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狼啸游龙 > 第二 六 四章 后厨打杂

第二 六 四章 后厨打杂

    一石击起千层浪,而李岫无疑就是那一块抛入水中的石子。
  
      由于永安城的这个池子太大,这里的水也太深,而李岫这颗石子也不小,他可是西北侯的长子,现今皇帝的亲侄子,这可是一颗巨大的石块,突然砸入永安城这一池深水,浪花四溅,何止千层!
  
      虽然表面上看永安城一如往昔,可是,朝廷中的各个派系却十分紧张。有的人是因兴奋而紧张,有的人是因害怕而紧张,无论如何,李岫的到来,令各个派系都紧张起来。
  
      第二天,早朝过后,李岫卡着时间来到皇宫,前来觐见当朝皇帝。当朝皇帝姓李名厚,是西北侯李甫的弟弟。李甫在上一辈皇族兄弟中排行老二,李厚行四,所以,李厚是李岫的四叔。
  
      叔侄相见,分外热情。皇帝把李岫留下,中午在宫中一起用膳,二人相谈甚欢。李岫谈吐文雅,举止得体,深得皇帝喜爱。闲谈之际,李厚听说李岫要在帝都多逗留一段时间,甚是高兴,叮嘱他有空多来宫中看望叔叔,当场赏赐了李岫不少东西,供他花销使用。
  
      李岫离开皇宫后,几乎所有派系的核心成员都开始秘密碰面,商讨对策。有的派系认为李岫奇货可居,应该尽力拉拢;有的派系认为事态尚不明朗,不要随意行动。不管这些人是什么态度,有一条是所有人都认可的,那就是这个人十分重要,一定要密切关注!
  
      这一关注不要紧,李岫一来永安城就找上慕容世家的事情立即浮出水面。此事本来就是大张旗鼓进行的,所以也瞒不住。不过,李岫为什么找上慕容山庄,由于慕容山庄封锁了消息,别人一时还搞不清楚事情的真相,所以都在静观其变。这样一来,慕容山庄同样处在了很多人的监视之下,慕容信得知现在的形势后,立即下了严令,命令家族子弟这段时间不得外出,不得惹是生非,违令者家法伺候!这样一来,对慕容世家对叶恒的监视也就撤销了。
  
      叶恒一大早找到武长老继续参加训练,看到叶恒出现,武长老只是对他点点头,等所有精英班的学员到齐后,今天的训练正式开始。叶恒离开一个多月,精英班最大的变化就是增加了四人。
  
      这四人叶恒都认识,一位是神枪营的光头李送来的精英弟子赵广。赵广的兵器是双枪,这对枪还是叶恒与二牛合力帮他打造的,双方的交情很不错;另外三位是英雄武院去年雪藏起来的学员,以雷世超为首,另两位分别是张绍晖和冯治忠。
  
      看到这个阵容,叶恒心里明白,这些人应该就是英雄武院为大陆精英赛准备的核心成员,所以武长老才全如此用心的培养。相信不仅是叶恒,其他人心里同样明白,他们肩负的是什么样的使命。
  
      一上午的训练在学员们的劳累和汗水中度过,结束训练后,一群人这才围着叶恒问东问西,气氛瞬间活跃起来。叶恒告诉大家晚上都来他的宿舍,他为大家准备了礼物,顺便一起聚一聚。众人哄然应好,一边说笑着,一边玩闹着,一群人向食堂走去。
  
