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老子是大明星 > 037 奋斗吧,少年!

037 奋斗吧,少年!


  夜空中最亮的星,你能听见那仰望你的人,心底的孤寂和叹息吗?
  夜空中最亮的星,你能告诉我离我而去的人,她如今在哪里吗?
  当琴声响起,歌声回荡。
  喧闹的夜陡然安宁。
  **们围成了一个庞大的圈子,包围这篝火和那个抱着吉他的男孩。
  簇簇簇的火焰声,脚边被风吹动的杂草,以及远处跌宕起伏的蝉鸣,似乎与那歌声融为一体。
  抬头望着无垠的夜空,顺着顾良的目光,大家都在寻找那颗最明亮的星星。
  抱膝而坐的女孩们,不禁留下了感性的泪。
  如果说,曾经有不少人觉得顾良,配不上那个无论学习还是模样,包括家世都令人羡艳无比的女孩。
  那么在这一刻,她们却又觉得那个女孩,配不上这么一个在夜里对着孤寂夜空,诉说心声和想念的男孩。
  一班的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么一个故事。
  以至于在一班人的情绪全然被顾良的歌声所感染时,十五班的人却不知所措着。
  “这歌,的确挺好听的,可她们的反应要不要这么大啊?”
  “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啊,不过……我好像觉得这个男孩,就是那个唱‘当童年变成童年理想,童年又成了理想’的人。”
  “卧槽,绝对是他!你再看看他表哥和那个胖子,那天晚上不就是他们三个的组合吗?”
  私语声在十五班中传开,当大家认出了顾良后,便被带入了那股情绪当中。
  “我听说,他那天晚上是专门唱歌给一个女孩子,那女孩好像还是咱们高三年级的级花,学习好,模样好,结果转校出国了……”
  “这么说,这首歌也是他自己写的?专门写给那个女孩的?”
  “什么叫也是他写的?他会写歌?”
  “你傻啊,你没去搜过那首歌的歌词吗?童年理想那个?我找了大半个晚上,都没搜到那是什么歌,不是他写的还能是什么?”
  “哇塞,我好喜欢会唱歌弹琴的男孩,那也就是说,他现在没女朋友了?”
  “别胡思乱想了,后天高考,高考结束就分道扬镳了,你难不成还想和他谈朋友?!”
  一首歌结束,顾良闭着眼深吸一了一口气,根本没察觉到众人的反应。
  直至猛然间一百多人的掌声响起,才将他从神游中唤醒。
  “这首歌叫什么名字啊?”有人问。
  “夜空中最亮的星。”
  “那上次那一首呢?童年理想那个……”
  “阳光照进回忆里。”
  “那……再来一首好不好?就唱阳光照进回忆里。”
  ……
  ……
  一场小型歌友会一直唱到了晚上十一点,当木炭都烧得只剩下残余的火星时,大家才意犹未尽的结束了这场party。
  这时的顾良和胡俊,嗓子已然完全的沙哑了。
  没办法,除了他们没人会唱歌,就算有,可见了顾良和胡俊得水平,也肯定不敢上了,害怕被打击。
  清理垃圾,熄灭烟火。
  回去的路上,再没有大包小包的吃食,大家早已把东西消灭了个干净,这便一边追追打打,一边踏上回家的路途。
  临走时,顾良本想跟着大部队一起步行,可到了山顶胡俊停车的地方时,他却被胡俊单独拉上了车,还知会胖子,让他先下山。
  玩了整整一晚上谁都累啊,凭什么顾良能坐车下山,他就要走路?
  虽然不情不愿,但胖子还是走了,因为他看出来,胡俊有话要对顾良说,嗯,私密话题。
  说吧,不管说什么秘密,明天我一问顾良不就知道了。
  等人群远去,坐在驾驶位的胡俊却没有着急发动车子,而是摸出了没喝完的啤酒,打开一罐递给顾良。
  “来一瓶?”
  顾良接了过来后,胡俊又给自己开了一瓶。
  两人碰了下杯,顾良便打趣道:“刚才你可已经喝了不少了,待会是下山路,你丫醉驾行不行啊?”
