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成了新的魔法之神 > 第九十一章 干

第九十一章 干


  现如今,法师们的等级都渐渐逼近三级的关口,五六级的不在少数,而七级的高级法师,依旧是凤毛麟角。但是超凡力量升起,带来的冲击已经开始渐渐显现。像是罗丹这种屠杀小镇居民的死灵法师,并不是个例。
  死灵系的法师肆意横行,其他学派的法师也不省心。这个世界虽然也算是强大,但是苏云生怕法师们将它玩坏了,所以才会扔出一个银河系外星球的坐标,就是希望给法师们一个缓冲的地方。
  随着法师们的等级逐渐提高,那些高等级的法术,对于一个星球的生态都是毁灭性的。也许彻底粉碎一颗星球,需要一个微弱神力才能做到。但是彻底抹去地球现在的生态圈,只要二十个传奇法师,对着地球一起释放一轮传奇法术就可以了。
  不说别的,光是一个“流星雨”的法术,就能轻易毁灭一个中型国家的所有生命。
  这些事情发生的时间还很遥远,但是苏云不得不早做准备。他想明白了,既然暂时离不开这个宇宙,那么就呆在这个宇宙。先利用时空宝石,将自己的存在推向至高至古的节点再说。
  时空宝石简直就是两本直接解析时空本质的宝典,只要投入精力,就能轻易地获得其中关于二者的知识。在这个多元宇宙中,绝大部分地域的存在基石都是时空,如果能彻底掌控时空的知识的话,对于苏云的助益自然不用多说。
  当然,这也就想想罢了!这两颗宝石的时空是关于这个宇宙的,到了另外的宇宙就是截然不同的规则。更别说永恒和无限作为时空的源头,染指时空简直是找死。
  从本源之神登临元初之神的方法,暂时还没人成功过,而那个所谓的通过将自己的存在推行到三千本源宇宙,从而实现对于多元宇宙的规则覆盖的方法,也只是让一些神话体系中的创世神走到第二步,到底能不能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还不会跑,竟然就想着飞了!”苏云自嘲一笑,看了一眼那个新诞生的七级死灵法师,微微动了动手指,就不再去管他。
  七级的死灵法师心中一动,一种奇妙的感觉浮上心头,他立刻就知道自己每个法师等级多出了一个法术位,哪怕是七级也不例外。抬起右手,一弯蓝色的月牙闪闪发光,这是进出真理之眼绝密书库的凭证,他可以在其中呆上一个月的时间。
  抬起头看了一眼仿若垂天之云的真理之眼,死灵法师自得一笑。
  ……
  史蒂夫·罗杰斯再次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奇异之极的天地。
  金色的日月悬挂在天上,但是并不是最醒目的天体。那个以往在罗杰斯看来不过硬币大小的蓝色月亮,将大半个天空都笼罩在其下,显得像是一片蓝天。他此刻浑身浸泡在银色的海水之中,周围是一望无际的银色海洋,海水温暖适中,温柔地像是婴儿的手指抚摸,能治愈一切心灵以及身体上的伤痛。一座高得看不见顶的光辉圣山,就耸立在大海的中央。
  “我在哪?”罗杰斯迷茫地问出声。
  “这里是光辉之地,是秩序和良善,是同情和怜悯,是能够理解他人的灵魂的归宿之地。”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罗杰斯一惊,猛然回头,一个少年模样的法师,穿着一身拖在海面上的灰色大法师袍,和善地看着他,“当然,你们熟知的名字,是金月!”
  不需要任何介绍,罗杰斯就明白了面前之人的身份。看着魔网之神的样子,罗杰斯深深弯腰一礼,不是为了对方的大能,而是单纯地感谢对方在大海啸的时候救了世界上难以计数的人。
  “我在这里多久了?”罗杰斯轻声地问道。
  “在银海里,你沉睡了三个昼夜了!”苏云回答道,同时点头回应。
  临死前的记忆忽然涌出,罗杰斯头脑一阵眩晕,哑声问道,“我死了?”
