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明目张胆 > 37

37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林初萤是真的被噎住了,愣是半分钟都没说出来一个字来回应这句像是恭维却又含着一丝嘲讽的意味的话。
  
  她知道陆燕临是不太可能嘲讽的。
  
  但是这用来恭维自己是真的……突然尴尬。
  
  林初萤自己说的时候没觉得这几个字有问题,然而此刻被陆燕临这么一说,莫名的羞耻感。
  
  尴尬中夹杂着微妙的羞耻感。
  
  这个头衔还是因为陆燕临被媒体封的,别人口嗨没问题,陆燕临这个正主一说,就好象加了其他的意思。
  
  “怎么?”陆燕临问。
  
  “……没事。”林初萤稳住。
  
  两个人对视半晌,她最终开口直接转移了话题:“什么时间了,我要去做造型了。”
  
  虽然她有手机。
  
  “四点半。”陆燕临低声说:“你先去吧,晚上会去接你。”
  
  “好吧。”林初萤点点头。
  
  她几乎是没停留,直接离开了办公室,从电梯里出去的时候,墨镜卡住了一半脸,还有乔果挡着。
  
  有些人也在偷看,最后拍到了模糊的照片。
  
  林初萤做造型的地方是以前常去的,造型师非常懂她的喜好,妆容非常贴合今晚的礼服。
  
  和陆燕临一起去这样的宴会,也算是告诉大家,林家和陆家已经联姻结婚的意思。
  
  第一次公开结婚,她当然要好好打扮。
  
  林初萤到的时候姜以娴还在楼上睡觉看剧,一听她到了,赶紧扔下平板下楼。
  
  “我还以为你要等会过来。”
  
  “迟了你会比较赶。”
  
  林初萤看了眼妩媚的姜以娴,她还穿着家居服,一看就是在里面偷懒,不过谁让这家会所是她的。
  
  头发首先要被精心护理。
  
  林初萤闭着眼,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等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好了,而且造型也就最后一步。
  
  “看这样,合心意不?”姜以娴问。
  
  “可以。”
  
  林初萤睁开眼,镜中的女人明艳大方,缀着的碎钻在发间隐隐若现,灯光下格外漂亮。
  
  “你一打电话过来,我就把礼服准备好了。”姜以娴笑眯眯地说:“保管你今晚是sy全场。”
  
  “那其他人岂不是没活路了?”林初萤和她打趣,又问:“最近没去其他趴?”
  
  “我最近可烦了。”姜以娴回答。
  
  姜家这一辈是只有她一个独生女,但是在她母亲去世后,姜父就领了个女人和女儿回来,还就只比她大几个月,她硬生生成了二小姐。
  
  她和林初萤以前只是互相见面点头的关系,后来在米兰看秀的时候认识,多说了几句话。
  
  后来一次宴会的时候,她礼服临时出错,又不想那个继姐如意,最后咬牙向林初萤借了条。
  
  最后惊艳全场的是姜以娴。
  
  两个人也因此成了好朋友。
  
  姜以娴冲会所前面一个位置抬了抬下巴,有些无奈:“看到没,坐那的那个。”
  
  林初萤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一挑眉:“周启淮怎么在这,你们俩很熟?”
  
  大约是两个人的目光太灼热,那边的男人似乎有所察觉,朝这边看过来,轻佻的眉眼一笑,风流模样十足。
  
  姜以娴别开脸:“才不熟。”
  
  林初萤“哦”了声,明显不信:“我前段时间听说,周启淮因为一个女人开始洗心革面了,原来是因为你。”
  
  盛城这圈子里谁都知道周启淮是桃花运最多的,绯闻一箩筐,但是真正成了他女朋友还没有过一个。
  
  林初萤甚至怀疑他是不是不行。
  
  “说什么呢。”姜以娴脸色一红:“连你也打趣我,我不过就是和他相亲了一下,本来都说了做戏给我爸看看,说他看不上我,结果他跟我爸说相反的。”
  
  和林家不同,姜氏属于新贵,如今有些式微,再加上理念上的,姜总对女儿没感情,就想着嫁入老牌豪门。
  
  周家就是他选中的。
  
  算起来,林家和周家也算是十分熟了,只不过关系没有达到和陆家那样的地步。
  
  “算了,不说他了。”姜以娴推着林初萤,“快去换礼服,不然待会你老公过来要等你了。”
  
  今天的礼服是明年的春夏款,别人还在排队的时候,林初萤已经拿到了定制。
  
  白色的抹胸礼服长裙一直垂到地面,从胸口一直到小腿处,然后才开始裙摆旋转变化,优雅完美。
  
  “配这个项链吧。”
  
  姜以娴说着给她戴上,修长的天鹅颈让人移不开眼,锁骨衬托着更加显眼漂亮。
  
  正说着,门突然被推开。
  
  陈特助站在门侧,陆燕临走进来,一身西装革履,和往常的装扮并没有什么不同。
  
  “你老公来了。”姜以娴推了推。
  
  “什么?”
  
  林初萤说着从镜子前转过身,原本曲线完美的侧面一下子转正,整个出现在陆燕临的面前。
  
  像是突然开了慢镜头。
  
  眼前的一切都成了恍惚的背景,只有中间的人,她缓慢地转身,脸上是惊讶,然后是微笑。
  
  如盛开的花,一帧帧地绽放在他面前。
  
  现在就这样的美,不知道到时候穿上婚纱是什么样的情形。
  
  林初萤问:“你怎么来这么早?”
  
  陆燕临眼中的惊艳被压下去:“刚好。”
  
  林初萤嗯了声,又转头和姜以娴说了什么,然后才拎着裙摆,一步步走向前方的男人。
  
  她挽住他的手臂,回头说:“以娴,我先走了,今晚谢谢你了。”
  
  姜以娴点头,还不忘夸:“陆总今晚也很帅。”
  
  “谢谢。”陆燕临对她点头示意,面色淡淡地回应,视线不经意间看到了那里的周启淮。
  
  姜以娴看着两个人离开,又转头:“你什么时候走,再不走我让人赶你走了。”
  
  周启淮笑得像狐狸:“等你下班啊。”
  
  看姜以娴气呼呼地离开,他才轻笑了一声。
  
  会所外天色已经黑透,夜幕挂上星河。
  
  林初萤问:“我今晚造型怎么样?”
  
  如今穿上高跟鞋,她就和陆燕临相差不多了,到他耳侧,只要抬下巴就能和他对视。
  
  陆燕临十分配合地回答:“很漂亮。”
  
  林初萤眼唇一弯,眼眸清亮璀璨,灿若星辰:“得二叔三个字可真不容易。”
  
  虽然是吐槽,但却隐藏着欢喜。
  
  正在林初萤自恋的时候,又听到陆燕临压低的嗓音:“我觉得这件礼服没有以前的好看。”
  
  “……?”
  
  林初萤一脸懵,那她刚刚看见的惊艳是骗鬼的?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
  
  晚宴在柏际酒店举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