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备用站 >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下

第二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说京城里如何生灵涂炭,且说宫里。

    端郡王一迈步进去,就见皇帝坐在高高的龙椅上,里三圈外三圈被宫里最厉害的侍卫拿着刀剑盾牌护卫的周全。中间列着弓箭手,箭在弦上,瞄准众人。

    端郡王心底感慨,父皇啊父皇,我们亲生父子何至于闹到如此地步?

    “父皇,知道您明个儿要禅位,儿臣先入宫准备。”端郡王淡淡开口,若是老爷子能在禅位诏书上写上自己的名字,那么名正言顺,还有谁不服?

    皇帝也淡淡开口:“终于忍不住了?不再装了?”

    端郡王皱眉。

    “朕有时在想,一个能在孩提时就能微笑着将尚在学步的弟弟推入湖中溺死还能看着他溺死后才离开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的人,斯文高贵的表皮下究竟长了一副多么丑恶不堪的嘴脸?”

    端郡王身子一僵,眼里有惶恐划过,原来父皇都知道?

    “朕都知道。”皇帝淡淡嘲讽:“宫里没有什么能瞒过朕的眼睛,哪怕朕无法作为。不过,你端郡王幸好还有一副好皮囊遮掩,不然岂不是一无是处?”说着又转向徐太师:“徐家教出来的孽畜,不愧流着徐家肮脏的血。”

    端郡王脸色青紫,徐太师也涨红了脑袋。

    “父皇说的好,遥想当年父皇可是将所有的皇伯皇叔全杀了呢。”

    皇帝点头:“是,朕全杀了他们。凡是与朕作对的,自然要斩草除根。”

    端郡王恨得咬牙,老爷子那一辈的皇子全参与了夺嫡,老爷子毫不避讳没杀错。言下之意。他杀人就是坦荡荡,自己杀了就是刻薄阴险毒辣?哼,虽然那不知叫什么没排行的弟弟当时只是个幼儿,但他长大了不一样是个威胁?自己只是提前一步动手,省得牵连别人罢了。

    “父皇说的对,轩辕晗你心狠手辣连蹒跚学步的婴儿都不放过,这天下岂能交到你的手里?别痴人说梦了。”

    平王带着忠勇侯和部下也走了进来。满脸的不屑:“轩辕晗。你知道本王最看不上你什么吗?”

    端郡王冷笑。

    “明明满肚子男盗女娼,还装出一副傲然模样。我呸,老子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模样。连窑子里的姐儿都比你高尚的多。”

    端郡王怒斥:“平王这话说的好,你自己满肚子的男盗女娼,看别人也是如此——”

    “得,别跟我说什么禅机。今日来此。彼此心知肚明。你还装个屁。这天下,我轩辕恪要了!”

    座上的皇帝冷笑一声。

    平王呵呵一笑:“父皇。您也知道今日之局您是逃不掉了。左右不过是儿臣还是这孽畜上位。总归不会是那个小崽子坐上那把椅子。”

    皇帝冷冷道:“你就如此确定?”

    平王大笑:“儿臣知道您手上有人,可惜,轩辕晗从东门入,儿臣从西门入。这一路上的折损也有八*九,”平王抬了抬下巴:“眼前这些,就是您最后的人手了吧?”

    皇帝沉默不语。

    “哦。对了,您还有一个儿子。宁王。可是,”平王伸手指指端郡王:“这孽畜派了人跟着轩辕离出城,还大手笔的埋伏了众多高手,轩辕离回不来了。父皇,您的救兵进不了京了。”平王说这,弹了弹指甲:“哦,还有,儿臣知道轩辕离厉害,就在各个城门留了人专门招呼他。”

    皇帝脸色忽然变得难看。

    端郡王被他一口一个孽畜喊得心头火气,见他做派冷冷道:“你一个阉人也妄想天下?娘们儿!”