  “是的。”苏云略带着惋惜地看着他,左脚在海面上一拨,银色的海水泛起涟漪,一个浅浅的漩涡出现。在漩涡的中心,银色的海水平滑如镜,显现出了地球上的一处景象。
  天空阴蒙蒙地,下着细密的小雨。八个穿着军服的军官,抬着一具被国旗包裹的棺材,冒雨往挖好的墓穴走去。无数人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为这个超级英雄进行送别。所有人都是一身黑色的衣服,面带沉痛,其中的许多人双眼通红,哪怕是现任神盾局长也是如此,他本来就是美国队长的崇拜者。
  主持葬礼的是蓝月圣女莱娅,参加葬礼的更是各界精英名流,复仇者们齐齐到场,就站在最靠前的位置。
  “史蒂夫·罗杰斯的寿命超过了一百岁,但是真正活着的岁月却只有三十四年。”莱娅的声音带上了一丝沉痛,“他的一生简单,但是伟大。”
  “他没有妻子和子女,亲人纷纷离世,名下没有房产和任何其他形式的资产。他住的房子是神盾局派发的,一应生活用品都是自己工资购买,剩下的均被捐献给了纽约各个福利院。”
  “到昨天,他全部财产只有八百一十九美金,也已经按照他早年立下的遗嘱,捐给了儿童福利院。”
  “在场的所有人,认识他的人不多,”莱娅的声音,在圣力的作用下清晰地响在所有人耳边,“我们或是从历史书上,或是教学视频里,再不然就是战争纪念博物馆中了解到这个人。”
  “他让人燃起了对于这个世界的希望,那就是在再困难的绝境中,你知道有这么一个伟大的人,愿意为了素不相识的人挺身而出,为了他们的自由而战,就是一种莫大的慰藉。”
  罗杰斯呆呆地看着水镜中的葬礼,一脸茫然。
  苏云没有出声打扰,直到泥土将棺木彻底地掩埋,人们将一束束白花放到墓碑前面,而墓碑上写着,“一个伟大的战士安息在这里。”
  水镜破碎散去,银色的海面重归平静,惊醒了陷入迷茫的罗杰斯。
  “死了之后的人一般做什么?”他问道。
  “这就是需要你去发现的事情了,”苏云转过头,看向那座在海中连绵不绝的光辉山脉,“当你登上这山脉的最高峰,也许你就知道了!”
  说完,他整个人化作一股银色的轻烟,倏然散去。
  金月上并不是只有罗杰斯一个人,在这个汇集着希望和美好的位面诞生后,各种奇异的生命都自然而然地产生在这里。六星耀世这么多年,那些单纯信仰着美好的事物,并且践行在自己生活中的人,在死后纷纷来到了这里,成为了这里的第一批人类居民。
  位面特性在他们的灵魂进入这里的第一时间,就会根据他们生前的所作所为,赋予他们年轻健康的身体,不等的漫长生命。甚至如果内心足够坚定,他们可以挣脱这个位面的束缚,重返地球,只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一个灵魂可以做到。
  罗杰斯的身影虚幻不实,并没有实体,但是无法腾飞,也不知是何缘故。
  六星对于其内的生物,以及某些符合位面规则的生命来说,是非常友好的。比如鱼人之于水元素位面,不死鸟之于火元素位面等等。但是除此之外,因为各种法术事故闯入这些地方的生命,会发现这一个个位面堪比世界上最可怕的绝地。
  哪怕是看起来光辉璀璨的正能量位面,在一般人的眼中都是不可见的白茫茫一片,无法目视的光辉充斥着每一寸空间。从其他地方旅行到此的人,如果还想要自己的眼睛的话,最好戴上一个特制的眼罩。
  这里的正能量充沛无比,银色的海洋的每一滴水,都堪比教会主教祝福过的圣水,能令一个子爵爵位的吸血鬼化为灰烬。
  具有物质界身体的人在这里呆久了,只会变成一支支焰火,消融在无边无际的正能量中。但对于那些被牵引到此的灵魂而言,这是一片充溢着淡淡金色光辉的神圣天地,堪比传说中的天堂。
  在罗杰斯向着银海中的山峰走去的时候,地球上面却一片暗流汹涌。
  “重启奥林匹克运动会,你疯了吗?还是你压根就没啥常识?”在一次联合国常会上,来自希腊的提议,遭到常任理事国的一致反对。
  自从魔法照进现实之后,一切体育赛事就失去了公平竞争的土壤。一次小小的附魔法术,一瓶科技手段无法检测的魔法药剂,甚至是神职人员的一次祝福,都可能改变一场比赛的结果。
  各种体育赛事坚持的时间不到一月,就被层出不穷的“奇迹”给打得支离破碎,失去了一切信用和荣耀。各个世界性的赛事,不管是足球联赛也好,奥林匹克也罢,纷纷停止举办,几乎彻底被扫入垃圾堆。
  在这么多年之后,竟然有人提出这么天真的提议,五大国的代理人都有些想笑,有那个时间,发展发展国内的超凡力量,比啥不好。只是他们没注意到,除了五大国之外的成员国,三分之二的人员都是一片严肃,似乎对这个提议持默认支持的态度。
