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战争天堂 > 1032 恶魔的邀请

1032 恶魔的邀请

    “唔……”
  
      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女子张开嘴,发出含混不清的声音,泽尼娅缓缓睁开双眼,只见自己正躺在破旧的沙发上,身上的黑色紧身衣不知何时被脱下,换成了男士衬衫和短裤。
  
      “搞什么……”她心中一惊。
  
      泽尼娅很清楚,自己的超强战斗力,实际上是紧身衣里自带的美军最新型战斗系统赐予的,那是由军方的研究机构开发出的纳米机器人,可以令使用者的动作更加灵敏。
  
      没了那套衣服,自己的战斗力也直接下降了好几个等级,回到了普通军人的水准。更致命的是,现在的自己还有伤在身。
  
      意识到自己可能被俘虏了,还没弄清到底发生了什么,泽尼娅已经坐了起来,胸前却突然一痛,身体再次瘫在沙发上。
  
      此时,她所在的位置是光线不佳的客厅,厚重的窗帘拉得紧紧的,茶几上的烟灰缸里,几个烟头还在冒出白烟。
  
      泽尼娅试图伸手抓住烟灰缸用作防身武器,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完全使不上力。这时,她身后响起了再熟悉不过的男声:
  
      “你醒了?”
  
      “杂碎……”泽尼娅低声骂道。
  
      “别生气,我也是迫不得已。”豺狼步履蹒跚的走了过来,光是看他驼背的模样,就知道他刚才肯定也伤得不轻。
  
      “如果不是我救了你,你已经死在那边了。”豺狼沧桑的面孔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我宁可去死。”泽尼娅低声说。
  
      在她面前,豺狼终于卸下了假面具,露出自己的真容,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来说,他的脸比真实年龄显得更老,两鬓斑白满脸皱纹的沧桑模样,看起来至少也有六十岁。
  
      “我知道你恨我,我也痛恨自己当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但是……给我个机会吧,我已经在赎罪了。”
  
      豺狼说着把水盆放在茶几上,拿出里面的湿毛巾递给自己的前妻:“我也不奢求什么,以后我们还是分道扬镳,不要打扰对方了,如何?”
  
      “你以为这样就能两清了,我又没让你救我。”泽尼娅伸手摸了摸自己脸上的刀疤,话虽这么说,她的表情也稍稍柔和了些。
  
      ——逝者是无法复生的,就算再怎么悔恨,女儿也无法再回来了。
  
      这些年来,自己一直都想报复犯下大错的丈夫,但在看到那家伙即使负伤还在照顾自己的模样时,泽尼娅心中还是升起了异样的感觉。
  
      接着,豺狼的话语令她更加慌张了:
  
      “你那时候……没有使出全力吧。”
  
      “我只想杀了你。”泽尼娅反驳道。
  
      “不,当时如果你真想杀了我,我应该早就死在那里了。”豺狼坐到泽尼娅对面的木椅上,看着曾经深爱自己,如今却反目成仇的那个女人:“你绝对是手下留情了。”
  
      泽尼娅沉默了。
  
      即使不愿意承认,但她也很清楚,自己在银盾总部的大厅里和这男人战斗的时候,的确没有选择痛下杀手。在那场战斗中,自己不止一次的犹豫了。
  
      “随便你怎么说吧,我要离开这里……”
  
      泽尼娅挣扎着想要站起来,负伤的身体还是使不出力气,看着她以愚蠢的动作扭来扭去,豺狼不禁又笑了起来:
  
      “别再用力了,说不定会骨折。”
  
      “你去死吧……”泽尼娅骂了一句,还是放弃了起身的打算,无力的躺回到沙发上。
  
      “别以为我会感谢你。”她说。
  
      “我可没想那么多。”豺狼笑了笑:“你留我一命,我带你离开那边,我们算是扯平了。”
  
      ——是这样吗?
  
      泽尼娅闭上眼睛,眼前仿佛出现了几十年前的画面,自己在海军陆战队的驻地里,第一次和这男人见面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
  
      “好吧,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就两清了,我会离开这座城市。”泽尼娅无力的说:“但我要提醒你,以后别再打劫银行,否则我会回来,把你的脑袋割下来扔进太平洋。”
  
      “哈,你想通了?”豺狼露出惊喜的表情,得寸进尺的问了一句:“以后还能做朋友吗?”
  
      “不可能,我讨厌你这个蠢货。”泽尼娅立刻摇头。
  
      “好吧……”豺狼叹了口气。
  
      眼见自己的前妻并无大碍,这个如释重负的老男人回到藏身处的卧室中,打开无线电联络上之前和自己一起行动的搭档。
  
      “怎么了?”那边响起了某个男人“慵懒”的声音。
  
      “呃,我只想对你说声谢谢,伙计。”豺狼一本正经的说:“你让我获得了第二次生命……”
  
      “别说的那么肉麻。”无线电另一端的林迟笑了起来,然后突然话锋一转,问道:“有兴趣加入我们吗?”
  
      “啊?”豺狼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我组建了一个佣兵组织,目前成员还不多。我的那两名搭档都是组织成员,你已经见过他们了。”
  
      林迟向这个被系统标记为“不可招募”的劫匪抛出橄榄枝:“要不要加入我们?平时你去做什么都行,离开驻地也没关系,只要在我需要你搭把手的时候,成为我的搭档就好。”
  
      此话一出,豺狼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
  
      在见识了那男人堪称恐怖的杀戮方式之后,此时的豺狼已经对那名男子产生了些许恐惧感。无数的灵魂冲击过来的画面,现在回想起来仍令他心惊胆寒。
  
      不过,对方的确是令自己获得了救赎,原本与自己反目成仇的前妻,现在也暂时和解了。
  
      豺狼知道,若是没有那男人和他的部下,自己就算没死在泽尼娅手里,也会死在银盾的士兵手中。
  
      他思索了一会儿,慢吞吞的给出答复:“我还没想好……给我一天的时间,明天我肯定会回复你的,伙计。”
  
      “那我等着你的答复,这边还有事,先挂了。”林迟的声音很快消失了,只留下频道里沙沙的杂音。
  
      放下对讲机,豺狼抬头看向挂在墙上的镜子,由于很久没有使用这张脸了,镜中的那张沧桑面孔看起来有些陌生。
  
      ——要加入那个男人的佣兵组织吗?似乎很有意思的样子。既然自己以后没办法继续抢劫了,参加佣兵团好像也是不错的选择……
  
      豺狼眉头紧锁的靠在门旁,开始思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