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求一问的殊归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百二十一章


  亦萱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
  “你别看一一整天和我玩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她是最会照顾别人的人了,记得小时候我刚刚上山,不懂事,被海蓝儿陷害闯了祸,是一一主动站出来保护我,将所有责罚认了下来”
  说起少时孟一一替自己顶锅的这件事,亦萱还是内疚的不行。
  “那个时候沐胤长老刚刚外出归来,并不知道一一受责罚的事,我本来是想将这件事告诉沐胤长老的,可一一却让我别说,她说不希望这件事上升到长老层面”
  “为什么,既然你是被海蓝儿陷害的,那更应该找沐胤长老替你们出头了”
  亦萱看了楚濂一眼,无奈道。
  “因为那个时候沐胤长老偏心一一偏心的厉害,整个玄天宗虽然面上不说,但私底下对一一的冷言冷语却也没断过,一一面上对这些闲言碎语毫不在意,可心里还是难过的,所以她不想沐胤长老为着这件事和东尚长老发生什么冲突,毕竟海蓝儿陷害我的事并没有证据,这件事深究下去只会令大家面上难看”
  言辞之间,楚濂能清楚的感受到亦萱对于孟一一的心疼,确实,别说是以前了,就连他和凌羽儿来的时候那些冷言冷语也没少听,甚至还有人主动在自己面前挑嘴,离间几人的关系。
  “所以,这就是海蓝儿和一一不对付的原因”
  亦萱点头。
  “那些冷言冷语的人多了去了,若一一真有心和别人计较,那些背地里说一一坏话的人还不知道怎么个死法呢,其实若不是海蓝儿当初陷害我,一一也是不屑理她的”
  楚濂点头应和道。
  “怪不得这两人每次见面都是针尖对麦芒”
  亦萱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
  “当初我和一一虽然都没有将她受责罚的事告诉沐胤长老,不过沐胤长老哪是一般人,一一被打了那么多鞭,路都走不稳,这件事怎么可能瞒得过沐胤长老,他气冲冲的就要去纳新堂找说法,只是我告诉沐胤长老,一一不希望他为了自己出头,沐胤长老明白一一的苦心,这才没有出声,只是自那之后,沐胤长老愈发的不待见海蓝儿,连同纳新堂在内都看的厌烦”
  楚濂气呼呼的说道。
  “要是我遇见这事,肯定也不待见海蓝儿,她处于妒忌陷害你,还连累一一被责罚,这种女人真是讨厌,那后来呢”
  “后来一一就一直养伤,她小时后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沐胤长老总是找很多的天材地宝来给一一调养身子,等到她的身子好的差不多了才跟着我一起去弟子斋学习,为了帮我出气,她总是给海蓝儿找茬,每次看见她都要用自己是沐胤徒弟的身份气对方,虽然每次看见海蓝儿那气的发绿的脸很有意思,但是一一仗着自己是沐胤的徒弟就目中无人的消息也渐渐在弟子间传开”
  亦萱说着低下头,沉闷的声音似是又要哭泣。
  “都是我不好,要不是因为我一一才不会这么被人误解呢”
  楚濂安慰道。
  “亦萱,你别自责了,一一要是看见你这个样子也不会开心的”
  亦萱抽了抽鼻子,将马上就要流出眼眶的泪水又逼了回去。
  “对,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能再老是哭鼻子了,我也要变成能保护一一的人,楚濂,你知道吗,那个时候大家都在说一一的坏话,我本来想和别人解释说一一不是这样的人,她对我可好了,绝对不是那种仗着师傅疼爱就目中无人的人,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听我说话,她们还劝我早点离开孟一一身边,不要做她的哈巴狗”
  “其实我胆子一直挺小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听见别人说一一坏话的时候我的胆子突然变大了,我气呼呼的冲上去推了她,她们似乎没想到一直怯怯懦懦躲在一一身后的人居然有胆子敢推她们,呆愣片刻就冲上来打我,我将自己抱成一团,紧紧抱住我的头,本来以为会很疼的,结果你猜怎么样”
  楚濂抱着亦萱,配合的问道。
  “后来怎么样了”
  “正当我准备被狠揍一顿的时候一一突然出现,她们虽然讨厌一一,但碍于沐胤长老的面子只能悻悻而去,看着她们离开的背影我不争气的吓哭了”
  亦萱抬头,望向楚濂。
  “楚濂,你说这样的我是不是很没用啊”
  “不会,你怎么会这么想,你愿意为了自己的朋友出头是很了不起的一件事”
  亦萱笑了笑,说道。
  “你和一一说的话一样,她说她有我这个朋友觉得很幸运,其实不是这样的,有一一这个朋友,幸运的应该是我才对”
  楚濂替情绪平复下来的亦萱将被风吹到额前的散发捋到耳后,轻声说道。
  “我觉得你们两个成为朋友,是彼此的幸运”
  亦萱对这话颇为赞成,对着楚濂点头道。
  “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还是我幸运一点”
  “对了”
  楚濂话锋一转,问道。
  “你今天是怎么看出一一受重伤的”
  “光顾着说以前的事,都说远了,刚才我抱着一一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抖的很厉害,大概是我的力气大了,弄疼她了,你隔得远了,可能没闻到,一一身上的药味特别浓郁”
  楚濂摸摸脑袋,说道。
  “一一身上一直有药味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亦萱摇摇头,肯定的说道。
  “那种药味是不一样的,我虽然不懂药理,但是和一一待的时间久了便能闻出她身上的药味,今天我闻道了一阵不同于她平日里身上的味道,那种药味我之前也闻到过,是沐胤长老帮任前辈换药的时候会出现的味道”
  “就凭着一个味道,你就肯定一一受伤了”
  “我刚刚抱一一的时候她虽然有掩饰,但是我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因为疼痛不自觉地在抖动,脸上还有一瞬间的吃痛,我知道一一的个性,肯定是不愿意将自己受伤的事情说出来让别人担心,既然如此,我也装作不知道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