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极致溺爱,首席痴狂成瘾 > 番外 似许他年伴独吟

番外 似许他年伴独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姒许怀着小许第七个月的时候,方既南的幺妹方既慧从琼洲半岛大老远过来,看他们。自从方既南带着姒许离开琼洲半岛之后,他们就没再回去过。
  
      方家的人不来,他们也不会主动去招惹。姒许对琼洲方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若要说对谁亲近,无外乎,这几年间,她年头和年尾总要来两次。方既南对方家的人,自然有多远躲多远,如果姒氏不是划在了姒许名下,又原原本本是姒氏的产业,估计他连姒氏的事也都不会怎么插手。
  
      倒是方既慧说要来看他们,姒许觉得特别意外。方既南显然是很高兴的,离开琼洲半岛,算算年头也有6年了。
  
      离开的时候方既慧还在读书呢,年岁不大,6年了,现在应该快读完大学了吧。姒许记得不清,搞不好,方既慧连大学都读完了。
  
      方既慧来的时候,那天下午突然下起了爆雨,院子里的葡萄架被淋得湿漉漉的,空气似乎嚼了口香糖一般,除了贴进地面儿有股子腥味,倒是感觉清爽新鲜得很。
  
      姒许躺在一张藤条编织的摇椅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一边看着两个孩子,一边休息休息。那两小家伙最近从方既南他姥爷的亲戚那边,弄来一条混身毛绒绒的土狗。
  
      小模样憨憨肥肥,一身黑短毛,真是可爱极了。最近这两天,他们俩像是有了新玩具一般,也不出去荡了,只在家里守着这条狗。
  
      方既南也宠这两孩子,在葡萄架子下给狗砖砌了一个狗窝,有窗子有门的,别提多结实洋气了。简直把两小混蛋乐疯了。
  
      一辆黑色汽车从大马路口子里绕进来,直直停在了院子的门口。两小家伙被停在外面的汽车吸引,抱着小土狗儿,就往外看热闹去了。姒许扶着肚子从摇上小心起来,就看到车子里边下来的人。
  
      眼前的方既慧模样长开了,五官更像郑青莲,比起郑青莲的娇媚,方既慧则显得特别清冷。
  眉眼之间似乎缭绕着一股如烟的冷漠。
  
      这种傲气,看起来似乎很像当年的自己。她的身量儿拔高了,这似乎都从了方家的家传,方家的男人女人身架都比较大。所以,近170的身高,让她看上去更加有一种高不可攀的贵气。
  
      她见到姒许的时候,明显是愣了愣的。大概是姒许身上的变化吓到了她。
  
      “嫂子。”方既慧踩着石子小路儿进来,虽然没有十分自然的笑容,但是姒许从她眼色中看到了善意与欢喜。
  
      以前在方园的时候,她可不是这么叫她的。
  
      两小家伙这时抱着狗儿,从外面野进来。刚刚他们绕着汽车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新奇地,就铩羽而归了。凑到姒许面前,就道:“妈,这个人是谁啊?”
  
      “对呀,他是谁啊?”老二抱着狗儿慢一拍问。
  
      姒许笑了笑,摸了摸大儿子小流的头:“你姑姑。叫姑姑。”
  
      小流盯着方既慧仔细看了半天,因为从没有见过,除了好奇,似乎还怕被人坑了去,于是想了想,对老二说:“快叫姑姑。”
  
      老二抱着狗儿有些不得力,累了蹲下来,也仔仔细细地盯着方既慧看:“别急,我看看,是不是我姑姑。”
  
      方既慧一听,笑了,蹲下来摸了摸老大的头,又碰了碰老二的头:“果然是我哥的孩子。“
  
      这脾气简直跟她哥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
  
      “肚子里这个快生了吧?“方既慧问。
  
      姒许点了点头:“快了,再过三两个月,这个也要出来了。“
  
      “男孩女孩?“方既慧心情很好地追问。
  
  
      “他希望是个女儿,我觉得可能还是个儿子。“姒许道。
  
      方既南被家里两个小混世魔王弄得这辈子都不想生儿子了,所以坚持地认为这第三个是个女儿。可姒许结合前两胎的经验,隐隐觉得八成又是个儿子。只是不说,因为她也觉得两儿子够闹腾了,要是生个女儿也好。
  
      “老爷子那边,要是知道你这儿三个儿子,估计得高兴坏了。他最近身体也不好,有空你们也回去看看。“方既慧道。
  
      姒许笑了笑,她现在回不回去都没所谓,反正似乎只要跟方既南和两孩子在一起。到哪里都是生活。再说这回去的事,她也做不了主。
  
      方家四房人多,人人都有所图。哪有在这边生活的简朴清静,其实她也不想回去,回去麻烦事儿一堆。
  
      于是转开了话题:“你大学毕业了吧?“
  
      “快了,今年在恒达实习。我哥呢,他什么时候回来?“方既慧问。
  
      “爸爸,晚上才回来。你要是找他,晚上吃饭,他一定回来。“小流插了句嘴道。
  
      “是的。他吃饭的时候会回来。“老二也道。
  
      这两家伙完全忘记要喊姑姑了,打量了方既慧好一会儿,觉得没什么意思,又凑在一起撩狗去了。
  
      方既慧听这两家伙童言童语的,东一句西一句,就问:“你们怎么还不叫我?“
  
      老大小流顿了下:“等我爸回来再说。我得先问问她。“
  
      “没错,万一你骗人呢。“小氓也道。
  
      “说什么呢,赶紧叫人!“姒许轻斥了句。
  
  
      方既慧咯咯一笑:“算了算了,不叫就不叫。你别生气。等熟了,他们自然会叫。孩子都会有个接受过程。“
  
      “那留下来吃晚饭吧。他饭点前会回来。让他给你露一手。“姒许道。
  
      “好啊。“方既慧痛快答应。
  
      “这里是哥哥的老家啊?我第一次来这里,以前偶尔听起我妈说起过。回来这里看看,才发现是另一番风景。“方既慧有感而发。
  
      姒许点点头。
  
      起先她也觉得这里什么都不方面,村子里没有自动取款机,出门没有公交和地铁。取个钱得去镇子的小银行,步行的交通工具不是自行车就是小绵羊那类的电机车,开着私家小汽车的也有,但一般都是出远门才开,就在这镇子里转转,他们是不兴开车的。后来渐渐熟悉习惯起来,觉得也挺好,至少空气就不错,不像琼洲市内的柏油马路,只要站在马路上就能闻到一股热腾腾的汽油味儿。
  
      气候也不只是热,四季分明。像现在这个仲夏,温度就跟琼洲半岛差不多。雨水也充沛。秋天会落叶,冬天会下雪。到了春天,还真是万物复苏,到处都透着生气。
  
      “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就知道,我哥对你很好。本来,我以为,你还会一直介意那件事。看来现在是不重要了。“方既慧笑着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