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两百三十九节 引蛇出洞1

第两百三十九节 引蛇出洞1


  也许是床铺简陋,亦或者是其他原因,所以陆五这一夜睡的并不安稳。
  不过,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单人囚室的摄像头已经坏了,所以他还有机会玩了半宿手机游戏。当然了,有空的时候还跟着高手进行学习。而是通常概念上的教学,一对一的那一种。
  顺带说一下,那个餐盘送来了又被拿走了,然后又送来又拿走。明明里面的东西没有吃掉,但是狱警显然对此早就有心理准备,连问一声都没问。不,何止是没有问,甚至连看陆五一眼都欠奉。相反,端餐盘这事情让他很不爽,所以不停的骂骂咧咧的。
  说是狱警,但是那是外面人的叫法,真正对于里面的囚犯(或者叫犯罪嫌疑人)来说,要叫这些狱警为“管教”。
  和大部分地方一样,看守所里就只能等检察院是否批准逮捕,或者是取保候审什么的手续,这个时间大概是一个月多一点点。不过陆五这边的律师(前面说过,已经委托好了)因为并不在本地,所以过来需要两天时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刑事责任还是民事责任,按照目前法律最后的结果是罚款还是坐牢,或者是缓刑。高手也许能猜得出结果,不过正如前面说的,他的罪名到底是什么一点都不重要。
  真正的关键并不在于看守所,也不在于监狱,更不在于他要被判刑几年。而在于现在他进入了别人控制的地盘了。
  其实其中的味道不对头,陆五也不是察觉不出来。哪怕没有高手的提醒,他也知道那个玉玺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这么长时间了,早就该偃旗息鼓风平浪静了才对。但是如今又有人提出来,那就显得很不自然。这件事情的结果,就像之前知道的,对于国家利益而言并没有造成什么损害。在它被拍卖之前就被没收了。对于失去了这么一件宝物,陆五这边也只能认了——国家没收的,他又能如何呢?难道国家有关部门吃饱了没事情,所以拿起陈年往事追究责任了?就算想要追究责任,也应该趁热打铁,当初就动手才对。
  显然有一只手在背后推动。
  所以现在的陆五是越来越倾向高手曾经的判断。那个不知哪里来的敌人,应该就是一个官员。或者至少,是一个官场上有很多人脉和影响力的人。
  很显然例如J这种类型的,如果要杀陆五,肯定不会把陆五送进监狱看守所之类地方的——那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那种情况下,进这种地方对陆五而言不是伤害,而是一种保护。但是如果是官员,如果有足够的权力和人脉,事情就相反了。
  总之,这个行动本身,透露着某种信息。送陆五进这地方,本身就说明这地方是他的主场。在这里,他能够更加自如的使用自己的力量,而陆五却受到种种限制。
  早上的时候,有人过来查了一下摄像头。显然,昨天阿呆做的事情已经被察觉了。不过,电子产品嘛,出点故障什么很常见。再说这里的监控系统装起来也有那么几年了,某个摄像头或某条线出现故障很正常。完全没人意识到原因,更没有想到陆五身上去。一定要说他们注意到了什么,大概就是注意到陆五床上那条白色的被子吧。
  不像是普通人家的被褥,反而像是旅馆的——当然事实上也是如此,是阿呆从边上一家旅馆里弄过来的。
  要特别说明的是,这里的被子都是囚犯自带的,所以通常是家用型的为主。至于那些因为各种理由没能从家里拿来被子的,就只能用那种又脏又臭的行军被了。要知道,天气已经很冷了,没有被子的话应该很难熬。虽然说这被子又脏又臭,但是有总比没有强那么一点。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情。
  “他们好像没有察觉……”看着几个修检摄像头的人离开之后,陆五问道。“看不见被子吗?”
