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宫中有猫 > 第三章 我们的口号是

第三章 我们的口号是


  天蒙蒙亮。
  虎啸山庄外突然就聚集了一大堆人。
  在这群人中,当属丐帮弟子们最为显眼。
  他们为首的是一个肥的流油的大胖子。
  虽然身上的衣物打着补丁,但是整体看上去却是十分整洁。
  不过那底下的弟子们一个个歪瓜裂枣,面黄肌瘦的,还是与这人有着强烈的反差。
  胖子长老一跺手中的竹棍,高声大喊:“我们的口号是?!”
  “少喝酒多吃菜,够不着站起来,实在不行端过来!吃不下,就解腰带,咱还能再吃八大碗!”
  “我们的目标是?!”
  “没有虫牙!”
  “很好!我们今天就是要甩开膀子吃!绝对不能丢了咱们丐帮弟子的份儿!”
  ……
  开宴。
  山庄门一开,乌泱泱的人群涌入其中,直接将苗妙妙与司宇白冲散。
  “师父?”
  “师父?!”
  少女象征性地叫了两声,目光瞬间被不远处的酒肉糕点吸引了过去。
  吃饱了再去找司宇白吧!
  反正他这么大一个人也丢不了!
  丢了最好,她也不用去云游四海吃苦受累了!
  少女搓着手,盯着桌上的烤鸡就冲了过去。
  眼瞅着就要被他人抢了先,苗妙妙一个飞身扑了上去,将那只烤鸡裹入怀中。
  “嗷呜!吸溜——”
  一口咬住鸡胸肉,直接往嘴里吸。
  外皮烤得酥脆,内肉鲜美多汁。
  一口下去,能吸到鲜咸的之水,又不失嚼劲!
  简直是人间美味!
  在边上人的目瞪口呆下,轻松解决掉一个黄金烤鸡。
  苗妙妙抹了抹油腻腻的嘴,眼睛又盯上了那只烤乳猪。
  她气沉丹田,大吼一声:“都给老娘放下!”
  “唔?”
  正要肢解猪肉的食客停下手上的动作回头看向这个绝色美人。
  苗妙妙大步上前,拨开人群,一双邪恶的双手伸向那只未成年猪。
  “嗷呜!”
  她抱起烤乳猪,对着猪鼻子就是一口。
  “嘶……”
  在场的人情不自禁地捂住自己的鼻子,想不到眼前这个美艳女子居然如此豪放。
  原本还有点歪心思的汉子们,瞬间被吓萎了。
  “姑娘好食量!”
  苗妙妙吃得正兴起,一个猥琐的男音飘到了她的耳朵里。
  她嚼着焦黄酥脆的猪皮,抬眼看了下那个衣着华丽的男人:“你也是来蹭白饭的?”
  那男人绿豆大小的眼睛笑得都快找不见了,摸着自己的胡渣子发出浪荡的声音:“在下王霸虎,是虎啸山庄的三当家,你吃的可都是我家的!哈哈哈!”
  “哦!”苗妙妙恋恋不舍地放下烤乳猪,行了个小礼,“谢王霸三哦不不不,三霸王……也不是……谢谢王三当家款待……”
  毕竟在主人家面前要有点礼数,虽说她前几个称呼都叫岔了。
  “哪有什么款待不款待的,大家都是四海之友。”王霸虎那双贼眼就没有移开苗妙妙一下,“不知姑娘芳名呢?”
  苗妙妙被他盯得浑身发毛,抖了抖鸡皮疙瘩,随口胡诌了一句:“我叫倪妲叶,三当家可以叫我妲叶。”
  “妲叶?”王霸虎念着名字,随后又大笑起来,“和妲己就差了一个字呢!果然都是美人!”
  “妲己是狐妖,我家徒儿可不是。”
  突然一片拂尘拦在了他们之间,一个仙风道骨的老头立在了他们中间。
  “师父?你去哪儿了?徒儿刚才找不见你,担心死了!”少女油腻腻的手一把抓住了男人的袖口。
  司宇白一副已经看穿了她心思的样子:“为师见你吃得很开心,聊得也很开心啊!”
  “哪……哪有……”苗妙妙尴尬地抓着脑袋,“徒儿只是饿疯了,想吃饱了好找您呀!”
  “呵呵。”
  他呵呵啥?!
  到底是谁害她饿肚子的?!
  苗妙妙撇了撇嘴,眼神看向刚才被她放下的烤乳猪。
  王霸虎打量了二人:“二位是师徒?”
  “嗯哼~”男人一甩拂尘,扬起下巴,正眼也懒得瞧他。
  “不知二位是何门何派?王某人向来喜结天下良友,还请二位在山庄小住几日。”他这话虽然对着司宇白说,但是眼神却一直瞥向苗妙妙。
  “三当家,我师父闲云野鹤惯了,在山庄也住不了几天,吃了这顿饭,咱们就此分别吧!”
  这家伙打的什么鬼主意她自然明白!
  那双色眯眯的眼睛恨不得把她衣服扒了!
  她得赶紧离开,只是可惜了这半只烤乳猪了。
  少女恋恋不舍的回望了一眼桌上的食物,最后一脸决绝地捂脸离开。
  “妲叶……姑娘!”王霸虎伸长了脖子看向少女离开的方向。
  如此绝色美人错过了就可能再也遇不见了!
  ……
  山庄外。
  师徒二人一前一后出了大门。
  “徒儿吃饱了?”司宇白眼含笑意看着她。
  苗妙妙摸了摸肚子,嘟着嘴:“没吃饱能怎么样?里头那个王八三那眼神恨不得将徒儿拆吃入腹了呢!”
  男人噗嗤一笑,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捋着胡须一脸正经:“那是他不知道你的真身,要是见了你化真身的模样,准保吓得魂飞魄散!”
  “切~”少女伸出手,欣赏自己的芊芊玉指,“好不容易当个绝色美人,人家可是要好好享受几天呢~”
  “臭美。”
  此时门口的马厩里传来一声嘶鸣。
  “嗯?”苗妙妙顿觉声音熟悉,循声而望,看见那匹熟悉的白马就呆在那儿。
  “师父!那是我们的马!”
  少女指着马喊了一声,随后蹦向马厩,来到它的身边。
  这马出现在这儿,不知道是哪个人在路上捡的,然后就带到这里来了……
  嗯?
  它边上的这匹枣红马为何如此眼熟?
  “司侦邢!”
  司宇白率先叫出了答案。
  果然是冤家,一眼就能认出对方的马来。
  苗妙妙叹了口气:“师父,你说这个司侦邢是不是来抓你的?”
  “他抓谁与为师无关。”男人手摸向马腹下的暗袋。
  可他手刚一伸过去,脸色立马就变了。
  苗妙妙不好的预感立马袭来,快速追问“怎么了?黄金还在吗?”
  “那个家伙准时把黄金给偷去了!”司宇白气得咬牙切齿,“徒儿,随为师要钱去!”
  说罢就要莽莽撞撞地冲回去,所幸被少女一下就制止了。
  “师父!万一人家是来通缉你的呢?你这样不是羊入虎口吗?不过师父你放心,到时候徒儿每天过来给你送牢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