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小说备用站

字:
关灯 护眼
36小说备用站 > 重生从娶女知青开始 > 第22章 身后事

第22章 身后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隆昌素兰花……
  
  纪元海把这盆花看在眼里,继续跟陆家众人说了过去一年大概的经历。
  
  有些事情,他终究有所保留。
  
  毕竟人多眼杂,纪元海连陆成林、老泪纵横的陆老爷子都不能说是完全信任,又何况其他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陆家众人也已经都是仿佛听话本故事。
  
  纪元海和陆荷苓两人从结婚到考上大学,这一年的辛苦自然不必说,尤其是他们还要兼顾农村生产队的劳动,那就更加不容易了。
  
  陆家老爷子看着纪元海夫妻,除了心中高兴之外,其实还有点疑问。
  
  纪元海夫妻两人衣裳也新,还带着手表,比许多省城工人家庭都要好,可不像是干农活能赚出来。
  
  不过这方面也不好直接问,以免惹怒了陆荷苓。
  
  说到底,老爷子不想再失去一个孙女,尤其是这个孙女从来都没有长在自己眼前。
  
  “老大夫妻俩的事情,成林带人去办,一定可以办妥。”
  
  “你们也不用操心,安心上学就好。”
  
  老爷子说道。
  
  纪元海便补充一句:“荷苓这里还有相关证明材料,也都让二叔带着,省的太麻烦。有二叔的身份,荷苓的材料,这件事也就稳当了。”
  
  “嗯,好,我送你们回去的时候,把这个材料带回来。”陆成林说道。
  
  事情都说得差不多了,一大家子人都在,都要留下纪元海和陆荷苓吃饭,夫妻两人也就应下来这一顿团圆饭。
  
  表妹林湘容今年十五岁,正是说话欠考虑的时候,长辈们事情都说完,他们这些弟弟妹妹都跟纪元海、陆荷苓说话的时候,她惊叹了一下:“表姐,你和表姐夫一人一块手表啊?这得不少钱吧?”
  
  陆荷苓看向纪元海。
  
  纪元海笑了一下,如实说:“两块手表加起来三百块钱。”
  
  林湘容惊叹:“三百块钱啊?伱们还挺有钱的。”
  
  “还行吧,除了学习之外,我也有点其他方面的收入。”纪元海说道。
  
  陆家老爷子感兴趣地看过来。
  
  陆成林、陆诗韵、林伯山也都看向纪元海。
  
  林伯山说道:“小纪,你还做生意啊?”
  
  “偶尔卖点东西,算是维持生活。”纪元海说道。
  
  偶尔买点东西,就能有这么多的收获?
  
  陆成林心里一跳,忽然有种不好的的揣测——这小两口,该不会是卖了我大哥的遗物遗产吧?
  
  “小纪,你卖的是什么方面的东西?我现在也做生意,你卖的东西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忙。”陆成林试探着说道。
  
  纪元海说道:“应该是不行。”
  
  陆成林心中越发感觉不好。
  
  犹豫了一下之后,终究稍微绕了个圈:“荷苓,你爸你妈的遗产,你们现在都领回来了吗?”
  
  陆荷苓再次看向纪元海,她不确定这件事需不需要隐瞒一下。
  
  纪元海索性承认:“我们已经领回来了。”
  
  “都还在吗?”陆成林问道。
  
  “基本都还在。”纪元海说道,“除了给舅家四个金首饰,作为保管费,其他的都还在。”
  
  “保管费?怎么还用得着保管费?”陆家众人都很奇怪。
  
  纪元海也没说场面多么难看,毕竟说得多了、彼此都挂不住脸,也就只说了陆成山、叶眉把一部分财产提前放在陆荷苓舅家藏起来。
  
  然后他们领回来的时候,就给了舅家一些保管费。
  
  陆成林听完之后,却是有点担忧。
  
  这么说——大哥的遗产已经全被取出来了。
  
  纪元海这么聪明,陆荷苓又事事都愿意听他的,这些东西岂不是都任凭他处置?
  
  他们戴的手表,不会就是变卖遗产的收获吧?
  
  陆荷苓知不知道这些事?
  
