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还吾自在 > 228.蛰伏待机

228.蛰伏待机


  自亘古以来,无论俗世妇人也好,抑或仙道女修也罢,对盛赞自身容颜之辞,哪怕明知别有用心,素来百听不厌,照单全收。
  仙道功法自带驻颜奇效,陆离伤修为精深,更是平添一股妩媚成熟风情。奈何一众同道要么习以为常,要么熟视无睹,少有人格外在意罢了。
  乍闻这番奉承之语,陆离伤自然芳心暗喜,明面上却不置可否,有意无意间,故作矜持之状,扬手撩了撩耳边的鬓发。
  “咯咯……余道友不光道法高深,讨女人欢心的手腕,亦是层出不穷,高明至极,一路结识的仙道红颜,想必不在少数。”
  女人心,海底针,看似轻松的打趣,实则隐含试探深意。
  “轰……”
  众多尘封的记忆,余跃本已深埋多年,因陆离伤的一句无心之语,蓦然尽数开启。
  “轻挽红妆为君悦,耿耿星河碧海天。纵横倥偬凝眸语,扫榻临窗盼离人。”
  一道道风姿绝世的身影,丰熟腴美,顿时如走马灯一般,在余跃的脑海中一一闪现,心底深处不觉暖流涌起,亦伴随着淡淡的苦涩酸楚。
  “余某一介寒门散修,直至今日金丹大成,自然有相识相知之人。”
  除去身负的修炼隐秘,昔日所作所为,余跃心中坦荡无邪,无一不可在人前明言。
  “自招惹无量宗及云家,余某再不敢有丝毫瓜葛,以免带给他人无妄之灾。”
  陆离伤阅历良多,自能分辨其中的真伪。
  “妾身和余道友虽属不期而遇,但心性品行往往一眼便知。”
  凝神聆听之际,陆离伤若有所思,不时微颔婵首。
  “仙道虽凶险诡谲,亦最重实力,余道友毋需过分担忧,及至修为登顶之际,纷乱危机自会化为无形。”
  两人皆遭坎坷,大有惺惺相惜之意。余下的数日航程出奇顺利,因渐近修真城池,就连低级妖兽都甚少出现。更深层的缘由则是熟识相伴,心生愉悦而不觉时光流转。
  “降星城!”
  码头上一派繁忙嘈杂,远航的庞大商船缓缓驶近停靠。
  “余道友,妾身先行前往水月阁,交接商会事务,就此别过。”
  跟随欢呼雀跃的人群,一路簇拥上岸,两人互留下传音符。
  ……
  余跃租赁一间上等洞府,终日闭关打坐、炼制丹药。相比数之不尽的低价妖兽,七级后期以上数量锐减,出海狩猎收获更为不易。
  诺大一座“降星城”中,除去陆离伤一人,余跃再无任何交集来往。傅轮西、贺惊猜虽同处中部海域,此时不知身在何方,即便得知其下落,恐怕早有归属的历练队伍。
  “与其屈尊求人,不如万事靠己!”
  洞府中培植的灵草欣欣向荣,只待次第成熟,便可采摘取用。就算妖兽内丹获取无门,余跃自行炼制“和曦丹”,亦可勉强供给日常所需。
  “嗡嗡嗡......”
  就在这一日,一名“丹盟”弟子登门求见。
  “晚辈奉王大丹师法旨,专程送来一枚妖兽内丹,劳烦余前辈代为炼制。”
  当日王冕随口一说,岂料时隔不久,求丹之人已不期而至,余跃事前毫无准备,着实有些惊讶。
  “王大丹师特意叮嘱,先行预付余前辈部分酬劳,丹成之时再据实一并核算。”
  来人又取出一枚储物戒,双手奉上,“妖蕴丹”足足二十五瓶,余跃正在打量端详,闻言不觉微微一愣。
  “嘿嘿……连同丰厚的提成,余某转眼风生水起!”
  水系“碎云豹”实力虽较为普通,尚不足七级中期,但兑现当初的承诺,以一枚高阶妖丹相托,已足显王冕一番诚意。待“丹盟”弟子走后,余跃开始盘点身家,脸上不无得色。
  ……
  “嘶……拍卖筑基丹竟多达五粒!”
  “不知哪位丹道前辈垂青,降星城幸甚!”
  相隔一段时日,数次传出拍卖“筑基丹”的喜讯,轰动一时。
  “哈哈哈……王某苦修十载,今日筑基有望!”
  “林道友,与其费力四下打听,不如抓紧筹措灵石,抢购筑基圣物方为头等大事。”
  众多炼气弟子欣喜若狂,卖场名利双收,余跃身为始作俑者,则是闷声敛财。
  ……
  “咦……”
  打开洞府禁制,佳人俏生生站立面前,余跃既惊且喜。
  “仙子屈尊玉驾,相邀一同出海历练,余某五内俱感!”
  闭关苦修途中,余跃意外收到陆离伤的传音。贵为“水月商会”的太上长老,主动前来提携一名散修,起因大半心存报恩之念。
  “嘿嘿……但得红颜相伴,万事皆不足虑!”
  一来二去,随着往来逐渐密切,两人会面早已不拘于狩猎一事,或煮茶闲聊,或烹酒小酌。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今时今日,余跃诸事暂告安定,毋需四处漂泊动荡,有意无意间,不免有些心猿意马,胡乱臆想起来。
  “咳咳……受余某修为所累,致使此番狩猎颗粒无收,败兴而归,白白辜负仙子一番美意!”
  两人携手历练之际,实力差距显露无遗,合力围堵妖兽,皆因余跃不敌而告败。
  “妾身倒不敢苟同。沿途听闻余道友的奇闻轶事,妙趣横生,令人为之忘忧。相形之下,猎取妖丹来日方长,无足轻重。”
  淡淡的话语,既显轻松随性,又不失戏谑之意。
  “哈哈哈……难得仙子雅量大度,余某的心结亦可放下些许!”
  余跃不由朗声大笑,心底的好感与仰慕,凭空又添了几分。
  “纵歌买醉,志不在酒,钟情山水,物我两忘!”
  尽管耗费时日不短,两手依旧空空,两人浑不在意。
  “咯咯……高阶妖兽行踪难觅,姑且交付天意。一路之上的行止,妾身唯余道友马首是瞻。”
  狩猎满布凶险血腥,阴差阳错,竟成结伴游玩之旅。
  于金丹修士而言,滔天巨浪,万里潮汐,实属等闲之事,别有一派震撼狂放之感;日出扶桑,瑰丽壮观,令人豪气喷涌;落足无名岩礁孤岛,沐浴海域明月,顿觉心旷神怡。
  “如影一相随,修真衣联袂。浪迹了无痕,灵犀心自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