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至尊凰谋天下 > 第251章你也觉得是我做的

第251章你也觉得是我做的


  说出她尚且未曾说出来的话语,颇为轻蔑的笑了一声道“害你?”
  朝阳公主身子一怔,瞬间垂下头,似乎不敢去看徐离初,一双满是惊恐的眸子在片刻后又往周煜楚楚可怜地望了过去。
  “本宫若是想要害你,此刻你以为还会有性命?”徐离初冷笑一声,心里对于朝阳充满了厌恶。
  以往只觉得这个女子颇为让自己看了不舒服,哪里想到,有朝一日,她居然会如此算计于自己。
  这次,倒是自己大意了,让小人钻了空子。
  徐离初这么一说,屋里的人身子顿时都打了一个颤,纷纷垂下头,不敢去看当局的三个人。
  徐离初说得可算是气势汹汹,朝阳公主似乎被吓到了一般,咬了咬牙后楚楚可怜地看着徐离初,摇了摇头,“太子妃娘娘,朝阳自认为并未招惹你什么……”
  你是没有招惹我,但是你今日是直接骑到了我的头上!
  心里恨恨的想着,徐离初同样还颇为失望,她没有想到周煜居然在这个时候还一声不吭。
  “好了。”就在徐离初还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周煜低沉的声音传来,如同那夜空里划破平静的惊雷。
  “你给本宫回去。”周煜看着徐离初的眸子,眼里满是警告。
  呼吸一窒,徐离初上前一步,定定地看着周煜的眼睛,“你也觉得是我做的?”
  周煜嘴角动了动,最终别开眸子不去看徐离初的眼睛。
  他也想要相信不是徐离初所做,但是今日接连两个证据都指向了她,他要如何?如今此地这么多的人都看着她,就算是自己不信,难道就能够堵住悠悠众口?
  更何况,周煜心里其实也是有所怀疑的……
  “寻因,带太子妃娘娘回去。”眯了眯眸子,周煜声音再度冷了一分。
  “我不走!”徐离初脸色一白,没有想到周煜居然根本就一点儿都不相信自己,情急之下便是有了些心急。
  她不想被人误会,一点儿都不想,上辈子周睿误会她,那是因为是被人诬陷。这辈子周煜误会她,也是因为被人诬陷。
  她不知道若是不说清楚,此事之后又会变成怎么样,她和周煜还能够变成什么样子。
  太子妃娘娘谋害西岳公主?
  徐离初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这个罪名落下来,恐怕是让人承担不起吧?
  “寻因!”手指捏紧,周煜死死的盯着徐离初的脸,嘴角抿了抿,竟是带上了几分怒意。
  寻因在一旁心急,想要劝徐离初现在莫要开口,还是等太子殿下将事情平息了再说道此事,但是看着徐离初通红了的眼眸,却是怎么都说不出口。
  他有种感觉,若是不让徐离初将话说完,今日之事恐怕当真会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我只问你一句,你是否也是觉得是我做的?”徐离初上前一步,目光落在周煜的眼眸上,似乎想要将他看透。
  只要他说了,不管是什么样的答案,她都会听他的,可是她只想要知道一个答案,一个至少能够让她心安的答案。
  两双眸子互相对上,过了几息时间,周煜始终不曾说话,房间里的气氛变得越发的奇怪凝重起来,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许久之后,徐离初点了点头,对着周煜轻声一笑,“我明白了你的意思。”
  既然是不说,那么自然就是那个意思了,他也认为是自己吗?
  原来如此……
  原来在他的心里,自己的诚信比不过一个丫头,曾经的朝阳公主的一面之词。
  果然还是不够资格吗?
