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风起裂痕 > 第二十二章 不经意的目的地 1

第二十二章 不经意的目的地 1

是谁在这无边的影下伺机而动?
  
  “你确定要回去住?”重回李筱艾的住所楼下始终让我有种不安。
  
  “放心吧,我要回去洗个澡换一套衣服,再美美的睡一觉,明天就是除夕了。”李筱艾装作很憧憬的样子。
  
  “那你锁好门,注意安全,有事随时联系我。”我用食指敲点了两下腕上的智能定位手表。
  
  不知何时,手表已经成为我们的牵绊。
  
  “好的,明天联系。”又是那种樱花般的微笑。
  
  “再见!”她转身进了酒店公寓的楼内,这栋酒店公寓楼的安保倒不用过分担心,保安和监控比起任何地方都更加专业。
  
  明天联系?总觉得有哪儿不对,我回头看了眼李筱艾进电梯的背影,难道明天她哪儿都不去么?
  
  终于有了一丝疲惫感,连续数日的安保工作让我每根神经都绷到麻木,从酒店公寓门前的喷泉绕过重回公路。我抬头望着李筱艾的房间,等着她的灯亮起,看到她隐隐约约的身影,我才放心移开视线。站在路边点了支烟,一瞬间的解脱感让身体有点脱力,却有种难以言喻空荡荡,我已经习惯了什么?还是我已经忘记了什么?
  
  我租住的房子距离防御盾的写字楼不足两公里车程,距离李筱艾的酒店公寓也就三到四公里,开车五分钟绰绰有余。
  
  “喂?汐汐?”回到房间后我拨通了柳素汐的电话。
  
  电话显示通了却一直没声音,“…哥~”过了几秒柳素汐终于从话筒中念出一个字。
  
  “新年快乐,明天过年了。”
  
  “嗯!”声音很轻。
  
  “怎么了?这两天婧婧没见着你还问你呢。”我用遥控器打开了电视机,将声音调得小了点。
  
  “...”
  
  “喂?你那边的信号不好么?”我坐在沙发上一手举着手机,另一只手无心换着频道。
  
  “没有~”声音依旧是那样幽幽的,背景音中一串连续的咳嗽声传来,急促而剧烈。
  
  虽什么都没说,我也能听出她的语气中蕴含的意义,“阿姨身体怎么样了?好点了吗?”
  
  一阵更加剧烈的咳嗽声,“哥,新年快乐,我先挂了。”
  
  电话被挂断了,房间里只剩下电视机里传来的一阵歌声,“无论我身在何方,但家的方向永远在我心中…”
  
  不知不觉在这种时候总会让人有些想家,婧婧应该在玩自己的玩具,而母亲应该在客厅里看着电视。再遥远些的家,以前父亲还在的时候每到过年总会邀约着柳叔叔到家里来喝酒,为了不被两个大人管教,我和柳毅就会跑出去玩,点火放炮,打着纸做的灯笼到处晃悠。那时候柳素汐刚出生还不会走路,我俩就会将好多海螺和贝壳儿堆到只会坐在婴儿床上的柳素汐跟前,那时候的她连牙都没有,却已经会咧着嘴咯咯咯的笑了。可如今再也没有那样清脆的笑声,连说话的力气都显得微乎其微。
  
  记忆中的过去和现实交错,都是过年了,感觉却相差好远,我拿起手机发了条信息过去,“等会儿有空了随时给我回个话。”
  
