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等未来的你 > 第二十章 昔友今敌

第二十章 昔友今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意昂做梦都想不到,居然会在西湖断桥和许从文再见。
  曾几何时,他、蒙南、许从文三人被誉为“浙大铁三角”,只要是在校园内,三人便形影不离,一人的方圆三十米内必定会有另外两人。
  然而毕业之后,三人却各奔东西,再未见面。蒙南是因为身处西半球,想见而无法见,而许从文……最有默契的两人最终也极为默契的没有再联系。
  与关系最好的朋友关系变淡是什么感觉?
  是从无话不说到无话可说;是从什么都一起经历到对你一无所知;是像小时候捉迷藏,你躲好了,人真的就找不到了。
  八年,整整八年。那一年,乐意昂失去了最爱的人,也失去了最好的朋友。看着眼前成熟了许多,但却依旧留有过去那般阳光灿烂笑容的老同学,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我就不能在这儿吗?”许从文淡笑,看着昔日最要好的老同学说道:“别忘了,我也是浙大走出去的。”
  乐意昂苦笑一声,是啊,他也是浙大走出去的呢。
  见乐意昂没有了过去的意气风发,许从文伸了个懒腰,作拥抱天地状,远眺夕阳下的雷峰塔,一脸感慨道:“八年了,没想到这里一点都没变。”
  八年前,他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而今却已经临近三十,昔日的校园生涯还历历在目,脸上却渐生皱纹,不免让人感叹岁月的无情。
  “你……过得还好吗?”乐意昂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根本不敢看身旁的人。
  “还好。”许从文瞥了眼乐意昂,而后目光再次落在远处的雷峰塔上,沉声道:“就是每个夜深人静时候,总会梦到阿星对我挥手。”
  乐意昂面色一滞,头更低了一分:“对不起……”
  “对不起?”
  儒雅斯文的许从文在听到这三个字时,整个人都变了,变得五官狰狞,煞气横溢。他猛然转过身,一把揪住乐意昂的衣襟,咬牙切齿道:“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你除了会说对不起之外还会干嘛?”
  许从文虽然不比乐意昂矮,但远不如他强壮,只要乐意昂愿意,随时可以挣脱他的双手,反将之缚住。
  然而被触及心底最痛的伤口的他却丝毫没有反抗,整个人都萎靡不振,喃喃道:“除了对不起之外,我还能干嘛?”
  “当初你和阿星不是说至死不渝、生死与共吗?阿星不在了,你还活着干嘛?”许从文松开了手,一把将乐意昂推开,指着泛泛粼光的湖面说道:“乐意昂,如果你还爱着阿星,就像个男人样跳下去!”
  他知道,从小一门心思放在摩托车上的乐意昂不会游泳。
  听到许从文的话,乐意昂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二话不说,纵身跃进西湖中。
  哗啦!
  水花四溅间,许从文愣了一下,没想到乐意昂竟真会跳进湖中。看了在水中情不自禁争扎的乐意昂一眼,他深吸一口气,随即转身就走,再不看一眼。
  “有人落水了!!!”
  乐意昂在水里挣扎的动静不小,惊动了还留在断桥上的人。事实上,就在刚才他和许从文争执时就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没人会想到这么一个大男人居然会跳湖。
  虽然发现有人落水,但却没人下水施救。此时毕竟已经入秋,且昨天还下了一场雨,天气彻底转凉,哪能再像夏天那般肆意畅游?
  原本一个人玩得正嗨的叶瑾瑜听到了身后的动静,还当是发生什么事了呢,却瞧见水中挣扎的人不是乐意昂又是谁?
  来不及去想乐意昂刚才都好好的,怎么一转眼功夫就掉水里去了,她把相机搁在桥上后,噗通一声就跳进了湖里。
  刺骨的寒冷被焦急掩盖,她一边快速朝乐意昂游去,一边喊道:“快憋气!”
  也不知乐意昂是真憋住了气,还是喝的水太多,从浮浮沉沉到渐沉湖底去了。好在叶瑾瑜已经游到,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服,拖着他往桥边游去。
  在水里,叶瑾瑜还能拖得动乐意昂,可想要把他拖上桥,那就不切实际了。幸亏桥上有不少人,在到桥边时,立即就有人搭手,几人合力将乐意昂提了上来。
  重回陆地上,叶瑾瑜顾不得男女有别,当即对昏迷当场的乐意昂做人工呼吸,来回几次后,乐意昂噗哧一声吐出几口湖水,睁着的双眼尽是迷惘。
  “吓死我了。”直到此时,叶瑾瑜才舒了一口气,推了推双眼无神的躺在桥面上的乐意昂说道:“我说你怎么一转眼的功夫就掉水里去了呢,而且你一个大男人居然不会游泳,丢不丢脸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