  嗤嗤一笑,徐离初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后转向朝阳公主,声音似乎带了几丝感慨与叹息,但是徐离初的姿态却是足够骄傲的,“你赢了。”
  说完这句话,徐离初再也没有看屋里的任何人,径直的走了出去,如同来时那般骄傲。
  只是来的时候,有周煜陪在身边,回去的时候……是只身一人,且来时的意义和回去的意义大不相同。
  在徐离初和自己擦肩而过之时,周煜的心莫名的抽动了一下,想要伸手去抓住徐离初,却是最终没有伸出手。
  他信徐离初吗?不能够说信,也不能够不信。此事于他而言,颇为棘手,朝阳公主身份特殊,出了这样的事情必须要好好处理才是。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静音居然会在出来的那一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此事说将出来。
  不管她所言是真是假,但是在她说了那番话后,死无对证却是真的了。
  而这样一个举动,已经足够让众人以为真正的凶手就是徐离初了,以死明志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
  而这个凶手,究竟是不是徐离初,周煜心里其实是有一半怀疑的,正如同徐离初所言,她若是想要杀朝阳公主,那么他相信以她的本事能够想出更好的法子。
  然而……
  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击中了一般,若是徐离初做的,那么她必定知晓朝阳公主这几日里其实是住在太子府的,可是……
  周煜此刻心里颇为复杂,心绪不宁,但却也只能够先将眼前的事情给处理了。
  一开始他叫徐离初回去,就是为了不让此事流传出来,他想要用最大的法子给她保护。
  但是到了此刻……他却不得不让他回去了。
  “你们都出去,本宫有事想要和朝阳公主单独谈谈。”脑海里刚刚那从自己身边走去,抬着下巴,目光里又变成了她们最初相遇时冰冷的模样的徐离初让周煜的心彻底的揪了一下,脸色一变,冷声的看着四周还站在原地一动不敢动行馆官员道。
  官员们身子一颤,互相看了几眼,便乖乖的退下了,他们知道太子殿下是对此事有主张了,毕竟那个人可是太子妃娘娘啊。
  一边出去一边想,官员们不由在心里唏嘘,看太子殿下的这个样子,似乎对于这个朝阳公主颇为上心,加之她当初在太子府里住,若是太子妃娘娘出于嫉妒什么的,出手也不是不可能……
  在心里叹了一句自古以来当是情之一字最为害人后,行馆的官员们一个个垂着头出了门去。
  待得清酒领命将房门关上时,屋里便只剩下目光悲戚,神色悲凉的朝阳公主与周煜二人。
  “太子殿下……朝阳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朝阳公主似乎才从刚刚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一般,咬了咬唇瓣,声音里带着小心翼翼的意味。
  周煜眸子闪了闪,摇了摇头,却是没有说话。
  朝阳公主此刻心里情绪其实十分复杂,她没有想到在这样证据确凿面前,周煜仍旧没有第一时间给徐离初定罪,而是让她回去……
  让她回去了,安然无恙,那么此事她还能够得到什么?
  不可以!
  朝阳公主心里满是怒火,若是自己这样子做,付出这么大的牺牲都不能够扳倒徐离初,那么她朝阳就不是朝阳了!
  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让徐离初付出代价!
  “太子殿下,看来还是朝阳给你填麻烦了,太子妃娘娘这么做,定然是误会了什么,这样吧……既然此事已经明了,那么朝阳这就离开,回西岳了,太子殿下不必为难,太子妃娘娘肯定是一时没有想清楚才会……”朝阳公主说的很是缓慢,但这话哪里是一个通情达理就可以形容的。
  顿了一下,朝阳公主又道,“太子殿下,此事朝阳不会胡说的,朝阳是西岳的人,虽然朝阳在西岳不算什么,但是朝阳的父皇终究还是要面子的,但若是被人知晓,两国指不得就得又兵戎相见了,朝阳不想刚刚签下的约定就此作废,也不想让百姓流连失所……”
  若是徐离初此刻还在,定然会大声喝彩鼓掌,为朝阳公主所说的歌功颂德了!
  如此心胸开阔的女子,又是为周煜着想,又是为两国关系着想,还为天下百姓的生计所操心,当真是世间之奇女子,万女之典范!
  然而,这样的话,反过来却又是实实在在在明明白白的告诉着周煜,徐离初的做法差点儿导致了怎么样的大祸!
  若是朝阳公主不打算原谅徐离初,徐离初的罪名又有多大!