  瘫坐在沙发上无聊的换着电视频道,各种烦心事让我有些焦躁,抽了几根烟,好久都没喝酒的嗓子有些嗜酒的干痒,我摁灭烟头拎起沙发背上的风衣独自出了门。
  
  除夕前夜,特区的街道几乎没什么人,平时热闹的夜市酒馆更是灯火寥寥。
  
  一家舍不得关门的海鲜夜市还亮着灯,里面坐着一桌缠缠绵绵的情侣和另一桌几个无家可归的老男孩。我独自进了门找了个离门不远的空桌坐了下来。
  
  “先上这些吧。”我点了些下酒菜和啤酒将菜单递还给老板。
  
  渐渐入夜,夜市外万家灯火通明,大多数人都在享受着春节带给每个人那种独特的温暖,也许春节从最开始就被安排在冬末春初就是为了让人们感受到冬去春来的温暖与希望。四季就像是轮回,看似周而复始却百转千回,这座城里每个人的四季都一样,可心中的感受又是那样的截然不同。
  
  几个老男孩儿醉醺醺出了店门,豪迈之间各自送着祝福朝着不同方向离去。同时那一对情侣却站在店门外依依不舍的搂抱在一起,说不清此时他俩谁是谁的港湾,但也许等到下一个春节他们就会是一家人了。
  
  我弯了弯嘴角,将整杯啤酒吞下,手机和智能表却同时震了一下。它们没有被蓝牙互联,应该是不同步的。
  
  “睡了么?”智能手表的信息。
  
  “哥,睡了么?”手机的信息,两条信息只差了一个字。
  
  我放下玻璃杯,犹豫了一下,智能手表没有链接手机是不能打字的,只能用语音,“没有,出什么事了?”
  
  然后抓起手机打了串字,“没有,忙完了?”在焦虑和纷乱的生活与工作中切换语句的确需要及时转变角色。
  
  “没出什么事,就是怕,有点不敢睡。”智能表震了一下,一串冰冷的字后也许有一颗惊恐的心。
  
  想了几秒,刚准备对着智能表说句安慰的话,可是桌上的手机屏却亮了起来,是柳素汐打来的电话。两边屏同时亮着,一瞬间我竟有种工作与生活无暇兼顾的错觉。
  
  “晚安,好梦。”我尽量精简了回话,按灭了智能表的屏幕。然后抓起手机朝店外走去,“老板,不好意思,先给我结账吧。”
  
  夜凉如水,我将风衣的衣领立了起来挡挡海风袭面,随意找了个方向走了起来,顺手按下了接听键,“喂?汐汐。”
  
  “哥…”电话那头喊了一声又像是断了声音。
  
  “阿姨已经睡了?”我试探式的问了句。
  
  又断了声音似的…“嗯,已经睡了~”
  
  “最近怎么样,都没时间过问你的学业,下学期就快高考了。”我装作语气轻松的问。
  
  …又是一阵很短的间隔,“哥,下学期我想休学。”
  
  “什么?”虽然尽量压着语气,但还是有点兄长般炸了的感觉。我想要是柳毅听到这几个字一定是跟我一样的反应。
  
  “我,我…”柳素汐的语气像是做错事的孩子,声音里带着抽搐。
  
  “怎么可以休学?”谁都知道高考对于普通人的意义,敢放弃如此重要成绩的,至少应该是有其他想法的人,可柳素汐想干什么?
  
  “我~我妈她身体快不行了,我要陪她去看病…呜…”抽搐的话音终于变成了抽泣。
  
  “什么?”我有些难以置信,放慢了脚步,“阿姨检查出了什么病?”
  
  “肺…呜~~疑似肺癌,哥,我真的不想再读书了,我需要去挣钱,我要救我妈~~”她的哭声已经止不住,那是她唯一的亲人啊。
  
  猝不及防的噩耗让我忽觉得有一丝头晕,脑海里嗡嗡作响,我边迈着步子边在脑海中想那个曾经和蔼的女人的画面。柳毅和她的母亲,一个温柔却不坚强的妇女。早年柳叔叔和我父亲刚遇难的时候,柳毅的母亲几乎一病不起,我的母亲虽然也悲痛欲绝却从没放弃过生活,而从那以后她的母亲就很少去厂里上班了。好在老单位里都是见了几十年面的熟人,柳毅和柳素汐才勉强在她母亲微薄的收入下渐渐长大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