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斗罗之皮虾星神 > 第八章 “十年”魂技

第八章 “十年”魂技


  |有什么问题?|
  “……”
  唐琅没接话。
  |钻石星尘龙不需要猎杀魂兽获得魂环,它身上的魂环来自于你的力量。|
  什么继续解说。
  |那就是——你的星武技。|
  |根据你星武技的熟练程度,这些魂环也会有不同的颜色,比如说现在的白色,就证明你的星武技还完全没有入门,只是能够不计消耗来使用而已。|
  “……”
  原来这白色魂环怪自己,唐琅瞬间不敢再BB。
  |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你不提前学星武技会后悔的原因,若是没有星武技的支撑它也不会出现,你就只能等待着下一次考核的时候再激醒它了。|
  |所以现在它的两个星武技应该已经化为了你能够用魂力使用的魂技,效果如何?|
  什么打算计算一下魂技与星武技的换算。
  第一魂技:陷落崩星,获得重力控制,对一片区域内重力进行随意控制,控制重力变化幅度是零点五倍到三倍,魂技覆盖范围为三十米。
  第二魂技:钻刺棱晶,控制钻石在一片区域内形成地刺,就像开在地上的水晶花朵一样,造成阻拦效果,范围随魂力输出而增多。
  “这是十年魂技?”
  感知到魂技效果后唐琅砸咂舌,有些不敢相信。
  |并不是你所说的十年魂技,只是它们表现为十年魂环的模样罢了,随着你对两门星武技的掌握它们还会变强的。|
  |而且这根本不是两门星武技的力量,不过星武技只能够用神力去催动,在你最危急的时候也能够使用神力来激发星武技,不过那样对你身体的负担太大了,尽量不要多用。|
  见到唐琅感慨这是十年魂技,什么立马出现纠正唐琅的错误。
  两门星武技分别是《星崩》与《星晶》,他们原本的力量可谓是毁天灭地的,只可惜唐琅现在发挥不出万一,就算是勉强使用神力发动,力量也不过增强几倍罢了。
  |《星幕》与《星轨》希望你也能够多多练习,毕竟你现在能够有三个技能槽,第四个也不远了,这两个星武技是最适合现在的你的。|
  “好。”
  唐琅点头应道。
  这四门星武技什么在考核中他学会灵力掌控学还能够将灵力转换回神力的时候就都教给他了,但由于当时又还要兼修神力掌控学,就只将星崩和星晶掌握了。
  说起灵力掌控学,唐琅突然盘膝坐了起来,沉心静气开始引动这道法门。
  冰窟之中无数魂力开始凝聚,随着唐琅的指挥开始涌动,指挥如臂的感觉让唐琅感到很爽快。
  不过在唐琅要将它们纳入体内的时候却是遇到了一点小问题——他的经脉宽度只有那么宽,即便在冰火两仪眼的时候吃了不少仙草调理过,还是承受不住这么猛烈的冲击。
  而且这些魂力与体内的魂力存在着冲突,虽然两者都在唐琅的指挥之下,但一旦相碰就给唐琅一种要爆炸的感觉,吓得他立马停下了控制。
  将刚刚引入体内不多的外界魂力排出,唐琅开始操控起体内的魂力,按照记忆中熟悉的方法将它们压缩,不过两个世界还是有些许不同的,唐琅也是经历了一些波折,这才顺利进行了下来。
  唐琅现在的魂力达到了三十九级,体内的魂力算起来也不低了,而且他还是魂力储量比较多的那种魂师,但是还是只凝聚了一缕神力。
  ——然后这缕神力就消失了,唐琅眼睁睁地看着它顺着体内经脉运转到手臂处然后透出体内进入星之戒。
  “???”
  |谢谢惠顾。|
  “???”
  |星神位第二次考核开启条件:一千缕神力。|
  “行,但说是这么说,我自己凝聚出来的第一缕神力就不能给我自己体验体验吗?”
  感受着体内空荡荡的感觉,唐琅有些无奈,不过既然是关于考核的那就没办法了。
  |这次只是告诉你我有这个能力,以后要不要将神力交给我都随便你。|
  “???”既然不是强制要求你刚刚抢什么啊!?
  |另外,你的体内大概只能够存放像刚刚这样的神力十缕,多的记得给。|
  一排字出现在唐琅眼前,随即陷入了沉默。
  唐琅感觉这就是什么本体。
  唐琅咬咬牙放弃了找什么麻烦的想法,继续开始修炼凝聚魂力了,这些凝聚之后的魂力可是真真切切地消失了,必须重新修炼才能够找回来,不过修炼回来的速度至少比原本从零开始要快很多。
  而且化为神力的魂力也能够再转换回来,可惜刚刚这些被什么偷走了。
  修炼的日子总是枯燥的,唐琅在这处冰窟之中开始了修炼魂力——转化神力——修炼星武技——修炼魂力——转化神力的日复一日的枯燥生活。
  ……
  极北之地,一望无际的冰原之上,一名老者忽的出现在这里,过了不久,一名中年人也出现在他身边。
  “北道,还没有找到那名邪神的下落?”
  老人问向旁边的那名中年人。
  “天叔叔,可能是这名邪神感知到了您的出现,躲藏了起来,要不您先回去歇息一下,等我找到之后再通知您?”
  两人正是天不屠与陈北道两人,此时陈北道手中拿着一个面具,上面带着极强的寒意,正是“冬神面具”,也是作为冬神考核的信物之一,不过他找了许久也没有遇见“龙卷冰雹”,甚至连普通的暴风雪都没遇见了。
  “不必了,我们再去当初那个地方看看吧。”
  天不屠摇摇头,旋即走向冰天雪地的一个方向。
  一个月之前他们便到了这里,他们第一个去的就是唐琅当时召唤了龙卷冰雹的地方,可惜当时已经人走茶凉,邪神已经被吃干抹净了,他们自然找不到了。
  不过天不屠倒是发现了一点异样,让陈北道带着他在极北之地转了一圈,可也没有什么收获。
  “这……是!”
  陈北道犹豫了一下,立马跟了上去。
  两人踏在雪地之上,就如同幽灵一般飘向远方,不仅地面上没有痕迹,就连刮过的寒风也像是忽视掉他们一样,没有丝毫改变,如同原本轨迹的刮起一地雪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