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暗窗 > 第73章 失踪

第73章 失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十三章失踪

    夜里,医院验血室只有一个女值班大夫,一同跟来的护士走进里间帮那位大夫准备。陈秋风和夏如霜站在走廊的窗口处等候。

    陈秋风脱下大衣放到一边的椅子上,解开衬衣袖扣撸起胳膊。夏如霜看见他撸胳膊,也赶紧脱下大衣。陈秋风双手按住他的肩,恳切的说:“如霜,听我说,这种事还是让我来吧。”

    “于情于理,我都不能袖手旁观,别忘了,他是我姐夫。”夏如霜说。

    “别争了,我的血肯定比你的多,”陈秋风说着,又补充了一句,“我的不够,你再上。”

    夏如霜望着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与他一起共事一年多,他很少说幽默的话,从来都是端着架子高高在上的语气,今天他能这样像朋友一样对她,表现出倍加关爱的样子,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她一时竟无言以对。

    “如霜,今天谢谢你。”陈秋风眼眸里流露出欣赏的目光,他的这双眼睛曾出现在她梦里多次,从来都是深不可测或混浊模糊的,她总觉得猜不透,看不清,为此她苦恼过多少个不眠之夜。而今天,他离她如此之近,他的眼睛第一次如此清澈明亮,透可见底。他说这句话是发自内心的表白,真实的感受。夏如霜点点头,抱之一笑,说,“你是替何雪晴在谢我。”

    “不,是我。”陈秋风诚恳的说。

    夏如霜嘴角挂着一丝讥讽,说,“别把我当坏人,我夏如霜虽然是生意人追逐名利,但还没有丧失最起码的判断力,我之所以答应周鹤祥带着何雪晴和同事一起聚会,其实也是想向大家告别。是因为经过这段时间与周鹤祥的相处,我决定放弃这份工作了。早在几天前,我就写了辞职信,没想到被他利用了。”

    “你别误会,如霜,”陈秋风急忙解释,说,“其实我知道你在暗中保护何雪晴,还有那天,你是故意向我透漏信息,谢谢你,要不是你,何雪晴不会在周鹤祥那里平安度过这些天。”

    “什么都瞒不过你,”夏如霜一笑,“你是怎么察觉到的?”

    “雪晴对我抱怨说,你总说监视她,”陈秋风呵呵一笑,“开始我也以为你在防她,可是后来我才明白你的用意,周鹤祥摆明了要利用何雪晴让我就范,你既然是他的助手,当然一目了然。”

    夏如霜一笑,“你娶了一个笨女人。”

    “是,她是笨,但是真诚、善良,在我眼里这也是她的可爱之处。”陈秋风实话实说。

    “我算明白了,什么叫情人眼里出西施了。”夏如霜笑起来,“对了,忘了问了,你公司里是谁泄密,你查了吗?”

    “不用查了。”

    “你知道是谁了?”夏如霜很吃惊,“我真想知道是谁,也想为自己洗清名誉。”

    “唉,不瞒你说,”陈秋风说,“开始大家确实怀疑你,但我没相信,后来雪晴无意中告诉我一个消息,王战友的小舅子也在永合,是周鹤祥的手下,我反复一想,也就明白了。”

    “哈,王战友那个八卦控,”夏如霜愤愤道,“那陈总想好怎么处置王战友了吗?”

    “这个人嘛。功过相抵,这件事不要再提了。”

    “陈总,到底是你,有度量。”

    这时,窗口的小门打开,大夫放下一个白色搪瓷托盘,里面是消□□棉、针管。夏如霜一看见这些急忙背过身去,“哎呀,我晕针。”陈秋风一只手推开她,“你回去吧,雪晴一个人在那里我不放心,你过去看看。”

    夏如霜拍了下陈秋风的肩,说,“那我过去了,我先替我姐夫谢了。”

    陈秋风一皱眉,针管已刺入他手臂上的肌肤里,他向她挥挥手,“快去。”

    夏如霜沿着走廊走到楼梯口,下到一楼。却看见抢救室门前的走廊里空无一人,抢救室里的灯大亮着,不时有护士端着药品进进出出。夏如霜走到门口,隔着玻璃窗看见里面的医护人员还在忙碌着,里面也没有何雪晴的身影。

    夏如霜沿着走廊走到卫生间门外,她轻声叫了一声:“雪晴,雪晴,你在吗?”

    夏如霜听不到回答,她忍不住跑进卫生间,挨个推开小隔间查看,里面空无一人。人呢?她人呢?

    夏如霜回到抢救室门前,坐到椅子上,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望着外面漆黑的夜,何雪晴会去哪儿呢?

    二十分钟后,陈秋风走回来,夏如霜急忙迎上去。陈秋风没看见何雪晴正左右张望,没等他开口问,夏如霜说:“何雪晴不见了?”陈秋风一愣。

    “我回来就没有看见她,”夏如霜摇了下手中的手机,“我打她手机也没信号?会不会是出了什么事?”

    “这个楼层,你都找过了?”陈秋风不放心的问,看到夏如霜使劲点点头,他急忙从衣兜里取出手机,拨通了何东强的电话,等了一下,他听见何东强慵懒的声音“谁呀,大半夜的?”

    “是我,雪晴回家没有?”

    何东强听出是陈秋风的声音,立刻清醒过来:“没有呀,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陈秋风挂了电话,“没回娘家。”他说着,刚抽了血的脸一片惨白,他笔直的身体佝偻着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夏如霜看见陈秋风像被抽了气的皮球似的萎成一团,急忙蹲下身,飞快的说:“你别急,也许,也许她是饿了,出去吃点东西。”

    陈秋风摇摇头,“吴天昊这个样子躺着这里,她会跑去自个吃东西,可能吗,都怪我,没把事情想周全。”

    这时,抢救室的门被推开,一个护士走出来,说:“你们是病人家属吧,病人已脱离危险,你们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