  “滚蛋!怎么跟你表哥说话的?什么你丫你丫的?”胡俊没好气的翻了翻白眼。
  在之后的时间里。
  两人谁都没有说过话,胡俊点燃一根烟,而顾良只是一口一口的灌着啤酒,望着挡风玻璃外的漆黑一片发呆。
  也不知是巧合,还是两人都看到了对方喝干了啤酒,便同时开了口。
  不过都还没出声,两人又同时被对方给逗笑了。
  顾良将手上的易拉罐捏成了铁饼,这才问胡俊:“想说什么就快说,别墨迹,我后天高考,晚上赶着复习呢。”
  胡俊欲言又止了一阵,却是没有开门见山:“你先说说……你刚才想说什么。”
  顾良丢给他一对白眼球,没好气道:“我想说,你丫不会再酒里下毒,准备把我迷晕了,趁着这荒郊野岭割肾吧。我听说倒卖器官很挣钱的。”
  “我滚你丫的!”胡俊彻底没了脾气,破口大骂一声的同时,脸上还流露出些许的失望之色。
  看着胡俊得模样,顾良不由的哈哈大笑起来。
  其实他大概能猜到胡俊想跟自己说什么,因为只要简单得换位思考一下,答案就能显而易见。
  同是玩摇滚,热爱音乐的,哪怕逐渐成熟长大,为了衣食住行而奔波,可在他们的心底,都还深埋着一颗摇滚的心。
  看顾良笑得前俯后仰,胡俊低垂着眼眉,无奈道:“你一个劲乐什么呢?”
  “哈哈哈,我其实知道你想跟我说什么……想跟我组团是不?又觉得你年纪大,我年纪小,拉不下脸来问我对不?”
  胡俊听到这话,瞬间将眼珠子瞪得圆滚滚得,惊骇得看着顾良:“你怎么猜到得?”
  “没什么难猜得,在玩摇滚之中,你也算年纪大了。到了你这个年纪得人,就只有三条路走,要么继续漫无目的得北漂,盼望着某一天奇迹发生,自己能一跃成名。要么就完全死了心,选择退役,回家找工作或者是开设培训机构、琴行之类得赚钱营生。”
  “千万别以为你是第二类人,因为你是我还没说得第三类人。”
  “第三类人?”胡俊被顾良唬得一怔一怔,脑子都快跟不上节奏了。
  “对,第三类人。”
  “这类人就算和第二类人一样,在为了衣食住行奔波忙碌着,但他们的心永远不会平静,他们不会死心塌地得过着安稳得生活。”
  “或许在某一天,因为某个人,某首歌,某个乐队的演出,他们会忍不住心痒、手痒,然后再次踏上那一条不归路。”
  “当他们体验过平淡的生活后,凡事重新走上这条路得人,都只会有一个信念,只有音乐才会是他们的解药,是他们的一切。”
  “然后……”
  “要么成功,要么失败。但大多数人都介于成功与失败之间,因为他们找不到前往成功的道路,也就无法经历失败。”
  “像这种情况,就只会有一个结果,要钱没有,要车没有,要女人没有,要什么没什么,只有一把吉他陪着他浑噩度日,混吃等死。”
  就当胡俊以为,顾良接下来将要拒绝他时,却不想顾良的语风却又猛地一变。
  只见他眯着双眼,泛滥着诡异的笑容,道:“但是……你不同!”
  “为什么不同呢?因为你遇见了我,我就是你的那条成功的路。”
  至此一刻,顾良前三分钟在胡俊心里塑造的高大形象,瞬间倒塌崩溃。
  他哭笑不得的笑骂:“你就不能有点正形?”
  “我怎么没正形了?”顾良撇了撇嘴。
  “你要这么自信自己的本事,还会跟我在这儿废话?”
  “那是我看你顺眼,知道不?哥们就这么任性,想带着你一起飞!还不快感谢我。”
  面对顾良这幅吊儿郎当的模样,胡俊表示无可奈何,深吸了一口气,才正色道:“说真的呢,组不组?我跟前还有几个飘回来的哥们,加上你正好凑个团。”
  “我都想好了,你主唱兼创作人,拿六成收益,其余的收益我们几个人分。”
  看胡俊严肃起来了,顾良也就不跟他逗乐了。
  “分钱的事儿现在说还早,团都没组起来,你说分钱的话?还有……就算我能写出好歌来,你有路子推广出去?”
  关于以后得路怎么走,其实顾良也没有想明白。
  如果放在上辈子,组团玩乐队想要打进娱乐圈,顾良想都不用想就会否决,这个圈子水太深,你要没有特别好的作品和机会让你一炮而红,基本上这条路就算一条道儿走到黑,你都只能是在浪费时间。
  但是这辈子……
  唐朝乐队不存在,黑豹乐队不存在,Beyond乐队不存在,甚至于林肯公园都不翼而飞。
  卧槽,世界摇滚教父的位置就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啊。
  “路子我有,虽然不是什么大渠道,但能往外推广,只要咱们有好作品,不愁没人知道……”
  于是乎,这一夜两人在山顶一直聊到了凌晨三点。
  从作品,到推广计划,再到团队人选。
  虚无缥缈的事情勾得两人兴致大发,胡俊或许是异想天开,但顾良却认为,凭着自己所拥有的上辈子的顶尖作品,这未尝不是一条可以走的路子。
  奋斗吧,少年!
  【求一切!】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