  谁知道嘲笑过后,发起提议的人却并没有坐下,而是继续站着说道:“我们可以要求蓝月在地球上开辟出一块无法之地,也就是不存在魔网覆盖的区域,就像是很多年前一样。”
  此言一出,石破天惊。
  神国中,原本闭眼沉醉于时空法则的苏云,不见喜怒地睁开眼,银宫内殿一片寒光闪过,重归于寂。
  无法之地,在托瑞尔有很多这样的地方,大多是两代魔网女神死亡带来的魔网破损形成的。第三任万法之母上任之后,一直致力于修复这些魔网的破损,本来已经初见成效,要不是暗日发疯,说不定真的可以回到神力巅峰。
  一个世界一个世界的旅程,一次次地从世界本源中汲取养料成长,让魔网从最开始的尺寸之地,到如今的覆盖小半个太阳系,苏云怎么可能会去搞什么无法之地呢?
  “这个世界可没有信仰杀神的说法,”苏云像是说给周围的虚空听,更像是自言自语,“是你们需要我,而不是我需要你们。”
  “奥林匹斯玩得这一手漂亮啊!”苏云似赞叹更似嘲讽地说着,转头看向了那座悬浮在地球奥林匹斯山上空的奥林匹斯神域。不管答应或者不答应,对于苏云或者人类,都是埋了一颗钉子。这次答应了,下次怎么办,下下次又如何,反过来也一样。
  自从奥林匹斯诸神和波塞冬在海上干起来,差点毁了全球的沿海地带之后,消弭了这一灾难的魔网之神,得到了太多国家的好感,纷纷加大了对于法术之道的研究不说,对于蓝月的信仰传播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天堂山跑路的情况下,奥林匹斯和蓝月就是两大霸主了,剩下的一些小神系,既比不上奥林匹斯的底蕴,更加不是拥有着无限宝石的苏云的对手。
  在视对方为直接竞争对手的情况下,这样的情况显得特别的不能忍。
  正在苏云打算叫波塞冬上来问问的时候,从地球上传回来的动静,让他瞬间暴怒,“找死!”
  纽约,真理之眼!
  在中央公园附近的人们,感觉周围的空间一振,有一种大地晃悠带来的眩晕感,不少人还以为是地震,但是很快发现不是。
  “快看真理之眼!”
  “嚓啦~~”一声让人牙酸的断折声响起,紫色的雷霆从塔身中央部位击穿了塔的外墙,使其从中央开始断折。
  一只翼展超过十米的巨大苍鹰从断裂的塔身中飞出,在空中化作一个高大的、威严的男神。祂的右手里,有一支雷霆像是活物一样伸缩不定。
  “哈哈哈哈!”宙斯站在虚空中朗声长笑,周围道道雷霆迸发,将周围的空间击碎,出现一道道漆黑的裂缝。
  魔网之神的怒火似乎从无穷高远处传下,一声怒吼在所有的法师的耳边隐隐响起,但他们此刻的心神全部被朝着大地砸下来的真理之眼所吸引。那些见识不凡的,更是恨不得杀了宙斯。因为后者此刻正在击穿真理之眼和现实的隔膜,让真理之眼来到现实世界。
  这么高大和坚固的建筑,砸在纽约的大地上,这几千万人肯定死伤大半。作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城市,其意义绝不是一般的重要,要是真的被真理之眼砸下来,简直是整个世界的损失。
  两道光芒从魔法神殿中升起,瞬间来到了中央公园的上空,是魔法教宗和圣女。这个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宙斯有备而来,很快就是一道雷霆扫过,一声在心灵世界响起的破碎声过后,让真理之眼倾倒向现实的大地。
  这个存储着绝大部分魔法知识的圣地,实在是太大了,它倒下的时候,塔尖在半空的云层中划过,产生巨大的拖拽力,让周围的云形成了旋转的形态。
  绝大多数人根本反应不及,眼中透露着绝望,身体却来不及有丝毫动作。
  就在这时,两道光芒瞬间从蓝月下坠,一道直奔希腊本土,另一道却朝着纽约飞来。神的速度极快,几乎瞬间出现在了真理之眼跟前,来不及跟这个种马之神算账,苏云双手向上一托举,像是玻璃碎裂的裂缝出现,将真理之眼拉进了镜像空间,这还不算,跟着一跺脚,一股阴影出现,很快将真理之眼套了进去,正是刚刚成型不久的阴影界。
  真理之眼是他采用珍奇材料锻造的,堪称一件巨大的武器,它倒下的冲击力,光是镜像空间未必承受得住。
  随后,苏云不去管断折的巨塔,瞬间出现在了中央公园的天空中,正好看见一道雷霆滚滚,向着希腊的方向消逝。
  蓝色月光如海,从虚空出现,将苏云淹没,随后散开的时候,已经没有了神的身影。
  而在爱琴海的上空云层之上,一道雷霆极快地掠过,带起隆隆雷声,让大地上不少人抬头,晴天打雷?