    平王心口被砍了一刀,人更阴沉几分,没有发火,邪邪道:“放心,我那好侄儿也会尝尝我这叔叔的苦楚,都是他老子欠的债,父债子偿!”

    “你!”端郡王杀意涌现,这个杂碎,今日不能留了。

    上面的皇帝忽然叹道:“你们一个个都能耐的紧,如果你们两家联手,还真没人能赢过,可惜你们翻脸成仇了…”

    “钱家与徐家势不两立永不会通融。”说话的竟是忠勇侯,他两眼通红的直瞪着端郡王。

    端郡王只觉得牙疼,不就是平王毁了命根子吗,又不是你儿子,更不是你,做什么这么…诡异,如果不是确定,我都要认定平王是你亲儿子了。

    皇帝也牙疼,平王和忠勇侯的关系到底是什么样的?

    徐太师进来后第一次开了口:“等天亮了,你以为这世上还有钱家?”

    忠勇侯冷笑:“本侯知道你个老东西派了兵去钱家,你以为本侯就没有丝毫防备?你还是担心你徐家还能不能存活于世吧。”

    徐太师习惯性的捻了捻胡子尖:“那便天亮见分晓。”

    一边皇帝连着俩造反的儿子都有种诡异感,喂喂,说好的逼宫呢,怎么分分钟变成了两大家族争斗?

    一时静默,平王忽然阴沉沉看向轩辕冀。

    轩辕冀也在保护圈内,但离着皇帝有些距离,身边跟着哆嗦着的耿夫人。

    平王阴阴一笑,道了句:“看见那双眸子就心烦。”猛的举起臂上挽着的弓箭,搭箭抡满射出。

    “嗖——”

    轩辕冀惊得一动不能动,下意识喊了声:“娘——”

    “啊——”

    众人随着看去,都惊呆了。

    许是平王动作太快,竟没有侍卫反应过来阻挡。那箭畅通无阻的飞射过去,直直插在——耿夫人的胸口。

    让人呆住的是——

    轩辕冀分明一动未动,就是个静止的活靶子。那箭应该插到他胸口的,实际上那箭离得他胸口还有段不小的距离,连他胳膊都没擦到边儿。而耿夫人如果不动,或者为她儿子挡挡箭的话,那箭就算扎到她。也只是皮肉伤。谁知,她偏偏往外挪了…

    端郡王淡淡开口:“准头差了。”

    平王有些郁闷:“本来就没瞄准,我这是想吓吓他,看那双眼睛哭起来是什么样。”

    端郡王立即理解,这也是他的心愿之一呀,虽然不是那人哭,但看他儿子哭也算安慰了。

    众人听了两人的回话。再看看已经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耿夫人。那感觉…嘶,自己找死啊。

    皇帝心里一痛,哭?他的太子仁善又坚强。从来不哭,不管身子如何难受痛苦,哪怕疼得昏过去醒过来,也是笑着安慰自己:父皇。孩儿不疼,真的不疼…

    皇帝眸色深沉。让这些凶手都下地狱吧!

    轩辕冀见耿夫人被杀,惊骇恐惧痛苦悲伤下尖叫一声竟撅了过去。皇帝看了眼,沉沉开口道:“轩辕冀是太子唯一骨血…”

    端郡王心里冷笑,所以必死无疑。

    平王却犹豫一下道:“若是儿臣上位。可以将他送走,但永不得踏入中原一步。”

    端郡王一惊,心里大骂狡猾。

    皇帝不信。

    平王又想了下道:“儿臣没必要跟个孩子过不去。尤其是这孩子指定掀不起什么风浪来。儿臣府里有个西域来的小妾,儿臣可以派她还有下人将轩辕冀送到她的国家落地生根并照顾一生。”

    端郡王嗤笑。又听平王一字一顿道:“但,要先废去一手一脚。”

    轰——,好个明目张胆的狠辣无情!

    端郡王凉凉道:“怕也只是说的好听。”转身就把人杀了吧?

