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毒女妖后,魔尊别太撩 > 第189章 突发意外 2

第189章 突发意外 2

    “现在说还有些早,我明日早上再看吧。”她的灵液百毒都可解,但一看到那伤口血迹泛着绿光,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不可能是虫蛊吧?自己和司徒晚云都是初来乍到,没有得罪过什么人啊,怎么可能刚一住进来就遇上这待遇?
  
      “是不是朱雀敌人?”云吞鸟想到这个傲娇的家伙,心里就不爽,此时有了情况自然就想到了对方。
  
      没等朱雀反驳,江城雪就摇摇头,“朱雀觉醒在我身上,现在除了慕昭根本没有人知道,即使有敌人也找不到目标的,所以朱雀没有问题。”
  
      议论了一会儿,江城雪有了睡意,为了安全起见她又在房间多下了几道灵符,又叫云吞鸟值班。这才又睡了过去。
  
      谁知,江城雪感觉自己没睡多久,又被一声惊叫给吓醒了,这回声音来自隔壁。
  
      她忙穿好衣衫,简单拢了拢头发就开门出去看究竟。
  
      此时隔壁门开着,人已有围观,一个家丁打扮的人面如土色,浑身打颤,声音都几乎不是自己的了,“我家小姐被杀了!”
  
      李清臣等已从房间出来围观,正要往前走想看看里面到底怎么回事,忽然想到什么又止住了脚步,只提醒道“赶快报官为好!”
  
      此时,店小二,店掌柜都已经上来了,只高声叫道“谁也不要离开,官府马上就过来人了!”
  
      江城雪朝他们招招手,泽柳忙示意李清臣等进了江城雪屋子。
  
      “怎么回事?隔壁有人死了?”江城雪隐约记得隔壁住进以为小姐,文文弱弱的,还有一个随身丫鬟,另外有家丁几个都在楼下居住。
  
      泽柳神色严肃点点头,“刚才我扫了一眼,没有看见尸首,只剩了衣服还有一些血迹,就像被生生吃光一样。”
  
      江城雪神色一凛,看见司徒晚云从里间出来,便忙将夜半发生的事情告诉众人,“昨夜咬伤晚云的是蜈蚣,或者类似蜈蚣的东西。这很可能和隔壁事情有关。”
  
      “我看古书上有说,有一种虫蛊可以匠人吃得连痕迹几乎都没有,不知是不是这个。”李清臣修眉紧蹙,“而且这虫蛊与灵御有些相似,需要灵力驾驭。”
  
      江城雪忽然想到什么,立刻对李清臣道“李师兄,快用追加咒语!”
  
      李清臣也反应过来,忙拿出几张金色符箓,脚尖点地,口中念着咒语,将符箓烧掉,灰烬落了一些在司徒晚云伤口上。
  
      “这个幕后之人被我用了定型的追加咒语,一时半会自己不会动,而且在身体相同地方也会有伤口出现,我们依次来判断。”李清臣闭目探了一下,“这个人距离我们很近,现在我们东面不足一里!”
  
      就在大家准备出门去找这个幕后时,官府来人了,封锁了出口,谁也不准出去。不仅如此,还将江城雪与司徒晚云叫到跟前问话。
  
      “我们没有听到什么动静,不过夜半时分有蜈蚣袭击了我们。”江城雪将情况禀明,“我的朋友也受了伤,幸亏发现及时。”
  
      那个留着两撇胡子的四十多岁官员上下打量了几眼江城雪,冷笑一声,“隔壁被杀难道一点声音也没有?她们和你们只隔了一堵墙啊,我看你还是跟我回衙门再说说吧。”
  
      泽柳等一看,忙挡在了江城雪跟前,解释道“大人,我们昨夜住的房间也离死者不远,的确没有听到任何声音,我们初步断定两人应该是受了虫蛊,在被麻痹的情况下死去的,故没有发声。”
  
      李清臣也赶忙道“这楼上还有好几家住客,都没有听到声音,并不是只有我师妹两人没有听到。我们是云中苏门弟子,绝不会做那滥杀无辜之事。”
  
      “云中怎么了,云中弟子都是好的么?别给自己脸上贴金,该询问还得询问。”官员很不耐烦,挥手就要叫手下用绳索绑江城雪和司徒晚云,同时冷笑着又道,“《断案录》我可是看过的,有的杀人犯就喜欢此地无银。”
  
      江城雪脸色一变,这什么脑子?她正要准备收拾那官员,却听的人群外面一个男声传了进来,“我云中弟子自然都是守规矩的。”
  
      男人的声音并不高,可在场的每一人却都听得清清楚楚。
  
      江城雪听到这个声音,心忽然就松了一下,抬眸看去,只见苏离尘缓步走了进来。
  
      仿佛看见了主心骨,泽柳与李清臣等忙上前施礼,“三长老,您来了。”
  
      泽柳嘴皮子利索,极快的将情况简单汇报了一遍,“就这样,这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拉江师妹与司徒师妹回去问罪。”
  
      苏离尘眼神扫过去,对面官员就感觉仿佛一块沉重石头迎面压了过来,一瞬间几乎连气都喘不出来。
  
      “云中弟子知法守礼在七星大陆是出了名的,没想到在南诏国竟会出现这样的质问,真是遗憾,”苏离尘走到中间,将背给了江城雪等人,面冲那官员又道,“能容我与大人再次进去看看吗?或许我可以给大人一个交代。”
  
      那官员对刚才那威压心有余悸,从对方气度看知道是个厉害的,反正他会给自己一个交代,跟进去看看又如何?
  
      “看着点。”那官员交代手下,然后跟在苏离尘身后就要进去。
  
      江城雪抓住机会对苏离尘道“三长老,刚才我们用了追加符箓,给那幕后施了定型术,并且李师兄探知那人就在我们不远处,让我们去看看吧。”
  
      “不行,你不能离开,就给我在这里呆着。”没等苏离尘说话,那官员直接拒绝江城雪的提议,没有半点缓和余地,看样子他是真的将江城雪和司徒晚云列入嫌疑犯名单了。
  
      江城雪真想冲上去狠狠给他几脚,他瞎了吗,客栈这么多人,就因为自己和司徒晚云房间离死者最近,作揖嫌疑最大?这什么思路?简直就是个混官。
  
      “泽柳,清臣,你们去。”苏离尘懒得和官员费什么唇舌,扬手示意泽柳与李清臣去。
  
      江城雪手心紧了紧,想了想,也跟着进了死者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