  一道蓝色月光上冲,拦在雷霆的前路上,苏云面沉如水,周围的魔网感觉到了他愤怒至极的情绪,开始以超越平常千百倍的强度运行能量。以苏云所在的位置为中心,天空突然出现了一个方圆十里的暗区。
  就像是光被抽走了一样,唯一的光源正是蓝月之主。在他的周围,有八点颜色各异的光点闪烁不定,像是夜间的萤火虫一样绕着苏云盘旋不定。
  雷霆当空一个盘旋,化作了乌云之神宙斯。层层叠叠的乌云在祂脚下蔓延,一道道紫蓝色的闪电在云间穿梭不定。祂脸色难看地看着面前的魔网之神,在单独面对苏云的时候,才发觉整个地球竟然都可以称之为对方的主场。
  化身彻底接管了这一片魔网的运行,从更远处抽取了大量的能量到此地。许多法师发现自己的法术威力像是小了很多,原本成人脑袋大的火球,竟然缩成了拳头大小。
  宙斯看着对方身周的能量洪流越来越庞大,气势也看似无止境地向上攀升着,知道不能再等了!一振手中雷霆,一套战甲出现在祂身上,带着漫天的雷霆乌云朝着苏云扑来,像是拉着天空击来,气势雄浑无比。
  苏云一抬手,周围的一个光点飞入手中,成为一把小刀,然后瞬间变成一柄一米长的大刀,刀锋所过处,魔网都分外平静。
  “传奇魔鬼变身!”苏云的近身战经验不多,不过没关系,法术就是变不可能为可能。法师们跟其他的任何人相比,最大的不同就是面对问题的解决方式。一般人是能解决则解决,不行就绕过去。法师们则是有现行解决办法当然好,没有的话我就给它创造一个专门的解决办法。
  托瑞尔的法师们发现,法师们在近身的时候特别容易被战士撂倒。为了解决这一问题,许多的传奇法师们纷纷研究,拿出自己的解决办法。但是公认的最有效的办法是变化系的法师提出来的,如果近战不行,变成个近战厉害的人不就行了!原本他们打的是那些传奇战士的主意,但是很快,他们不再以物质界的传奇战士等作为模板,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血战的战场。在这场从未停止的大战中的精锐战士,简直不要太多。恶魔们太混乱,那么魔鬼这个选择就很优秀了!
  于是,一个变化系传奇法术就诞生了!
  苏云横刀而过,整个乌云雷霆之海被他横切成两半,宙斯迅速地一闪,肩上的一小块战甲被破法之刃切下,坠下脚下的大海。
  苏云周围的光点纷纷变化,化成了神器原本的样子。只见一面银色的镜子光芒一闪,苏云心中立刻出现了对方的攻击线路,看似妙到毫厘的一让,宙斯的雷霆从他的脸上方扫过,击打在空处,让那片空间彻底爆碎。
  一颗滴溜溜转的眼珠一闪,宙斯一个短暂的恍惚,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苏云的刀已经劈到身前不足一米的位置了!
  另一道一同从蓝月上面坠下的化身,则是直接出现在了奥林匹斯山上空的外围,看着那个影影绰绰的另外的世界,嘴角勾起一个毫无温度的弧度。
  时空宝石出现在手中,神力灌注之下,宝石的伟力开始干涉现世,面前的奥林匹斯神域变得越来越清晰,代表着其和现实世界的隔膜正在逐渐消失。
  周围的魔网不断地涨落,像是大海的潮水,当一个肉眼难见的通道被苏云利用时空宝石打开之后,一个愤怒的声音传了出来,“什么人胆敢冒犯奥林匹斯?”
