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次元经纪人 > 第外章.33 误会?动乱?世界之敌?!

第外章.33 误会?动乱?世界之敌?!

生命顽强的灌木丛随风摇晃,覆盖其上的尘土也因此飞扬起来,成了遮蔽头顶天穹的灰色幕布;而被这股气流带动的还有无数发出响声的碎石,它们哗啦地响着,朝不远处存在的地面裂缝滚落而去。
  
  整个世界宛若被切了一刀,周边区域的高大树木全部被斩开、折断,大量的木屑犹如秋季的落叶那般,狂躁的风不断将它们抬起、下落,最后撒向远方。
  
  化作战后废墟的区域虽然一团糟,但仍旧有着在上面活动的身影。
  
  首先是原本匍匐着的冒险者们,他们目睹了战斗的开始和结束,虽然不知道过程究竟是怎样的,但都明白最终的胜利者是谁。
  
  于是面对击败强敌、成为赢家的两个人,所有的冒险者都没有多说些什么,他们只是小心翼翼地往远处移动,生怕一个细微的动作就会让自己成为对方下个击杀对象。
  
  而看着这群冒险者的人便是顾武与阿尔泰尔。
  
  他们在此前对抗纳萨里克大坟墓的守护者的战役当中取得胜利,为此换取了一些休息时间,可以好好的规划一下接下来的行动。
  
  顾武并不在意那些心惊胆战的逃走的冒险者们,毕竟他的重点还是要放在眼前的两位守护者身上。
  
  为此顾武走到一侧抬起被切开的树干将其推到了现场之后,当作长椅坐在了上面。
  
  不只是顾武,看上去有些不耐烦和疲倦的阿尔泰尔也在树干上面坐下,不过她并未加入谈话,而是等待顾武先把自己想说的说完再开口。
  
  此时的二人的正对面,与之前一样,施加了多重术式的魔法阵里面关押了夏提雅跟科塞特斯,这也是最好的限制守护者的方式。
  
  至于夏提雅他们原本持有的‘格挡指向性魔法的道具’,那其实就是一个由深渊树枝做成的宝物,只是详细的设定顾武也不清楚,但可以肯定有复数的使用效果。
  
  当然了,为了安全起见,顾武仍旧从夏提雅、科塞特斯身上抢走了已经没效果的防御魔法的道具,然后再跟他们开始一场谈话。
  
  然而当下的情况跟之前没有区别,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因为不只是夏提雅嘴硬,科塞特斯也是一个不惧怕死亡、不愿意服输的战士,因此在自己被关押、手脚被束缚的当下,他还是企图挣脱困住自己的陷阱,结果当然是一无所获。
  
  坐在他们面前的顾武还保持着耐心,认为没必要采取太过极端的手段。
  
  话虽如此,其实现在的做法已经有够极端了……毕竟顾武和阿尔泰尔可是打败了主角团里面最高战力当中的两个人,想要谋求和平的想法自然是不切实际的妄想。
  
  开口说话之前,有些口渴的顾武用魔法创造出了一瓶水,只是……
  
  喝了一口的他发现味道有些奇怪,总觉得跟普通的饮用水有些差别,是创造魔法不够熟悉的缘故吗?
  
  没办法,顾武从没有使用过创作魔法,同时这个魔法可以创造出来的东西也是有限制的。
  
  不能够太过复杂,也不能够太过巨大,别看是一种模棱两可的说法,问题是它在过去的记录上就如此描述的,说不定是系统搞的鬼。
  
  没有继续‘系统阴谋论’的顾武把水瓶扔掉,这才向被困住的两个人搭话。
  
  “正如之前所说的那样,我希望和你们的老大——安兹谈一谈,如果可以满足这个条件,我会放了你们,同时也不会继续跟纳萨力克为敌;这个要求很简单吧?只是谈话而已,除此之外不会多做些什么。”
  
  “阁下就不要痴人说梦了,没人可以如此随便的见到安兹大人。”
  
  科塞特斯虽说不服输,但也保持着夏提雅没有的冷静。
  
  “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懂呢?只是单纯的谈话而已,这也存在着什么‘大不敬’的元素吗?而且实话实说,你们口中的‘无上至尊’与我们是没有区别的,大家都是穿越过来,然后拥有了力量。”
  
  “一样?!啊哈哈!真是有趣的说法啊!你们这些不知廉耻的人类还不懂自己跟无上至尊的差距吗?!就像是天与地一样!中间有着近乎无限的距离!!”
  
