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第一先知 > 45、对不起

45、对不起


  “曾有位血手人屠宁先生,一把刀使的出神入化,可以把人四肢五脏都卸完而人不死,不过我手艺没那么好,你将就着受吧……”
  灰袍人边动刀子边聊天。
  转眼间,已经将古峰四肢全部卸了下来。
  他脸上有种近乎病态的潮红,仿佛在雕刻某件艺术品,接着锋利的刀子,轻轻挑开衣服,露出古峰赤裸的胸膛。
  “接下来是心肝脾脏肾,可能会更痛,忍着点,我先从肾子下手……”
  因为脑域破十的缘故,古峰精神力极其强韧,到现在竟然还没有昏迷过去,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灰袍人的动作。
  “我还是个处男。”
  他忽然想起这件事。
  灰袍人动作一滞,微微愕然片刻,轻声道:“没关系的,我会帮你,都用你的。”
  传宗接代这种事,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极其重要。
  哪怕在盗猎者心目中,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道德底线。
  听到他的回答,古峰嘴角抽搐两下,又问道:“你总应该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弥留之际,他忽然在思考着一个终极问题。
  当我身上大部分的器官,都转移到另外一个人身上时……
  是他变成了我?
  还是我变成了他?
  “名字?早就忘了。”
  灰袍人面无表情的说道,锋利的刀子小心翼翼剥离出一枚肾子,更加小心翼翼的储存起来。
  然后他开始解剖。
  五脏全剖。
  古峰已经痛到说不出话来,看着自己已然残破不堪的躯体,想了想,他轻轻闭上眼睛。
  “再拜托你一次,请用我的手,多杀几个异族。”
  灰袍人摘下他的心脏,郑重点头。
  “如你所愿。”
  ……
  ……
  任逍遥闭着眼睛,感觉全身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无数的红色光点,像是一支军队,摧枯拉朽的进入自己体内,占领全身每一处地方。
  六识都被彻底封闭,变成一个活死人。
  脑海中的神魂,唯有进入金色宫殿,才算侥幸逃过一劫。
  可,虽然能躲在金色宫殿中,但却根本不出去。
  我的意志……被别人的意志……堵在了我自己脑海中……
  就是这么一个极其尴尬的情况。
  对于外面发生了什么,任逍遥半点都不知道。
  此时此刻的脑海中,正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以至于任逍遥都看呆了,暂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
  金色宫殿里,在那茫茫白雾中,正在发生着更加惨烈的战斗。
  之前任逍遥吸收的几十条残魂,以及刚刚吸收进来的三条完整的亡魂,开启了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他们在互相吞噬。
  如同养蛊一般,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
  三条亡魂毕竟更强一些,吞噬了足够多的残魂光点,旋即轰的相继炸裂开来。
  在那茫茫白雾中,重新洗练成为精纯的精神力。
  没有赢家。
  赢家只有任逍遥。
  这么多被二次消化过的精神力,似乎显得更加凝实起来,任逍遥大口大口吞噬着。
  直到,将那所有的精神力都彻底吞噬完,任逍遥感觉到一股极其强烈的饱胀之意。
  自己原本轻飘飘干巴巴的神魂,就像是一个被充满了气充到快要爆炸的塑料玩偶。
  也不知道外面的战斗进行到了什么程度……
  下一秒。
  任逍遥小心翼翼从金色宫殿中分出一丝脑力,澎湃的脑力,几乎是瞬息间,就将那血色光点驱逐出整个头部。
  然后任逍遥看到了。
  他呆住了。
  “古峰!”
  放声大喊!
  即便是之前早已见过一次人棍的画面,但现在再次见到,任逍遥依旧有种极其强烈的恶心和恐怖之感。
  除了恶心和恐惧外,还有抑制不住的愤怒。
  古峰!
  古峰也被切了!
  “住手!”
  “你他妈的给我住手!”
  “住手啊!”
  看到那灰袍人手中血淋淋的刀子,任逍遥声嘶力竭的喊道。
  下一秒。
  脑力在全身游走一圈,将那红色光点压制住,任逍遥陡然站起身来。
  打起响指。
  咔哒。
  这是他目前唯一的攻击手段。
  也是最强的攻击手段。
  伴随着响指,心锚印瞬间发动,金色宫殿中祭司级别的“金箍棒”念头,也是一念而生。
  一道通天彻地的金光,照亮了灰袍人的眼睛!
  祭司强者的一个念头,即便仅仅只是一个念头,全力一击下,灰袍人瞬间就七窍流血。
  他的脑海,已经被彻底震碎了。
  失去了全部的生存希望。
  然后任逍遥看向古峰。
  一道亡魂从他头顶,无意识的飘荡而出。
  任逍遥呆呆看着,张开嘴,将他吸入口中,冲入脑海中的金色宫殿。
  沐浴在那白色香火雾气中,很快,古峰便是睁开眼睛。
  此时此刻。
  他保持着他的观想。
  一手指天,一手指地。
  睁开眼睛,环顾四周,看看任逍遥,一时间,他也是彻底呆住。
  “这是哪儿?”
  “黄泉路上一起走?”
  回过神来,他生出意念波动。
  任逍遥:……
  内疚,自责,惭愧,懊悔……说不出的情绪,在心头蔓延。
  是我害了他吗?
  任逍遥不知道。
  但此时此刻的现实就是,自己活着,而古峰,变成了亡魂。
  “抱歉,我没死,你死了。”
  任逍遥小心翼翼的说道,顿了顿,解释道:“这是我的脑海。”
  听到这话,古峰也是愣住。
  神魂脸上,浮现出一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你的脑海?我死了?你活着?”
  “快快快!”
  “快,你快跑!”
  听到这话,任逍遥再次默然。
  “他已经死了。”
  听到这话,古峰平静下来,沉默下来。
  “你的身体,还能安回去嘛?”
  任逍遥想了想,带着些许期望问。
  古峰暴躁道:“我都神魂离体了,你觉得呢?”
  “对不起。”
  想了想,任逍遥致以歉意,毕竟死者为大,虽然古峰的死和自己没有直接关系。
  这时。
  任逍遥忽然想起两人出发前的那次对话。
  自己说——你若死了,我帮你收尸。
  古峰说——死了别怪我。
  一言成谶。
  “你有病吧?”
  “你和我说什么对不起?”
  “你死了和老子没关系,老子死了也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你之前被包围时,老子也没救你,明白了吗?你的生死,和任何人都无关,只和你自己有关,技不如人,死就死了,谁也别怪!”
  “你出去吧,我想静静……”
  听到这些话,任逍遥惘然,叹气,意识离开金色宫殿。
  ……
  ……