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之修仙归来 > 2391.琴谷神女

2391.琴谷神女


  “住手!”
  然而就在七谷主的攻击就要落下,楚云准备反击之时,谁能想到,远山之外,却是又有几人闻声而来。
  “谷主!”
  “大谷主!”
  见到前方来人,在场众人顿时一颤,连连恭敬行礼。即便是七谷主,也是随即收敛威严,恭恭敬敬的喊了声大谷主。
  炎黄门的副门主等人,见到琴仙谷掌谷阳降临,也是心头一颤,立刻扭头抱拳问候。
  “怎么回事?”
  “本谷主相隔千米便听到这边乱成一团,到底发生了什么?”
  谷阳眉头紧皱,满含愠怒,有些不悦的说道。
  “大谷主,炎黄门受邀前来我琴仙谷做客,可是这逆徒竟然在两派弟子切磋之时痛下杀手,如今我教训他,他竟然还拒捕反抗,更是伤了同门弟子!”七谷主将之前之事,一五一十的尽皆向大谷主告知。
  大谷主听到之后,整张脸庞顿时变得更加阴冷,瞪向楚云:“楚云,七谷主这话,可为真?”
  “炎黄门弟子,当真是你所杀?”
  “我琴仙谷执法弟子,也当真你所废?”
  大谷主话语冰冷,森然的语气之下仿佛压抑着滔滔如渊海的愠怒。
  楚云直视谷阳,毫不畏惧:“谷主,炎黄门弟子,确实是我所杀。但是我不杀他,那么现在成为尸体躺在这里的便是我。”
  “那执法弟子,也是被我所斩。同样,我若不斩他,那么被断去一臂的,便是我。”
  “敢问谷主一句,他人杀我,我反抗杀他,有错吗?”
  “他人斩我,我反击斩他,有错吗?”
  “我辈修仙,难道不就是在受到侮辱之时,有能保护自己的实力。在面对生死之危之时,有化险为夷的能力。”
  “如果,我用自己的力量正当防卫都有错的话,那么本尊这么多年的修仙求道,无疑受到了奇耻大辱!”
  楚云一连数问,却是问的谷阳哑口无言。霎时间顿时沉默了。
  “谷主,此子牙尖嘴利,混淆是非的能力无人能及,你休要被他蒙骗,听他一面之词。”
  “是这逆徒挑衅旁派弟子再先,而且运用奸诈手段偷袭旁人,最终将炎黄门弟子杀害,根本不是什么正当防卫。据我所知,炎黄门弟子这次挑战的是我琴仙谷正式弟子,此子不过一卑微的记名弟子,何有资格让炎黄门的天赋弟子对他出手。”七谷主却是连忙说道,再次诬赖楚云先出手,而且是用的偷袭这种不光彩的手段杀的玄水。
  楚云听着,顿时一笑:“七谷主这帽子扣得可真是大啊。只是,我楚云就纳闷了,当时七谷主也未在场,为何知道的如此清楚?不止知道是我出手再先,还知道是我偷袭杀人。”
  “哼,你这逆徒,还要狡辩。虽然当时我未在场,但是炎黄门的几个弟子,可是在场?”
  楚云笑意更浓:“这么说,你口中的真相,全是听外人所言了?”
  “七谷主,我真是很费解,你怎么说也是琴仙谷七谷主,为何宁愿偏信外人千句,也不信本门弟子一句?”
  “我不得不怀疑,你这七谷主,到底是琴仙谷的七谷主,还是他炎黄门的七谷主!”
  话至最后,楚云却是浑然一喝,怒声质问七谷主。
  七谷主老脸铁青,整个人气得都要疯了,被楚云怼的,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你~你~”
  “放肆!”
  “你这狂妄小儿,竟敢这般对本谷主说话?”
  七谷主简直气炸了。
  周围的旁观之人,也是尽皆惊颤。
  “这楚云,还真是找死啊!”
  “七谷主也敢硬怼?”
  “一个记名弟子而已,他这是找死啊!”
  “这楚云,怕是死定了!”
  周围一众弟子顿时感慨,在他们看来,无论谁对谁错,七谷主身份尊贵,而楚云卑微无名,就算七谷主有错,那也绝不是楚云所能冒犯的。
  对于七谷主的愤怒,楚云根本没有理会,而是看向一旁的琴仙谷掌门之人,谷阳:“谷主,我楚云言尽于此。谁是谁非,相信谷主自有定夺。”
  “若是谷主依旧觉得错在我,我楚云甘愿受罚,绝无二话。”
  “但我相信,这世上,还是有道理,有正义存在!”
