国王!”
  
      朱紫国的国王身疲力竭的叫喊着,脸上带着一丝绝望的神色,伸出手,颤颤抖抖的从怀中掏出了一个锦盒。
  
      锦盒中赫然是一个黑不溜秋的灵丹妙药
  
      “不好,快点阻止他,父王竟然要吃灵丹妙药,他要恢复自己的伤势”
  
      大王子和二王子脸色瞬间的大便。
  
      有道是,事情已经开了头,就绝对没有回头路。
  
      一旦真的让父王恢复了伤势,甚至是让他逃走的话,那后果绝对的是不堪设想
  
      有道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这大厅之内他们可以占据绝对优势,但是让父王大人逃出了这里,整个朱紫国之内并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反抗朱紫国的国王,有可能他们就会被瓮中捉鳖”
  
      想到这里大王子和二王子两人对看一眼,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嗖的一声,手持着长剑向着朱紫国的国王猛刺而来。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却是骨感的。
  
      当大王子和二王子两人不分先后的两把宝剑即将将刺入朱紫国国王身体的时候。
  
      刹那之间
  
      只见朱,朱紫国的国王一口将灵丹妙药给吞到了自己的口中,而后脸色瞬间的变得铁青,扑的一声,张开了口,鲜血如同喷泉一般的喷涌而出
  
      力道之强甚至直接喷射到了天花板之上,整个大厅之内如同下起了一场的血雨。
  
      朱紫国的国王竟然就这么一楼一口的吐血而亡。
  
      死亡之后,整个身体急速的干瘪。
  
      他一口气将自己体内的血液全部给吐了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整个大厅之内所有的文臣武将包括大王子和二王子以及陈凡,齐天大圣孙悟空,天蓬元帅猪八戒,卷帘大将沙悟净,小白龙傲雪,紫霞仙子,卯二娘甚至是唐僧都目瞪口呆,眼珠子都瞪得大大的。
  
      这一切的确出乎了他们的预料之外
  
      “死掉了,死掉了,朱紫国的国王已经死掉了?”
  
      “他竟然就这样死掉了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时之间整个宴会上所有的人都陷入到了一片的沉寂之中,有一些的不知所措。
  
      毕竟人在激动的情况之下做一件事情是一回事,可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之后,如何处理后事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父王陛下暴毙了,父王陛下暴毙了”
  
      大王子和二王子对看一眼,虽然并没有说话,但两个人的眼神中瞬间的就做出了沟通,立刻大声的叫唤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父王大人由于疾病突发疾病,猝死!你们说对还是不对?”
  
      两人的声音在整个宴会厅的四周不断的回荡着。
  
      众多的文臣武将一听瞬间的跪下来开口说道
  
      “大王子殿下,二王子殿下说的没错,朱紫国的国王陛下是突发疾病而猝死,更遇见了30多名文臣武将的叛乱,是他们害死了或者陛下!”
  
      这还真的是指鹿为马。
  
      陈凡看着眼前所发生的情况,嘴巴撑的大大的,虽然说他对于这样的情况早就已经有所预料,可还真没有想到事情的发展会和自己所预料的竟然差不多。
  
      当真是指鹿为马。
  
      想到这里的他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目光落到了地上死去的30多个文臣武将的尸体。
  
      他们是忠于朱紫国国王的文臣武将,可是现在不但被杀,反而还要背上了一个叛逆的罪名。
  
      这足以说明一个问题。
  
      那就是历史当中就像是一个女人,任由当权者随意的打扮,或许在场的所有的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但是当10年后,20年后,第1代第2代,下一代的人成长起来,他们又怎么能够知道历史的真相?
  
      而他们所知道的真相恐怕也只能够通过史书上的记载。
  
      问题是史书是由胜利者所来书写的,里面有多少的真实性那可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尊敬的神仙大人,实在是让你们见笑了,我们并不知道父王大人为什么会陡然的鬼迷心窍竟然会对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情,这实在是令我们感到了汗颜”
  
      “请放心,神仙大人,这件事情与你们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我们会护送你们离开这朱紫国,希望神仙大人,大人不计小人过,不要将对我父王的怒火牵扯到朱紫国”
  
      大王子和二王子两个人恭敬的来到了陈凡的面前,低眉顺眼的说道
  
      那态度要多恭敬有多恭敬,要多谦卑有多谦卑。
  
      “没问题,这点完全没有问题,虽然说被人下毒的确相当的不爽,不过没有关系,到是让我看了一出的好戏,只是有些奇怪,这朱紫国的国王为什么陡然喷血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