    平王一笑,似是鄙夷端郡王的智商,胳膊往身后一划,大刺刺看着皇帝道:“父皇,不管谁是最后的赢家,必不是这小崽子,而您——呵呵,禅位是一定的了。我没这孽畜无情,什么都做得出来。想来父皇必不信我,我只说一句,一个废人儿臣还是能容下的,只要他不出现在我的地盘上。而且,儿臣还需要用他博得宽仁的美名呢。如何?父皇不如信我一信。”

    端郡王觉得自己太有君子之风了,永远比不上这货不要脸。此时都撕破了脸皮,也用不着争抢着表现了。

    “呵呵,你想得倒好。只不过,”端郡王自得扫视周边一眼:“如今说话权并不在父皇手上。你死,我上位,我死,你得利。怎么处置小崽子,端看谁上位了。”

    皇帝气得心肝疼,这就把朕看成是死人了?蓦地想到“双龙之乱”的那位先皇帝,苦逼的连禅位都被俩儿子驳回,一定要挣个你死我活才行。唉,苦了那位先皇帝了。只不过,眼前这俩畜生比双龙可是差远了去。

    平王大笑:“这才是你皮囊下的真面目吧。既然如此,咱们就争个高下吧。胜皇败死,端看谁的命大。不过,”平王阴阴一笑:“父皇,为了您能好生看戏,还请将玉玺拿来当个彩头吧。”

    皇帝脸色变了又变,最终将黄布包裹的玉玺放到身前,冷道:“有本事就来拿。”

    端郡王和平王不遮贪婪的盯着玉玺,忽而对视一眼,同时对自己人打了手势。

    顷刻,两边人将皇帝等人团团围住,正好一方一边,凑了个阴阳鱼。

    确定皇帝无翻身的可能,两人才放心的进行“决斗”。

    皇帝忽然开口,苍老无力:“朕是见不到明日的太阳了。罢罢,皇后和太子早已等了朕多年,朕早该追随去了。明日不管你们是谁登上宝座,记得要将朕与皇后合葬。否则,朕以血立誓,必让其食寝难安,永生永世受万鬼噬心之苦!”

    字字铿锵,回音不绝,仿佛有种誓言的力量在殿间来回冲荡,激荡的众人汗毛直立,端郡王和平王不禁心神瑟缩。

    “哈哈哈,好感人的痴情誓言。你,这么些年,竟一丝都没有爱过别人吗?”

    一阵凄凉的大笑传进来,钱妃带着宫人在侍卫的护送下迈了进来,站到忠勇侯身边。

    另一边,徐妃面无表情眼含怨怼也进来站到了徐太师身边。

    皇帝心里冷笑,终于到齐了,一眼不看绝望看着他的钱妃,只淡淡道:“记下了。”

    端郡王和平王不敢回话,帝后合葬是祖制。谁能说个不字?只是自己母妃恨毒了独占老爷子心的皇后,不止一次说过要让两人生死永隔,他们也是有自己想法的,遂了母妃心愿又如何?反正自己当了皇帝还不是自己说的算。但老爷子方才立了毒誓啊,一个皇帝立的血誓,还是对他亲生骨血发的,总觉得那一刹那有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落在了自己身上。两人此时唯有不语。先糊弄过去再说。

    “轩辕恪。拔剑吧。”

    “轩辕晗,拔剑吧。”

    两人单独决斗,不是自大逞强。而是有别的考量。万一,两下厮杀两败俱伤,给老爷子可趁之机翻身怎么办?挫骨扬灰的下场。另外,万一自己落了下风。还能让部下出手反转。再万一落败,也能全身而退等待东山再起。

    也不怪两人想着自己落下风。这两人实在是不相上下,不是说武功多么高强,而是这些年两人互相攀比着在身手上也相差不大。一方面想置对方于死地,另一方面不想被置于死地。出招间有了顾虑,过了几十招了还是平平的战局。