  “这很常见。”高手分析道。“太过于醒目的东西,就会被人忽略。搭档,你进来的时候可是全方面的被检查过了。一床被子根本不可能被带进来,所以反而没人想到。每个人都以为别人知道这被子的来历,根本无需去追问,结果反而是明目张胆的东西可以被无视。”
  不过,从理论上来说,这个说不清楚是“杀威棒”还是真的有什么特别手续需要把你的单人囚室,陆五并不会住上太长时间。应该是等见过律师之后,亦或者是看守们觉得合适之后,就可以转进正统的监舍了。
  据说外国的监狱条件很好,甚至可以供健身、上网什么的。但是中国这边条件可绝对是两回事。想也明白,以W市这么大的城市,如此多的人口,哪怕犯罪比例很低,罪犯同样不少。想要让罪犯享受的话,那可需要不少钱。国家根本不可能为了囚犯的权益而兴建什么大规模的监舍,这也和社会普遍的道德规范相悖。
  事实上,陆五预料的很正确,他又在这里呆了半天,也就是说跟着高手学了半天之后,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律师。
  律师是一个中年男人,虽然说电话里已经联系了好几次,但是现实中见面还是第一次。双方交流一番之后,律师对于当前的局面很满意——只要陆五不认罪留下口供,那么这件事情就大有可为。说句实话,对于陆五居然抗住了审讯,律师倒是很意外的。毕竟很少有人能够有足够的底气对抗暴力机关。但是既然抗住了,没有承认,那事情就容易了不少。
  总之,至少在这位律师的嘴里,官司胜算极大。
  律师告辞之后,陆五就被带离了单人囚室。现在看起来,那个什么“等手续”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因为高手提醒了他一句,那就是陆五的体检报告正好出来了。
  这年头,体检还是很重要的。毕竟太多人看起来健健康康,实际上却处于亚健康状态,或者有什么例如心脑血管疾病之类的隐疾。一个不小心,挂在了看守所里,家属可绝不会体谅看守所的难处。这大概就是为什么先要“单人房间”这边放一下,看看身体健康情况吧。
  总之,陆五被带离外面的区域,终于被带到真正意义上的看守所里了。
  其实W市看守所,虽然号称建国前就在这里了,但是也经历了一个由小到大的扩建过程。外面的建筑物新一点,里面的建筑物就显得陈旧了。不过陈旧归陈旧,里面建筑的一部分,甚至不是当今常见的钢筋混凝土,而是石料的。别看石料这东西现代不常见了,但是众所周知,它对抗时间的能力比钢筋混凝土强多了。后者理论上七十年寿命,而前者,哪怕两百年之后依然可以坚固如初。
  陆五来到的这一部分建筑,说白了就是个50平米左右的房子,分内外两间,里面住人,外面放风。按建筑结构来说,这就是一个笼子格局,倒是很符合外面人对其的想象。而且这个地方,不叫什么几号监舍,而叫做几号仓。陆五猜测其寓意大概是这些人不再是人类,而是放进仓库的物品。当然据说也有不使用数字,而用字母的,叫做A仓B仓什么的。
  两个看守,或者说管教,把陆五带到了一号仓这里。
  说起来进来的时候检查的很严格,要脱衣服,甚至还要跳几下,以免你携带什么物品进来。但是进来之后检查就松懈得多了。陆五只是捧着个纸箱,把被子和其他一些例如牙刷牙膏之类零碎放在里面,几个人居然愣没想过要搜查一下,找出陆五的耳机、手机、项链之类的,更没人察觉陆五手指上的戒指,这也算是一种思维的盲点吧。
  陆五抱着纸箱,来到了大门口。里面传出人的响动,有人喊着“快坐好……他妈的坐好!”
  门打开了,里面很多道目光同时看了过来。最前面的人是一个高个子,一脸脸谄媚讨好的笑容冲着两个狱警。“哈,张管,又来一个哈?”
  “嗯。”那个比较胖的狱警随口应了一声,然后想推陆五一把。这种动作已经成了习惯了——每个新人过来,都是磨磨蹭蹭不肯进来的,最后被后面推一把甚至踹一脚才进来的。但是这一次他推了一个空,陆五自己迈进来了。因为太过于习惯,以至于他推了一个空之后,一时居然回不过神来。
  陆五已经察觉这里的人太多了。想要买通一个人来杀他,那是正常的,买通三个五个也算是合理的。但是买通那么几十个人的来杀他,那个难度未免太高了一点。实在不符合正常逻辑。也就是说,这里不是他需要警惕的区域,至少不是需要他全神警惕的区域。
  “新人,好好管教啊。”
  “放心吧,我会好好教他的。”说话的这个高个子,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号长”、“牢头”或者更贴地气的“仓头”了吧。也就是这么一个仓里面所有囚犯的头目。
  随着咣的一声响,陆五回头看见外面的世界隔绝了。门外传来哗啦啦上锁的声音。虽然说并不惧怕,但是依然有些心里空荡荡的感觉。
  其实这个仓里人相当多,算得上拥挤。特别是大通铺上,已经被占满了。陆五左右看了看,选了一个空的角落,把纸箱子放下来。
  没人阻止陆五,但是他们看过来的目光之中,都有那么几分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