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盗贼 > 第14章 如丝

第14章 如丝

葶之一脚踏进牢房,瘫坐在地。
  
  并非比武时受了伤,而是那银扇上的异香。葶之终于回想到她在哪闻过这香了。五年前,秦衾在收覆雪为徒时,用了一种艳情霰的迷药考验她,可具体情况她并未关注过,三日后,她打开覆雪房间的门,覆雪衣衫工整,脸色绯红如蒸熟的鸡蛋,人如水里捞出来一般,衣衫的每一角被汗水浸透,那汗水带着浅浅的粉色,葶之走近,才发现那是血,服了这艳情霰若不发泄出来,七日后,整个人会被蒸干而亡。
  
  葶之万万没想到,五年后她也中了艳情霰。
  
  葶之沉迷书画诗词,用毒解毒,从未研究过这□□。她在幼时在明月坊长大,每每撞见男女之事,既不讨厌,也不好奇,就像是看见兽类繁殖一般,毫无反应,她以为自己不会动情。
  
  好热。葶之一边不耐烦地解开腰带,一边往床榻摸去。石床上空无一人。
  
  孟飞宇呢?
  
  自葶之喂孟飞宇吃下那小白丸,飞宇便陷入了昏睡中,葶之离开牢房前去死斗时,他还未醒来。
  
  葶之倒在石床上,脸贴着冰冷的石头感觉依旧不够,她仿佛置身火焰山中。
  
  在牢房的南墙下,有一人正在打量着葶之。正是孟飞宇。她不是德吉梅朵,从他看她的第一眼就知道了。她的眼神看似温顺却带着难以驯服的野性;她天真又恨戾,今夜死斗,李钺派人将他抬去了地宫,他要让他看着他朝夕相处的人被折磨至死,可惜她轻而易举地将娉娉打败了,看着娉娉被毁容,被昆仑奴折磨,却不为所动;她武功了得,发狠取人性命易如反掌,为何不走,这些日子要陪他一同出生入死;她用了世上非常名贵的药丸救了他的性命,她为什么要对他这么好?她究竟是谁?
  
  葶之的药丸让他起死回生,也让他神智清醒,此时脑袋无比清醒。
  
  葶之痛苦地嘤咛着。汗水将她的全身一点点融化,包括她脸上的,□□。葶之用的是特制的胶去黏贴假面,遇水不化,可如今她汗水里带着血,那万无一失的面具就变得不再万无一失了。
  
  葶之被人抱到了石床。
  
  她身上传来的血腥气最终让飞宇迈开了脚步。他将她抱在石床上,刚想放手去查看她的伤势,却被她住他的脖颈。
  
  “不要走。”葶之此时的声音又软又侬,似四月的春莺娇啼。
  
  艳情霰给普通人服下,就是催情的迷药,给动情的人服下,那就是山洪爆发,倘若服下的人与人有了肌肤之亲,那么药性也会传那人,便是天雷地火了。
  
  真是十分通人性的迷药。
  
  他少年从军,打过无数战役,从不惧死,这窒息的紧张感,却是头一回。
  
  如临大敌,束手无策。
  
  葶之等不到他的回应,便生气地啄着他的嘴唇,“你这个坏人,你不理我。我那么喜欢你,你为何不理我。”
  
  葶之神智不清,与平时判若两人,句句都是娇嗔。
  
  我该怎么办呢?大哥。
  
  飞宇不似他的大哥,战神传奇,毫无软肋,他有很多牵挂,如今,再增加一块软肋又何妨?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心中隔阂消散,一切水到渠成。
  
  葶之有个过目不忘的本领,今天发挥到了极致。在明月坊见过的,红阙拉她去偷看的,春宫图里见过的,一个都没漏掉。
  
  “你怎么知道如此多……”
  
  “我爱读书啊……”
  
  飞宇也被染了那毒,动情得很。原本就被她吸引,却有所顾虑不敢靠近。如今心里坦诚,放肆大胆地将心里的喜欢尽情表现出来。
  
  这两日给他们送饭的侍女,皆面红耳赤的离开了地牢。
  
  .........
  
  清晨翩然而至。
  
  牢房中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宁静。
  
  飞宇早已醒来,他盯着怀中的女子看了很久,葶之的□□不知在何时脱落了。她好美,她气质如兰似华,她眉宇中有着其他女子少有的英气,她红唇桃李,睫毛如羽。飞宇顿时有种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无奈感,是什么,是掌上明珠。
  
  葶之半梦半醒间感觉被人圈住,让她很不舒服,她扭动身子,想要离远些反而被人圈的更紧了,起床气“唰”的一下就来了。
  
  葶之睁开眼,看见了飞宇。她呆愣住,昨夜的记忆一幕幕浮现,她能跳起来,打他一巴掌吗?她不能。昨日是她逼迫他的。她能立刻远离他,与他划清界限吗?她不能,因为她喜欢他,发自内心的喜欢他,她没法做到不对自己诚实。两人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中。
  
  直到葶之看到了她跌落在地上的□□。
  
  “你看了我的真实面貌,你要娶我的。”葶之诓他。
  
  “我早就认定你是我的妻子。”飞宇的吻落在她的发间,这温柔的吻,让葶之羞红了脸。
  
  “我叫陆葶之。”她忽然想到自己似乎没说过真名。
  
  “陆葶之。”男人念她名字的声音着实好听。
  
  “葶之,你听我说。”
  
  “明日侍女前来送饭时,你乔装成她的模样,离开这里。”
  
  葶之抓紧了他搂着自己的臂膀。
  
  “离开这里后,你去到左镖骑将军李冽府上,告诉他,十粒鲛珠,五粒被李钺抢走,剩余五粒,我埋在了美岭酒厮东南处第十五棵树下。倘若有护卫拦你,你告诉他,冬二十八日,生死同归。”
  
  葶之睁大了眼睛。知晓了鲛珠的下落,心中自有了一番打算。
  
  “那你呢?”
  
  “你先离开了,我才能放手一搏。”
  
  我看你是不打算活了。
  
  “你是不是要骗我?”
  
  “相信我,我一定会离开这里,然后光明正大的,娶你为妻。”
  
  葶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一口咬了上去。“你若骗我,李钺那厮不收你性命,我亲自来。”
  
  “那我一定要把承诺兑现,娶了美娇娘总比被美娇娘杀好一千倍。”他的声音充满了无限的包容和温柔,将她拖进其中,无法自拔。
  
  飞宇的承诺在这幽暗冰冷的牢房中飘荡。那声音刻骨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