  楚云双手抱拳,对着谷阳,不卑不亢的道。
  现在这种情况,于楚云而言,绝对不容乐观。
  现在他实力还未完全恢复,七谷主跟那炎黄门副门主实力深不可测,他们若是想留下楚云性命,现在的楚云,还真的无法反抗。
  所以,楚云只能将希望放在谷阳身上。
  只要谷阳明事理,识大体,那么今日之难,便可解。
  毕竟,道理是站在楚云这边。
  此时,所有人都沉默了,尽皆抬头望着前方那道体型高大的中年男子,所有人都在等待,等待着他的定夺。
  而谷阳却是沉默了,面色阴晴不定,心中却是在计算着各种得失。
  正像楚云所言,这件事情的道理,确实是站在楚云这边。
  炎黄门的人挑事再先,最后被楚云反杀,除了怪自己技不如人之外,却是根本怪不得楚云。
  可是很多时候,一件事情的决定标准,并不是谁对谁错,而是,利益得失!
  谷阳是一谷之主,他所有的决定,自当在站在整个宗门之上综合考量。
  楚云年纪轻轻,便实力不俗,若好生培养,假以时日,必然能成为他们琴仙宗中流砥柱。
  可是,这世上,从不缺天才,楚云天赋再好,也终究只是潜力,谁又能保证,百年之后,他不会中途夭折,活着泯然众人。
  而七谷主,在宗门之内也算德高望重,渡劫仙尊,实力也是整个琴仙谷前十的顶尖高手,整个中仙域都小有威名。虽然七谷主毛病不少,但这么多年,对自己却是忠心耿耿,对宗门,也是立下太多汗马功劳。
  今日,他若保楚云,得罪的不止是炎黄门,打的,也是七谷主的脸,寒的是一众对他忠心之人的心。
  考虑到这里,该如何决断,谷阳心中无疑已经有了答案。
  而楚云看到这里,却是摇头笑了。
  从谷阳沉默的时候,楚云其实已经猜到了结局。
  自己人微言轻,籍籍无名,何有资格,跟一个琴仙谷七谷主相比?
  “楚云,你违反宗门律法,残害同门,搬弄是非,抹黑宗门长老,罪不容恕。”
  “我以琴仙谷之主之名在此宣布,将楚云与宗门除名!”
  “是生是死,再与宗门无关!”
  轰~
  谷阳话语雄浑,低沉之语,却是回荡四方。
  他这决定,虽然只是驱逐楚云,可是,众人等清楚,谷阳这话,跟宣布楚云死刑,有何区别?
  没了琴仙谷庇护,炎黄门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估计楚云一出仙谷,便会被炎黄门绞杀!
  谷阳此举,虽未杀楚云,但与之无异。
  “臭小子!”
  “跟本谷主斗,玩不死你~”
  这时候,七谷主心中一阵狞笑,看向楚云的目光之中,尽是畅快。
  “看样子,楚云死定了。”
  “他完蛋了!”
  “顶撞七谷主,不死才怪?”
  “他一个记名弟子,卑微鄙贱,真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跟宗门高层硬怼?”
  周围的弟子也是一阵冷笑,看向楚云目光之中,一阵怜悯,无一人站出来为其说话。
  “谷阳谷主果然深明大义。既然此子已经被逐出琴仙谷,那么我炎黄门,就将他带走了。还望谷主不要阻拦。”炎黄门的副门主笑着,随后挥了挥手,便准备让手下人将楚云擒拿,捉回炎黄门,让他生不如死!
  “混小子,束手就擒吧。”
  那黄袍老者狞笑一声,随后一掌拍下,此掌威力是何其之大,气势如渊,楚云根本无力反抗。然而,就在楚云就要被此掌打伤之上,突然之间,深谷之间,有琴声嘹亮。
  那琴曲如化,席卷天地。
  所有人只见,七彩琴弦,就这般横贯天地。
  天为琴,云为弦。
  日月为背景,狂风为音符。
  嗡~
  琴弦颤栗之间,一道琴光,顿时骤然射出,将那黄袍老者一掌瞬间击碎。
  啊~
  一声凄厉惨叫,鲜血流淌,琴光穿透了那老者手掌,黄袍老者当即抱手呻吟。
  “这~”
  “这是~”
  这一刻,所有人尽皆惊颤。
  就连琴仙谷一众长老高层,尽皆目露骇然。
  甚至谷阳,都在此时瞪大了眉眼,失声惊颤:“这...这莫非是,琴谷神女?”
  “谁?”
  “是谁?”
  “谁敢伤我,有本事,滚出来,出来与我一战?”炎黄门那黄袍老者咆哮着,捂着带血的手掌,愤怒吼着。
  啪~
  然而这黄袍老者话语落下,九天处又一道琴光席卷,直接便抽着他脸上,将这老者的嘴都打烂了,鲜血混着牙齿吐了一地。
  “这~”
  “这~~”
  所有人都懵了。
  这老者,可是炎黄门副门主啊,实力还在七谷主之上,比谷阳都弱不了多少,可现在,竟然被人虐他如虐狗?
  那么此人实力,该如何之强?
  很多人,都已经不敢m.00kxs.com想象了。
  “与本神女为战?”
  “你也配?”
  “滚吧,想战的话,让你们炎黄老祖来吧。”
  在众人惶恐之间,一道幽幽的声音,顿时从云海深处涤荡而出。
  听到此话,这黄袍老者更是老脸惨白,如遭雷击。
  她....她....她竟然知道老祖名号?
  此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