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逍遥侯 > 第1154章 粮仓失火

第1154章 粮仓失火

“内阁奉上谕票拟,原任知军法司事李延清,调为警政寺卿,此敕!”
  
  “奉上谕,原任近卫军副都指挥使李正青,晋为知军法司事,此谕。”
  
  警政寺,名义上挂在内阁所属部门之下,实际上直接归李中易亲自管辖。所以,此项人事任命,明面上由内阁诸相一齐签押,成为合法的任免文件。
  
  至于,军方监督体系的军法司,那就和内阁没有任何的关系了。李中易亲笔写下调动的命令,通过枢密院直接发布,并即日起生效。
  
  文臣不许插手军事,这是李中易从一开始就定下了这个铁律。按照李中易的有言在先,不管是哪个文臣,无论功劳有多大,贡献有多高,只要掺合军方的事务,必定会面临最严厉的制裁!
  
  当然了,文臣不许插手军事,只是文武严格分治的治军基本原则。
  
  作为国家最高行政决策机关的内阁,可以在御前会议上,发表对于进攻他国,讨伐敌人,扑灭内乱的政治意见。
  
  说白了,内阁可以作出对外开战的政治决策,却无法左右军方将领的人事,更别提控制军方的后勤。
  
  直到现在,李琼这个元老级的宿将,豁然猛醒,李中易把养活军警的钱,纳入到了内藏库的范围之内,实在是未雨绸缪的高招。
  
  国家养军,不外乎四件大事,训练、人事、经费、辎重。
  
  李中易根本就不缺钱花,他的手头既有大周钱庄的利息收入,又有逍遥津集市的商业贸易收入,所有的收入都收进了内藏库,并且是完全不对外公开的一笔笔黑帐。
  
  就连位高权重的内阁相公们,也都搞不清楚,大周钱庄和内藏库里究竟有多少钱?
  
  李中易在任命之前,已经提前和李延清吹过风,李延清一听口风就明白了,李中易这是明显的提拔。
  
  在军法司里,李延清虽然权柄甚重,手下的兵马却只有近千人而已,属于典型的权重兵少。
  
  警政寺的所属,单单是开封城中巡警铺的人马,就足有三千之众。更别提,整个天下的巡警铺都归李延清管辖,所有巡警加一块儿,那怎么着都超过数万之众了吧?
  
  不过,李延清和李正青的关系,并不是表面上那么和睦,问题出在他们两个人的娘子身上。
  
  李延清的娘子,和李正青的娘子,居然一直是邻居,只是好象早就反目成了仇。无论李延清怎么旁敲侧击,他的娘子就是不肯说出交恶的内幕,也只得徒呼奈何了!
  
  李中易正在苦熬着批阅公文,听说李正青赶来谢恩,他不由微微一笑,老十九居然也学会了官场上的那些繁文缛节!
  
  官场就是个大染缸!
  
  哪怕是再纯洁的人,只要在官场上混个数载,不仅锐气全无,就连脾气禀性也都会变得十分的圆滑。
  
  “叫他进来吧。”李中易对身边的心腹近臣,向来是荤素不忌的随意,越是亲近的臣子,越容易被踢屁股。
  
  与此相反,越是关系远的,或是身份尊贵之人,李中易也就越是客客气气的敬而远之。
  
  不过,这仅限于李家军的嫡系武将,李中易对所有的文臣都很客气,惟恐礼数不周。
  
  读过书的武将,骨子里依然流淌着尚武的血液,讲究的是拳头说话。
  
  “主上,小的知道您不耐烦繁文缛节,本来不打算过来的。唉,小人的娘子硬逼着小人特意来谢恩,不然的话,不许小人上床。”
  
  李正青刚见着李中易,就满腹牢骚的数说了妻管严的痛苦,一旁协助处理政务公文的李翠萱、韩湘兰和叶晓兰,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笑。
  
  三位女子虽然胸大,却不仅不是无脑,反而都是饱读诗书且绝顶聪明的才女。
  
  李正青当着李中易的面,连完全不该说的闺阁之语都敢乱说,不管韩湘兰和叶晓兰怎么看,李翠萱就觉得李正青凡事不瞒着君上的态度,摆得实在是端正无比,前途必定无量!
  
