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精灵崛起 > 574 推诿扯皮

574 推诿扯皮


  “‘浩劫到来’,我的预言应验了,”安格玛静静环视一周,轻声说道,“现在你们能理解,‘预言’和‘预言法术’的区别了吗?”
  除艾利桑德和伊利丹以外,其余三位学徒都羞愧地低下了头,他们从没把先知的预言当回事。尤其是塔莉萨,一想起此前的一系列胡思乱想,她就觉得脸颊发烫,不敢和安格玛发生眼神接触。
  艾利桑德则不同,作为安格玛最早的“学徒”,她完全信任安格玛,对上古之战也有着充分的了解。今天的事情,在她看来只是必然发生的。
  同理还有伊利丹,对于这场战争,他其实非常跃跃欲试,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投身其中证明自己了。
  “老师,我们究竟该怎么办?”塔莉萨问道,她终于肯叫安格玛老师了。话音一落,其他学徒也抬起头来,期待着他的答案。
  今天早些时候的消息太过于惊人,永恒之井,帝国的中心,竟然被不知从哪来的可怕敌人攻陷了,连女皇本人都无法扭转败局。
  自从卡多雷帝国发展出鼎盛的奥法文明以来,暗夜精灵就自视为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主人。因为就连曾经盛极一时的巨魔族群,也成为了卡多雷崛起道路上被顷刻粉碎的绊脚石。
  任何一个暗夜精灵都无法想象这一天的到来。而作为年轻的这一代人,当所有的骄傲与自豪都被彻底粉碎,他们对未来充满茫然,不清楚自己该何去何从。
  “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安格玛温和地说道,“‘你们都是各个领域的佼佼者,日后的成就绝不仅仅局限于‘先知高徒’这个头衔。投身这场战争吧,你们将找到最终的归宿,并在此期间经受锤炼与砥砺,最终成长为栋梁之才——足以影响世界历史变迁的关键人物。”
  塔莉萨、欧库勒斯和瓦尔托伊三人的表情都有些不自然,如今的他们不仅年轻,更是籍籍无名。任谁听到了这样的话语,都会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但若是以往,他们肯定不会把这种虚无缥缈的准“预言”放在心上,可前车之鉴历历在目,已经由不得他们不信了。
  “不要心怀疑虑,相信我的话,你们的未来,远比你们想象的辉煌。”
  安格玛笑着说道,而后从怀里掏出了几枚护肤,递给了几名学徒。
  “为了毁灭这个世界,恶魔会不择一切手段。阴谋、潜伏、暗杀……燃烧军团以往无数次成功攻破有智慧种族居住的世界时所使用的手段,都会在这场战争中一一重现……”
  “燃烧军团?”学徒们从没听过这个名字。
  “没错……把这些护符随身佩戴,上面固化了侦测恶魔的法术,如果附近存在伪装成你们同胞的恶魔,护符就会发出警告。保护好自己。”安格玛用一句嘱托结束了这段谈话。
  “您……要离开我们?”伊利丹敏锐地察觉出了什么。
  安格玛点了点头。
  “老师,既然您准确预言了燃烧军团的到来,又如此了解这个世界正在面临的威胁。那么在这场战争中,所有暗夜精灵就都需要您的指引……您可以让我们更快结束这场战争,可以拯救无数无辜的生命,又为何要在此时离我们而去?”伊利丹还以为安格玛要一去不回了,言语间多有些焦急。
  安格玛道:“不要着急,我的学徒,我理解你的忧虑,但我只是离开一段时间而已。这个世界所面临的威胁,并不只有燃烧军团。
  “在无人知晓的角落里,还隐藏着许多古老的邪恶存在,它们都想在这场漩涡中坐收渔利,在三方的角逐中谋取好处,我必须去处理它们。而且……仅凭暗夜精灵,也不足以战胜燃烧军团,我还得为你们争取更多的盟友。”
  “好……好吧。”伊利丹不再多说,只是有些好奇,安格玛口中的“古老的邪恶存在”究竟是指什么。
  “伊利丹,不必仿徨。记住我说的,很快你就会在这场战争中崭露头角,而那位助你认清世界,认清自己内心的大人,此时就在城里。”安格玛意味深长地说道。
  伊利丹不解地回头望向苏拉玛城,正想问些什么以便得到确切指引的时候,安格玛却拍了拍手,吸引了所有学徒的注意,而后说道:
  “好了,都把护符戴在脖子上,然后去做你们该做的事情吧。”
  四名学徒各有所思地离开了。
  见四下里没有外人,艾利桑德上前轻轻抱住了安格玛,在他耳旁柔声说道:“不管去哪,保护好自己,好吗?”
