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等未来的你 > 第二十一章 疯了 上

第二十一章 疯了 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的乐意昂横眉竖眼,煞气蒸腾,再加上他本身就虎背熊腰的,一般人还真会被吓住。叶瑾瑜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一般人,不过这会儿也被乐意昂的样子吓得心惊肉跳。
  “我……我……不给!”
  踌躇良久,她还是坚定拒绝,边说边缓缓靠向房门。要是乐意昂这混蛋敢上来的话,也方便第一时间开门逃跑。
  “你给我嘛!”乐意昂像是突然变了个人,像是孩子又像个女孩儿般撒起了娇,看得叶瑾瑜一愣一愣的。
  接着更让她没想到的是,乐意昂竟然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声痛哭起来,一边抹眼泪一边指着嘴角抽搐的叶瑾瑜说道:“你坏!你坏!”
  “……”
  叶瑾瑜一阵无语,她从来不敢想象乐意昂这么要强的人有一天会哭,更没想到他会当着自己的面哭,而且还表现的像个孩子。
  这到底是真疯了,还是在借疯子行为来表述心中的痛苦?
  “那个……你没事吧?”叶瑾瑜小心翼翼的走过去。
  “有事!”乐意昂扬起满是泪水的脸,盯着叶瑾瑜说道:“让我喝酒就没事!”说完,指了指被她藏在身后的酒瓶。
  叶瑾瑜一阵为难,给他酒吧,怕他醉死;不给他酒吧,估计他得一直闹腾……
  忽然,她眼睛一亮,对着还坐在地上抹眼泪的乐意昂说道:“你等会儿啊!”
  话落,她冲进了卫生间,竖起酒瓶把里面的酒倒了九成九,而后从壁柜上取下两瓶红茶,将之全数倒入酒瓶里。
  准备妥当之后,她拎着自己“酿制”的酒出了卫生间,塞到乐意昂手里,道:“喝吧,喝死你!”
  酒瓶在手,乐意昂顿时眉开眼笑起来,也不答话,咕噜咕噜的还是对瓶吹。
  喝了几口他便顿了一下,就在叶瑾瑜紧张是不是被识破时,他眼睛一亮,以更快的速度喝了起来。
  哈……
  当一整瓶“酒”再次入腹后,乐意昂张口呼出一口“酒气”,打了个饱嗝,道:“这酒味道还不错,比之前的要好喝!”
  叶瑾瑜强忍着笑意,一边把心满意足的乐意昂扶到床上,一边说道:“好了,酒也喝了,泼也撒了,该睡觉了。”
  被拽上床的乐意昂盯着叶瑾瑜说道:“你讲故事,不然我就不睡!”
  叶瑾瑜一个头两个大,怎么有种当妈的感觉?想拒绝吧,可看到乐意昂一脸期待的模样,又硬生生把到嘴的“不”字给咽了回去。
  想了许久,她在乐意昂希冀的眼神中说道:“从前……”
  “为什么每个故事的开头都是‘从前’?”乐意昂歪着脑袋说道。
  “你到底要不要听?”
  “要要要!”
  叶瑾瑜翻了个白眼,继续说道:“从前有个叫尾生的人和心爱的人相约在桥下见面,他早早的来到了约定的地点,一直等啊等啊等,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心爱的女孩儿。”
  “渐渐的,天下起了雨,雨越下越大,积水冲垮了上游的堤坝,大水席卷桥梁。然而并没有等到爱人的尾生却始终不肯走,为防被大水冲走,他就死死抱着桥墩,最终淹死在桥下。”
  “他等得人呢,来了吗?”乐意昂好奇的问道。
  叶瑾瑜摇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这则故事出自《庄子•盗跖》,原文为:尾生与女子期于梁下,女子不来,水至不去,抱梁柱而死。
  这可以说是最早的爱情悲剧了,它不同于牛郎织女、梁祝化蝶等杜撰改编的故事,它是一则真实发生在历史长河里的画面。
  有人说尾生等的人在他死后冒雨来了,也有人说他等的人始终没来,结局到底如何实际上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尾生他坚守了“不见不散”这个约定。
  小时候第一次听到这则故事的叶瑾瑜其实觉得尾生很傻,觉得世界上应该是不会有这种人的,可随着年纪的增长,她改变了想法,渴望自己也会遇到一个“尾生”,一个可以为了等自己而“水至不去”的人。
  床上的乐意昂呢喃着“傻瓜,洪水来了都不走”,逐渐进入了睡眠中,不一会儿便响起了轻鼾。
  睡着的他面部线条不如往常时那般铿锵分明,显得柔和了许多。叶瑾瑜双手托腮,静静的瞧着那张越看越好看的脸,不由得一阵轻叹。
  “说尾生是傻瓜,你不也是傻瓜吗?”她轻轻皱了皱琼鼻。
  尾生是为了心爱的人被活活淹死,而乐意昂为了心爱的人蹉跎了八年青春,两相比较,不过半斤八两罢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