  与此同时,魔网蜂拥而上,从这个小小的通道中努力地往里面钻去,在苏云的意志下向着整个奥林匹斯渗透而去。
  一个身高百丈的巨人出现在苏云的面前,祂单膝跪地,双手高高地举过头顶,像是托着什么极为沉重的东西,但是眼睛看过去却发现祂手上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阿特拉斯?”苏云淡淡地问道。
  这个与普罗米修斯是同胞兄弟的泰坦神,因为在宙斯发起的革命中选择站在自己的父亲一方,因此被宙斯惩罚担负起陷入沉睡的乌拉诺斯,使其永远不得再回到大地。
  “外教的神,竟然敢窥探伟大的奥林匹斯?还不速速退去!”阿特拉斯作为奥林匹斯极西的擎天之神,是第一个发现了苏云到此的神。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担负着这样的重担,你不觉得累吗?”苏云反问道,“不如让我彻底地撕裂这个天地,这样你就可以从永恒的囚禁中解脱出来。”
  “你可以做到?”阿特拉斯很是疑惑,带着三分不屑。
  “好好看着!”苏云说到,然后右手在身前一挥,袍袖拂过之处,淡淡的云烟汇聚,开始出现一个小小世界的的轮廓。在外围的是无边无际的海洋,海中是一个个姿态各异的小岛。这个世界的一点点细节慢慢生成着,从世界的最西边开始,一直往整个世界延展。
  “这是……奥林匹斯?”阿特拉斯看着慢慢地变得清晰的轮廓,心里忽然一阵寒意上涌,但是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就凭这样一个图像?”
  “是的!”苏云的声音满是寒意。
  ……
  就在苏云的破法之刃就要砍中宙斯的时候,一根金色的手杖忽然从远处飞来,打在破法之刃的侧面,改变了刀的轨迹,从宙斯的腋下穿过,割破了战甲的表层,但是其本身丝毫无损。苏云后退一段距离,看着一位穿着红色露肩礼服,满头长发梳成一个高贵发髻的女神,从漫天的乌云中走了出来。
  “赫拉!”苏云手中的刀灵活地挽了一个刀花,对着女神说道,“对于这么一个管不住自己下半身的渣男,我替你把他阉了怎么样?”
  “不怎么样!”赫拉满脸冷漠,“我的男人,当然只有我能碰,谁伸手我就砍掉谁的爪子。”
  “那看来咱们只能做对手了!”苏云装模作样叹息一声,叹息声未落的时候,就已经近乎瞬移地出现在赫拉的身前,一刀从左肩往右下斜斜劈下。赫拉手中的金色手杖一举,架住苏云的刀,然后抬脚飞踹苏云的胸膛。宙斯挥舞着雷霆,从另一方对着苏云的后脑勺劈来,配合地极为精密。
  苏云背后一挣,一对巨大的蝠翼出现,然后身影消失不见,但是那对蝠翼却留在了原地,代替苏云承受了两神的一击,当空爆散。这是那位倒霉被众多传奇法师选中作为法术模板的魔鬼的杀招之一,可以迷惑敌人,更可以替死、替伤。苏云蓦然出现在宙斯身前,一刀从左至右,在其胸前拉出一道长长的伤口,然后在雷霆打过来之前,退回了安全距离,冷冷地看着神王夫妇。
  就在两个苏云的化身都忙着各自的“战斗”的时候,在地球外面的虚空中,忽然响起了海浪的声音。一股从虚空中卷出的巨浪,淹没了一片区域,波塞冬执着三叉戟,站在起伏的海浪上,看着面前空无一物的虚空,“你们想去哪?”
