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深深寻仙记 > 第36章 监督比试

第36章 监督比试


  司宿峰后山。
  远远望去就见一女子在草地上打坐,女子只静静地坐在那里,双手平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顾月深就在那里从上午坐在下午,一动不动,只在脑海中梳理自己的念力。
  直到黑暗开始一寸一寸地侵袭这片天地,远方的余晖在渐渐地减弱,直到黑夜笼罩了一切,顾月深才起身,回了她的住处,结束了她一天的行程。
  而后两天,都是如此。
  第四日,不是顾月深自己的时间,这一日,顾月深起了个大早,赶去了练武场。
  胥秋秋去的和顾月深差不多时间,顾月深到的时候,胥秋秋也正好到了。
  胥秋秋看到顾月深的时候,有些惊讶:“你是上次来浦云峰找胡师弟的师妹?”
  “司宿峰顾月深。”
  “原来你就是顾月深啊,真巧。”
  “胥师姐。”
  两人微笑着寒暄了两句,就进入了正题。
  顾月深和胥秋秋这组一共有三十多个弟子,因为没有人组织,显得有些嘈杂,此刻看到顾月深和胥秋秋,场面也并没有安静,反而多了许多窃窃私语声。
  顾月深不用说,是今年的新弟子,在场的人都认识,胥秋秋是浦云峰弟子,而这些普通弟子大多的活动范围都只是在正殿,少有去过浦云峰,自然没有见过胥秋秋,但胥秋秋长相漂亮,激起了在场弟子的讨论声。
  “胥师姐,我对宗门比试的规则不了解,过会就拜托你给他们讲讲了。”顾月深凑到胥秋秋身边,轻声地道。
  “放心吧,胡师弟都跟我说过了。”胥秋秋边说着,嘴角泛起了温和的笑意。
  顾月深一愣。
  胡岩?他竟然还考虑到了这点。
  胥秋秋站在新弟子前方,示意弟子们安静下来。
  “我是浦云峰胥秋秋,我身边的这位,想必你们都认识,司宿峰顾月深,今日众位师弟聚集在此,是为了明年开年的宗门比试,接下来,我会为师弟们简单地说一下宗门比试的规则……”
  宗门比试的规则很简单,就是简单的一对一,胥秋秋和顾月深手中一人握着五个名额,只有获得了名额,才走资格参加明年的宗门比试,而名额给予的参照依据,就是这几日的修行。
  “只有参与了宗门比试,你们的名字才有可能会挂入宗门排行榜中。”
  宗门排行榜,是实力强弱的最直观依据。
  “至于宗门比试的一些细节,等你们结束了这几日的修行,我会跟获得名额的弟子细说。”
  “好了,接下来这片练武场就是你们的了,自己修行的可以自己修行,想要找人比试的去旁边的比武台。”
  说完,就走下了练武场,顾月深紧随其后。
  “胥师姐!”
  “怎么了?”
  “这些弟子我都不认识,到时候该如何选择出要参加宗门比试的五个人。”
  胥秋秋道:“前几日是让他们自己修炼,后来我们会给他们布置一些小任务,要不然,不只你不认识,我也不认识。”
  顾月深努了努嘴,心道原来如此。
  “我先去比武台那边看看,顾师妹,你要不先留在这边看一下这些新弟子,毕竟是第一天。”
  “好的,师姐。”
  看弟子修行是件很无聊的事,毕竟她本身也不是修士,这些弟子有什么疑惑也不会问她,也问不了她,顾月深索性在旁边找了个地继续打坐。
  闭眼时光线还很温和,睁眼之时已经是正午,天气已经冷了下来,这样正午的阳光打在身上,暖洋洋的,说不清的舒服。
  顾月深不比修士,抗寒能力不行,在这些修士穿着略显单薄的练武服还显得游刃有余时,顾月深已经裹了一件大衣。
  不过,胥秋秋还没回来?
  “我先去比武台那边一趟,你们先自己修行,有什么问题等我和胥师姐回来。”
  “是,顾师姐。”
  ——
  比武台就在练武场旁边,顾月深拐了个弯就到了。
  不过,比武台上本应该是两名新弟子站在其上比武,现在,胥秋秋正站在上面。
  “怎么回事?”顾月深拉了一个旁边看戏的弟子问道。
  “刚刚马师兄和项师兄在比试,马师兄出手太重了,胥师姐就上去拦了一下马师兄,马师兄就说了一些不好听的话……马师兄近来心情不是很好……”
  “说了什么!”
  “也没说什么……”声音越来越低。
  “有什么不能说的,”另一个弟子冲了一声,“说胥师姐是靠关系才入的须以宗,也是靠关系才进的浦云峰,有什么资格来管我们。”
  “项师兄!”
  最后一句,语气有些重了,那小弟子一惊。
  就因为这些?
  话虽然有些出言不逊,但胥秋秋不是那种冲动的人,被一激就上台和人动手。
  不管怎样,先拦下胥秋秋再说。
  顾月深耽误的这片刻的功夫,比武台上已经打了起来。
  胥秋秋和那位姓马的弟子打得不可开交,胥秋秋明显占了上风。
  两把本命在空中交锋,“叮叮叮”地打了半晌,最后两把剑尖相抵,竟是拼起了灵力。
  顾月深画了道“防”符,“防”符其中流溢着念力,她伸手,“防”符直直地向两把本命中央射去。
  若是之前,这样的距离,顾月深可能还需要别的符咒将“防”符安全地送过去,可是通过这几天对念力的控制,顾月深发现,念力其实也可以这样简单地使用。
  最简单的方法,却能发挥关键的作用。
  “防”符插入两把本命中间,硬生生地隔开了两把本命,两把本命合力不到十秒就击碎了“防”符设立的结界,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小插曲,两个人冷静了下来,本命回归到了自己手中。
  “别打了。”
  “我和胥师姐比试,关你什么事?”那姓马的弟子痞痞的,一脸不好惹的模样。
  “你来这里是做什么的,需要我重复给你听吗?”
  “当然是比试了,我和胥师姐正常切磋,跟你有关系?”
  顾月深蹙眉,冷笑了两声:“须以宗的规矩,需要我来重复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