  大笑起来的夏提雅出口嘲讽,她跟科塞特斯的看法一样,没有说出信息的打算。
  
  夏提雅和科塞特斯都是战士,他们并不害怕威胁跟惩罚,因此来硬的没用,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糕而已。
  
  针对这一点,在脑子里面拟定对策的顾武无视了夏提雅,转而面向科塞特斯。
  
  “别无视我啊!混蛋!给我看过来!迟早要彻底杀了你们!!”
  
  “败家之犬的狂吠可没有任何用处,因此让我们冷静一点来处理眼前的问题……科塞特斯先生,我很清楚你崇拜安兹,将其视作至高之主,既然如此,你要让那个‘至高之主’错过一次绝佳的机会吗?这样的风险你们都可以承受吗?”
  
  面对顾武这样的发言,捶打了几次魔法阵的科塞特斯来了兴趣。
  
  “阁下是什么意思?你想要用那样的谎言来欺骗我吗?那么我明确告诉你,安兹大人绝非是你等可以随便会见的人,而且你们本身就具有威胁,在完全控制之前,你们永远都是一个隐患,一个必须敌对,而不是谈话的隐患。”
  
  “刚刚我说过了,你让安兹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也许会让纳萨里克大坟墓迎来棘手的问题;到时候雅儿贝德、亚乌菈·贝拉·菲欧拉、马雷·贝罗·菲欧雷、迪米乌哥斯等人都要全力战斗才行,不过你们第八阶层有着守护者‘威克提姆’,一般入侵过去也会遭到前所未有的反击呢。”
  
  “为何?!为何你知晓这些!夏提雅阁下!!”
  
  对于顾武提及的一切,科塞特斯深感惊讶,情绪变得波动起来,最后还对着夏提雅大喊。
  
  只不过此刻的顾武对夏提雅那边施加了隔绝声音的术式,吸血鬼少女听不到这边的谈话,自己的声音也传不出来。
  
  “科塞特斯,这可不是夏提雅透露给我的情报,从她刚刚的状态你也可以看出来吧?因为这是我早就知道的信息啊。”
  
  “早就知道了?!”
  
  “纳萨里克大坟墓的创造者们,在他们制造出你们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这么说的话你明白吗?守护者的装备、数值,我可是跟你们的‘无上至尊’一样清楚。”
  
  “不,这不可能,难道说你是……”
  
  顾武在虚张声势,不过这个虚张声势有着很现实的基础。
  
  作为一个穿越者,顾武自然拥有情报,而这些情报也是他改变剧情、完成目的的重要元素。
  
  “想通了吗?我只是打算跟安兹好好谈谈,根本不想要战斗;从一开始我就是这么想的,结果你们根本不理解,不对,是没有想过理解,做出了自认为忠诚的一系列愚蠢的行动。”
  
  说到这里,沉默的阿尔泰尔开口了。
  
  “那个‘无上至尊’十分强大,你们也对他抱有绝对的信心,既然如此为何不让他过来谈一谈呢?还是说你们担心我们对‘无上至尊’构成威胁?”
  
  “一派胡言,安兹大人绝对比起你们还要强大。”
  
  “你自己也说过了,那见上一面也没有问题吧?毕竟顾武已经掌握了你们的情报,若是不好好谈谈,也许有关于纳萨里克大坟墓的所有情报会瞬间泄露出去。”
  
  “这位人类小姐,你是在威胁我?!”
  
  “只是在告诉你事实,毕竟‘谈话’的要求十分简单,比起被世界围攻要好上许多。”
  
  听完了阿尔泰尔的一系列发言,科塞特斯陷入了思考当中,他需要时间来消化刚刚听到的所有情报。
  
  为此顾武解除了对夏提雅的声音封锁。
  
  “混蛋啊!!!!!”
  
  果然如此……
  
  真是一个有够活跃的吸血鬼少女,完全没有疲倦的样子,一直在吵个不停。
  
  “你们以为自己已经胜利了吗?”
  
  “是啊,现在我已经掌握了你们的生杀大权,这不是胜利是什么?”
  