  一匹跟夜空一样颜色的披风被掀开,露出了其下的三位神。分别是明眸的女战神雅典娜,浑身金光、背着银弓的阿波罗,以及满是憔悴、神思不属的阿尔忒弥斯。
  “叔叔!”雅典娜当先说道,“你最想的,不过是压过宙斯,而不是彻底地埋葬奥林匹斯的荣光不是吗?只要你让开,我们会在你跟宙斯的争斗中旁观的。”
  “是的。”阿波罗做出肯定的回答,“你曾经让我们的母亲在你的领域内生产,让我们诞生,这一点我和阿尔忒弥斯会永远记得。”
  当初暗夜女神勒托怀孕,神后赫拉大怒,命令大地不许给这个女神一寸安宁的地方生产,更派出巨蟒皮同随后追杀,差点让这有名的双生子胎死腹中。星夜女神阿斯特瑞亚挺身而出,化作了海中的一个小岛,让自己的姐姐生下了阿波罗和阿尔忒弥斯。这其中,波塞冬出了微不足道的力量,主要是为了看宙斯和赫拉的笑话,以及一点难得之极的恻隐之心。
  波塞冬听见这些话,毫不动容,一顿手中的三叉戟,“说什么都没用,也用不着和我攀关系。要想去月亮上,就先赢过我手中的三叉戟!”
  雅典娜几乎是瞬间就拿出了自己的长枪,以及穿上了金色的战甲,戴上了头盔。同样动作的还有阿波罗,以及狩猎女神阿尔忒弥斯。雅典娜说道,“既然这样,那就来吧,叔叔!”
  波塞冬一挥手中的三叉戟,在星空中卷起滔天巨浪,朝着三神砸了下来。
  而就在四神交战的旁边,那件夜空编织的斗篷消失不见,却没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
  地球上,发生在纽约的事情,已经被联合国的所有人知晓。美国的代表,看着那个沉稳地站着的身影,忽然抡起面前的水瓶,朝着对方狠狠地砸了过去。一道银光闪过,水瓶像是撞在什么光滑的东西上面,偏过一个角度,打在桌面上。
  “哈!”美国的代表讥讽出声,“次级偏折力场,看来你的法师等级不低啊!”
  “我从月亮变蓝的第一天开始,就不断地研究着魔法之道,前一阵子刚刚成为一个六级的防护系法师!”对方毫无波动地说道。
  “那你还对抗蓝月?”美国代表快被对方气笑了!
  “魔网的强大,我比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希腊的法师说道,“稳定不竭的能源,随意志而改变的规则,只要在魔网的帮助下,人类会毫无疑问地成为伟大的种族。”
  “但是,魔网之神的存在,无疑会影响这一点的实现。”法师脸上开始出现忧虑、恐惧,“魔网之神能做到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知道全部。”
  “但是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魔网之神,是可以随意地开放,或者关停一个种族对于魔网的使用权的。”
  “这也就是说,就算是我们依靠魔网建立了空前灿烂的文明,成为了宇宙之间的霸主。但,只要魔网之主轻轻地动一个念头,那么我们所建立的一切,都会瞬间崩塌。
  诸位,你们难道愿意这样受制于人吗?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放在一个神的仁慈上面?”
  不得不说,法师有十分好的口才,知道各个国家的弱点在哪里,不,应该是人类的弱点在哪里。不管如何,灭亡了许多种族的人类,从来就不是一个善于解决冲突的种族,他们更擅长的,是将一切威胁都消灭在萌芽之中。许多的人动摇了,他们先前还感激魔网之神在面对大海啸时的救助。但是现在想想,却更觉得,要是你们这些神都没有来到这个世界,那该有多好!
  “我所提议的,并不是真正的反对魔网之神,只是对于魔网之神的一个试探,是关于祂对于我们人类的态度的一个了解。”希腊来的法师深吸一口气,“若是祂同意的话,那么我们就可以试着相信魔网之神的存在,不会对我们人类的未来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那么,奥林匹斯和蓝月的交战,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呢?”一个国家的代表问道。
  法师微微一笑,“双月争辉,总好过一枝独秀,不是吗?”
