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我的泰国牌商生涯 > 大结局

大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然而不等阿赞师父们做出反应,一股强大的吸力,便从缺口中涌出。这吸力让人无法抗拒,几个离缺口稍近的阿赞,直接就被吸入其中。紧接着,一张破碎的巨大脸庞在黑色缺口中若隐若现,它看起来是那么的恐怖,令人心惊胆颤。
  
      二叔是普通人,对这些古怪的力量更难抵抗。危急关头,是阿赞孟塔破开自己的法器,利用那瞬间的爆发性力量,强行把二叔推出引力范围内。可没有众多法器护身的阿赞孟塔,也被吸力拉入缺口中。
  
      二叔也想逃,但他迈不动步子。因为有一股力量顺着空气中的生机涌来,似要窜入他的身体里。
  
      二叔本能的想到,这是缅甸王的灵魂。他要夺走自己的躯体,为其在现实世界里找到更多的献祭者。就在二叔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那个女声再一次出现。她似乎很愤怒。二叔听的明白,张丽珠是在威胁缅甸王的灵魂。如果他要夺走二叔的躯体,那么张丽珠会拼尽全力,立刻断掉生命力的转换。哪怕身体残缺,也绝不会让缅甸王再有任何复活的希望。
  
      在这种威胁下,即便是残缺的灵魂,可有复活的执念影响,缅甸王也必须思考一下。
  
      趁此时机,张丽珠大叫着,让二叔快逃,不要再回来。
  
      如此,二叔才得以逃脱那个可怕的矿洞。也不知道是不是张丽珠能够控制矿场内的古怪力量,先前被改变的空间,暂时变得正常。二叔逃离玉矿后,立刻返回泰国。他很清楚,凡是被缅甸王吸走的人,都不可能再有任何存活的希望。因为那个灵魂要的是生命力,而非傀儡。
  
      二叔的话,让人无比的震惊,谁也想不到,世上还有如此神奇的事情发生。
  
      更令人震惊的是,几天后,三叔从香港发来消息,说最近那边出了很多怪事。大量的人口失踪,海警曾发现有人试图偷渡大陆,但在拦截时遭遇奇异的力量。所有的海警失踪,仅仅留下一段监控影像。从影像中可以看到,当时偷渡船上走出几个人,其中一位是早在几个月前便已经确认死亡的香港法师。而那艘偷渡船里,则装满了之前失踪的人。
  
      这件事,成了香港近些年来,最难以解释的神秘事件。要知道,向来只有大陆人偷渡到香港,很少有人反着来。除非是在香港犯下滔天罪行,不得不跑路避难。不过上了那艘偷渡船的人,有高级白领,也有普通工人,有犯罪分子,也有警察或政府公务人员。这么复杂的人员构成,很难想象,会在同一时期有如此多的罪犯选择跑路。
  
      所以说,避难应该不是真正的理由。
  
      很多人甚至怀疑,这些人是不是他国用来危害大陆的人肉炸弹一类?这个猜测,搞的大陆十分紧张。然而即便他们已经做足了准备,可仍然没有办法阻止偷渡船靠岸。
  
      与香港海警一样,阻拦这艘船的人都失踪了,而偷渡客也失去了踪迹。
  
      我和二叔一听到这消息,立刻便想起缅甸的玉矿。看样子张丽珠说的没错,缅甸王的灵魂确实打算弄些人来献祭生命。
  
      二叔很紧张,他不知道作为唯一的生还者,缅甸王是否会来找自己。他的紧张并非是怕死,而是怕会连累到我们。尤其是爷爷,本来身体就不太好,若再遇到这样的事情,那就太可怜了。
  
      为了安全起见,二叔强行把我送回了大陆,并嘱咐这件事没解决之前,我绝不能再去泰国。他让我没事多和马如龙联系,如果可能的话,最好借着马如龙的关系,看看能否找到茅山派或龙虎山的高人。能帮忙解决这件事最好,如果不能,便退而求其次,希望他们可以保护我的安全。
  
      我知道二叔是好意,也知道自己在这件事上,没有选择的权力。但我希望他能和爷爷也来大陆,不管怎么说,这里在我心中,都比泰国更加安全。
  
      二叔答应了,但在此之前,他需要把泰国的事情处理好。那些客户,阿赞师父,以及泰国的资产,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整理。好在之前他在大陆已经有了底子,做起这些事情,倒也算不上多难。
  
      大约一年多以后,我已经从大学毕业。二叔和爷爷,则从泰国搬来了大陆。我本想着,既然爷爷回了国,便可以与奶奶重修旧好。
  
      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向来身体健康的奶奶,在爷爷回国前的一天夜里,突发脑溢血。我们谁也想不到,她会出现这样的意外,等早上起来喊她吃饭的时候,奶奶的身体已经彻底僵硬。这件事,给我们家造成了无比巨大的精神打击。
  
      胡小艺和梁习还有秦学姐等人听说这件事后,纷纷赶来吊唁。他们安慰我不要太难过,老太太已经活了七十多岁,也算喜丧,节哀顺变吧。
  
      这样的话,我向来是不接受的。无论人活多久,死了就是坏事,何来喜丧一说?可胡小艺他们也是好意,我没办法发火,只好打电话给爷爷,告诉他这个消息。爷爷听说后,沉默片刻,然后说他第二天就会到大陆。
  
      我不知道他是想来看奶奶最后一眼,还是凑巧,只知道在电话里对他埋怨,为何不早点来!虽然二奶奶的事情,让他对家庭充满愧疚,但就因为这个原因,导致永远无法见到活着的原配,这难道就是正确的事情吗?
  
      爷爷说不出话来,我们在沉默中挂断了电话。
  
      而后,由爷爷主持,奶奶的葬礼如常进行。下葬那天,他在坟场站了许久,最后抱着墓碑大哭一场。
  
      听着爷爷的只言片语,我才终于明白,他其实并非全因为在泰国有了家庭,又或者二奶奶的意外不敢回国。他更多的,是怀着对奶奶的愧疚,觉得没有脸面回来。所谓近乡情怯,就是这个意思。有时候,我无法理解老人的执着,所以对爷爷的这种愧疚感,只能理解,却不赞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