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医圣 >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你该说两句了吧?

第两千零八十四章 你该说两句了吧?

    看到王东生整条右手臂爆裂,鲜血从他断肢处狂涌出来的画面,在场很多吴州神校的老师,顿时浑身一颤,吓得身体瑟瑟发抖。
  
      他们很清楚王东生的战力,甚至王东生在吴州神校内,曾经战胜过比他强的老师呢!
  
      可如今,沈风以天玄境四层的修为,用一根手指便击败了王东生?这让他们有一种在做梦的感觉。
  
      而失去一条手臂的王东生,左手紧紧捂着流血的断肢处,片刻后,在他止住血之后,他忍着身体上的剧痛,额头上暴起了一根根的青筋。
  
      虽说他恨不得将沈风打成肉泥,但他不得不承认自己败了,他根本不会是沈风的对手。
  
      如若再次强行动手,也只会是自取其辱,甚至是另外一条手臂,也会被沈风给彻底废了。
  
      此刻,王东生眼眸里的愤怒和惊恐混合在一起。
  
      如今少了一条手臂之后,他将来的修炼之路,将变得更加难以行走,身上在不停溢出浓郁的戾气和杀气。
  
      沈风完全没有理会王东生的怒意,他将目光看向了杨卫诚,道:“现在你还认为我只有一点逃命的本事吗?”
  
      “你口中的这位王老师,在我面前和土鸡瓦狗没有任何区别!”
  
      此话传入杨卫东耳中,他感觉自己如同被人狠狠扇了耳光一般,胸口不停的起伏着,他暴喝道:“小子,你懂什么叫做点到为止吗?你在我们吴州神校当众行凶,今天我必须要废了你这一身修为。”
  
      在王东生的手臂爆裂之后,原本孙盛鸿和孙雨柠的心情极为舒畅,可如今听到杨卫诚的这番话之后,他们觉得这家伙太过的无耻了。
  
      孙盛鸿随即说道:“杨卫诚,之前王东生也说过,一旦动手,他会全力以赴,甚至会要了这位前辈的性命。”
  
      “如今这位前辈只是让王东生一条手臂爆裂而已,你就想要对这位前辈动手,你身为吴州神校的副校长,便是如此做事情的吗?”
  
      周围那些原本保持中立的老师,如今都不禁皱起了眉头,毕竟刚刚王东生确实说过类似的话,这杨卫诚未免偏向的太明显了!
  
      这让保持中立的一些老师,有一种兔死狐悲的感觉。
  
      如若以后他们招惹了王东生,那么这杨卫诚绝对也会如此偏向王东生的吧!
  
      感觉到周围某些老师的议论声之后,杨卫诚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他现在俨然是骑虎难下了。
  
      他身为吴州神校的副校长,这一次如若颜面尽失的话,那么他以后还有脸在吴州神校待下去吗?
  
      杨卫诚不禁偷偷看了一眼易千弘。
  
      只见这老头坐在首位之上闭着眼睛,好像有一种要睡着的趋势了。
  
      转而,他脑中思绪一动,目光看了孙雨柠,转移话题,道:“今天来这里是商议孙雨柠的事情,其余事情先放在一边。”
  
      “我认为必须要加重对孙雨柠的处罚,要不然今后吴州神校之内,会诞生更多的败类老师。”
  
      沈风见杨卫诚从自己身上收回了目光,他猛然释放出了自己的神魂,对着张飞翼质问道:“是谁指使你陷害孙雨柠的?”
  
      滚滚神魂之力笼罩在张飞翼的身上。
  
      这次沈风并没有使出神魂冲击,否则以张飞翼的修为,绝对会神魂爆裂的。
  
      如今在沈风加持神魂的质问之中,张飞翼只感觉脑中一阵空白,心中瞬间充满了恐惧,甚至从他的裤脚之中,有一种液体在流出来。
  
      张飞翼本能的回答道:“是副校长和王东生指使我的。”
  
      杨卫诚没想到沈风会突然对张飞翼动手,他想要阻止也已经晚了,面对一道道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他对着沈风暴喝道:“小子,你利用自己的神魂,逼迫这位学生说出如此谎话,你以为我们都是三岁小孩吗?”
  
      他当初是看中了王东生的天赋,所以才想要培养王东生。
  
      前不久,王东生想要处理了一直来找麻烦的孙雨柠,他曾经在遗迹中获得过不少好东西,他给了杨卫诚足够的好处之后。
  
      杨卫诚答应了帮王东生一起陷害孙雨柠。
  
      沈风十分淡然的说道:“我看是你把在场的人当做是傻子吧?”
  
      “我刚刚用神魂笼罩这家伙,只会让他脑中变得一片空白,这种时候对他质问,他只会本能的说出真话,根本就没有说谎的可能性。”
  
      “当然,再退一步说,想要知道他说的是不是真的?只要对他进行搜魂就可以了。”
  
      “反正这个学生,之前说的和现在说的完全不同,像这种人,我们无需在乎他的神魂会不会受损!”
  
      脑中慢慢恢复的张飞翼,刚好听到了沈风所说的话,他吓得脸色苍白无比,急忙说道:“这次我说的都是真的,千万不要对我进行搜魂,确实是副校长和王东生让我陷害孙老师的,我也是被逼无奈。”
  
      听到张飞翼再一次这么说,杨卫诚和王东生的脸上怒意涌动,恨不得立马将张飞翼给击杀。
  
      “张飞翼,你休要血口喷人!”王东生气的身体发颤。
  
      张飞翼随即拿出一块玉牌,将其激发之后,里面很快传出了王东生和杨卫诚的声音。
  
      其中详细记录了他们两个让张飞翼陷害孙雨柠的经过。
  
      这张飞翼倒也是一个小心谨慎之人,他当初留了这么一手,当玉牌内的声音停止后。
  
      沈风看向杨卫诚和王东生,平淡的笑道:“你们该不会想要说,这块玉牌内的谈话也是伪造的吧?”
  
      “今天你们都是来为这个学生做主的,他没有理由要伪造这份谈话,而且是不是伪造的谈话,只要稍微的检查一下就能够知晓。”
  
      “我想这个家伙如若还有一点脑子的话,就绝对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所以,这块玉牌内的谈话,百分之百是真实的。”
  
      “现在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话想要说吗?”
  
      这一连串话传入杨卫诚和王东生耳中之后,他们两个紧紧咬着牙齿,清楚如今解释再多也没用了。
  
      在他们两个沉默着不开口的时候,沈风将目光看向了闭着眼睛休息的易千弘,道:“你身为吴州神校的校长,到了这种时候,你也该说两句了吧?”
  
      话音落下。
  
      整个会议室里的人,全部将目光集中在了易千弘的身上,毕竟这里是易千弘的地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