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等未来的你 > 第九章 离别的抱抱

第九章 离别的抱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夏天将叶瑾瑜迎进工棚,工棚里设施简陋,只有几张铁架床和一张大桌子,里面摆满了脏衣服、鞋子,一看就知道是那些工人们的居所。
  “夏总您就住这儿?”叶瑾瑜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天星建工虽然算不上大企业,可作为副总经理,而且占了一半股份的夏天一年到头六七十万总得有吧?这等身家,会与工人们住在一起?
  “出门在外嘛,有得住就不错了。”
  夏天笑了笑,拉开一张椅子让叶瑾瑜坐下,一边从桌上的水壶里倒杯凉茶,一边说道:“穷乡僻壤,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还请叶助理多担待。”
  “哪里!哪里!”
  叶瑾瑜连忙站起来接过茶水,倒是对夏天的客气有些受宠若惊,乐意昂对待“人才”的态度和他一比,简直是被甩了八条街都不止。
  那边,乐意昂提着一个行李箱走了过来,夏天说道:“嘉兴那边的项目也到收尾阶段了,我去那边出差一段时间,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还需要叶助理多为乐总分担一些。”
  各项目都是有项目经理负责一切事务的,不过作为总经理和副总经理的乐意昂与夏天,在项目开始和收尾阶段,都会亲赴项目地主持工作。
  而在上海地区时,夏天一般是负责外场工作,于上海地区内各个项目地来回巡视,把控工程质量,很少回市区。
  听到夏天的话,叶瑾瑜连忙回道:“夏总放心!”
  不等夏天再说什么,提着行李箱的乐意昂说道:“行了,时间不早了,再不走的话就得天黑了。”
  夏天笑了笑,三人先后出了工棚,跟项目经理和工头打了声招呼后,夏天走到工棚旁不远的一辆路虎神行者边上,拉开副驾驶车门,对着叶瑾瑜躬身作了一个邀请的姿势,道:“不知本人有没有载叶小姐一程的荣幸?”
  “乐意之至!”对于这绅士且幽默的副总经理,叶瑾瑜还是挺有好感的,再加上又不想再跟乐意昂为伍,自然大方的坐进了神行者。
  乐意昂面无表情的把行李箱放进了后备箱,而后自己坐上后座。夏天冲他打了个胜利的手势,跨进驾驶室,把车开到乐意昂的车旁,让乐意昂上了她自己的车,这才晃晃悠悠的往市区方向驶去。
  路虎和jeep同为越野车品牌的翘楚,不过前者在保留越野性能的同时,也兼顾了舒适性,神行者的内饰用料看起来比牧马人要高档一截,舒适性也确实要高的多。
  就跟它们的名字一样,一个像是坐在飞行器里风驰电掣,一个像是骑在马背上御风奔腾。
  坐惯了豪车的叶瑾瑜并没有对神行者有多大感想,她一边跟着音响里的音乐轻微摆动身体,一边说道:“我看过夏总的资料,夏总曾在复旦念过哲学,后来才去的哈工大土木工程学院,说起来夏总还是我的师兄呢!”
  “既然知道我是你师兄,那还叫什么总不总的!”夏天侧首灿烂一笑,像个还未褪去稚气的大男孩儿。
  他同样查过叶瑾瑜的资料,知道叶瑾瑜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学毕业,中学毕业之后才去了美国。说起来,二人确实可以算是师兄妹。
  “不管怎么说,师兄都是我的顶头上司嘛!”叶瑾瑜可爱的吐了吐丁香小舌。
  夏天笑了笑,看了眼后视镜里紧跟着自己的牧马人,而后目视前方说道:“我也就不叫你叶小姐或是叶助理了,直接称呼你瑾瑜没问题吧?”
  “当然没问题。”叶瑾瑜笑道。
  夏天点点头,问道:“瑾瑜你觉得乐总怎么样?”
  “乐总?”
  叶瑾瑜愣了愣,完全没想到夏天居然会问这个问题。在听到这句话时,她真的很想把乐意昂的所有缺点都说出来,并且表达出自己的强烈不满。可念及这两个不是基友却胜似基友的关系,而且两人又都是自己的上司,她还是有所保留的回道:“怎么说呢,乐总其实人还不错,就是有些小毛病,比如说小心眼、记仇、不苟言笑。嗯,还有些邋遢、不修边幅。”
  “噗哧!”
  夏天忍不住笑了出来,说道:“你在背地里这么评价自己的老板,就不怕我在乐总那里捅出去,到时你一定会遭老板的记恨,你自己也说他是个记仇又小心眼的人。”
  “应该……不会吧?”叶瑾瑜额头渗汗,幸好还没把乐意昂的缺点全说出来呢。
  “跟你开玩笑了。”夏天轻轻一笑,随后脸上笑意收敛,摇头叹道:“其实昂哥并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你们说他为人冷僻,可他却比任何人都要热情……”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像是变了张脸,再次绽放笑容说道:“他对你的态度跟对其他女孩子有些不同,你要是也有意向的话,师兄我可以给你们牵线搭桥哦!”
  说完,坏坏一笑。
  “得了吧!”
  一听到夏天的话,叶瑾瑜顿时激动起来,摆了摆手说道:“就他那一脸谁都欠他几百万的狂拽傲娇样子,就算天下男人都死绝了,我也不会对他有什么感觉。”
  话音刚落,她才意识到身旁坐着的是乐意昂的兄弟,她当即讪讪一笑,低声道:“我的意思是,我跟乐总才认识两天而已,而且凭乐总的能力,又哪会喜欢我这个黄毛丫头啊!”
  在国外生活了八年,让她养成了直来直往、直话直说的性子。在国外,这个性子或许没什么,可在国内就不一样。古语曾言“祸从口出”,而她此时口无遮拦的把自己对乐意昂的鄙夷全表达出来了,后知后觉才一阵忐忑。
  好在夏天只是淡淡一笑,说道:“那可不一定哦!”话落,便不再说什么。
  叶瑾瑜不敢再张嘴了,生怕再把什么不该说的给说出来,引来乐意昂的报复。
  崎岖难行的“道路”上,神行者和牧马人一前一后,安稳的驶过三十公里的路程,重新回到康庄大道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