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迷途知返 > 第66章 番外

第66章 番外

安歌带着六岁的闹闹逛街,安馨生产在即,她还要买些东西。没想到碰到了秋霖依带着霁尘逛街。
  
  两人就去甜品店坐会儿,两个孩子在儿童区玩耍。
  
  “霁尘越来越像宋凛了,长得太好看了,还这么懂事乖巧!。”安歌看着小霁尘羡慕地说。
  
  小霁尘面若白雪,眼眸明亮,鼻梁挺拔,唇若桃花,十分好看。安安静静地坐在地上,认真地堆积木,偶尔觉得不好看了就微微皱眉,仔细修改。
  
  “闹闹已经够漂亮了!”秋霖依看着闹闹。
  
  “淘的厉害,我妈把她宠的无法无天,又是爷爷奶奶的心肝宝贝。全家除了她爸谁也不怕!”安歌无奈地说。
  
  “哈哈哈哈,卓越还是那样吗?”
  
  “老样子,看着他女儿就烦,闹闹又实在皮得很,父女俩跟仇人一样。”
  
  “那也是自己的孩子,他可以嫌弃,别人敢嫌弃,你看看是什么情况!你妈妈呢?也是老样子?”
  
  “比以前强些,安馨没结婚的时候根本见不到面,我都是把闹闹送过去,佣人接进屋。现在安馨怀孕了,我偶尔去帮忙照顾还能见面,偶尔说话也回一句两句。”
  
  “挺为难的,会好起来的。告诉你件事,宋凛外调去北京协和,户口房子都准备好了,我们一家人都去。”
  
  “这是好事,宋凛真是了不起。”
  
  “宋大善人可不是盖的!就是舍不得海城,北京可没这舒服。”
  
  “到了常联系!”
  
  “当然。”
  
  “安歌,我今年不能去看妈妈了......帮我去看看吧。”
  
  “......好......”
  
  闹闹好像受了冷落很不开心,一时没忍住动手推倒了他的积木。霁尘有些恼怒地看着她,忍了一会儿又埋头堆积木。闹闹知道自己犯错了,有些愧疚,她天生爱闹又乐观,霁尘不理她,她就像个牛皮糖一样粘着他,笑得眉眼弯弯,露出两个酒窝……
  
  等到安歌和秋霖依聊完了过来,发现闹闹躺在霁尘的腿上睡着了,小霁尘就安安静静地坐在那一动不动。
  
  安歌带着闹闹去了安家。安馨和沈渡结婚后没有住在原来的房子。蒋涵不愿意一个人住,也不愿意跟着安馨另换一个地方。最后沈渡就决定住在安家了,方便照顾蒋涵,安馨心里也舒服一点。
  
  沈平昌夫妇俩跟安馨少有联系,沈渡基本出去两头跑的状态,虽然古怪但总算是平静下来。短期内想要放下过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卓越过来接安歌回家,蒋涵留闹闹过夜。
  
  夜晚,卓越在浴室洗澡,浴室的门突然打开了,卓越低头浅笑。安歌光着脚走了进来,媚眼如丝,面若桃花。她仰着头冲着他坏笑,一点点解开睡衣,雪白光洁的皮肤裸露在外,平滑的小腹没有一点点疤痕。她那么爱美,还是做了除疤手术。
  
  衣裙委地,安歌伸手,卓越上前把人抱起来,安歌地后背贴着冰凉的瓷砖,但燥热瞬间取代凉意,卓越轻而易举地点燃了她的欲望。怀里的柔软紧致与莺啼婉转的□□,同样在疯狂地撩拨着他。
  
  缠绵悱恻,最后卓越还是冷静下来,抱着安歌出去,打开抽屉拿套。他怕了,从安歌生产以后,他每一次都戴,无一例外。
  
  安歌有些失落:
  
  “不戴不行吗?越~我想再要一个孩子,一个男孩儿,像小霁尘一样,多好呀!给我吧!求你了。”
  
  “别这样,安。我真的怕了。一个女儿已经够了。”
  
  “越~可我喜欢孩子。”
  
  卓越不说话,安歌伤心地哭了,卓越想低头吻她安慰她。安歌扭头拒绝。卓越叹了一口气,起身穿了衣服。
  
  “我是不会同意的,安歌,我什么都依你,就这件事不行。领养,试管都可以,现在科技这么发达,要个孩子并不难。我不想再去冒险了!”卓越坐在床边,拿出手帕帮她擦眼泪。
  
  安歌不理他,两人就此冷战。安歌真的没有想到卓越这次的态度会这么坚决。无论她怎么求都不同意,任她如何撩拨,他都无套不做。后来卓越直接搬去了客房,安歌难受极了。
  
  已经一个月了,卓越完全没有低头的意思。
  
  深夜,卓越关灯休息,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也没有睡着。他想安歌了,六年里他一次都没有跟她分床睡,他疼她都来不及怎么舍得让她独守空房。
  
  可是安歌太执拗,安歌喜欢热热闹闹的家庭,其实他也喜欢,他们的童年都太孤独了。可如果每个孩子都像闹闹这样,差点要了安歌的命,还不如不要。
  
  卓越陷入了深思,没有听到房门被打开的声音。等他发觉有人进来的时候,安歌已经掀开被子,趴在他身上。
  
  “安~”卓越抱着她,软绵绵地人儿。
  
  安歌也不说话,没一会儿就低声哭了起来,这一个月,她觉得委屈极了。卓越叹了口气,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安歌更委屈了,狠狠地咬他的肩膀。
  
  “安~”
  “一次都不行吗?就一次好不好?就今晚,如果不成,我就私心。如果有了就说明他跟我们有缘。求你了,越~”
  
  安歌一声又一声地求着,卓越听了心早已化成水。安歌绵长温柔的吻,卓越叹了口气,翻身压着她。
  
  “就这一次,再也不行了。你不许闹了好吗?”卓越贴着安歌的耳垂说。
  
  “好!”安歌笑魇如花,眼眸明亮。卓越无奈地笑了,俯下身吻她。
  
  可当两个月后,安歌美滋滋冲到办公室给看他那两条红杠时,表情凝固的他欲哭无泪,真的只有那一次而已。
  
  令他高兴的是这个孩子真的很省心,他那一直没怎么释放的父爱好像也稍稍表现出来。而卓逸舒最开心的是终于有人转移了她那严厉父亲的可怕目光,真好!
  
  卓逸轩永远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来到世上的。
  
  安歌终于实现了儿女双全的愿望。温柔的丈夫,可爱的孩子,温暖的家真让她倍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