  所有人都开始沉吟不语,哪怕是原先对于纽约差点毁灭火冒三丈的人也是如此。
  ……
  一个哪怕是神的目光都看不见的身影,偷偷地穿过六星的封锁,穿过蓝月神国的防御。来来往往的蓝月之魂,以及各种神使,根本就没有丝毫感应。
  这个身影偷偷地穿过大半个神国,走过庞大的像是海洋的内陆湖,来到银宫所在的山脚下。祂一步步地往山上走去,看着那些娇小玲珑的魔法妖精们在幽深的花海中嬉戏游玩,没有惊动任何存在地来到了银宫的大门跟前。银宫的大门并不是关闭的,而是半开着,因为妖精的女王经常跑去找苏云闹腾。
  三重宫殿,每一重都比前一重守备森严。第一重宫殿最大,也是苏云一般接待其他身份尊贵的神国访客的地方,第二重稍小一些,这里就只有亲近之极的存在才能抵达了,一般来说,圣灵,以及几乎是苏云女儿的魔法妖精女王可以到达这里。
  再往后去的第三重宫殿,就是彻彻底底的禁地了。在任何情况下,都是不能擅闯这处地方的。这里也是神国规则的防护中心,密密麻麻的规则结界在这里存在着,只要行差踏错一步,就会激发整个神国的反抗。
  这道身影穿着一件隐形的披风,瞒过了所有的神国居民、守卫者,来到了这处神国的禁地。
  满头是汗地在重重防御中前进,半天的时间过去,总算是来到了第三重宫殿中。
  轻手轻脚地走进第三重宫殿中,发现这里只有满满的光明。魔网直接在这处宫殿显现出了实际的形体,层层叠叠的银白色巨网起落着,不可计数的银色光芒来回穿梭,像是传递着什么神奇的信息一般。
  从怀中掏出一个精美的盒子,将之轻轻地放在宫殿的地面上,一手按住盒子的边缘,就要打开来。
  “这就是你们曾经赐予潘多拉的那个盒子?”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这个身影一颤,浑身冷汗都冒出来了。
  他,不,应该是祂不敢置信地回过头,就看见苏云站在第三重宫殿的大门口,平静地看着他。那种看似没有任何情绪的眼神,却带给了他绝强的压力。
  “这就是尼克斯曾经穿过的那件斗篷?”苏云勾勾手指,将来者完全隐藏的斗篷滑落在地,露出了其下的年轻人样貌的神祇。祂手握双蛇缠绕的金色手杖,脚上的鞋的两边生长着白色的翅膀,身形飘渺不定,正是商业以及偷盗者的保护神——赫尔墨斯。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赫尔墨斯还是不解,这件斗篷可是尼克斯留下来的,是曾经的夜幕本体的一部分,天然就可以隐藏万物。哪怕是盖亚,一不留神也可能忽略过去,一个还没有到达本源之神程度的神明,凭什么看见藏在斗篷下面的自己呢?
  “我没发现你啊!”谁知道面前的苏云忽然间一笑,整个人化作一团绯红的烟雾,随风散去。整个银宫在瞬间崩塌成红色的烟雾之海,赫尔墨斯站在其中,满脸震惊地看着周围的烟雾散去,竟然是在半山腰的那颗云彩模样的大树下面的广场上面!
  “是你自己发现了你自己!”一个声音从高处传来,赫尔墨斯抬头望去,看见苏云的右手中有丝丝缕缕的红色烟雾溢出,然后瞬间消散。
  “现实宝石?”赫尔墨斯满脸苦笑,“原来你找回的,不光是时空宝石!”
  “何来找回一说!”苏云漫不经心地说道。
  “你……从来就没有丢弃过这颗现实宝石!”赫尔墨斯不可置信地说道,“但是我们都看得很清楚,你当时将六颗无限宝石都扔了出去,流落到了整个宇宙,在诸神的目光下,这是铁打的事实。”
  “什么是事实?”苏云落到地上,站在赫尔墨斯的不远处,现实宝石的红色光辉溢出丝丝缕缕,将那个拥有精美的花纹的金色盒子封锁住,拿到了手上,“和现实有何区别?”
  “原来如此!”赫尔墨斯闭上眼,然后睁开,“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等等吧!”苏云说道,“看看你们到底会多惨来决定。”
  听这话,赫尔墨斯心里就是一沉。
  ……
  半天的功夫过去,魔网不计损失地突入奥林匹斯神域,总算是将苏云面前的这个神域模型彻底完成了。环形的大海环绕的,是一座生机勃勃的大陆,而在大陆的最中央,则是一座高耸入云,神圣威严的浮空神山,正是奥林匹斯。不知道是什么缘故,对于魔网的入侵,里面的诸神都没有做出什么激烈的反抗,只是装模作样的一阵战斗,然后败退,更像是故意吸引着苏云的深入。
  当魔网在奥林匹斯的中心一触即退之后,魔网开始以千百倍的速度回缩,很快就彻底地撤出了这处神域。
  看着面前的这个模型,苏云微微一笑,“好了!”
  他将两只手从模型外海的东西两边伸进去,狠狠地拽住虚空,缓慢而坚定地朝着两边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