    端郡王逐渐不耐,掐算着时间。眼见快到了。趁着转身,飞快隐晦的给了秋相一个眼色。秋相立即领悟。对着一个不起眼的小宫人微微点头。

    “啊——”却是钱妃一声惊叫。

    不知生母出了何事的平王大惊,下意识就那里看去。隐约见到钱妃好似倒在地上不知如何,乱了阵脚,忽觉杀意,慌忙侧身,噗嗤,胳膊上挨了一剑。

    平王大恨,顾不上钱妃,全部心神又去应付端郡王。

    可惜他胳膊受伤血不断流出,过了一刻,落了下风,被端郡王制住,一剑横在了脖子前。

    忠勇侯看得肝胆俱裂,大吼一声:“杀!”

    最终两方人还是冲杀在一起。

    但平王被制,最后还是端郡王一方占了上风,将他们围了起来。

    端郡王大笑:“哈哈哈,轩辕恪,跟你的好舅舅下地狱吧。”

    平王阴狠看着他:“我便是化作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端郡王嘲讽道:“这样娘们儿的话你也说的出来。你是要死,但要先亲眼看着我龙袍加身。”

    说着,便让人将平王捆了起来。

    端郡王忽然看向徐太师:“外公,多谢您多年栽培,眼见本王得偿所愿,还要先谢过您的大恩。”

    徐太师拱手谦卑又得意道:“陛下客气,这是老臣——唔——”

    突然肚中剧痛,徐太师按住肚子,惶然而不解。

    端郡王状似未见,平静道:“外公,您会亲眼看见本王登上龙椅。”

    徐太师仿佛有些明了,急忙去看自己的心腹,却见他们一个个都捂着肚子倒在了地上。

    “你,你,你你你…”徐太师颤抖着手指向端郡王,好毒辣的手段!还没过河便要拆桥,孽畜!孽畜!

    徐妃尖叫一声,喊道:“晗儿,这是怎么了?”

    端郡王淡淡道:“母妃只等着做太后便是。”

    徐妃还要尖叫,却被端郡王投过来的阴狠虐杀的目光冰住,一时竟开不了口。想要起步去扶老父,却被身后的人拉住不得动弹。

    徐太师倒在地上,心里不知悔不悔,想凭借竖子上青云,却反被害了卿卿性命。再看场中形势,皇帝只剩下这些人不足为惧,平王也被拿下,是了,徐家没用了,他轩辕晗能自己做主了,再不需要人帮。哈哈,哈哈,好个轩辕晗,老夫教出的好个轩辕晗!真真把老夫的衣钵学了个十成十!

    皇帝木着脸看着,心里也莫名的畅快,被自己亲自养大的狼崽子咬了感觉如何?

    “这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一道充满不耐的懒洋洋的声音传来。

    端郡王一滞,和被绑的平王齐齐不可置信看去。

    “轩辕离?”

    “你怎会在这儿?”

    众人大惊,不知这人何时出现在这儿的,只见他斜斜靠在一个柱子后,好不耐烦道:“半天了,还没完事呢,真…没用。”

    端郡王怒极。还不待反应,忽然眼前一花,如鬼影划过。

    “啊——”

    惊惧痛极的喊声似是信号,突然从大殿四周射出无数羽箭,不到一刻,两方的兵士宫人纷纷倒下,只剩下两方的头脑们还两股战战伫立。涌出大批将士将众人团团围住。

    端郡王冷笑:“想不到宁王你才是最后的黄雀。呵呵。平日里装的多散漫放荡。原来是障眼法,还不是——啊——”

    原来是轩辕听得不耐,直接一大耳光抽了过去。

    平王阴郁的目光更阴郁了。见端郡王被卸了膀子瘫坐在地不能反击的模样,竟和自己一样了。只能看着这条不叫却咬人的狗嚣张。

    轩辕走到皇帝下首,抬头讥讽:“呵呵,做皇帝做到这份上。你也不是头一份,不算太丢人。”

    皇帝…

    众人…

    “各处宫门都控制住了。叛逆也诛杀殆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