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爱你是平凡的温暖 > 0170、连夜回家

0170、连夜回家


  医生还未上来,沈语夕先问了下张全秀要不要告诉张家其他人。张全秀说暂时先不用,去医院看看医生怎么说再说。
  沈语夕看看时间,现在是凌晨两点多,确实不太好给她的家人打电话,免得他们担心。
  医生很快到了张家,问了下病人的情况。沈语夕简单答了,几人这才一块出了门。上了救护车,其中的一个医生将车开得飞快,没几分钟就到了市中心医院。
  中心医院有值班的医生,他给张全秀做了检查。怀疑她是急性胃炎引起的高热,建议做个胃镜明确一下。
  做胃镜的医生晚上却不上班,于是他先给张全秀退热,让家属去办理住院手续。
  听说可能是胃炎,沈语夕提着的心稍微放松了点,不是什么大病就好。等她办完张全秀的住院手续回到急诊处,医生刚好开好了药,让沈语夕去药房将药拿来......
  一晚上折腾,张全秀没睡好,沈语夕也没得睡。等到第二天上午做完胃镜,确诊是急性胃炎。
  知道病因,病就好治了。医生给开了药,细细叮嘱沈语夕各种药的用量,医生都把她当作是病人的家属了。
  沈语夕交完费、拿好药,医生说张全秀这种情况不用做手术,当天就可以出院了。沈语夕又去办了出院手续,扶着张全秀一块从医院出来,坐出租车回的家。
  “语夕,可真是麻烦、辛苦你了,等阿姨好了之后再好好谢你。”
  “阿姨,都说了不用跟我这么客气。您刚吃完药,先去床上躺会,我去给您做点吃的端过来。”
  “好吧,都已经麻烦你这么多了,我也就不再说麻烦不麻烦的。”
  “您既觉得麻烦我了,那就快点好起来才好。”
  “嗯。”
  “......”
  对症下药,病好的就快。张全秀才吃了三次药,人就好多了。到了晚上她让沈语夕回家去睡,沈语夕不放心。
  张全秀就说让她去张云祥的房间睡,沈语夕觉得不太好,最后还是像昨天晚上一样睡在了张家客厅的沙发上。
  张云祥这次出差,是去谈一个投资项目的事。谈得差不多了,才有空给他妈打电话。当听说张全秀因为急性胃炎半夜三更叫了救护车去了医院时吓了一跳,立马就要赶回来。
  “不用回来,我已经没什么事了,你专心谈生意就好。”
  “都进了医院了,还说没事。你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还怎么谈生意。”
  “真的没事,语夕一直陪着我呢。这两天多亏了她忙里忙外,等你回来可得好好谢谢人家。”
  “......”
  两人打电话的时候沈语夕正好在厨房做饭,也就没听到他们说了些什么。仅仅两天时间,张全秀越发坚定要将她娶回自家来,在儿子面前自然是将她好一通夸赞。
  虽然张全秀说她没什么事了,张云祥还是有点不放心。将剩下的事都交给了其他人,当天晚上就赶了回来。
  通电话的时候张全秀说是沈语夕一直在照顾着她,张云祥以为只是白天在张家照顾,晚上肯定是回沈家睡的。
  他没想到自家客厅里竟然有人,开门的时候声音也没刻意压低。沈语夕睡觉一向警觉,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第一反应是进贼了,想也没想抄起茶几上的手机朝着门口就砸了过去。
  手机砸过去的同时,她人也瞬间跳起。几步就来到了门边,准备一个反手将小偷拿下,张云祥却在此时打开了客厅里的灯。
  看见对方,两人都愣住了,沈语夕是没想到自己认为的小偷会是张云祥。他不是去谈生意了吗?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而且还是大晚上的回来。
  张云祥则是疑惑沈语夕怎么会在自己家的,而且看样子她是睡在自己家了。又因她此时靠他很近,近到他都能隐隐闻到她身上有股淡淡的香味。
  沈语夕穿着一套杏色圆领七分袖、配橙色七分阔腿裤,头发批散着。皮肤白皙细腻,像刚剥皮的鸡蛋一样。
  她先反应过来,忙后退几步,离张云祥远了点。她想幸好自己今天晚上怕张全秀的病有反复,需要随时去医院,所以穿了一套可外出的家居服,不至于走光,否则以后再见面可就太尴尬了。
  “沈小姐,你怎么会在我家?”
  “我......”
  客厅里这么大动静张全秀也被吵醒了,等她出来,正好听到自家儿子问沈语夕的话。张全秀看了下时间,凌晨一点二十。
  “语夕昨天和今天晚上都睡在家里,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
  “妈你不是说生病了吗?我有点不放心就回来了。”
  “我都说了没什么事了,非要大晚上的赶回来。你们刚才.....”
  “不好意思,我听到开门的声音还以为是小偷,差点就......既然张大哥回来了那我就回自家去睡了,阿姨晚安。”
  “......”
  沈语夕说完也不等母子俩再说什么,用最快的速度跑到茶几那拿到自家的钥匙,出了张家的门回到自家,就连手机都忘记捡了。
  张云祥看见门边的手机,想到刚才沈语夕就是拿它砸自己的。幸亏躲得快,不然被这手机砸一下肯定很疼。手机的屏幕都碎了,可见她刚才用的力气不小。
  张全秀也看到沈语夕的手机了,“这不是语夕的手机吗?屏幕怎么破了?”
  “嗯,她刚才就是拿这个砸我的。”
  “这孩子睡觉这么警觉呢,我都没听到你开门的声音。手机屏幕都碎了,你给我吧。明天我拿去看看能不能修,修好之后再还给语夕。”
  “我看还是买个新的赔她吧,手机拿去修不是容易泄露信息嘛。”
  “说的也是,那你明天可得记得去给她买个新的。”
  “嗯,妈,她怎么会睡在我们家客厅沙发上的?”
  “我说让她回家去睡她不放心,让她睡你的房间,她说不太好,这不就睡到沙发上了。”
  “家里不是有客房吗?”
  “客房的床单被套都没洗,我怎么好意思让她睡。这两天真是辛苦她了,陪着我去医院,跑上跑下的。
  回到家准时准点帮我拿好药,连水都帮我倒好了。还给我做饭,都是她在自己家做好了端过来的。”
  “还给你做饭呢。”
  “可不嘛,手艺真好。呀,说到这,我都忘了。我去医院的钱都是她帮我交的,没还人家。”
  “多少钱?我明天给她。”
  “我也不知道,单子在她手里,估计得不少钱。”
  “钱花了没关系,只要人没事,你说我早就让你和爸都去做个全身检查你们都不去。”
  “这不是省得花那些冤枉钱嘛。”
  “钱挣来不就是花的,再说省小钱到头来钱反而花的更多。”
  “话是这么说,有些不该花的就不要花了。你还没结婚呢,能省就省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