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崩坏纪元 >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大误会

第七百四十八章 天大误会

    诺薇娜愣了半天,浑身打了个激灵,后退一步惊愕地问道:“不是...什么洛忧?”
  
      阿格隆索也露出了见鬼的表情,诡异地说:“我还问你呢,什么弥音梨纱子?”
  
      眼看气氛不对,约翰机智地推着轮椅溜了出去,还顺手带上了门:“部下告退!”
  
      诺薇娜被弄得半天说不出话,不可置信地指着自己的鼻子,说:“不是...你让我跟洛忧结婚?”
  
      阿格隆索一头雾水,疑惑地说:“你们不是相爱好几年了吗?”
  
      “哈???我跟洛忧相爱好几年???”诺薇娜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整个人气极而笑,伸出手在自己头顶比了比,没好气地说,“洛忧这个小矮子,我穿上高跟鞋都快比他高了,我喜欢他???”
  
      阿格隆索也懵了:“可你们...不是都那什么过了吗?”
  
      诺薇娜一脸惊悚:“什么那什么过了?”
  
      “就...就那什么啊...”生平第一次,这位联邦总司令一手握拳,一手伸出食指,犹豫了半天,最后放下了作为总司令的尊严,做了一个很猥琐的手势。
  
      “爸!!你是不是老年痴呆了???”诺薇娜急得脸都红了,一跺脚,气急败坏地说,“谁跟你说的!我现在就去打死他!把他家祖坟都刨了!”
  
      阿格隆索郁闷地说:“洛忧亲口跟我说的,什么挺激烈的,没戴,我会负责...”
  
      诺薇娜嘴都气歪了,心想:好你个洛忧,平时看着像个性冷淡,原来内心这么猥琐,我把你当英雄,你居然想上我?!
  
      诺薇娜把凌乱的头发捋到耳后,平复了一下情绪,严肃地说:“爸,你别听他胡说,我跟他真的半点关系都没有!”
  
      阿格隆索也是糊涂了,摸着自己头顶的白发,疑惑问道:“那...你说的弥音梨纱子...是那个弥音梨纱子?”
  
      诺薇娜听后,红着脸点头。
  
      “不是...”阿格隆索像见了鬼,整个人差点从座位上弹起来,不可置信地说,“鹰旗军那个?鹰旗七将星?‘黑丝带’弥音梨纱子?”
  
      诺薇娜脸更红了,小鸡啄米般点头。
  
      阿格隆索长长出了一口气,捂着自己的胸口,瘫到了座位上,失魂落魄地嘀咕道:“我感觉我心脏病犯了。”
  
      诺薇娜赶紧关切道:“爸,你没事吧!”
  
      “有点事...”阿格隆索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颤着手掏出一根烟,走到窗户旁,打开窗后点燃抽了起来,嘀咕道,“让我冷静一下...”
  
      诺薇娜很乖巧地没有说话,父女俩就在沉默中站了快半个小时。
  
      阿格隆索一根接一根,抽了快半包烟,这才缓过神,淡淡地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诺薇娜挠了挠红苹果似的小脸,低声说:“那次去临江军区会谈,一见钟情。”
  
      阿格隆索想起了那天晚上的电话,点头说:“所以,你那次打电话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就是说弥音梨纱子?”
  
      诺薇娜红着脸说:“是。”
  
      “诺薇娜,爸是一个信奉自由教育的人,所以我从小都不怎么干涉你的生活...”阿格隆索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深沉地说:“你小时候喜欢玩枪,好,我让枪法最好的副官教你玩。你说你要当兵,好,我安排你去考联邦最好的军校。你成年的时候,英维德大公来找我,商议两家联姻,当时我处境不好,政敌四起,很需要他在政治上的支持,可你说你不喜欢帕奇,我二话不说就回绝了联姻的事。”
  
      “诺薇娜,你要相信一件事,在一位父亲眼里,女儿的幸福就是最高己任。谁让你笑,我就让谁好。谁让你哭,我就让谁不得好死。”阿格隆索眯眼注视着窗外的环海战区,低沉地说,“但是这件事...”
  
      诺薇娜急了:“爸!”
  
      “听我说完。”阿格隆索制止了诺薇娜的发言,又点起一根烟,语重心长地说,“你喜欢女孩,没关系,我不反对,你有这样的自由。但你要知道,年轻是很容易冲动的,爸也年轻过,知道爱情令人疯狂,可有时候,等未来某一天你回过头,会发现曾经的冲动非常不理智,而这时候你已经回不了头了,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诺薇娜沉默半晌,眼神坚定如铁,一字一顿地说:“这辈子就她了。”
  
      “女孩和女孩相爱,现实压力是很大的,你能顶得住?她能顶得住?”
  
      诺薇娜攥紧拳头,毫不动摇地说:“我能!如果她顶不住,我帮她顶着!”
  
      阿格隆索又说:“你还要想清楚,这个世界没有永久的和平,联邦和帝国终究是敌人,你们也终究是敌人,如果有一天,你们必须在战场相遇...”
  
      这个问题,诺薇娜想了很久,一直想到阿格隆索抽完整包烟,她这才沉如大海地道出一句:“金杯共汝饮,白刃不相饶!”
  
      这首诗出自明太祖为茹太素赐酒,本意是今日虽赐你朕的金樽一起饮酒,但来日你若犯事照样砍头。
  
      诺薇娜和弥音梨纱子并无君臣关系,但引申出的意思就是:我会将公事和私事分开,我会永远爱着弥音梨纱子,但如果战场相见,我也不会贪恋儿女私情!
  
      得到这个回答后,阿格隆索不再问任何问题,他把抽空的烟袋收到了怀中,指着诺薇娜说:“等你追到她,带来见我。”
  
      诺薇娜脸上露出了孩子的笑容,蹦蹦跳跳地抱住了阿格隆索,打趣道:“爸,你就不怕别人嘲笑你,说你的女儿是异类?”
  
      阿格隆索极其严肃,丝毫没有开玩笑:“谁笑枪毙谁。”
  
      诺薇娜搂住了阿格隆索的脖子,撒娇道:“就知道你最好了!”
  
      “好了,你这事,真的弄得我差点犯病,还好早点说清楚,不然指不定闹出什么大事。”阿格隆索脸沉了下来,阴冷地说,“洛忧这家伙,想不到骗婚骗到我头上来了。”
  
      诺薇娜冷静了一会,疑惑地问道:“可是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他看着不像那种会乱说话的人啊。”
  
      “能有什么误会?别人风言风语也就罢了,他是当面对我说的!”阿格隆索冷哼了一声,一想到自己的女儿差点被猪拱了,哪怕洛忧不是猪,他还是气得满头冒火,“这家伙,等着,我非找人收拾他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