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唯吾天地独尊 > 第七十六章 又来一人

第七十六章 又来一人


  只见那素衣男子冷笑道:“你们两个人对付我一个,不觉得羞愧吗?”
  那个红衣女子看了看身旁的黑衣男子,皱眉道:“我可没说要与人一起对付你吧?”
  那黑衣男子立即嚷道:“谁说我们要出动两个人了,我一个人就能够对付你。”
  那个红衣女子摆手道:“我不关心你们怎么打,我只是想要得到这泉水之中的清心甲。”
  那黑衣男子道:“轻蓉,你尽管去拿清心甲,这扰人的苍蝇我来打!”
  那素衣男子冷笑道:“取一个小小清心甲的还要人帮忙,赵轻蓉啊赵轻蓉,看来我以前还是太过高看你了。”
  看来那红衣女子就叫赵轻蓉了,只见她冷笑道:“姜丰,这清心甲乃是女子所穿,你是用不着的吧?那么这又是帮谁拿呢?”
  那个叫姜丰的白衣男子看了一眼任宇和洛婉清所站立的那扇虚掩的门,说道:“我看我们与其在这里争吵,不如请门里面的道友出来吧,站着偷听我们讲话也挺累的,还是出来光明正大的听吧。”
  那个黑衣男子两眼一瞪,惊道:“什么?竟然有人偷听我们讲话?”
  赵轻蓉咬牙道:“熊三!你不把话说出来会死啊。”
  任宇推开了门,迤迤然走了出来,笑道:“我们刚到此地,并不知这里的情况,诸位道友看来是误会了。”
  洛婉清见任宇走了出去,也跟着走了出去。
  赵轻蓉见到又走过来了一男一女,冷笑道:“这清心甲还真是你们这些男人的最爱啊,明明都用不了,还是要争抢一番。”
  “清心甲?”
  任宇看向洛婉清,道:“你说的宝物就是这清心甲吗?”
  洛婉清摇头道:“我只是觉得这圣女殿里应该有元虚宗圣女的宝物,但并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宝物,所以来这里也是想要碰碰运气而已。不过我倒是听说过这清心甲,是元虚宗的圣女穿过的铠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清心甲还在这里,没有被人拿去。”
  赵轻蓉道:“远古时期的宝物,就算当初再怎么厉害,到现在也发挥不了多少作用,之前的那些高阶修士自然是看不上眼。”
  的确,元虚境不知道已经开启了多少次了,里面比较好一点的宝物都被高阶修士拿去了。
  虽然能够进入元虚境的最多只能是元婴期修为的修士,但是出了元虚境还不是任由高阶修士们抢夺?
  到后来各个门派就专门派遣元婴期的修士进去寻宝,由各个高手在出口处接应,但每一次有人从元虚境里出来,基本上都会爆发出惊世大战。
  直至元虚境内的宝物被搜刮的差不多了,各个门派才不再关注元虚境的开启。
  不过直至现在,仍然有一部分小型宗门还有散修对元虚境的开启格外的重视,毕竟里面剩余的宝物还是对他们有很大的作用的。
  姜丰道:“我们有三方人,可是这里却只有一副清心甲,看来还是要见个输赢的。”
  赵轻蓉冷笑道:“你可是只有一个人啊,你觉得有资格和我们争夺吗?”
  “你们?”
  姜丰冷笑道:“赵轻蓉,你什么时候跟两个不知名的外人站在一起了?”
  赵轻蓉眉毛一挑,道:“那么你的意思是?”
  姜丰看向了任宇和洛婉清,冷冷的道:“先清除掉不该存在于这里的人!”
  任宇眉头一皱,他们似乎根本不把自己二人看在眼里。
  洛婉清更是十分的气愤,咬牙切齿的说道:“若是我还有元婴期的修为,还容得了他们在这里嚣张吗?”
  任宇听到了洛婉清小声的嘀咕,心里又是一阵愧疚,经过这些天的相处,任宇一点儿也不怀疑洛婉清在修为上欺骗他。
  就在这三个人打算联合起来迅速的解决掉任宇和洛婉清的时候,任宇旁边的那扇门“吱呀”一声响了起来。
  这间大厅里一共有九扇门,分别对应着那九只青铜鲤鱼,而就在任宇旁边的那扇门,又出现了一个人。
  来人见到这里已经有了这么多人,也是怔了一下,他扫视了一边众人,看向任宇时停顿了一下,不过也很快收回了目光。
  赵轻蓉冷冷的道:“这位道友,不会也是恰巧经过此地吧?”
  那人笑了笑,道:“这元虚境里的任何地方可是所有人都能够进入的,我是不是恰巧经过此地,也跟你没关系吧?”
  赵轻蓉脸色一沉,道:“我先杀了你!”
  赵轻蓉握拳轰了过去,顿时带出了一股滔天火焰,随着她的拳头轰了过去。
  那人拿出一把长刀,携出一股刀气向着火焰砍了过去。
  “轰!”
  长刀砍在了火焰之上,瞬间将火焰劈成了两半,刀气狂乱的向着赵轻蓉轰了过去。
  赵轻蓉拿出了一面盾牌,刀气轰在了盾牌之上,立刻消散无踪。
  那人冷笑道:“这么快就拿出了乌龟壳子吗?”
  赵轻蓉道:“大家一起上,先拿下这个家伙!”
  熊三和姜丰露出了攻势,那人面色一冷,道:“你可知道我的门派之中来了多少人吗?”
  那人的话让赵轻蓉三人心中一突,他们三人都是散修,是绝对不能够与一个门派相抗衡的。
  而他们之所以不把任宇和洛婉清放在眼里,也是把二人看成了散修,因为一般门派之中的弟子在这元虚境中是一起行动的。
  而那人说出他是门派中人,虽然不确定真假,可是也让赵轻蓉三人多了几分忌惮,尤其是那人手中的长刀,一看就是上好的材质,散修很难凭着自己的实力得到这么好的宝刀。
  这样一来,赵轻蓉三人也不好惹那人了,但若是马上赔不是,他们的脸也丢尽了。
  赵轻蓉冷冷的道:“把他赶出去!”
  那人冷笑道:“好!我们走着瞧!”他竟是当机立断,面对不利的局面立即转过身去,向着任宇冲了过去。。
  那人冲着任宇吼道:“滚开!我们紫阳门不是你能够惹得了的!”
  “紫阳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