      这时,武长老把叶恒叫住,让他随自己走一趟。
  
      叶恒不知道武长老找自己什么事,便让其他人先去吃饭,自己跟随武长老而去。
  
      武长老带着叶恒绕着食堂外走了半圈,从后门进入食堂后厨,在这里见到了又白又胖的郑厨。
  
      做好的饭菜刚刚端出去,大厨们大多已经忙完,有的在收拾厨具,有的在整理灶台,郑厨一只手用白巾擦着头上的汗,另一只手端着一个小茶壶,正往嘴里送。
  
      “郑厨,他叫叶恒,以后就让他跟着你帮厨,你一定要帮我把他看紧了,不能让他偷懒!”武长老冷着脸说道。
  
      “我说武长老,你这是什么意思?把一个学员送到我这里捣什么乱?快带走,快带走!”郑厨十分不满的说道。
  
      “这个学员从开学就消失了,直到今天才来上课,真是目无纪律,我把他送到这里来是让他受罚的,该怎么用随你!”武长老道明来意。
  
      叶恒听到这里才明白,原来武长老这是在惩罚自己啊!叶恒连忙对武疯子解释道:“武长老,我可是向您请过假的,您也批准了,怎么现在成了我目无纪律了?”
  
      “怎么,我处罚你,你有意见?”武长老不悦的看向叶恒,说道,“我是批准了,可是你这一走就一个多月,你自己说说,我什么时候批准你这么长的假期?”
  
      叶恒立即呆在当场,心知继续争辩也没有用,好汉不吃眼前亏,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吧!于是走到郑厨面前,恭敬说道:“郑师父,以后麻烦您多多照顾!”
  
      郑厨不耐烦的说道:“好了好了,下午下了课你就过来,先帮着打杂。我说武疯子,你可真能给我添麻烦,你不知道后厨又忙又乱吗?他要是干不好惹我生气,我可不会给你面子,该打我就该,该骂我就骂,不能
  
      因为他是学员就对他网开一面!”
  
      “人交到你手上了,一切随你!让他来就是受罚的,你以为让他来是当大爷的?好了,我走了!”说完,武长老转身离去,临出门扔下一句话,“叶恒,我告诉你,别以为混几天就没事儿了!什么时候郑厨满意了,他说你做的可以,对你的惩罚才能结束,听到了没有?”
  
      “听到了,武长老您放心,我会好好的接受惩罚的。”叶恒连忙应答道,他已经看出来了,武长老这是故意在找茬。自己想一想,一开学就请假,虽然事出有因,但是耽误了那么长时间的训练,武长老心里能没有疙瘩吗?做为锋兵阁的阁主,他完全能理解武长老的心情,武长老这是恨铁不成钢啊!如果不是为了英雄武院的名誉,如果不是为了在大陆精英赛上取得好成绩,他也不会如此心焦,这是在给自己个下马威,让自己长记性吧。等过几天,武长老的气消了,也许自己就不用在后厨干活儿了。
  
      叶恒胡乱想着,离开后厨到前面打饭。精英班的学员正聚在一起吃饭聊天,见叶恒愁眉苦脸的回来,二牛马上问道:“小师父,武长老找你说什么了?看你好像不高兴!”
  
      其他人都看向叶恒,叶恒苦笑道:“武长老罚我以后到食堂的后厨打杂,以后你们吃的饭很可能就是我帮忙做的。”
  
      “小师父,那真是太好了,你做的饭不比食堂的差,以后我们可是有口福了,不过你要提前告诉我们哪个菜是你做的,我们一定捧场!”二牛高兴的说道。
  
      “看把你美的,你没听叶恒说是罚他打杂吗?打杂的人怎么能掌勺?”一旁的鲁雨宁纠正道。
  
      “不会吧?咱们训练的时间那么紧,怎么可能让你去后厨打杂呢?”马景运向叶恒确定道。
  
      “我说的是真的,下午下了课就得过来,而且武长老说了,如果我干的不好,挨打挨骂他都不管。而且,要想结束这次惩罚,还得后厨的郑厨满意了才行,我也不知道这次惩罚要多长时间才能结束。”叶恒无奈的说道。
  