  周煜是聪明人,有的东西不需要朝阳公主提醒他自然就明白。
  眸光深邃得让人觉得害怕,周煜眸子闪了闪,最终看向朝阳公主,一字一句道“朝阳,本宫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只要本宫能够做得到,但是此事……就此作罢。太子妃她,本宫相信不是她所为,哪怕证据都指向她,本宫依旧相信。”
  周煜的声音很慢,很低沉,那话就如同一个个打在石板上的雨,砸进了朝阳公主的心里。
  朝阳公主在心里苦笑了一声,果然……周煜居然会为徐离初做到如此地步!
  他不信吗?没关系,她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了。
  他不信,但是有人会信的。
  而刚刚的以退为进,朝阳公主无比庆幸自己能够做出这样的决断。
  轻笑一声,朝阳公主点了点头,“太子妃娘娘有太子殿下这样的夫君,真是她的福气,刚刚太子殿下说的,朝阳再考虑了一下,也觉得不会是太子妃娘娘所为,太子妃娘娘她有她的骄傲,刚刚是朝阳公主小心眼了,届时……朝阳会亲自去和她道歉的。”
  嘴角动了动,周煜定定地看着朝阳,最后点了点头,“如此便多谢了。”
  脸上的笑容一僵,却也只是片刻,朝阳公主又轻笑一声,有些感慨道“太子殿下和朝阳说什么感谢,要说感谢,是朝阳多谢太子殿下能够为朝阳的事情如此尽心尽力呢。”
  看着望着自己的眸子微微动容的神色,朝阳公主眼底的诡谲被微笑所遮掩,说起来,我真的没有想到你周煜和我说的第一句谢谢,会是因为那个女人。
  “朝阳,此事说起来,的确是本宫对不住你,让你受苦了。”眸子里闪过一丝晦涩的光,周煜声音再度变得低沉起来。
  虽然不知道是何人要陷害徐离初,但是想到这个人歹毒的心肠,周煜第一次有了将其杀之后快的冲动。
  “太子殿下不用如此。”嘴角露出一丝轻嘲,朝阳公主摇了摇头,“说不定是因为朝阳得罪了什么不该得罪的人,反而还惹得太子妃受了牵连。其实刚刚想来,太子殿下既然心里清楚不是太子妃所为,为何不直接说了呢?”
  刚刚徐离初出去的时候,哪怕是装作再若无其事,装得再如何的骄傲,眸子里的失落可却是没有逃过自己的眼睛。
  天晓得,那一刻,她心里有多么的痛快!
  徐离初这个女人,终于……终于能够看到她没有再和以前那样目空一切的姿态了。
  摇了摇头,周煜看着朝阳公主有些欲言又止,最终还是开口道,“此事本宫若是笃定了她不是,证据却是不足的,静……静音那个女人的话,已经死无对证了。”
  朝阳公主眯了眯眸子,点了点头,“太子殿下说的是,太子殿下快些回去后好生和太子妃娘娘说说吧,免得太子妃娘娘当真误会,若是如此,那朝阳可要无地自容了。”
  “嗯。”点了点头,周煜没有发觉朝阳公主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眸子里一晃而过的诡谲之色。
  看着周煜起身,朝阳嘴角动了动,最后牵出一个大大的笑容,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手指抓着锦被的关节处微微泛白。
  原本要道别的话,看到朝阳公主这个模样,周煜突然有些不忍了,沉默了一会儿,终究是开口道,“你不要担心,此事本宫会注意的,今夜本宫便派人将你接回太子府来住,也安全些。”
  发生了这么多的时候,周煜他不得不防范着。
  “这……”似乎惊了一下,朝阳公主微微变了脸色,“这就不必了,朝阳如今哪里好去打扰你们。”
  “此事就这么定了,本宫回去先处理一些事儿,你好生养着,明日本宫亲自来接你。”点了点头,周煜打断朝阳公主的话,声音里带了几分温柔。
  心头一怔,朝阳公主眼眶一红,重重地点了点头。
  周煜眯了眯眸子,转身走了出去。
  待得房门关上的那一刻,朝阳公主眸子里的神色立马变得诡异起来,望着那紧闭的房门,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好歹还是回到了正轨,也算是对得起自己所受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