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栖梦谣 > 第113章 楚客欲听瑶瑟怨 2

第113章 楚客欲听瑶瑟怨 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绛树一夜未能安眠,清晓醒来时仍觉得倦怠。洒进罗帐的光斑也带着暑意,她翻了个身,下意识地想叫清歌。才刚张口忽然反应过来,自己怔了半晌,心头涌起些许茫然的失落,也不想再叫人,于是随手摸索过枕边的薄绫团扇轻轻扇着,盯着帐上垂落的流苏穗子出神。
  
  望得久了,不免又有困意袭来,正半梦半醒之际,却被外头的动静惊醒,隔着纱帐见窗外参差晃动着数道身影,脚步也急促。她狐疑地起身下榻,向外走了几步,便听见画阑在低声与谁说话,语气似乎有些沉重,“我知道了,姑娘还睡着,等她醒来我会告诉她。”
  
  绛树闻言越发觉得不安,便开口唤了她进来。画阑似乎没有料到她已经醒来,外头沉寂良久,她才慢慢走进来,面色沉痛,目光里深含着戚然,只是行了礼,却犹豫着不开口。绛树心内惴惴,一股莫名的的恐慌迅速在全身蔓延开,隐隐约约有什么预感,却又散乱得抓不住。她紧紧盯着画阑,尽力抑制着紧张与急迫,问道:“出了什么事?”
  
  画阑斟酌半晌,望着她的眼神哀痛又担忧,走来扶住她,恳切地道:“不管奴婢说出什么,请姑娘千万节哀,切莫太过伤痛。”她停了一停,含泪缓缓道:“今日一早,内侍发现湖中溺着一个人,已经死去多时了,是,是清歌。”
  
  绛树听见她先前那一句话已猜出些许,却仍忐忑地抱着几分微茫的希望不愿相信,直到最后几个字出口,她脑海中轰然一声一片空白。绛树顾不得理清思绪,几乎本能地向外跑去,却连迈出去的步子都落不稳。踉跄地走开几步,已被画阑匆忙过来扶住,焦急地劝她,“姑娘即便要去,也请先更衣梳妆,无论如何也不能这样出去啊!”
  
  她的话语落在耳中有些模糊,绛树茫然看了她一眼,此时却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推开她就跑了出去。画阑在身后急切地又唤了几声,她也不曾停留。画阑于是也不暇多想,拿过她的衣裳便急忙跟了出去。
  
  从青琐居到湖边的路程似乎格外遥远,终于能看到湖岸之时,岸边已经围了许多人。绛树顾不得稍作休息,一口气赶到人群之内。清歌躺在一滩水泊中,浑身被湖水浸泡得惨白,毫无生气,几个医官正蹲在地上仔细验看。绛树隐约看见秦桑也在其中,却也没有看真切,冰冷的死亡气息笼罩得她几乎快要窒息。她恍惚地向前迈了两步,走得近了,几个医官才留意到,纷纷抬起头来。她这才看清楚,秦桑的确是在这里的。
  
  几个医官见她过来,一时面面相觑,也不知该不该阻拦,唯独秦桑面色微变,起身走来挡在她面前,正色道:“绛树姑娘,医官们正在验尸,不要过去。”绛树没有看他,方才一直堆积在心中无暇理会的情绪,在亲眼见到死去的清歌那一刻终于流溢而出,直到尝到咸涩的滋味,她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是泪流满面,她颤抖地去推他,“你让开。”
  
  秦桑似乎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绛树没有推开他,反倒被自己的力道顶得退了几步。秦桑探身扶住她的手臂,趁势凑近压低了声音,字字郑重地在她耳畔道:“依我看清歌不是简单的失足落水,你别只顾着伤心,清醒一些!”绛树不觉一怔,抬头看向他,而秦桑已放开她,退后两步很自然地躬身歉然道:“在下无意冒犯,既然姑娘执意要看便去吧,请姑娘节哀。”
  
  绛树忽然明白了他拦她的用意,她平静些许,只作未曾理会他,慢慢走上前,俯身去看清歌。清歌身上并没有什么明显的伤痕,似乎的确是溺水而亡,而右手中紧紧握着的一只翠玉镯,却是她从未见过的。绛树暗暗生疑,又仔细看遍了她周身,想找找还有什么多出的东西,却发现她发间一直戴着的那支茉莉玉簪不见了。清歌曾说过那支玉簪是父母留下的东西,想来对她格外重要,多年来绛树从未见她离身,如今不知所踪,必定有蹊跷。
  
  正自思忖,却见周围的人群渐散,身边几个医官也都恭谨立起身来,绛树抬起头,见卞夫人正向这里走来,身后跟着徐夫人和另一位夫人。绛树思索片刻,才记起那另一位便是去年春天在卞夫人处赏花时见过的杨夫人。她于是挣扎着站起身来一一行礼,卞夫人微有惊异地看着她只着寝衣披头散发的模样,然而见到地上的清歌,也不好说什么,便略含责备地向刚赶来不久的画阑道:“你就算拦不住绛树姑娘过来,至少也该等她梳妆好再告诉她这件事情,怎么能让她这个样子出来呢?”
  
  画阑匆匆走上前为绛树披上带来的衣裳,接着才垂下头应道:“奴婢知错,只因今早姑娘醒来时恰好听见了赶来告知消息的内侍同奴婢说话,所以实在瞒不住,请夫人见谅。”“罢了。”卞夫人叹息一声,走近几步轻抚上绛树的肩头,放缓了语气安慰道:“我知道你和她的感情非同一般,出了这样的事情,伤心自然是难免的,还要节哀才是。”
  
  绛树悄悄瞥一眼卞夫人身后的徐夫人,咬了咬唇径直跪了下去,轻声啜泣,“多谢夫人宽慰,可是,清歌她不可能是失足溺水,她一定是被人害死的,请夫人查明真相,以慰逝者在天之灵!”“你……”卞夫人意外地看着她,“你何以这样说呢?”绛树含泪抬起头,回头指向清歌,“她手中握的那只翠玉镯,我此前从未见过,这东西不是她的,却被她在溺水之时握着,那必定是她在落水之前从什么人那里拿到的。”
  
  “你是说,是那个翠玉镯原本的主人推她落水的?”卞夫人凝眉思量少顷,摇摇头道:“还是先别胡乱猜测,听听医官们都验出了什么吧。”绛树低低应了一声,画阑扶着她起身,她扭头有意无意地看向秦桑,秦桑却只是不着痕迹地点了一下头,似乎并没有要站出来说些什么的意图。见卞夫人问起,几人中最年长的一位医官行礼回话道:“眼下只能判断出这位姑娘是死于昨日夜间,具体的时辰还需要将尸身带回去仔细勘验才能确定。她身上并无伤痕,的确是溺水而亡,至于如何落水,就实在看不出了。”
  
  卞夫人微微蹙眉,“这么说,你们也无从认定么?”那医官迟疑片刻,小心地道:“单从尸体上的确无法断定,不过……绛树姑娘这猜测也不无可能。通常溺水之人若是抓住了什么东西,必定会牢牢抓着不放,她拿的这镯子若不是她的,那就确实很有可能是从推她落水的人身上扯下的。”
  
  “我明白了。”卞夫人神情严肃地点点头,回头环顾了一下,“那么你们都来看一看,谁认得这个东西?”绛树亦随着卞夫人的目光看向跟着她同来的人,杨夫人听了方才那些话已好奇地带着侍女凑上前,徐夫人却犹豫着一步一顿,身旁的侍女躲在她身后,神色透着几分难以掩饰的紧张。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