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灵傀儡师 > 223:破碎

  斯诺拿出深渊剑和腐蚀匕首,就在腐蚀匕首拿出的一刻,在上面在治疗娜拉的荒芜女王叹了一口气。
  “罗亚,是我们断灵腐蚀血脉不配,是我们害了你和你的家人,不过腐蚀灵晶似乎又重现天日了,希望那个人可以将你的遗愿继承…”
  她在卡蕾丝得到腐蚀灵晶的时候就感应到了,不过她却没有感受到重新出世的万物灵晶,因为只有腐蚀灵晶里面有她母亲的血脉之力。
  而斯诺在看到眼前蓝色的灵能里出现了一个正好可以将手伸进去的口子,放下了武器。
  “掌控!”
  斯诺将手伸进去。
  但是斯诺一将手触碰到米罗,手掌上就出现了紫色色的咒纹,与此同时体内的生机和灵能感觉都向着手掌被吸取。
  “不好!”
  斯诺立即将手取出用灵能将咒纹湮灭,而这时候米罗的表情变化越来越快而且蓝色的光也慢慢黯淡下去,这是即将醒来的征兆。
  做好了一些布置,斯诺直视着米露的脸,一张陌生而张狂的脸。
  斯诺眼里闪过果断,其实他心里还是希望罗德尔没有死去的,只要将米罗击败就可以了。
  但是斯诺完全在米罗身上感受不到罗德尔,而现在必须做出选择了!
  “斩!”
  斯诺的意识附在深渊剑上,直接向着米罗一斩!
  深渊的气息出现,原本可以阻挡一切的时间之力如同纸一般被切开。
  不过就在要斩到米罗时,一道咒纹出现想要阻挡住这一剑。
  “就连时间之力也能斩开,咒纹又有什么用?”
  “噗呲~”
  剑没入米罗的身体,而在这一刻米罗也张开了双眼。
  “斯诺?你在干什么?”
  “罗德尔?”
  这是罗德尔的声音,斯诺在一瞬间恍惚了,把剑拔出,这是一如他同行时候的声音。
  “流连于感情,会让你死于非命…”
  米罗嘴角勾起诡异的笑容,蓝色的光完全消失。
  “无尽诅咒!”
  “啊啊啊~”
  无数的咒纹出现在了斯诺的身上,在侵蚀着他的皮肉,实力的差距太过大了,二阶后期与勉强二阶,而且米罗体内还有巫神的力量加持,威力更是强大诡异。
  米罗伸出双手掐住斯诺的脖子,眼里是玩味和戏谑。
  “怎么说呢?这反正不是我的身体,谁想救你我都可以付出代价。”
  米罗根本不用担心巫神结晶会消失,被选中后就相当于锁定了,这个身体是两个人缝合而来他自然不打算长用。
  斯诺挣扎着,看起来已经被完全控制,但是脚底下绿色的丝线已经开始延伸出来。
  “咳,罗德尔还活着么?”
  斯诺涨红着脸,不是因为窒息而是因为米罗的咒纹。
  听到这个米罗嘴角的弧度更大了,缓缓的说道:“你如果不能杀了我,他就不可能出来,但是我死了他也绝对死,你说说该怎么办呢?”
  “我怎么办不知道,不过,你杀不了我…爆!”
  “哈哈哈,这个小伎俩我能不知道?”
  米罗没有放开手,几个咒纹完全将爆炸的力量湮灭。
  但是斯诺眼里的笑意没有停止,而原本得意的米罗忽然感觉到背后的凉意。
  “去死!”
  米罗转过头去,一个蓝色的匕首直奔他而来,而拿着匕首的是一个白绿色的傀儡,在这个匕首上他感觉到了危险和杀意。
  “咒!”
  几个咒纹上前,不过斯诺却抓住了现在米罗走神的机会。
  “死!”
  米罗不蠢,他自然知道这些发生的事情都是斯诺为了转移自己注意力而做出的,早就在手上下了血咒。
  “啊啊啊啊~”
  斯诺瞬间感觉全身的血被剥离,但是他还是没有放弃自己的反击。
  “斩!”
  深渊剑抬起,但是因为肉体和灵魂都被血咒影响,根本无法斩下。
  “我的血咒,区区一个二阶初期也想抵挡?”
