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名门玖爱 > 191 燕都燕家

191 燕都燕家


  果然,苏佩玖被折腾的够可以的。
  宫初嵘那尊贵隽秀的面容,隐藏在黑暗中,却在苏佩玖那超常的视力下,显得十分的有韵味儿。
  宫初嵘带着些许薄茧的手指在苏佩玖精致的下巴处细细摩擦:“苏小玖,你从来都没有在我面前跳过伦巴。”
  “是吗,还想看吗?”苏佩玖轻笑出声,对于宫初嵘说出这样一句话一点也不意外。
  “以后不许在别人面前跳拉丁了!”
  得寸进尺!
  “好。”苏佩玖乖乖的答应了,不仅答应了,还记在了心里,她以后真的不曾在别人面前跳拉丁。
  “宫小嵘,和你说点事情啊。”
  宫初嵘抿着唇,他觉得“宫小嵘”三个字从苏小玖的嘴里说出来特别的勾人,那撩人的上挑尾音特别的好听。
  “说。”略带着些沙哑的音色,带着自己独特的霸道。
  “其实我处于国家预备队员里面。”苏佩玖能感觉到身边人身体的一瞬间僵硬。
  “会有任务吗?”宫初嵘知道这个身份一辈子都不会甩掉的,内心的惊恐一瞬间的放大。
  “暂时不会有。”
  突然被人狠狠的抱住,苏佩玖耳朵贴上他的胸膛,听着他的心跳。跳动的很快,带着些许不安。
  宫初嵘知道苏佩玖说出这句话隐藏的含义,这是说,让苏佩玖出现的任务,将不会是容易的任务,那必定是危险极致的任务。
  “你不是说你已经扒了那身皮了嘛?”
  “你觉得他们会放弃我这么一个好的苗子吗?”
  虽说话有些自恋,但是却没有说错。
  宫初嵘在参加集训的时候,就听到过苏佩玖的名声,凭借着她强大的第六感和强劲的实力,闻名于各个军区。
  “而且,你也不会对这里不管不顾的,因为你的父亲对吗?”
  宫初嵘将苏佩玖没有说出口的话说了出来,就凭藉着苏家的家教,苏佩玖遇到事情就不会坐视不理的。
  苏佩玖微微的偏头,在宫初嵘的胸膛轻轻的啄了一下,这是对于他猜到她心思的奖励。
  “苏小玖,我是在职人员的。”
  因为常年和刀枪打交道,他的手掌都带着一层薄薄的茧,此刻抚在苏佩玖的后背上,带来了不一样的触感。
  “我知道。”苏佩玖闷闷的声音,表示她对现状不是很满意。
  但是她知道,她想要的那种平淡的生活,从一开始就不会有,所以,也只是在发发牢骚而已。
  若是上面有命令下来,他们还是要执行命令的。
  “话说,我若是从第壹局退休之后,安心的在帝大教书会不会让他们几个人将我逐渐的忘记啊!”
  “想的挺美!”
  “是,挺美。”
  宫初嵘听到苏佩玖声音中的困倦,也不再说话,只是,眸光深深,里面有着歉意和无奈。
  不久,平静的呼吸声传来,睡着就好。
  宫初嵘将吻轻轻的印在了她的额头上,不想惊动刚进入睡眠的人,轻轻的点水,然后掖掖被角,闭上眼睛,进入睡眠。
  小玖,这个世界上能顺从自己心意活着的人太少了。
  *****
  苏佩玖接下来都在学校和她那群学生说曙桦杯的事情,但也没有忘记这周日和宫初嵘回宫家的事情。
  她在空闲的时候,将礼物都准备好了。
  这天晚上,她和宫初嵘坐在一起吃饭,宫初嵘和她说了一句话,差点没有把她噎到。
  “我姐回来了。”
  宫初嵘在宫家排行老三,和她在苏家一样。
  “你姐不是嫁到燕都燕家了吗?不是说好多年不回来了嘛?”
  她对宫初嵘的二姐一点印象也没有,只是有个大概的了解。听说是年少和燕家某位浪荡子自由恋爱,遭到了宫家的反对,于是一气之下便和宫家的关系恶化了。但是,听说,那场婚礼,宫家还是给自己家的女儿撑了场面的。宫家这位女儿也就过年回家一趟,但是根本不在帝都居住。
  燕都燕家,一个城,被冠以家族之姓,可见燕家在燕都扎根至深,绝对不止几百年的历史了。
  “她回来了。”宫初嵘夹起一块肉片,放进嘴里,嚼嚼,说实话,他也不怎么了解自己的二姐。
  “风起财团的那位,也进帝都了?”