  “放心吧!我一定会从这里出去把你宰了!”
  
  “耍嘴皮可没用,现在就出来如何?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怎么样?”
  
  砰砰砰!!
  
  夏提雅开始敲打障壁,不过仍旧没有多少用处,顶多让地面震动了一下而已。
  
  “顾武,我们应该把她杀了。”
  
  “她现在还有用,没用的时候再说吧。”
  
  “我讨厌吵闹的人。”
  
  是这样么?
  
  顾武记得阿尔泰尔和岛崎刹那一起去过学校,而且根据岛崎刹那的描述,那时候的阿尔泰尔还挺开心的。
  
  “还真是奇怪,岛崎小姐可是十分小孩子,以为阿尔泰尔小姐也一样。”
  
  “像是不懂得战术的莽撞的敌人,让人觉得棘手。”
  
  这一点阿尔泰尔说的没错,不按套路出牌的人都很危险,其中自然也包括小孩子。
  
  这时候刚刚陷入思考的科塞特斯回过神来,他盯着顾武和阿尔泰尔。
  
  “实话实说,最近的安兹大人并未一直联络,而且即便是联络,也不是和我们,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安兹大人的大概位置。”
  
  “哦?”
  
  “还有个条件,现在把我放出来。”
  
  “没问题。”
  
  顾武干脆利落地解除了限制科塞特斯的术式,与此同时的阿尔泰尔也准备使用自己的能力来限制住科塞特斯。
  
  得到自由的科塞特斯被夏提雅催促立刻动手,不过此刻的科塞特斯没有采取任何攻击行动。
  
  他本人其实也有些惊吓,不知道顾武会如此干脆。
  
  “你们二人拥有的力量远超人类,这份强大值得尊敬,只不过我仍旧将你们视作敌人。”
  
  “看做敌人也没关系,我们在问完问题之后就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永远不再出现。”
  
  “安兹大人现如今在调查情报。”
  
  “我知道,他想要收集自己不知道的信息,因此直接说重点吧,他的位置是……?”
  
  被如此询问的科塞特斯同样无视了夏提雅,他继续说
  
  “记得之前的联络谈话中,提及到了安兹大人打算绕行到王都去。”
  
  “意思是绕到了王都?”
  
  “不确定,安兹大人总是有新的计划。”
  
  “别管了,出发吧。”
  
  早知道就不出来了。
  
  问题是一直留在王都的话,又不知道安兹他们多久会再度回到王都的冒险者公会。
  
  为此顾武带着被困住的夏提雅,跟阿尔泰尔一起随同科塞特斯往王都飞去。
  
  这一次,顾武要确保万无一失。
  
  ————
  
  纳萨里克大坟墓的一处城墙之上,皱起眉头的迪米乌哥斯把手掌上的黑色恶魔回收到体内,跟着他望向远方,释放出了明显的杀意。
  
  这份波动的情绪甚至干扰了附近的气流。
  
  “居然……会变成这样……?!”
  
  之前迪米乌哥斯注意到了夏提雅和科塞特斯的行动。
  
  一般来说,守护者的外出需要报告跟及时进行情报的反馈,这么做是为了确保纳萨里克大坟墓的战力跟外面世界情报的收集,可是那两个人显然不打算一直遵守这个规则,而是选择了一同偷偷外出。
  
  感到好奇的迪米乌哥斯很在意两个守护者共同外出的目的,于是他派遣自己的使魔前去跟踪。
  
  由于使魔属于远距离观察型,所以有着极强的隐蔽性,不容易被目标发现。
  
  结果迪米乌哥斯看到了两名守护者被击败的事实……
  
  一开始迪米乌哥斯认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再度确认了一遍的他清楚地意识到那是现实。
  
  守护者被击败,这毫无疑问证明了威胁到纳萨里克大坟墓的敌人已经出现,只是对方没有进攻大坟墓的想法,而是选择了相反的方向。
  
  对此迪米乌哥斯首先联络了安兹,因为这是无上至尊的命令,所以不可能违背。
  
  在联络接通后,迪米乌哥斯说出了自己知晓的一切,而对面的安兹也给出了回应。
  
  “无须担心,我自有安排。”
  
  此时此刻!!一场强者的对抗在所难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