  得知安格玛昨天一整天都在永恒之井附近,处理恶魔的相关事宜以后,艾利桑德不再介意他没有兑现承诺的事情,非常善解人意。
  “好。”安格玛深嗅了一下女孩的银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笑着说道:“别这样,我又不是不回来了。”
  艾利桑德在他的臂弯里蹭了蹭,很没安全感地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在某个风和日丽的午后,你就会悄然离开我,连句道别之言也不说。”
  “嘿!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安格玛夸张的叫了一声,手上动作一停,高高揪起女孩带有松紧效果的胸衣带,而后一撒手……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
  “啊!”艾利桑德短促地尖叫了一声,瞬间满脸通红,根本不好意思抬头,只是使劲在安格玛腰上掐了一把,“我之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是这种人……”
  安格玛轻笑了起来,待气氛轻松许多后,正色道:“我必须去做这件事,别胡思乱想。好好呆在苏拉玛城潜心研究阿曼苏尔之眼,等我回来。”
  女孩轻“嗯”了一声,再度重复了一遍注意安全之类的话语,在他脸上轻轻一吻,就依依不舍地返回了城里。
  望着女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安格玛幽幽叹了口气。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轻微的声响。
  “咳。”一直隐藏在阴影里的克拉苏斯终于看不下去了,故意咳嗽一声,现身而出。若不是与黑夜对比鲜明的浅色法袍帮衬着,仅凭克拉苏斯那张苍白憔悴的面容,肯定会被人错认成幽灵之类的存在,引发恐慌。
  “不得不说,有时候我会很羡慕凡人之间互相表达爱意的方式。”红龙法师突然没头没尾地来了一句。
  安格玛颇感好笑,确认随身物品都已带好,跟着克拉苏斯一起走向了森林,“罗宁大师和克拉苏斯都过去了吗?”
  克拉苏斯点头道:“应该已经与塞纳留斯碰头了……你真的觉得我们按部就班地履行这段历史就行了吗?”
  “当然不够,”安格玛边走边说,“真正让我担心的是上古之神。对这些精于阴谋诡计的邪恶存在来说,在确保燃烧军团被击败、世界不至毁灭的前提下重创这个世界的反抗力量,简直没有任何难度。我们此行不仅是为了争取荒野半神与五色龙族的帮助,更是为了让他们正视上古之神的威胁——不管它们此前蛰伏了多少万年,又显得多么人畜无害。”
  安格玛轻轻挥手,一道散发着湛蓝光芒的传送门当即浮现而出。
  “那么……那个凡人女皇呢?”克拉苏斯突然问道。
  安格玛一怔,保持着手抚在传送门边缘,一只脚迈进里面的姿势停留了很久,过了许久才叹息道:“我会尽我所能,让她……接受这一切。”
  旋即他消失在了传送门里。
  克拉苏斯摇了摇头,从安格玛的话语里,他听出了十足的苦涩之意。
  想让一个必将因这场战争失去所有的人,理解这场战争对世界的必要性,并从痛苦中解脱出来,践行连局外人都很难始终如一地践行的正确之事……谈何容易?
  ……
  苏拉玛城上城区,俯瞰全城的尖塔顶部,一场重要的会议正在进行。
  以祭司长狄佳娜女士为首的数名月神殿高阶女祭司、魔导师议会的首要议员、附近地区的名门望族……与会者不仅有苏拉玛地区首屈一指的大人物,更有来自黑鸦堡的库洛塔斯·拉文凯斯领主。
  连加洛德·影歌也以地方准军事力量低级负责人的身份出席了会议,只不过他的席位比较靠后,也很少有机会发言,看得出没人真正重视这位向来只是负责带人缉捕罪犯、维护治安的卫队长。
  “三十万金币?艾露恩在上,星眼家族怎么可能拿的出来?还不如叫停苏拉玛城的一切魔法研究工作,这样一来,我们就有充足的资金了……”
  “拉文凯斯领主,我个人认为,征募军的指挥权应该由大家共同分担,而不是由您一人统辖,这完全不符合法律!”