      “怎么听起来这么悲惨呢?叶恒,你是不是做了什么令武长老生气的事情?”赵广狐疑的看向叶恒,一付不相信的表情。
  
      “武长老给出的理由是我请假的时间太长了,破坏了武院的纪律。可是,我怎么感觉他是故意为难我呢?”叶恒愁苦的说道。
  
      “依我对武长老的了解,他可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长者老师,怎么会故意针对你呢?他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一定有特殊的原因。我建议你不要闹脾气,在后厨好好的干活,静观其变。”这时,一直没有开口的林清霜总结道,“叶恒是我们精英班的主力,依武长老及整座武院对大陆精英赛的重视程度来看,绝不可能做出影响叶恒提升实力的事情,只是我们并不知道其中的隐情罢了。依我看,这是叶恒提升实力的一个好机会,根本就不用担心。所以,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只管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就好。”
  
      听了此话,大家纷纷点头,就连叶恒也已经释怀,坐下来与大家一起愉快的享受午餐。
  
      在后厨靠在躺椅上喝茶的郑厨突然笑道:“这个丫头不简单!陈林半天下,陈家,林家,嘿嘿嘿嘿,这下有好戏看喽!”
  
      用过午餐,叶恒回到自己的宿舍,告诉三门俊帮自己准备一下晚上的晚宴,他要请精英班的学友们吃饭。因为叶恒刚回来,三门俊今天特意没有外出,一个人里里外外的进行了一次大扫除。这些事情本来可以让徐良等一帮锋兵阁的小伙子来帮忙,一是他们在上课,三门俊不愿意打扰他们,二是她觉的这是她与叶恒的“家”,自己的家就应该由自己来收拾。看着亮洁一新的房屋,三门俊的心情亦变的明朗。
  
      叶恒刚进屋没多久,徐良等人闻讯而来,叶恒将给他们准备的东西拿了出来,分给大家之后,叶恒问起他们在武院的学习情况。现在徐良他们都由范明和红枪龙云天的指导,开学这一个月进步很大。锋兵阁的训练毕竟不如英雄武院的老人们专业,只一个朋就让他们有了巨大的改变和长足的进步。
  
      叶恒听到这些心里十分高兴,并且把锋兵阁的近况和众兄弟们详细说了一下。听到锋兵阁越来越好,这些少年们同样高兴,并且对叶恒组建的狼族兵表现的十分感兴趣,叶恒答应他们武院放假后可以带他们去见识一下。
  
      说着说着,就到了下午上课的时间,大家结伴而去,只留下三门俊一人。三门俊兴致勃勃的出去买东西,准备晚上的宴席。
  
      下午的课是吕从安老师的,当她看到叶恒出现在班里,双眼一亮,显的很高兴。因为高兴,所以今天的课吕老师讲的非常精彩,不断得到学员们的掌声和喝彩声。
  
      下课后,吕从安老师特意等叶恒一起出教室,问道:“叶恒,这段时间做什么去了?怎么一开学就跑没影了,
  
      还走了那么长时间!”
  
      “我在晋阳州建立了一个小势力,回去处理了一些事情,这不回来的就晚了一些。”叶恒如实交代道。
  
      “以后可不能这样了,一走这么长时间,把训练和课程都落下了。课程好说,回头你来找我,我把之前的课给你补上,可是这训练一旦落下,要往上追可不容易!走,和吕老师过几招,看看你这段时间有没有偷懒,如果不能令我满意,小心我给你穿小鞋!”吕从安老师说道。
  
      叶恒笑道:“吕老师,多谢您的好意!补课的事情一定会麻烦您的,可是这过几招就算了吧,我没有时间。”
  
      “借口!什么叫没时间,你的意思是老师与你动手,还得打很长时间?你现在很了不起了是不是?”吕老师十分生气的说道。
  
      “老师,您误会了!事情是这样的,武长老罚我去后厨打杂,就是在那位白白胖胖的郑厨手下干活,下了课就得去,我可不敢抗命,您明白了吧。”叶恒立即解释,他可是知道,别看这位吕从安老师平时和蔼可亲,一旦触怒了她,那真是雷神发怒,惊天动地,非被她收拾惨了不可。
  
      听到叶恒的解释,吕老师瞬间气消,笑道:“原来你要去食堂后厨干活儿啊,那快去吧!我警告你,干活的时候手脚麻利点儿,不能偷懒,听到没有?如果让我知道你在后面偷奸耍滑,或者是消极怠工,看我不收拾你!”
  
