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全世界都在等她长大 > 第九十章 十三岁的你

第九十章 十三岁的你


  一个小时过的很快,一杯咖啡过后就到了再次告别的时候了。送司徒梦进了安检口之后林夕伸开双臂对着无人的空旷大厅深吸一口气,“走吧”。
  ……
  通往出口处的走道两旁全是商店,柳因风和林夕顺着机场的售卖商店往出口走,一家卖着丝绸饰品的店突然吸引了柳因风的注意,里面的一件商品让柳因风很感兴趣。
  柳因风指着橱窗边悬挂的一把丝绸刺绣圆扇说,“你看,那上面的女孩像不像你?”
  “哪个?”林夕顺着柳因风手指的方向看过去。
  一个超乎平时所用扇子大小尺寸的圆扇挂在靠近走道的那面玻璃上,精美绝伦的刺绣工艺让扇子上的女孩如同立体真人一样呈现在行人面前。
  女孩正直豆蔻年华,头发尚未盘起,垂下的青丝随意的搭在女孩肩头直到腰间。女孩半靠在一颗茂密的垂柳下,手里拿着一根满是柳叶的枝条,微弯的枝条让人不自觉的想到,若是女孩把编好的六条帽戴在头上将是何等的美妙。
  柳树边上露出一团洁白,若不是那团白色头上的犄角出卖了它,行人定会把那只可爱的山羊当成下落凡间的白云。
  林夕脸上展露出意外和惊喜。“真的好像啊”。
  扇子上的女孩笑着看向河边,林夕怀疑女孩对面的小溪里一定有她最好的玩伴在抓鱼吧。林夕拉着柳因风走进了店里。
  “那个扇子怎么卖?”走进店里,柳因风指着扇子问售货员。
  “不好意思先生”,售货员看柳因风指着的扇子抱歉的解释说,“那个扇子是展品,我们不卖。请二位看看别的吧,这边还有很多款式”。
  说着,售货员指向远离走道的那边。
  “不卖啊”,林夕有些遗憾。
  “可以找你们老板商量一下吗,钱多少不是问题”。柳因风礼貌的露出势在必得的微笑,售货员迟疑了一下然后点点头。
  售货员打电话的时候招呼林夕和柳因风到一侧的休息区等候。一张四人桌圆桌被安置在远离走道的拐角处,不过透过这侧的玻璃墙可以看到楼下出口处的人来人往,也不失一个休闲的好地方。
  另一名售货员给林夕和柳因风各倒了一杯茶,然后又拿来自家店里的产品册子供他们翻看。
  林夕翻看了几页觉得没趣就合上了,楼下进出口处人渐渐多了起来,推着行李箱的旅人或悠闲或焦急,但是都没有停下脚步。进出口人行道旁边的隔离墩上坐着几个抽烟的男人,他们吞云吐雾的样子看上去很享受,有几个人还偶尔说上几句话,不过先抽完烟的人走了并没有和说话的人同行。看来他们只是暂时认识的烟友,一根烟过后各奔东西。
  走了几个又来了几个,仿佛这几个隔离墩成了默认的吸烟区。一个上身穿着白T恤的男人走进林夕的视线中,他把棒球帽压的很低,看了看楼上然后找了个没人的隔离墩坐了下去。
  林夕盯着那个男人。她知道这个人就是银色福特车的司机,就是一路跟踪她的那个人。
  也许这个人一直跟踪她直到林夕在店里坐下,从男人那个角度看过来,林夕毫不怀疑他能看到自己。
  翻到有那个展示圆扇那一页的时候,柳因风把册子平摊到林夕面前,“看,就是这个。这样看来更像十三岁时候的你”。
  林夕把注意力从那个男人身上转过来,面前的册子上是这个女孩的一系列圆扇。第一幅是女孩垂足在水塘,纤纤玉足周围满是锦鲤环游,青翠的荷叶映着盛开的莲花,与女孩遥相呼应;第二幅是女孩坐在玉兰花树下,石桌上摆着一本被风吹开的书卷,女孩右手执笔左手托腮,看似读书而思绪早就被头顶嘤嘤嗡嗡的蜜蜂所吸引,让人捧腹……
  一共六幅,张张不同却又每幅图都生气十足。林夕还在看的时候那个联系她们老板的售货员来了,她一脸抱歉的对柳因风解释,“老板说这扇子是寄放在此的展品,不卖。如果二位想要的话只能定制,等扇子到了我们给二位寄去”。
  “我要全套”,柳因风指着林夕面前的那六幅扇子图片说,“多久能拿到?”
  “这套古装美人图是大师的设计作品,成品只有那一个”,售货员指了指挂在玻璃上的扇子说,“而且这是纯手工刺绣的,每件成品至少要三个月才能完工”。
  “三个月?”柳因风吸了口气,仿佛没想到这么久。
  “一套呢?”林夕也有点没想到。在这个什么都是量产的年代里居然还有产品需要这么长时间的生产周期,看来真的是纯手工了。
  “一套至少需要一年半”,售货员声音很轻,似乎觉得自己说错话了一样。
  “能完成这幅作品的绣娘只有杭州一个非遗继承人了,所以就……”,售货员赔上笑不好意思的看向林夕和柳因风。
  “你觉得呢?”柳因风问林夕。
  不过林夕没有回答。她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楼下,顺着林夕的视线,柳因风看到那个身着白T恤的男人把烟头扔在地上用脚掌拧了拧然后站起身,白T恤男人引过去的方向不远处,一个中等身高的年轻人捋了捋头发向几场入口处走过来,白T恤男人走近了些,把棒球帽掀了掀露出一口白牙和年轻人打招呼。
  柳因风笑了笑,“看来是遇到同行了”。
  如果跟踪林夕的人真的是私家侦探,那么和这个男人碰面的年轻人应该也是私家侦探吧,因为做这行的人为了保密,平时很少和一般人走的很近。柳因风对售货员说,“我们商量一下,等会有需要的时候再叫你吧”。
  “好的先生”。售货员看了看楼下,没有发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然后就回到柜台边。
  “我认识那个人”,林夕说。
  林夕面无表情的看着和白T恤男人说话的年轻人,“他叫汪小凡,是个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