  对了,风起是燕都燕家的,但是因为帝都聚集了北国科研人才,所以,风起财团偏重科研部分的分部在帝都落户。虽然说燕家在燕都,不在帝都,风起真正的掌权人也不在帝都,但是风起科研部依旧是牢牢的掌握在当代燕家掌权人手里,甚至,他在打算将这点东西移回燕都。
  “小玖,你的消息什么时候这么落后了。”宫初嵘揶揄道,以前,小玖的消息可比自己灵通多了。
  “我现在又不需要做些什么,有些事情我就没有让他们报到我这里来。”
  苏佩玖是死都不承认,禾弥他们回到禾舍族之后,她的消息网确实比之前弱了。
  宫初嵘也没有打算揭穿她,不过,确实是一些毫无价值的消息。
  “好歹我在风起还有一个职位呢,你说我要不去上上班?”苏佩玖也是说话活跃活跃气氛,但是,她却没有想到自己还有乌鸦嘴的特质呢。
  “嗡嗡……”
  苏佩玖拿起一旁的手机,看到上面的名字,差点没有把手机扔了。
  “宫小嵘,帮我接个电话呗。”睁大眼睛卖萌的样子真的很可爱。
  宫初嵘一看到苏佩玖的那副表情,联想到苏佩玖刚才说的话,就猜到了是谁的电话,不禁笑了。
  接过手机,按了绿色的键。
  “苏佩玖,明天来公司开会。”
  “燕修殊,是我。”
  坐在风起办公室里面的燕修殊,看着手里的电话号码,嘴角一撇,这两个人!
  “宫六爷,还请转告玖爷,明天上午的会议我要看到她的人。”
  苏佩玖在宫初嵘的对面一直摇头,她才不想去见燕修殊呢!
  “抱歉了,她明天有事。”宫初嵘看着苏佩玖那一副抗拒的样子,哪里还舍得,直接拒绝了。
  “听说,这周你要带着玖爷回宫家。”
  话不多说,点到为止。
  “对啊。”宫初嵘不否认:“我带着玖儿回去见家长。”
  “呵呵,让她给我等着。”
  然后啪嗒地挂断了电话。
  宫初嵘毫不客气地笑了出来,差点没有让苏佩玖摔筷子。
  “你怎么还那么怕他呢?”
  “我那是怕?我那是心虚!心虚好不好!”
  苏佩玖在燕修殊那里吃过亏,被燕修殊坑的签了风起二十年的合同,也就是说,苏佩玖三十六岁之前都别想摆脱风起,这事儿宫初嵘是知道的。
  “吃饭,反正你是跑不了的。”
  “这是帝都,不是燕都,不是他燕修殊的地盘,我若是想躲,他还能找到我?”
  “别忘了,这周末你可是答应我和我一起会宫家老宅的。”
  宫初嵘给苏佩玖夹了一块子的菜,算是抚慰了她那受伤的心灵,但同时也带过去了一连串的暴击。
  宫初嵘嘴角带笑,吃完了饭,还主动的刷碗。
  苏佩玖坐在一旁,拿起自己黑色的手机,将它摆成微型笔电的模样,然后黑进风起科研部的系统,此时此刻帝都的风起总裁办的电脑,自动黑屏,然后有红色的字体滚屏!
  【燕修殊,你就是万恶的资本家!】
  燕修殊正坐在沙发上和陪自己工作的妻子“谈情说爱”呢,他的妻子余光瞥见了自己丈夫的电脑上,有字体滚过,凭借着良好的视力,看到那字体之后,突然哈哈笑起来。
  “老公,你看!”
  燕修殊顺着自己妻子的目光看了过去,手握了起来,骨头咯嘣咯嘣的响。
  他都不用猜,就知道这是哪个人搞得鬼。
  “老公,这是你员工弄得?”
  “嗯,我的员工!”堂堂的苏玖爷变成自己的员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那她可真够大胆的。”
  “呵!”
  “就你刚才打电话的那位苏小姐?”
  “嗯。”
  “你们关系很好?”
  燕修殊看着钻到自己怀里的小娇妻,“我怎么闻到了一股酸味儿?”
  “嗯哼!”
