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忘记说爱你 > 第115章:糖糖糖

第115章:糖糖糖


  叶知秋自杀这件事,小陈是不知道的,当时罗亦平只通知了宁千好。而宁千好这货最大的优点就是嘴牢,没让她说的事,到她那就烂掉了,不会外传。
  
  何况,这可真不什么光彩的事。
  
  过去的事,叶知秋也不想再提,含糊着说:“就是走路不小心撞了下。”说着,站起来,“去昀欣吧。”
  
  “罗总那边怎么说?”
  
  “你听他的还是听我的?”叶知秋话是这样说,依然拿出手机给罗亦平发了条微信。
  
  “我去国贸修个头发,顺便去昀欣喝茶,你要是下班早,来昀欣接我。”
  
  那边很快回了个好。
  
  就像罗亦平深知如何切中叶知秋的要害一般,叶知秋也很明白如何说可以让罗亦平安心。
  
  过了会,罗亦平又发来条信息:“你小心伤口,可不能再裂了。”
  
  “明白的。”叶知秋回复了一句后,想了想,找了个表情发过去,是只可爱的兔子,捧个心在做么么哒的动态。
  
  罗亦平正在听汇报,目光投向手机屏幕,亮起那个可爱的表情时,不由自主地唇角扬了起来,向来幽深清冷的眸,泛起淡淡的温暖笑意。
  
  正在做汇报的营销总监一下子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刚才总裁那是什么表情?温暖柔和……这还是向来淡漠冷清的总裁大人吗?
  
  自己讲到哪了?他快速看了下面前笔记本电脑上的ppt,没什么特别的内容啊?难道说自己新出炉的春节特别促销创意被老总欣赏了?
  
  他在那发愣时,罗亦平已经把注意力从叶知秋发来的表情上转移回来了,非常不满地盯视着突然呛咳着发呆的营销总监。罗氏最近是不是太清闲了?他是不是太仁慈了?以至于做个工作汇报都不能全力以赴,都要开小差?
  
  被冤枉到姥姥家的营销总监在总裁大人突然凌厉的目光下,战战兢兢继续开始汇报。
  
  叶知秋先去了国贸的小丁发廊,小丁问她是不是按以前的发型剪,叶知秋记起了罗亦平的话,然后说:“不要剪短,修一下发型就好。”
  
  小陈笑问:“叶姐,你准备留长发了吗?”
  
  “嗯,你觉得我长发好还是短发好?”叶知秋随口问。
  
  陈小喜见过叶知秋以前的旧照片,想了想,说:“我喜欢你短发,很职业化,干练利落。”
  
  小丁也说:“叶姐,你气质好,剪短发气场特别强,看起来特别高贵。”
  
  叶知秋听得笑眯眯;“好的,留长发。”
  
  正在那喝着提供给高级vip客户的玫瑰花茶的陈小喜,差点一口喷出来,敢情叶知秋之前关于长短发好看与否的话,都是随口说说的啊,她心里主意早定了。
  
  修剪完发型,叶知秋与陈小喜到昀欣喝茶。
  
  昀欣的老板娘看到叶知秋很热情过来打招呼,说好久不见,还特意给叶知秋赠送了果碟。
  
  喝着玫瑰香片,吃着精致的果碟,叶知秋满足的长叹一声,这才是生活啊。
  
  之前真是一场恶梦。
  
  好在,还有罗亦平。
  
  “对了,小喜,你后来找到新工作了没?”
  
  “没有,罗总让我不要另找工作,他说秋叶迟早会重开的,秋叶重开之前的工资,由他来付。”
  
  秋叶重开……叶知秋自己都没把这件事列入最近的计划,罗亦平倒是有信心。
  
  “他什么时候说的?”
  
  “你决定关掉秋叶的时候。”
  
  那么早。那时候,她与罗亦平还闹得不可开交呢,
  
  叶知秋垂眼看着面前水晶玻璃茶壶中在热水里上下漂浮的玫瑰花瓣。轻笑道:“你是亦平安排来的?”
  
  陈小喜被叶知秋这句话问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愣了一下才回答:“是啊,今天罗总让我过来。”
  
  “我是指,你一开始到我公司来应聘,就是亦平安排的吧?”叶知秋舒适地靠在铺着软垫的藤椅上,悠闲地伸长双腿,悠悠地说。
  
  “不是,真的不是。”陈小喜急了,“您怀疑我?”
  
  叶知秋摇头:“其实是也没关系,他这个人做事向来滴水不漏,在我身边安排个照顾我的人也不奇怪,你放心,我没其他意思。”
  
  “这次的事件,让我看透了很多事,也认清了一些人。”叶知秋笑:“不过,说实话啊,如果你要真是亦平派来照顾我的,我会很失落的。我是真心把你和宁千好一样看待了。”
  
  陈小喜严肃地说:“我不是。”她圆而讨喜的脸,做出认真的表情时,也是笑眯眯充满喜庆的。
  
  “叶姐,秋叶的事,结果是什么?我只听说顾总监回来自首,把所有罪名都承担了。”
  
  “我今天刚回来,也不太清楚呀。”叶知秋摇头。
  
  “顾总监不是事情爆发前就躲起来了吗,怎么会突然良心发现出来自首了?”陈小喜挺困惑的,“我问陈律师,他让我别管闲事。”
  
  陈小喜说完,嘴巴鼓了鼓,挺委屈的:“这怎么能叫闲事呢,明明是事关秋叶的大事好吗。”
  
  顾云起从躲而不见,到突然出来自首,并且包揽了所有罪名,这中间要说没有罗亦平的手笔,叶知秋压根不相信。
  
  想到这里,叶知秋心中又是一阵甜蜜,有人护着的感觉,真的很好。
  
  “叶姐。”坐在叶知秋对面的陈小喜突然唤
  
  “嗯?什么事?”叶知秋眉眼一扬。
  
  “您刚才是不是想到罗总了?”
  
  “怎么?”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一脸小女人般甜笑的表情呢。”
  
  有吗?那么明显?叶知秋羞红了脸。
  
  茶还没泡到第二开,罗亦平就到了,远远看到罗亦平高大挺拔的身影走进来时,叶知秋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
  
  抬手看了下腕表,才下午四点钟,罗氏下班时间是下午六点半。
  
  罗亦平走到近前时,叶知秋微笑着站起迎上去:“罗总,您翘班了。”
  
  罗亦平还没回话,陈小喜便跳了起来:“哎呀,我想起来了,我另外还有些事,我就先走了!”
  
  说完,不等他俩回答,抓起包迅速消失了。
  
  电灯泡什么的,最没意思了,陈小喜是个识趣的,此时不走,更待何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