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逆天弃妃三小姐 > 第210章 甚是尬尴的气氛

第210章 甚是尬尴的气氛

一路上都很尴尬……樊襄不说话,或者说不知从何说起。帝瀛也不言语,紧锁眉头若有所思。就连往日里总是突然聒噪吓人一跳的辟修也很安静。
  
  身体内外的这种宁静,让樊襄很是不适应。
  
  “嗯……”
  
  “嗯……”
  
  真是该死。
  
  樊襄心里低骂了一声,要不都不说话,要不就一起开口。
  
  好了,现在比刚才都不出声还尴尬。
  
  “你,你先说。”樊襄少有的客气。
  
  帝瀛难得露出几分赧色:“你先说吧。”
  
  樊襄继续客气:“你先说……我……我还没想好……呵呵……”
  
  说完这句,她心里用拳头把自己的脑袋凿出一个坑。
  
  帝瀛倒也没墨迹,直接问出了问题:“饿了么?”
  
  两个人在混元山转了一阵了,虽然荫木蔽日不知时辰,可距离上一顿确实过去许久了。
  
  樊襄揉揉肚子,正想着如何开口,一只油咣咣的猪蹄就送到了面前。
  
  香气袭来,胃肠欢快歌唱,在如此安静的情况下,简直震耳欲聋。
  
  虽然心虚的使劲儿掩饰了一下,可依旧听得清楚。
  
  换作往常任何一个时候,就算是帝瀛把她扔下山崖之后,若是递过来这么一个色香味品相俱佳的猪蹄子,樊襄都会毫不犹豫接过来就啃。顺便,把送猪蹄的那只蹄子也狠狠咬上一口。
  
  可现在,经历了一番莫名的打斗之后,不知道为何,她突然觉得在这个人面前大口小口的啃个猪脚,很是不合适。
  
  哪里不合适,她也说不上来。
  
  见她明明饥肠辘辘,却眼神闪烁迟疑,帝瀛拿起猪蹄子狠狠咬了一口,几下便吞进肚子。
  
  “这下放心了吧,没有毒。我若要害你,不会等到现在。吃吧。”
  
  樊襄更尴尬了:“不是……那个……好……”
  
  手舞足蹈了一番,最终还是蔫头接过了,一小口一小口的叮咬起来。
  
  帝瀛微微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我不是这个大陆的人,但是并没有想伤害谁。我来这里是为了破解圣罗大陆的兽祸困局,老师说必须找到神级修炼体,才能让圣罗大陆幸免遇难。不过你放心,就算没有你,我也想到办法解决了。”
  
  看着猪皮上的几个小坑,樊襄似懂非懂地点点头,而后猛然间想起一件事:“你是另外一个大陆来的,那怎么会成了北仓六皇子?你们和北仓国有什么交易吗?”
  
  帝瀛摇摇头道:“北仓国主并不知道我的身份,这个肉身也确实是六皇子的。”
  
  听了这话,樊襄瞪大了眼睛上上下下仔仔细细看了看北帝瀛。
  
  “你们换个肉身就像是换件衣服那么简单么?”
  
  帝瀛讪笑:“自然不是,靠的是灵符震住原来身体的魂魄,只能暂时可行。况且,这位六皇子天生缺少灵气,驾驭起来更容易一些。”
  
  樊襄问道:“暂时可行,以后还要换回去?”
  
  帝瀛点点头。
  
  还是和换衣服差不多啊,这什么符,改天本小姐也炼一个,好好折腾折腾那些敢欺负我的家伙。
  
  “只不过,要耗损不少修为。”见这丫头明显动了歪念头,帝瀛又加了半句。
  
  这可是戳中樊襄的软肋了,她颤巍巍的问:“换一次,耗多少?”
  
  帝瀛正色道:“一来一回,耗费本尊接近一半修为。如果是你,恐怕就一点不剩了吧。所以,别动些歪心思,好好修行才是……”
  
  习惯性的又把手举到樊襄头顶,正要给她一个教训的拳头,帝瀛猛然间顿住,慌忙收回了手。
  
  樊襄也习惯性的抱住头,正要求饶。
  
  然后,两个人又陷入了新一轮的尴尬。
  
  黑影里,一直沉默的月长老先开了口:“说的正气浩然,其实不过就是想要邪灵臂罢了。”
  
  帝瀛反驳道:“当然不是,老师寻的是神级修炼体,能迅速领悟御兽之法,将圣罗大陆带出兽祸阴霾。”
  
  浪长老呵呵一笑,笑声嘶哑低沉,瘆的樊襄顿时起了鸡皮:“哈哈……兽祸阴霾,兽祸根源于何,你们素波殿是不知道么?还好意思挂在嘴上?!”
  
  帝瀛默然,之后道:“四位放心,这一次,本尊绝不会让无辜的人再受牵累。神级修炼体的秘密我已经洞悉,只要勤加修行,将来兽祸之时,我必然能与之抗衡。”
  
  话音刚落,月长老又是一阵长笑,樊襄刚落下去的鸡皮又起来了,她搓着胳膊心里好不舒服。
  
  “当年,墨迹流御兽何等厉害,少帝不清楚么?你老师让你来找的哪里是什么神级修炼体,他要的,恐怕就是墨迹流在混元鼎里被炼化的身体吧。”
  
  “可惜的是,你们却不知道,当年墨迹流留在混元鼎里的只有一只左臂,他的人被救走了,并不像何英所说,一起被镇压在混元鼎中。”
  
  “哈哈哈哈,所以你那个什么狗屁老师的算盘落空了。”
  
  樊襄反复搓着胳膊,心中暗骂,你们几个说话就说话,不能不笑么?
  
  虽然老师命令下,鹰纹与牧戎都反叛了,但帝瀛还是不相信老师也如其他人一样,竟会觊觎墨迹流的修为。
  
  “恩师是圣罗大陆大能,修为超然,且教导本尊多年。还望阁下留些口德,勿要辱骂他老人家。”帝瀛正色道。
  
  听了这话,四只笑的更欢了。
  
  樊襄头皮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除了祺祥殿,你们圣罗大陆就没一个好人!什么大能,不过是逼死祺祥殿主一家的余孽。”
  
  “尊者,我们忍了一路了,这家伙是素波殿的少帝,当年就是他们害的您被投入混元鼎。别被花言巧语蒙蔽了,尊者应该离他远一点才是。”
  
  “正是正是,方才虽然出手相救,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把戏。”
  
  “出手相救?我看未必吧。刚才尊者分明马上就要废掉那家伙手上的夺魄符,偏偏被这个人打岔破坏了。”
  
  “定是没安好心,尊者跟我们走吧,我们认识出山的路。”
  
  四只过来拉扯,帝瀛也没有好脸色。
  
  “四只狡兽还敢当着本尊的面谈救人?狼要救羊也不会比这更荒谬!”说着他将樊襄往自己跟前拉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