  陆成山开始了进一步试探:“小纪,那些遗产你们两口子都保管好了吗?可别丢了。”
  
  “嗯,我知道的二叔,都还保管的可以。”纪元海说道。
  
  “生活要是过的不太如意,适当也可以拿出来一件两件这些东西换些钱来用。”陆成林说道。
  
  纪元海微微摇头:“二叔,我们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随后意识到什么,笑了一下:“二叔,你是想问,我们俩从农村来,是不是变卖了荷苓爸妈的遗产才戴的起手表?”
  
  陆老爷子、陆成林、陆诗韵、林伯山心里想的都差不多。
  
  从农村来的两口子,却有钱花三百块钱买手表,的确是有些解释不通。
  
  不过话不能这么说。
  
  陆老爷子说道:“小纪,荷苓,成林也没有责怪你们的意思。”
  
  “手里面没有钱财,需要用钱的时候,适当变卖一些东西,本就是合情合理的;他的意思是,东西虽然卖了,还是可以买回来的。”
  
  “你们说个地址和价格,他去一趟,稍微加点钱,能买回来就买回来;然后将来留给你们,留给我们都是一个念想。”
  
  陆成林、陆诗韵都连连点头。
  
  这样说,也算是尽可能顾全了纪元海和陆荷苓的脸面。
  
  纪元海笑着回答道:“你们放心吧,遗产我们一个没卖;我卖的东西是别的。”
  
  陆家众人都大感意外。
  
  没卖遗产?卖其他东西赚的钱?
  
  见到陆荷苓并未反对这句话,应该就是真的。
  
  陆成林放下心来:“这么说,小纪还是一个做生意的好手!小小年纪买卖一些东西,就已经能够满足生活所需。”
  
  因为纪元海没说自己做的买卖生意是什么方面,陆成林也就没再打听多问。
  
  一家人吃了一顿和和气气的团圆饭后,陆家人再也没询问遗产相关,纪元海的生意相关,让纪元海和陆荷苓都还感觉不错。
  
  陆荷苓陪着老爷子说话,老爷子慢吞吞说着陆荷苓父亲陆成山以前的事情。
  
  两人倒也安详平静。
  
  纪元海站在自己卖出的隆昌素兰花前面,看了一会儿。
  
  陆成林走过来:“小纪,喜欢看花草?”
  
  “嗯,还行,就是了解不多。”纪元海说道。
  
  “这盆花是兰花名品,本来也就一二百块钱吧。”陆成林说道,“也不知道是谁,把这个价格拉的挺高,还说跟什么升官发财的有关系。”
  
  纪元海面带微笑听着。
  
  “一二百块钱就挺贵了,二叔你买的这一盆多少价格?”
  
  陆成林说道:“这件事我说出来,你都不太可能相信。”
  
  “就这么一盆花,一千五百块钱!”
  
  “好看是好看,可也不应该值这个钱啊!就我来说,这盆花二百块钱卖给我都不值得——”
  
  “二百块钱还是值的!”陆老爷子听到了这句话,搭了一句,“这盆花品相和灵气十足,宛如山中自然生长而成,不是凡品。”
  
  “要我说五百块能买下来,也是可以的。”
  
  “但一千五百块钱,就纯粹是乱抬价了,这背后说是有什么升官发财的奥妙,但是不知道的人,还真参详不透。”
  
  纪元海点点头:“二叔现在参详透了吗?”
  
  “大概参详透了,但是感觉自己应该是当了冤大头,别人击鼓传花,传到我这里来了。”陆成林苦笑说道。
  
  “从南方来了个姓花的大老板,就是身家上亿的,他对花草感兴趣,还买了两盆兰花。”
  
  “然后有些人就嘀咕着,我们也买兰花,跟花老板套套近乎,生意说不定就做成了;就是这么回事,就有人买了兰花试图跟花老板套近乎。”
  
  “这就是所谓升官发财。”
  
  纪元海好奇地问:“这件事有人成功了吗?”
  
  “有一个姓张的,好像最一开始搭上话,成功了。”陆成林说道,“其他人那当然都是白搭钱,花老板又不是傻子,第二个第三个捧着兰花去见他的,他要是还能乐出来,那就是有病了。”
  
  “包括我,也是往这里面白搭钱,当初被人家说的神乎其神,好像买了兰花就能赚大钱,还神神秘秘跟了不得的东西似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