  韩湘兰和李正青接触的比较多一些,以她的冷眼旁观,恰恰是因为李中易最喜欢听身边人说真话,才有了李正青的凡事不隐瞒。
  
  曾经,李中易曾经说过,君主的性格决定国家的命运,并举过一个在历史根本就不存在朝代——大明朝的例子。
  
  大明朝的末代皇帝崇祯帝,在位仅仅十七年而已,仅仅宰臣便杀了两个,即薛国观和周延儒。其余被杀的尚书、总督和巡抚,多达十余人,受到牵连被杀的官员,更是超过了百余人。
  
  更加骇人听闻的是,短短17年间,崇祯帝就换了50个内阁大学士和近百位各部的尚书。他不但杀大臣,连自己的亲人都不放过。在他自杀之前,居然在宫中大开杀戒,逼死了张皇后,周皇后,袁贵妃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幼女昭仁公主,砍伤了自己15岁的女儿长平公主。
  
  在韩湘兰的心目中,李中易和子虚乌有的崇祯帝,完全是两类人,根本不可相提并论。
  
  遍观史书,像李中易这样喜欢听真话,并极大程度的包容逆耳之忠言的君主,除了神话故事和那个最喜欢篡改历史的李世民之外,韩湘兰至今未见一人。
  
  在李中易的身边,和李正青类似的人,还有很多。就叶晓兰亲眼所见,原本有些油嘴滑舌的廖山河,已经有了很明显的靠拢趋势,仿佛就是第二个李正青。
  
  对于李正青的过分直白,李中易不仅没有笑,反而板着脸训斥他:“你真给老子丢脸,这种妻管严的娘子,要之何用?不如休了她,我再提你寻一个温柔貌美的小娘子,如何?”
  
  “我的爷,您就饶了小的吧,这可万万使不得啊!我家娘子救过我娘亲的性命,此恩天高地厚,小的从不敢或忘,岂能休妻呢?”李正青吓得连连摆手,他一激动,嘴上更是没了把门的。
  
  韩湘兰、李翠萱和叶晓兰,她们总算是听明白了,敢情李正青惧内的来历,竟是如此啊!
  
  李翠萱暗暗点头,所谓糟糠之妻不下堂,其实隐藏着共过患难或是奉养过公婆的内涵。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然而,人的情感其实分了很多种,在李翠萱看来,只要是知道感恩之人,哪怕是再坏,也不至于坏到哪里去。
  
  李中易自然知道李正青惧内的来由,他本想教导几句,转念一想,一个萝卜一个坑,鞋子只有穿在自己的脚上,才知道是否合适。
  
  “好了,你的谢恩美意,我都领受了。如果没有别的事儿,去忙你的吧。”李中易听惯了阿谀奉承的马屁话,已经完全免疫了,自然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宝贵的时间。
  
  谁料,李正青刚想告退,外面的秋桐来报,李延清来了,在外面求见。
  
  李中易瞥了停下脚步的李正青,心说,还真是巧了,张三还没走,李四就来了,嘿嘿,该不是约好的吧?
  
  “你先别走,听听李延清怎么拍马屁的,记得回去多学着点。”李中易笑着开玩笑,李正青却听出话里有话,顿时吓得不敢乱说乱动了。
  
  “爷,小的是来道喜的。”李延清离开了军法司的位置之后,仿佛变了个人似的,同样的眉开眼笑,他却笑得前所未有的灿烂。
  
  李中易故意朝李正青呶了呶嘴,李正青马上心领神会的频频点头,看样子,李延清八成要倒霉了呀!
  
  “说吧,喜出何来?莫非,你又替我寻了几位美貌的小娘子?”李中易的玩笑话,顿时惹得在场的女人们,个个都很不爽。
  
  李延清察觉到小主母们,个个脸色不善,他当即意识到,李中易显然是觉得他有些得瑟了,故意找借口要整治他。
  
  “爷,瞧您说的,小人向来不近女色,您就算把小的屁股踢烂了,也不乐意帮您找小娘子。”李延清卸下了监督军队的沉重责任,整个人立时轻松了许多倍,说的俏皮话也比以前更油滑了。
  
  官场上的人情世故,李中易全都懂,甚至一般人没有掌握的应酬术,他也完全门儿清。
  
  可问题是,屁股决定脑袋。作臣子和当君上,所处的位置不同,考虑问题的角度,也必须不同。
  
  李中易正想接着敲打有些得意忘形的李延清,忽然接到了一个惊人的报告:京畿附近最重要的十个粮仓之一,位于陈留县的永平仓,突发大火,驻军根据应急条令已经开赴火场救灾了。
  
  “李延清,你的买卖来了。”李中易的整个人立时就不好了,脸上的笑容,居然灿烂无比。
  
  李延清是刚上任的警政寺卿,调查刑事案件,正是其该管的事务,他当即抱拳拱手道:“回爷,按照户部制定的粮仓章程,粮仓其实很难失火的,除非是人为所至。”
  
  “嗯,算你还没被晋升冲昏了头脑,今日这笔帐暂且记下,你马上带人去封锁失火的现场,只要粮仓的人,不管是粮官,还是粮吏,或者是夫役,只要没给烧死的,都必须牢牢的控制起来,我随后就到,明白么?”李中易信手将腰间的小印扔了过去,李延清手疾眼快的接印之后,毫不迟疑的掉头就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