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光头武僧在都市 > 第七百四十一章 特殊传承计划与奇异的光柱

第七百四十一章 特殊传承计划与奇异的光柱

易秋看了看自己的职业面板,除了武僧的职业等级之外,他还有着名为行者的特殊职业。
  
  不过行者的职业等级,自从他获得之后便没有再提升过了。
  
  毕竟在此之前,他主要还是为血脉能力和武僧职业等级的提升而努力。
  
  至于特殊职业所对应的职业经验,相对来说获取较为麻烦。
  
  事实上易秋所收下的几名弟子,其中也有一些原因是为了等他们达到超凡生命之后再进行传授。
  
  但是就目前来说,他所在的物质界还没能为他提供相应的存在去进行。
  
  所以,这也是易秋的行者职业等级一直处于停滞的原因。
  
  本来易秋是准备等百年之后,整个物质界开始全面接纳综网之后,再进行相关提升的。
  
  毕竟也只要到了那个时候,才有相对普及的超凡生命为易秋提供传授的对象。
  
  不过当看到契约之灵的神圣造物之后,易秋倒是有了一个新的思路。
  
  或许,等他进阶传奇之后,可以通过这一类型的途径去进行修持之道的传递。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行者所对应的传承职责,便是将修持之道传播开去。
  
  毕竟,它不仅仅只是一种超凡力量的传承,更是一种包含物质界完整相关哲学、道德、价值体系的综合思想。
  
  对于位面意识而言,那些异域的智慧生灵在习得了这类传承之后,他便会逐渐改变他的本质。
  
  直到最后,当他接纳并且贯彻了传承所囊括的思维之后。
  
  对于物质界而言,这个生灵就是一个流浪于异域之中的本土生灵了。
  
  他的存在,便能够为位面意识产生源源不断的秩序力量。
  
  就像那些异域的神祇,在进入位面之后会遭到抵触一般。
  
  因为祂们所携带的规则,会污染祂们所到过的区域。
  
  祂们本就是神圣规则的载体,是不可能被改变或者扭曲的。
  
  这就造成了,祂们对于位面意识的不可协调的敌对性。
  
  这也是为何,很少会有其他位面的神祇长期居住在异域位面的原因。
  
  这其中,不仅仅是因为远离神国的原因那么简单……
  
  当然,这些都不是易秋所考虑的。
  
  对于他而言,位面意识越强大他自然也能为此获得更多的力量。
  
  更何况,他本就受了位面意识的恩泽。
  
  只是在当前阶段,他仍需要将武僧的职业等级提升到传奇。
  
  毕竟对于多元宇宙而言,超凡生命仍然是过于渺小。
  
  易秋将契约之灵的神圣造物收进物品背包里面,现在还不急,他当前最主要的事情还在于进阶传奇……
  
  …………
  
  …………
  
  易秋看了看底下污秽的大地,这附近强大的污染生物都已经被他清理得差不多了。
  
  不过好在对于拥有几乎能够占据易秋物质界大约十分之一左右面积的污秽之泽而言,这只是其中很不起眼的一部分。
  
  当然,从整个污秽之泽的地形来看,这里基本上处于最为核心的区域之内。
  
  易秋摸了摸光头,因为赛贝克的契约之子的贡献,他现在的通用经验缺口倒是得到了一定的补充。
  
  但是距离最终的数值,还存在一定的距离。
  
  易秋并不知道那些邪物审判所和相关机构的进度如何,毕竟他们的进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关系着易秋的整个计划。
  
  易秋并不想因为不到十万的通用经验缺口,而选择一个新的战场挑战。
  
  作为一个单人玩家,易秋在这方面并没能得到有效的信息支援。
  
  毕竟综网在战场方面的信息,更多还是在于如何让玩家去完成战场目标。
  
  而对于玩家的个人诉求,则需要玩家自行从信息碎片中捕捉。
  
  很显然,那是易秋所不擅长的领域……
  
  本来按照易秋的计划,他是准备继续猎杀那些污染生物的精英单位和首领的。
  
  但是,现在他隐约产生了一种预感。
  
  尽管没有任何预兆,或者信息来验证他的预感,但是他知道星域的战斗似乎出现了什么变数。
  
  也许是好的,也许是坏的,但是战场的时间似乎会因此而大大提前。
  
  易秋并非全然依赖于由直觉反馈的微妙信息的,但是他相信这些绝不是无由来的猜想。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着足够强大的感知和相关能力作为基石的直觉,是有其稳定和强大一面的。
  
  虽然易秋并没有主动朝着这一方向发展,但是这不代表他并不会因此失去这方面的能力。
  
  似乎随着他心灵境界的大幅度提升,他在这方面的直觉开始变得越来越敏锐起来。
  
  但这并非预言或者卜卦,而是一种纯粹的心灵感应。
  
  相对于前两者而言,有的时候更没有物质的规律可言……
  
  于是,易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会儿。
  
  在周围的污染生物略带惊恐和不安的注视之下,他开始催动体内的血脉力量:
  
  血脉能力:窥命!
  
  顿时,整个位面在他面前不再存在隐秘。
  
  那些或大或小的金色光柱,清晰地指引着易秋相应的方向。
  
  不过其中最为耀眼的,无异于那位于易秋西北方向的那一道:
  
  那是一道非常粗壮的金色光柱,其中亦然夹杂着仅比起细小半分的黑色雾气。
  
  巨大的机遇,与对等的危险……
  
  易秋微微眯了眯眼,倒是感觉颇为熟悉。
  
  他很快就想了起来,他曾经就在一个战役位面之上,看到了这个规模的光柱。
  
  而那次,是一件真正的神器……
  
  “又一件神器?”
  
  易秋仔细观察着这一道金色光柱,很快他摇了摇头。
  
  他没有在其中发现任何神圣的气息,这意味着它并非由神器或者神圣生命所导致的。
  
  这就颇为有趣了……
  
  但既然不是诸多神祇注视的棘手事物,易秋觉得自己或许可以去瞧一瞧。
  
  因为在仔细感知之后,他发现那黑色雾气并非聚拢成型,而是肆无忌惮地弥漫着。
  
  按照易秋的了解,这意味着这个事件所对应的灾厄并非针对个体,而是更为广阔的区域……
  
  再根据当前的位面主题,易秋隐约有了一些猜测。
  
  随后,他收好又获得了一定特殊解封进度,但是只获得了一定攻击加成的释厄。
  
  一个翻腾之后,他化为一抹乌光呼啸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