  “以前认识的人,帝都的玖爷,宫家幺儿宫六爷的未婚妻。能在帝都这漩涡里称‘爷’的,你可以把她当男人。”燕修殊介绍了一句觉得还不够,加了一句叮嘱,“她有些危险,不适合你深交。”
  燕修殊对于帝都的形势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尤其是这一段时间苏佩玖的动作不断,戚家都能倒台。他虽然远在燕都,消息还是源源不断地传了回去。
  怀里的妻子点点头,算是记住了这个人,能让自己老公这么正式介绍的,估计是真的有几分本事,不过人怎么样,还得见面才能知道。
  整个总裁办的电脑上面滚动了得有十分钟,还被不少人看到了,但是燕修殊根本就没有叫人处理,因为他知道,他的风起的系统就是苏佩玖加固的,在风起还没有人能比得过苏佩玖的技术的。
  十九层的某个技术人员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突然惊呼了起来。
  “九哥终于想起我们了吗?”
  “估计不是!”
  “你没看见那是在骂燕总的吗?估计是,九哥被燕总逼着回来的。”
  “呵呵,那我们的日子应该玖会轻松许多。”
  “做你的白日梦吧!”
  “就是,这两天赶紧把手头的事情解决解决,九哥来了,你们还想轻松?”
  *****
  苏佩玖第二天是真的没有去开会,她是真的有事儿。
  她答应去见一个人。
  “苏佩玖,你还知道来见我啊!”
  “怎么,有许亦清陪你还不够,还要我陪着你?”
  “别胡说八道。”
  “你做了还不让别人说啊!”
  苏佩玖对于凌卿卿这件事一点都奇怪,不过,她还以为凌卿卿会再晾着许亦清一段时间呢。
  凌卿卿直接从自己的老板椅子上起来,看着坐在落地窗前沙发上的人,干脆破罐子破摔。
  “是,我是和他在一起了,但是这不是是停留在男女朋友关系上嘛。”
  “记得让他请吃饭。”
  “不是,你的那位不是还没有请吃饭嘛?”说起这个,凌卿卿就看着苏佩玖手上的素戒不说话。
  “你以为我家那位请他们吃饭吃的少吗?”睨了她一眼。
  “话说,你都多长时间不管玖卿了,你是不是想让它自生自灭了。”
  “不是还有你吗?”
  其实玖卿的成立,就是她作为一名设计师,不想在别人的地盘工作,不愿意受到别人的束缚,所以她建立的玖卿,只是没有想到玖卿能发展到如今的规模,直接成为了时尚圈的一块标志。
  凌卿卿被苏佩玖这样的恭维,却没有什么开心的样子。
  “你知不知道‘J’已经很久没有稿子了?玖卿的招牌啊!”
  苏佩玖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的确,她很久没有给玖卿稿子了。
  但是这不是她想要休息一段时间吗?
  凌卿卿直接在苏佩玖的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苏佩玖的脸,傲娇的哼了一声。
  “凌卿卿,你还是得过许亦清母亲那一关,回避没有用。”
  苏佩玖知道凌卿卿在逃避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可以不用担忧的。
  凌卿卿表情有一瞬间的龟裂。
  就怕空气中突然的安静。
  “我知道了,我会和他说的。”
  “你心里有数就行。”
  “嗯。不过,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到公司里现个身?”
  苏佩玖自从昨天接到燕修殊的电话之后,听到公司这个词,就头疼。
  “我给你交稿子行了吧!公司的事情你处理的挺好的,不就不掺和了!”
  “苏佩玖,你这不厚道啊!”
  凌卿卿吐槽了一句,倒是没有多说什么,能催到稿子就已经很不错了。
  “中午一起吃个饭?”
  凌卿卿很久没有和苏佩玖吃饭了。
  “行,正好没事。”
  苏佩玖觉得自己可能没有几天空闲的时间了。
  玖卿,风起,帝大,第壹局……苏佩玖你可真有能耐啊!
  苏佩玖和凌卿卿找了一家有名的家常菜的地方,这个地方装修不是那么上档次的,但是味道确实很好的,性价比也好,主要是和玖卿的地盘很近。
  两个人没有近包厢,就在一楼靠窗的角落找了一个位置,点了三个菜。
  “喝点什么?”
  凌卿卿没有听到答案,抬头看了苏佩玖一眼,却发现她的视线在别处。
  
  ------题外话------
  我觉得我挖坑挖大了,填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