      叶恒立即答应,说道:“吕老师您放心吧,我有的是力气,绝不会混吃等死的!”
  
      “那就好,赶紧去吧,现在食堂正是忙的时候,你去了多干活少说话,更不能报怨,听到了没有?”吕从安老师突然催促叶恒,并叮嘱他好好做事。
  
      “好的,那我先去了,吕老师再见!”叶恒与吕老师告别后,匆忙向食堂赶去。现在刚下课,离开饭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后厨正在准备晚饭,忙的热火朝天。
  
      叶恒刚进后厨就听到郑厨在大吼,“拿盘子,快,快!”一个小姑娘刚要给另一个灶台送蔬菜,听到郑厨的吼声立即放下蔬菜去取盛菜的盘子,只是她拿的太急,把菜随手一放,拿了盘子就要给郑厨送去,把蔬菜一带,掉了下来。
  
      姑娘眼看着蔬菜往下掉,急的尖叫一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这时,叶恒眼疾手快,跨前一步,弯腰伸手,将蔬菜接在手中。
  
      “菜,菜,我的菜呢?肉都要炒老了,菜怎么还没有拿过来!”另一个掌勺的厨师急的大喊道。
  
      叶恒立即把手中的蔬菜送了过,对方嘀咕了一句“干活麻利点!”头也没抬接过蔬菜就开始炒。
  
      “你傻啊!这么小的一个盘子能盛的下这么一大锅菜吗?我要大盘子,大盘子懂吗?”郑厨刚接过小姑娘送的盘子,立即咆哮道。
  
      小姑娘吓的瑟瑟发抖,争辩道:“这就是大盘子啊,这是厨房最大的盘子了!”
  
      郑厨气的直翻白眼,胸膛不断的起伏!
  
      “郑师傅,给!”这时,叶恒递过来一个大大的铁盘子,就是在食堂打饭时,那种盛菜的大铁盘。
  
      郑厨一愣,没有说话,直接接过去,把炒好的菜倒入其中。
  
      “上菜!”郑厨喊了两个字,开始洗锅,准备做下一个菜。
  
      小姑娘还呆在原地,叶恒赶紧过去拉了她一把,示意她把饭菜端走。小姑娘回过神,对着叶恒点点头,马上端起大铁盘向外面售饭的窗口走去。
  
      “盘子!”这时,另一位炒菜的厨师大喊一声,叶恒立即从架子上又取了一个大铁盘送了过去。厨师将饭菜倒出来,叶恒立即给刚走的小姑娘送过去。
  
      小姑娘刚送出去一道菜,一转身发现叶恒又送来一盘,感激的对叶恒一笑,接过过立即向外送。
  
      叶恒毕竟自己也做过饭,现在给几位厨师打下手,自然不像小姑娘那样手忙脚乱。只是他对后厨内东西的摆放和各种食材的放置还不熟悉,每当厨师们要什么东西的时候,他还得四处找。好在一些主要用到的食材的配料都在显眼的地方,叶恒瞟了几眼就知道它们的位置,刚厨师们再要这些东西的时候,叶恒都能及时的送过去。
  
      小姑娘送完热菜很快就跑了回来,看到叶恒在帮忙,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叶恒立即和她分工,叶恒负责拿取自己知道的东西,小姑娘负责其他。
  
      叶恒看配料里有什么东西少了,立即抽时间准备一些,该去皮的去皮,该拍沫的拍沫,该切丝的切丝,该切段的备段;看到哪个主菜不够用了,立即再准备一些。小姑娘在一旁帮叶恒拿东西,毕竟她对厨房内东西的放置比叶恒熟悉。
  
      厨师们再喊要什么的时候,叶恒几乎都能在第一时间就送过去,渐渐的,厨房里的气氛缓解下来,不再鸡飞狗跳,渐渐鸣奏出欢快的乐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