  米罗也不急了,不过他也确实无法立即杀死斯诺,这个傀儡和疯了一样在牵制他,关键是在这个蓝色匕首上感受到了和荒芜女王相似的气息,他不能不防。
  就在斯诺全身血雾喷出,似乎根本抵抗不了的时候…
  “诶…斯诺,你还吹牛说你根本不在意血肉,在实力压制下你还不是这么狼狈?”
  “什么?”
  “怎么可能?”
  两个人异口同声,而原本如附骨之蛆的血咒在这一刻消失了!
  “不好!”
  米罗发出惊呼,深渊剑没有任何停滞,而且因为米罗根本不会认为斯诺可以斩下,头颅就暴露在深渊剑的锋刃之下!
  “那是因为我没用用全力抵抗…”
  “罗德尔,再见。”
  看着眼前缓缓倒下的身影,斯诺眼里出现了晶莹。
  没有人回答他了,罗德尔在那时说的再见竟成为了最后的告别。
  “啊啊啊!”
  斯诺靠近尸体,忽然咆哮了起来,但是这时候出现的异变让他眼里出现惊喜又极速消失。
  在米罗的尸体上一个红色的影子凝聚而出,但是不是罗德尔。
  “哈哈哈,斯诺,罗德尔还真的对你感情很深啊。”
  “迷斯!”
  斯诺眼眸里冷意渐盛,虽然迷斯也是棋子之一,可是如果没有他罗德尔也不会送死了。
  “哈哈哈,你们为什么恨我?凭什么恨我?我不是最该恨的人吗?我从小就是无上的天才,在巫术的造诣上没有人可以超越我…”
  “我还被巫神选中,那一段时间我成为了整个巫师会的骄傲,是整个巫师会除了米米卡最强的人。”
  红色的影子在不停扭动着,似乎要消散,又似乎因为滔天的怨气!
  “可是仅仅因为米罗是米米卡的儿子,我就成为了牺牲品,成为了一颗棋子,我的所有都被夺走,不得不按照他们的为我选好的死亡之路一步步走下去。”
  “凭什么?”
  “因为弱肉强食…”
  斯诺放下了剑收起了冷意,迷斯本来可以成为起源时代一颗耀眼的星辰,却因为命运而被操纵,还没有升起就被强行扑灭。
  红色的影子在挣扎,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他体内想要突破而出。
  “虽然我觉得你说的很没用。”
  “但是…你说的对,你…想不想要巫神灵晶?”
  红色的影子消散的越来越快,但是里面的红色却越来越鲜艳,但是这最后一句话却让斯诺眼神凝重了下来。
  “你为什么要便宜我?”
  “这个世间,除了米罗,我从来没有恨过一个人,因为我一直都是孤身一人,都是他们恨我,你自然也是,我宁愿巫神毁掉。”
  “宁愿给死人给撒旦,我也不会让它飞回米罗的身体内!”
  “你想干什么?住手!你这个废物!”
  地下的血凝聚成为了一张人脸,是愤怒的神情。
  “米罗,记住我的声音,会成为你以后永远的梦魇!”
  迷斯的声音里充斥着毁灭与暴戾,就像是恶鬼在咆哮一般。
  “斯诺,你只需要将这一团红色直接毁灭,巫神灵晶就和他失去联系,变成了无主的灵晶,到…”
  还没说完,外面的红色凝聚成的人形消散,里面鲜红的灵能团出现在斯诺眼前。
  “呵呵,你以为你可以得到?血脉的力量是不可断的,你只要消灭了红色的血脉之力巫神灵晶也会直接消失,而我也一定会找到的!你只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哦?可是你好像不是很自信?我为什么…”
  斯诺看着地下的脸闪过厌恶的神情,一脚踏了过去。
  “我为什么不直接劈开呢?”
  说着斯诺抬起了剑。
  “你疯了?起源怎么能破坏?这可是极为稀少的宝藏!”
  而荒芜女王的声音也从上方传来。
  “斯诺,不要冲动…”
  “女王,抱歉,我…”
  斯诺嘴角勾起了冷笑。
  “必须要斩掉这个。”
  “为什么?新起源时代少一个起源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可能会影响所有人的命运。”
  “轰~”
  斯诺踩掉那个咒纹,无视了附着到自己脚上的诅咒。
  “因为,罗德尔就是因为这个灵晶死的!”
  “叮~”
  深渊剑就这么斩了下来。
  “哈哈哈,你以为有东西可以破坏起源灵晶?”
