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史上最强崇祯 > 第五百四十六章:内情

第五百四十六章:内情

    “龙使的意思是——?”刘奎甲一愣,见前者眼神,复也是轻抚胡须,故作沉吟道:“是要从朝廷内部下手?”
  
      王自仁点了点头,却反问道:“刘长老,你们对韩教主怎么看?”
  
      这话问出来,可就有些过于胆大妄为了,不过以如今王自仁在教中地位来看,有些旁人做不得之事,他倒真可能会有那个想法。
  
      山东闻香教一事过后,就连许多并不曾参与乱事的教徒也被官府缉拿,刘奎甲也曾派人留意过,那次的事之所以失败,除了牟文绶之外,更重要的还是教中有不少叛徒。
  
      现任的教主韩子元,似乎并不是很得人心,在刘奎甲心中,王子元更堪任教主之位。
  
      时下白莲教下各分教和香堂,几乎都是处于自治的局面,现任教主韩子元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作为,教徒也是泛滥,什么人都收。
  
      有些獐头鼠目之人受不得大刑,被官府吓了一下,就将他们所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因而牟文绶得到情报,这才十分顺利的抓到林大海。
  
      听见这话,周围不少山西分教的教主、堂主和长老们,纷纷对视几眼,刘奎甲决定先开这个头,站出来说道:
  
      “韩教主整日被那妖女迷惑得神魂颠倒,若不是他非要渗透入军,也就不会有五省总督堵胤锡上奏狗皇帝这回事儿了。”
  
      提起那唤做林灵儿的妖女,院中不少人都是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这个妖女,真是想想就让人激动得很。
  
      王亮是王自仁长子,平日在外也是一副博学多才士子的形象,赞同地点点头,道:
  
      “那韩子元没甚么能力,自从他做了教主,教众也是四分五裂,依我看,要那么多分支干什么,全都整合起来,还能斗不过那狗皇帝的厂卫爪牙?”
  
      自己大哥都已经说话,其余的三个王家儿子急于在自己老爹面前表现也都是纷纷出声,,不过王自仁依旧没回话,自是在等着其余人的态度。
  
      三阳教的教主聂士成见其余人不肯先说,冷笑几声,面上却是笑呵呵的站出来,道:
  
      “我三阳教总归于白莲,早就不止一次的上奏过韩教主,想要归源于同宗,可他却不许。”
  
      “今日看来,韩子元畏首畏尾,看来早就被朝廷给吓破了胆!韩子元实不配做这个教主,我三阳教众皆拥戴龙使大人继位,带领圣教发扬光大,取代暴明!”
  
      三阳教是白莲教许多分支当中较大的一个,发展虽不如山东的闻香教,规模却也不是很弱。
  
      三阳教的向背,对王自仁非常重要,聂士成启了这个头,让王自仁有了更大信心,余下的人也不再怕追论首罪,才敢纷纷上前表示支持。
  
      说白了,就是有了聂士成这个背锅侠,王自仁赢了他们就能跟着做大,王自仁输了,也怪不到他们头上。
  
      这叫两头下注,原来的东林党们最擅长的就是此法,到时候把所有罪过推到聂士成头上就是,法不责众嘛!
  
      王自仁何尝又不知道这帮人的想法,不过他们只要能支持自己坐上教主之位,这也就够了,听他说道:
  
      “韩教主那边的事本使已有计较,且先说说如何应付来势汹汹的厂卫番子,诸位可有良策?”
  
      又是四下寂静,聂士成想了想,站出来说道:“闻香教的叛徒是当务之急,林大海是韩子元的人,闻香教如今不少人都是韩子元的走狗,我们可以先拿这些叛徒下手!”
  
      说到这里,王亮担忧道:“这些叛徒基本都被官府捉拿,如何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们都弄死?”
  
      聂士成笑了笑,道:“公子勿虑,官府之中,也有不少我教中人,想悄没声的处理几个叛徒,还是手到擒来的。”
  
      “如此做来,可谓一石二鸟,其一,处置这些叛徒会截断厂卫消息来源,其二,可断韩子元一臂,对他不满之人会更多!”
  
      王自仁点点头,心道说的不错,这样以来,自己取代韩子元就更有把握了,不过很快他就生出些疑虑。
  
      这聂士成怎么忽然之间如此看好自己了?
  
      难不成是自己的王八之气将他镇住,这些其他人都极力避开,他可倒好,事事争着第一个做。
  
      想了想,他也还是道:“这事儿你有把握吗,闻香教在山东蛰伏多年,虽说让山东军重创,但还是有些实力。”
  
      “况且我们现在还不足以和韩子元撕破脸皮,若被他发现,本使可是保你不住。”
  
      聂士成笑了笑,阴险地道:“龙使放心,我的人早就渗透到闻香教里了,将闻香教除掉也行,将他们换城咱们的人也行,都由龙使大人说了算。”
  
      “好!”王自仁心下大定,欣喜道:“若此一石二鸟之计能成,本使如今的位子,就由你来座!”
  
      “多谢龙使,哦不,多谢圣主!”聂士成一副狂喜模样,跪下连连磕头,这倒是打消了方才王自仁的疑虑。
  
      看来这个聂士成,是真的忠于自己了。
  
      王亮这时候道:“朝廷之中也要早做打算,户部侍郎冯显高私通关外蛮清,还有不少把柄都攥在咱们手上,兵部右侍郎吕大器,喜好银两,贪恋女色,可从他身上下手。”
  
      “除此之外,六部六科之中,不少人咱们都攥着他们的把柄,父亲可以暗中派人去寻他们,威逼利诱,让狗皇帝向厂卫试压!”
  
      “地方上,咱们也可以让本教中人,打着厂卫阉狗的名义,去坐那横行不法,侵占民田之事,再加上朝中官员弹劾,就不信他王承恩不倒台。”
  
      “只要这姓王的倒了,余下那方正化、曹化淳和李若链,又算得上什么?父亲明鉴!”
  
      闻言,王自仁惊讶地看了一眼自己这儿子,心道这些策略叫他说的有条有理,是有自己这为父年轻时候的风范。
  
      ????“爹我也有一个想法!”眼见得自己大哥被人夸赞,王自仁的二儿子王青有些坐不住了,急忙道:“爹,儿子觉得,还有一个人也不能轻易放过,就是堵胤锡!”
  
      “这个堵胤锡,早在西南的时候就和本教过不去,爹日后做了教主,迟早都是要收拾,不如尽早除之,这件事儿子愿亲自去办!”
  
      王自仁皱着眉头看了看自己的这个四个儿子,知道他们都在想些什么,这四个儿子当中,都在为自己的继承权而争斗不休。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让这帮浑小子试试也好,毕竟自己将白莲圣教发扬光大之后,还是需要一个得力继承人的。
  
      想到这里,王自仁略作沉吟,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就三管齐下,各自去办,让教众看看我王家的能力!”
  
      “遵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