  会议室里乱糟糟的,议程进展无疑不太顺利,因为贵族们经常会因为一些小事推诿扯皮。
  他们不是对议会分摊到各家头上的、用以采购军备的资金数额报以质疑,就是质疑拉文凯斯领主统辖这支地方征募军的正当性与合法性。
  征兵不是小事,以苏拉玛地区的人口基数,就算大多青壮男子都在早先的扩张战争中被征召一空,但国难当头,组建起一支人数在数万人左右的军队还是不成问题的。
  而且以苏拉玛城的资源和财富,把这几万人武装到牙齿,并维系必将随着反攻的浪潮而越拉越长的补给线,也没什么难度。
  但难就难在,在场的贵族们都明白,不管自己在征兵过程中付出了多少财力和汗水,当胜利的那天到来,最大的功劳肯定会归功于这支军队的指挥官,而非自己。
  其中的上层精灵,就更懂得这个道理了(上层精灵是暗夜精灵的权贵阶层,可以理解为卡多雷帝国的大贵族。作为“封疆大吏”的拉文凯斯领主就数此列,同理还有身为瓦斯琪尔领主的瓦斯琪之母,莱瑟莉雅·瓦斯琪)。
  更何况,苏拉玛地方军本就会与从东部边境撤下来的第五与第八军团整合。女皇早已降下旨意,双方一旦会师,第五与第八军团的指挥权就会转交给极具指挥才能的库洛塔斯·拉文凯斯领主,由他负责接下来的战斗。
  在这些贵族看来,既然库洛塔斯·拉文凯斯领主已经拥有两个军团,外带他自己的领地私军的指挥权,就不该来瓜分本应属于自己的蛋糕。
  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燃烧军团的可怕,仍然抱着“群星之子不可战胜”的念头,甚至把这场浩劫当成了在女皇面前争宠邀功的游戏。
  甚至有一名贵族指出,既然这支军队是由大家出资组建的,那么为了确保各家族的合法权益和话语权,理应组建一个指挥委员会,各家族派遣代表出任委员,通过投票表决来商议这支军队的所有决策。
  这话一说完,拉文凯斯领主无奈地扶住了额头,连他的几名亲随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因为这简直是个天大的笑话,亏这些贵族想得出来。
  在瞬息万变的战争中,设立这种会极大拖延决策时间,进而导致指令丧失时效性的委员会,无疑是最愚蠢的做法。等他们推诿扯皮完了,与之一同一去不回的,还有稍纵即逝的宝贵战机。
  所有人都无可奈何,只能听着这些贵族你一言我一语的做口舌之争。连上头的大人物都是这样,席位靠后的加洛德·影歌等人就更说不上话了。
  在此期间,总有人把好奇的目光,投向拉文凯斯领主身后的那几名亲随。其中有一个法师打扮的暗夜精灵,看起来很像是黑鸦堡的月亮守卫。
  对于这个名字,人们可谓是如雷贯耳。
  黑鸦堡的月亮守卫全部是身经百战的战斗法师,当寻常法师把时间花费在魔法研究上时,他们一刻不停地磨练着自身的战斗技艺,战斗经验之充足,放眼整个卡多雷帝国都绝无仅有,更能极好地运用来自永恒之井的魔力,增幅自身,杀伤敌人。
  面对这些精英里的精英,连苏拉玛城的饱学之士,都不得不心怀敬仰。毕竟这个时代的法师,大多从没上过战场,也根本不擅长用法术对敌。
  “够了!”拉文凯斯领主终于忍不住了,用手狠狠一拍桌子,会议室里当即鸦雀无声,“就在我们坐在这里浪费时间的时候,整个帝国无时无刻不面临着恶魔的威胁。你们可以继续扯皮下去,但我也有权利把这一切如实上报给女皇陛下……难道你们想面对光中之光的怒火?”
  一众贵族纷纷保持了沉默。拉文凯斯领主深受女皇信赖,他确实有途径把这里发生的一切汇报上去。
  就在这时,会议室的大门打开了,一名卫兵出现在了门口。
  “是谁这么无礼……”
  一名贵族刚想呵斥一下这个不敲门就进来的卫兵,就见他的身体突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了下去,就仿佛被什么东西瞬间抽走了生命的精华一般。
  众人大惊失色,紧接着就听扑通一声,早已化为干尸的卫兵,就连同那身已经撑不起来的铠甲,歪歪扭扭地倒在了地上,显露出了后面那头可怕的……
  地狱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