  米罗猖狂的声音在斯诺脚下响起,而荒芜女王似乎也松了口气,她也奇怪为什么自己要怕一个还没有二阶的,而且创世还没有帮助的斯诺?
  虽然只是未完全体的,但是就算斯诺用了她母亲的匕首也不可能斩碎的,而且创世的力量以生机创造为主,破坏力不够强。
  但是接下来的一幕却狠狠的抽了他们的脸。
  “怎么可能?这把剑绝对有蹊跷!”
  看着破碎的巫神灵晶,荒芜女王和米罗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了。
  荒芜之前一直以为斯诺可以破开时间之之力是因为腐蚀匕首,她错了,现在也付出了代价。
  “斯诺,你的女朋友还在我的手上,为什么还要一意孤行?”
  “你…不会伤害会被起源选中的人…或者说是,你很少会伤害别人而且是无辜的人,荒芜女王,我说的对吗?”
  斯诺看着荒芜女王手上的娜拉,好像有了一些不一样,不过斯诺现在还有事情要做…
  “克里斯,现在我帮你一次,以后我们就两清了如何?”
  “本来我就不记得有什么恩情,你帮了我我会记住你的人情的。”
  克里斯张开双眼,里面是金色的光芒。
  “西维尔,撒加,今天就决出一个吗?”
  荒芜女王也冷静了下来,只要不是真正的起源受损,其实影响并没有那么大,关键是斯诺说对了,她不会为一个已经碎掉的灵晶而去伤害被选中的人,现在只能观望了。
  “你们,真的以为可以和我战斗?”
  撒旦处只有撒加醒来,另外两个人还在时间之力中沉睡。
  但是他毫不畏惧,银色的光在身上闪动着。
  “我们本来都是最炙热的光芒,只是颜色不一样,只是因为他你是被选中之人我的光才会这么冰冷的,现在,就让金色的光在世间消失吧。”
  说着,撒加手上银色的光芒凝聚成为了一把剑。
  “斯诺,你只需要保护好米娅,就足够了,他,我来杀!”
  克里斯拿出白色的棍子,瞬间附满了金色的光。
  “她就是撒加原来的主人吧,啧啧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如果你把她杀了我肯定不敌,为什么不选择呢?”
  撒加指着米娅,挑衅的看着克里斯。
  “你不会,喜欢上了她吧?哈哈哈,西维尔选中着和撒加选中者居然相爱?你们有结果吗?”
  克里斯眼里闪过痛苦,而在这一刻撒加动了!
  “闪光!”
  撒加像一颗银色的流星一样瞬间到底克里斯的面前,没有多余动作将剑刺向了克里斯。
  “呵呵,西维尔,你选中的人果然也是优柔寡断呢…”
  不过就在剑要刺穿克里斯的时候,一把灰色的剑劈下,竟然直接将银剑斩断!
  克里斯自然也反应过来,金色的长棍向下劈去,撒加直接被击退开来。
  “两个人…西维尔,这不是你的性格啊…咳咳。”
  “我为什么要是他的性格,还有你只不过是窃取他人传承的人,真的以为自己是撒加了?我想撒加的意识都不曾苏醒吧,你们这些自以为是的记忆不过是残缺而可笑的罢了,永远不可能和被选中的人相比!”
  一直沉默的克里斯现在却说了很多,而且按照以前克里斯的性格这种看起来像是宿命之战的战斗,不会让斯诺掺合,但是克里斯默许了。
  “克里斯,米娅不可能被撒加伤害,他知道利害,你如果想让我和你一起战斗,直说就可以了能群殴,又何必单挑呢?”
  “好,我们上!”
  撒加脸色凝重,不过并不慌张。
  “银色结界!”
  整个河面变成银色,两个人面前的撒加瞬间消失出现在一处银光处。
  “想要杀我?你们摸得到我吗?”
  而与此同时,黑暗在一处开始满意,而点点的月光之力在月亮重新出现的苍穹下也闪动了起来。
  另外两个人苏醒了!
  “哈哈哈,既然你们不选择宿命之战,那我们自然也不选择!去死吧!”
  “喂,你们不算我们的吗?”
  耀和珈百璃也出现在斯诺身后。
  “我正在做我甩我的前女友呢,就被吵醒了,很烦诶。”
  两方一下子形成对峙,不过这时一袭金衣的荒芜怀抱着娜拉缓缓降落了下来。
  “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