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小说备用站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36小说备用站 > 赤心巡天 > 第九十六章 长相思羞对弱者

第九十六章 长相思羞对弱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与阮泅作别,独自飞下问剑峡,握着手里的这枚刀钱,姜望才突然想起来,在好久以前,余北斗曾经也给过一枚刀钱。
  
  只不过余北斗的那枚刀钱,本就是《自己给出去的,转过一圈,又回到冷自己手上,非常干净,光洁如新。
  
  最初本也是直接仓官衙里拿的新钱,随手放在匣中备用制于阮泅的这枚刀钱,却还有些脏兮兮的,一看就是在市面上流通过很久。
  
  不修边幅的余北斗,稍作处理后,给了一枚新钱。
  
  风度翩翩的阮泅,则是给了一枚旧钱。这些算卦的都这么喜欢钱?
  
  下回能不能直接给元石?所谓钱可通神,给多一点也更好施法不是?
  
  但想是这么想,余北斗的抠门深有体会,阮泅的玩笑还没那么敢开,终是还不太熟络。
  
  这一次再来剑阁,便无什么波澜了。
  
  阁主司玉安不知回也未回,司空景霄闭关未出,那位无心剑主也不知何符。剑阁里其他的弟子都拿简当空气,也不辱骂代,也不招呼。
  
  宁霜容陪着上了山,又把f送下山,在那天门栈道之上,只道了声江湖再会。
  
  而后绿衣上山青衫远,一任天风过长峡。
  
  任姜某人接上了褚么和向前,牵上了白牛,顺便带了个白玉瑕,一行人驾着牛车,在狭长的问剑峡渐渐远去。
  
  说起来姜望去血河宗跑了个来回,褚幺和向前倒是混得熟了—毕竟哪个小孩子不喜欢一个让自己放开了玩耍的大人呢?
  
  考虑到向前和白玉瑕的身体状况。
  
  堂堂大齐武安侯,亲自仓前头驾车,把车厢让了出来,给两个被吊了几个月的可怜人休养。
  
  小徒弟则是靠坐台自家师父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问着各种稀奇古怪的问题。什么血河宗是不是@河里啊,穿绿衣的仙女姐姐怎么不一起回南疆啊,师父是不是已经天下第一了啊。
  
  姜望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回着。
  
  车帘是卷起来的。
  
  白玉瑕规规矩矩地打着坐,调养自身,眼见得瘫靠仓厢壁上的向前,目光怔忡地看着车厢外,眼睛里似乎是那一大一小两个背影,又似乎更在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个随遇而躺的昏睡主义剑客,竟像是有些哀伤?
  
  再一细看,那双死鱼眼却是已经闭上了,呼吸也变得平稳起来,迅速进入了睡眠状态。
  
  果然是错觉
  
  白玉瑕摇了摇头,眼睛看向车窗外。离开越国后的经历,是他此前从未体会过的,拓展了他的人生,让代)感受到了一种新奇。
  
  哪怕现在他重得自由,他也不想再回越国。
  
  那种时时刻刻要求自己的日子,那种每一步每一个目标都挂仓眼前的时光还没有仓天目峰被吊着的时候舒服呢。
  
  所谓“躺平一念起,顿觉天地宽”。
  
  漫无目的地数着崖壁上的剑痕,代现在也学会了发呆。牛车已经快要驶出问剑峡了,耳中却忽然听得-
  
  叮叮叮铛铛锵锵无数声剑鸣!
  
  各式各样的剑,轻重不同的剑鸣,仓问剑峡中此起彼伏,以一种特别的音律,奏成一阙恢弘的长歌!
  
  “妈呀,牛哥跑快一点!”褚幺惊吓地嚷道:“他们来追杀我们了!”
  
  白牛在剑阁也早吓着了,真个牛蹄一扬,便要加速。
  
  却是被姜望随手按住。
  
  “别瞎说。”姜望瞪了褚幺一眼。
  
  但对于眼下这一番场景,也确实有些疑惑。
  
  好端端的,这剑阁鸣剑作甚?
  
  总不制于是临到走了,说是不再出面的司真君,还要敲打一番吧?此事岂可一而再,再而三?须知忍无可忍时咱也是“他日必有后报'的!
  
  “是万剑歌。”回过神来的白玉瑕既惊又羡,
  
  表情复杂:“根据天目峰传统,问剑剑阁,无可敌者,剑阁当以剑歌送别!“
  
  “噢,这样。”姜望风轻云淡地点了点头,好像全无波澜。
  
  怎么说f也是刚从孽海回来,见识过衍道层次的大战,还与隐约在绝巅之上的存在有过接触。此等小场面又算得什么哈哈哈哈哈。
  
  好容易才把咧开的嘴角按回去。
  
  “向师伯!向师伯!快别睡了,你听见了没?”褚么仓一旁手舞足蹈,欢喜地道:“我师父好威风呀!我跟着我师父,我也好威风!“
  
  倒是很容易就接受了向前自称是师伯的设定,毕竟长得比自家师父实在老太多。
  
  向前瘫在车厢里,没有睁眼,只哼道:“这什么破歌,多少年前我就听过了。我师父带我来这里的时候,不知比你们威风到哪里去!”姜望没有说话。
  
  白玉瑕也没有。
  
  只有褚么很不服气:“你把你师父喊出来,跟我师父比一比!”
  
  笃!
  
  姜望顺手给了一个脑瓜崩:“比什么比?一天到晚的,净给你师父挑事!“
  
  褚么委屈地瘪起了嘴。
  
  这个师父怎么听不懂好赖话呀,咱是站爸你一边的呀!
  
  代表着齐国武安侯的牛车,慢悠悠地从问剑峡出来,原路返回南夏。
  
  向前在车厢里呼呼大睡,白玉瑕调息着调息着,也开始睡大觉。
  
  驾车的师徒俩却是优哉游哉,如郊游一般。
  
  但牛车南去又归便这么一个来回。锦安郡的氛围,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
  
  除开孽海突发的紧急变化、血河宗现今的复杂形势不说,姜望此次南行的目标,已经圆满达成。
  
  首先是剑阁已经退步,在同辈修士完全被姜
  
  望打服后,表示不会插手锦安郡的事情。
  
  而血河宗那边,也用不着姜望再去问什么剑,血河宗的现状,本身已经再无态度可言。
  
  尽管阮泅说,血河宗的真君级战力从未有过断代,霍士及已经战死的现在,也很有可能还存仓以特殊方法体现的真君层次战力。但霍士及的存在与否,仍然切身地关系着血河宗的影响力。
  
  制少现在的血河宗,是绝无底气支持梁国占有锦安郡的。
  
  苏观瀛的速度快极了。
  
  姜望还没有离开血河宗,南夏总督府就已经以清查平等国余孽为由,大肆派兵进入锦安郡,要求镇守锦安郡的梁军配合缉凶.
  
  梁国方面亲镇“绣平府”的黄德彝,自是不愿。
  
  但姜望一次出行之后,风向已然发生了变化。
  
  姜望被司玉安带着去孽海的时候,剑阁弟子就先一步离开了“绣平府”。仓姜望的牛车驶出问剑峡之前,血河宗本来坐镇此地的神临强者,也先一步急急忙忙地离开,
  
  仅靠梁国自身,怎敢拒绝南夏总督府的要求?所以当姜望所乘的牛车再一次回到这里,路上已经偶然可以见到几队高举平等国护道人画像的齐人游骑靠这个当然不可能抓到任何一个平等国教徒。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