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唐人 >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建神像,铸跪像

第一千一百九十章:建神像,铸跪像


      1190建神像,铸跪像
  
      翌日,一大早,李破军方才起身,正在练武,忽闻孔颖达、岑文本和令狐德棻联袂而至。
  
      李破军微愣一下,也是笑了,这三人倒真是急性子,昨晚才颁发旨意,今日一早便来了,这工作效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高。
  
      放下大戟,直道:“请三位光天殿稍待,我去洗浴换衣便来”。
  
      他这一身臭汗的要是去见这三人,孔颖达身为老师要是不教训他才怪呢。
  
      不多时,李破军换了一身素白长袍,整理好衣冠,快步来到光天殿,只见得三人正是坐着高谈阔论,旁边宫女奉着茶水。
  
      “哈哈,三位说什么这么高兴呢,让我也听听”,李破军阔步进殿笑道。
  
      三人都是煲学之士,恪守礼制,见得李破军来了,忙是起身行礼。
  
      “见过孔师,孔师安坐。景仁公(岑文本字)、德棻公,有礼了”,李破军也是和煦站着微扶孔颖达与三人见礼。
  
      这三人在士林里颇有声望,都是高洁之士,最小的令狐德棻也年近半百了,又是当朝大臣,李破军若是不见礼那就真是不懂事了。
  
      各自落座,奉上茗茶。
  
      “殿下,老臣已接到圣人旨意,奉命编撰《忠奸录》,但老臣愚钝,一时不知从何入手,还请殿下指明纲领?”岑文本坐下便是拱手问道。
  
      “知道诸公此来,定是为了《忠奸录》一事,诸公工作效率之高,办公之勤,着实可敬啊”,李破军也是笑道。
  
      “臣等愿闻其详”。
  
      “前汉有中行说、卫律身为汉人,却为匈奴效力,迫害汉民,魏晋以来,更是无数汉家子弟背节效力于四夷,甘为胡虏走狗,我前番从征东突厥之时,亦是看见突厥阵型之中多有汉人为其效力,实在可悲可恨,我有感于此,才决定编修《忠奸录》。
  
      《忠奸录》尽列三皇五帝以来的忠贤与奸佞,所谓忠贤,诸如姜尚,诸葛亮等名贤;所谓奸佞,诸如赵高,黄皓之流。更有汉奸者,乃取“背汉之奸细”之意,如中行说,卫律之辈。
  
      或忠或奸,皆书其姓名,录其故事,使之流传后世,咸使闻之,让忠贤流芳百世,受万世敬仰,供后人学之。让奸佞遗臭万年,遭世人唾骂,为后来者诫……”。
  
      听得李破军详细的说完之后,三人都是惊叹不已。
  
      昨晚的甘露殿议事,这三人未曾在座,接到旨意,编撰《忠奸录》的时候还有些不解,所以才一大早联袂而来询问。
  
      现在明白了李破军的意思,三人都是饱学之士,自然知道《忠奸录》的意义何等重大,纷纷拜服。
  
      “殿下此举真乃绝妙,臣等定全力以赴,务必编撰好此等传世之著”。三人纷纷拜道表态。
  
      李破军听了却是笑道:“这还没完呢”。
  
      “臣等洗耳恭听”。
  
      李破军两眼一翻,不愧是学问家,三人说话都是一样的。
  
      “除了《忠奸录》,圣人还下令建造英烈祠,供奉我朝阵亡的英烈英灵。诸公还要选出十名忠臣良将,铸神像供于英烈祠,接受香火血食。另外选出十名奸佞,以生铁铸造,使其跪于英烈祠外,供人踢打唾弃”。
  
      李破军盈盈笑着说道。
  
      然而三人听完,都是吃了一惊,忠臣良将接受供奉这倒是没什么,诸如诸葛丞相,关云长等人在民间早有祠堂祭祀,汉高祖的三杰十八功侯,汉光武帝的云台阁二十八将,汉宣帝的麒麟阁十一功臣等等,早有这样的事情,之后的大唐也会有著名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十哲七十二将等等,所以对于这类建祠设像之事并不奇怪。
  
      只是对于铸跪像一事有些背脊发凉,跪在英烈祠前接受万人踢打唾弃,这堪称最狠的刑罚了,孔颖达等人想想就觉得阔怕。
  
      但是也觉得此举甚为解气,像那中行说之流能够有如此下场,真是解气啊。
  
      三人纷纷应着。
  
      李破军见状也是心里一动,直道:“选出的名单先不要公布,交由我跟圣人裁断”。
  
      三人一愣,孔颖达眉头微皱,他是一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李破军这样做明显就是有些私心,或者是不相信他们的能力,但是也无可奈何,这《忠奸录》本就不是一个纯粹的学术任务,而是一个带着政治色彩的任务,孔颖达不是腐儒,也只得应着。
  
      “殿下,不知编撰之地在何处?臣等还需征调国子监,秘书监等同僚相助,需要场地颇大啊”。令狐德棻长着一脸的络腮胡,活像个粗莽武夫,但是知道令狐德棻的人都知道,令狐德棻可谓是饱学名士,一身学问可称宗师,这粗狂长相只是生长在西凉之地,胡汉混杂的原因。
  
      听得令狐德棻的话,李世民眉头微皱,想了想,直道:“崇文殿闲置甚久,宫室颇多,编书之地就选在崇文殿吧,而且隔着崇文馆也近,可就近征崇文馆学士学子相助”。
  
      一听李破军的话,孔颖达便是眉头一皱,直喝道:“不可,崇文殿乃储君读书学习之所,臣等身为臣子,岂可占之”。
  
      李破军闻言无语,只得好声说道:“孔师,崇文殿空置甚久,每天皆由崇文馆学士当值,空置宫室不知凡几,而我自出蒙之后,一年半载也不见得去一次,如何不可作为编书之地”。
  
      崇文殿就是东宫太子读书学习的地方,挨着一侧的崇文馆,崇文馆就是隶属于东宫太子的学宫,掌管东宫经籍图书,教授皇家学生,而崇文殿就是太子专属的“书房”了,常有崇文馆学生当值,是属于储君的私有地方,拿出来供人编书,确实有失礼度,也难怪孔颖达反驳了。
  
      不过见得李破军这么说,孔颖达也非是不知变通之人,当即也就应下了。
  
      《氏族志》,《忠奸录》还有英烈祠一经朝廷颁旨,天下皆惊,这三样每一个都是惊人的,除却只顾温饱的普通百姓,所有的世家,官员,还有士子都是被牵动了心思。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